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下
文宣2020-10-29 17:583,902

  晚饭后,老王准备和汪汪出门逛逛。在家待了一天,饭后的外出散步成了老王和汪汪唯一的娱乐活动。老王穿好衣服朝屋里喊了一句走了汪汪,汪汪便从卧室里摇着尾巴跑了出来,老王戴上口罩,挥手让汪汪先出去,自己在后面带上门。

  上月老王的老伴因为得了ai症去世,家里就剩下他和汪汪了,老王的三个子女有两个在外地,只有小儿子一家离的还算近些。汪汪是一只小型的灰白色的雪纳瑞,是老王在小儿子结婚之后,从他的老同学家里带来的,算起来汪汪也有将近十岁了,因为子女们不经常回家,老两口就把汪汪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汪汪也通人性,来到这个家之后很少乱叫,也很听话,所以老王一直没有给汪汪带狗链。老王的大儿子在广东那边做生意,一年到头也不怎么回家,女儿嫁到了上海,同样很少有机会回来看他们,小儿子虽然离的近,但是因为工作原因也不能经常光顾,老两口只能相互照顾,平时逗汪汪玩,生活还算有趣,可是这一切的平静与祥和都随着老伴的离世戛然而止。

  去年夏天,老伴因为肚子痛就去医院检查,结果被诊断为胃ai晚期,剩下的时间最多还有三个月,当知道结果时老王知道后整个人都愣住了,他没敢告诉老伴,只是骗她说是普通的胃炎,然后又瞒着她,和孩子们商量着该怎么办。老大打电话表示自己一时半会回不去,想要出钱雇人来照顾母亲,等自己有空就去看。女儿听到消息后连夜赶回家和老王商量该怎么办,小儿子也来到老王家,和他们一起商量。最后决定让老王在医院陪着,孩子们有空就轮流来看看。老王也不想让孩子们操心,就自己揽下了照顾老伴的活,后来老大又请了一个护理员,帮助老王一起照顾老伴。之后也就女儿来的次数多一点,大儿子基本没来过,只是让他媳妇来看了两次,小儿子也很少过来,只是偶尔送点吃的来。老王一直守着老伴,天天照顾,自己也消瘦了不少,每天他们老两口都会和汪汪出门逛一会,慢慢的老伴身体恢复的也不错,即便如此老伴也没能躲过病魔的侵袭。

  十一月十三号这是老王无法忘记的一天,天色有些灰暗,空中飘散着小雪。老伴因为再次病发已住院三天,不断的呕血和令人害怕的消瘦,让老伴精神状态急剧下降,她的眼睛空洞,脸色苍白沉寂,一阵阵的咳嗽和呕吐让原本就并不安静的病房更加混乱。医生将正在为老伴按摩后背的老王叫到了办公室,用着惋惜和略带安慰的语气告诉老王,老伴快不行了。老王仿佛早已料到了这句话一样,没有太大的精神波动,只是点了点头,自从老伴得病后,老王曾无数次预想过这个场景,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天真的来到了。走出休息室后老王联系子女们,最后除了老大,其他人全都来了,老伴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将老王叫到面前说:“老大忙,他不来我不怪他,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以后你要照顾好汪汪,汪汪虽然是条小狗,但是咱俩都把它当成自己的孩子了······”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语气也越来越轻,还没说完老伴就闭上了眼睛,心跳也随之停止。老王紧紧的攥着老伴的手,不敢相信这发生的一切,女儿再也忍不住了,哇的哭了起来,哭的令人心碎,女儿的哭声让老王的梦彻底破碎,一瞬间跳回了现实生活,长久以来,他都做着这样一个梦,梦里老伴的病奇迹般的康复,他们一大家人围坐在一起谈天说地,有老大一家四口,女儿一家三口还有小儿子一家四口,当然还有汪汪,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谈着过去的故事,可是这一切终究是一场梦。

  丧事过后,一切又回到了平静,大儿子直到老伴入土的时候才匆匆赶回来看了最后一眼,老王没有怪他也不想怪他了,只是嘱咐他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仪式一结束大儿子就急匆匆的赶了回去,临走的时候给老王留下了一张银行卡。女儿留在老王家住了几天,直到把老王安排妥当才回去,小儿子偶尔来看望一下老王,每次来也是说上几句话,或者送过来一些吃的就走了,老王心里很想让他们多陪陪自己,可是嘴上却一直没说,他不想耽误子女的生活。

  老伴去世后,老王一直沉着脸,好像感觉老伴没有离开自己一样,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准备两副碗筷,做完饭也会不自觉的叫老伴吃饭,但是每次叫到一半又突然想起来老伴已经离开了自己,眼角总会湿润。老伴离开之后,老王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就起,有时候会坐在沙发上望着昏暗的客厅发呆,有时也会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未亮的天空发呆,这些地方都留着老伴的印记,每次坐着,老王总会在恍惚间看到老伴的身影。极度的思念让老王身体消瘦,一个月的时间老王瘦了二十斤,女儿每次来看老王,都嘱咐他要好好吃饭,但是老王只是答应着,女儿知道老王想老伴,但是却又无能为力,看到日渐消瘦的父亲,女儿每次来都会流下眼泪。

  转眼间就临近了过年,今年女儿打算叫上老大一家还有小儿子一家一起回老王那里过年,通过联系后,老大表示自己不一定能到,先让家人回去,自己忙完就过去,小儿子表示都行,大女儿在和家里商量之后,决定一家人一起回去过年,陪陪老王,于是提前和老王说他们几个要一起回家过年的事。听到子女要回来过年的消息,老王又重新焕发了精神,老王翻出老大留下的那张卡,取了些钱,开始操办起年货来,他买了很多鸡鸭鱼肉,将它们做成了腊味,老王记得女儿喜欢他做的腊肉和香肠,老大喜欢吃腊鸡,小儿子喜欢吃腌鱼。虽然有段时间没做了,但是老王依旧是个好手,三两下就把香肠灌好,肉条,鱼还有鸡也腌好,就等着时间将它们风干成美食。在做腊味的空余,老王也会去居委会社区帮忙做些事情,比如教大家这么做腊八蒜,怎么腌腊肉,还有一次老王和志愿者一起去公园捡垃圾,那天的天空很晴朗,天气也很温和,在今年这寒冷的冬季里是个特别暖和的日子,中午太阳光很强烈,阳光洒在老王的满是欢喜的脸上,仿佛让人们看到老王年轻时的样子,让人看到了希望。

  可是,好景不长,生活总是在安稳与不安中起起落落。年底,在汉城出现了一例未知原因且极具传染性的病患,紧接着又出现第二例,第三例······病毒就像洪水一样向人们袭来,霎时间人们陷入极度的恐慌,汉城沦陷,它周边的几个城市也相继沦陷,一个又一个城市出现了感染者,人们像疯了一样开始抢购口罩和消毒水,对于“汉城”二字也闻之色变,指数爆炸式的增长人数,让人们不知道是明天先来临还是病毒先降临。

  突如其来的病毒打破了女儿原来的计划,大儿子一家所在的城市和女儿所在的城市成了重点灾区,他们还没来得及踏上回家的路,就被困在