第9章
红色的独角怪2021-03-17 16:433,050

  顾宴醒过来的时候,房间的门虚掩着,他能闻到了淡淡的香味,孟湛的手艺一直以来都是很好的,顾宴伸了个懒腰起了床。

  一大早起来,顾宴发现孟湛的心情似乎格外的好,孟湛把早餐给端到了餐桌上,虽然没说话,但光是看着他的身影就能感觉到孟湛的喜悦。

  虽然不是多么了解孟湛内心里在想什么,

  至少现在他很清楚的知道,因为自己的配合,孟湛这肉眼可见的好心情。

  孟湛和他相似,都不是特别息怒形于色,心情这么好的孟湛倒也真的不多见的。

  难得的,在顾宴坐下之后,孟湛又端来了一份早餐,居然跟着坐到了顾宴的对面。

  “你还没吃?”顾宴有些诧异,以前孟湛从来不跟他一起吃早餐的。

  顾宴有些呆滞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孟湛,孟湛反而是一脸的轻松。

  “陪你一起啊……”孟湛说得理所当然,那份喜悦还没淡下去。

  孟湛笑起来的时候其实很好看,很温暖,一开始的时候,虽然顾宴没想着爱情,但是自己身边的保镖如果身手好,长得又不错,就只是跟着身后看着,也是好的,画画人的艺术。

  顾宴点了点头,没再追问,低下头好好的吃起了早餐,其实他一直都没问过,以前的时候孟湛是早餐吃得太早了?还是根本不吃早餐?反正他吃早餐的时候孟湛都是在沙发上看书。

  两个人都安静的吃着早餐,顾宴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上可能只有孟湛能跟着自己这样沉默了吧?他也不是没有跟郑繁他们吃过饭,叽叽喳喳得他很难受。

  待到顾宴吃饱了放下筷子,孟湛才抬眼看着他,“今天去舞室?”孟湛说着话的时候,微微倾了倾身子往顾宴的方向,然后伸手在他的唇边轻抚了一下,温柔又暧昧。

  顾宴没动,微微点了点头,耳朵有些发红,他发现原来孟湛liao起人来的时候真的很要命。

  他以前怎么会觉得孟湛是一只不解,风情的忠犬呢?这明明就是一匹野狼啊……

  “去拿件外套吧,我收拾一下”,孟湛收回手,目光却还停留在刚才抚过的顾宴的唇角处。

  “哦……”顾宴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匆匆起身回了房间。

  顾宴听话的去拿外套了,孟湛看着顾宴进房间的背影,勾着嘴角笑了笑,然后慢悠悠的把餐桌给收拾了,把碗筷都收进了厨房里,孟湛洗碗的时候甚至忍不住吹了声口哨。

  以前不敢贸然靠近,但现在看来,这小少爷比他想象的还要搞定。

  顾宴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孟湛还在厨房里,顾宴把外套搭在胳膊肘上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孟湛,对于平淡就是真理的顾宴来说,孟湛倒真是一个适合一起过日子的人。

  “怎么了?”肖湛突然回过了头,目光直视进顾宴来不及收回的眼神里。

  “没有,突然发现你的背影挺好看”,顾宴微微笑了笑,明明是一本正经的回答,却撩得孟湛xiong口发,烫,孟湛突然上前一大步,然后伸手搂住了他的yao,把人di在了门上。

  似笑非笑的,孟湛微微侧头看着顾宴,好想把这个人融入自己的骨子里。

  “孟湛,我们……可以出发了吗?”顾宴的目光有些闪烁,耳朵是红的。

  对于现在的一切,顾宴是知道的,知道将要往何处发展,他有点期待又有点害怕。

  孟湛凑近顾宴,然后放在他腰上的手轻轻捏了捏,“还难受吗?”

  顾宴觉得孟湛的手掌有些炙,re,即使隔着衣服,他也能感受到那种温热的感触似乎传进了他的心脏里。

  “快迟到了……”顾宴觉得呼吸不太顺畅,孟湛身上的压迫感又开始让他觉得有压力。

  孟湛看着顾宴,突然笑了笑,指尖在顾宴的腰间轻划了一下。

  “好”,孟湛后退了一步,微微放开了顾宴,顾宴害羞的时候真是让人难以联想到以前张牙舞爪的那只小暴狮,那时候的顾宴,高傲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完完全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被孟湛放开,顾宴立马转身离开了厨房,背影是挺潇洒,却怎么看怎么像是落荒而逃。

  孟湛背着手,慢悠悠的跟在顾宴的身后,然后两个人一起出了门。

  两个人一起上了车,还是和以前一样,又是安静的一路,但是车内的气息似乎又跟以前不一样了,顾宴沉默的低头微微用手指卷着自己的衣角,似是漫不经心,心跳却有些加快。

  孟湛突然伸出来一边手,然后握住了顾宴的手,顾宴抬眼看他,孟湛笑了,笑得灿烂无比,顾宴很少看见孟湛这样的笑容,发自内心的毫无保留的笑。

  顾宴没拒绝,任由牵着,孟湛在他身边他是安心的,但是他们之间现在究竟是什么关系,顾宴倒是说不太上来,似乎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

  四目相对着,孟湛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紧接着就是叮叮叮叮一直响,是微信的声音。

  孟湛微微蹙了蹙眉,有些不舍的放开了顾宴的手,然后拿起自己的手机,连屏幕都不看,直接按了静音,谁给他发的消息,他心里再清楚不过。

  但,顾宴不清楚,顾宴有些诧异,孟湛的手机一直以来都形同虚设,唯一的联系就是他,他真的这么久以来没有见过孟湛找谁,或者谁找过孟湛,甚至让人有种错觉,孟湛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即使是那样,对孟湛的一切毫不知情,但他下意识相信孟湛。

  事实证明,孟湛也确实把他照顾和保护得很好,上一次发生的事,不是孟湛的错。

  顾宴微微垂下了眸子,他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他习惯了孟湛围着他转,习惯了孟湛为他而活着,他竟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孟湛也会有自己的朋友自己的世界,他还以为孟湛应该跟他一样,也是没有圈子,也是孤身一人的,否则他怎么能忍得了留在自己身边那么久。

  车子在舞室楼下停了下来,孟湛给顾宴打开了车门。

  孟湛还是如以前一样跟在顾宴的身后,顾宴走了几步才又突然回头看着孟湛,“其实你不必等我,到时候来接我就好,我可能得在这里呆很久。”

  在这里不出去,其实还是安全的,里面的小伙伴也都能信得过。

  如果要参加比赛,那么他的训练强度必然是比以前多很多,还真指不定得到什么时候才离开。

  “不想让我等你?”孟湛淡淡的反问。

  “不是,怕你无聊”,顾宴很诚实,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孟湛在等着他画画练舞或做其他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无聊,但现在,他真的怕孟湛觉得无聊。

  他们之间如果要更进一步,必然不能再让孟湛完全迁就他,以前理所当然,因为那是他的保镖,但如果换一个身份的话,这是不能长久的,任何长久的关系都需要互相尊重。

  “不无聊啊,多久都不无聊”,孟湛轻轻捏了捏顾宴的脸,回答得理所当然,他已经习惯了。

  顾宴微微蹙了蹙眉,最后什么也没有说,算是一种妥协了。

  孟湛现在怎么这么理所当然的对他动手做那个亲呢的小动作,他自己心里还是试探适应着,好像孟湛已经比他更早的适应了,孟湛现在对他上手好像已经越来越顺手了,他肯定还是不太习惯,毕竟这一切真的太快了,但他也并不抵触。

  也好,忙碌又充实,练舞了就没有过多的时间再去想那些让他不开心的事情了,顾宴点头,转身进了舞室,以前练舞的时候,偶尔也会早出晚归,孟湛每天都送他过去,但是他进舞室之后孟湛都在干什么,他不知道,也没问过,反正每天他才从舞室离开,下楼的第一眼总是能看见孟湛,像是等待许久,又像是刚刚到来。

  顾宴的身影消失,那扇门被关上了,孟湛深吸一口气,然后从口袋里把手机拿了出来,脸上的表情已经变了,再不是刚才耐心的温柔神色,他按亮屏幕,看见冬子给他发了无数条信息。

  冬子又给他留了电话号码,孟湛直接一个电话就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了起来,孟湛的声音不算太有耐心,“你一早上给我发那么多信息干什么?找死啊?”孟湛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夺命扣。

  “大佬,你在哪呢?出来坐会啊,我们都好久没见了,跟我说说,你这几年都干嘛了?”冬子的声音都是一如既往,嘻嘻哈哈的,仿佛完全没听见孟湛前面的不耐。

  “没空,有事说事……”要是让孟湛选,他宁可留在车里等顾宴。

  “别啊,你这是干嘛?连兄弟都不要了?对了,你不要兄弟也罢了,怎么你义父也不找你吗?”

  “我警告你啊,嘴巴给我闭紧点,再说了,我跟那边已经没关系了。”

  “行行行,但是你必须找个时间出来跟我见一面。”

  “知道了,我看看吧”,孟湛叹了口气,顿了顿之后又开了口,“对了,你帮我查点事情,出结果了告诉我,咱们再见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何总躲不开那个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何总躲不开那个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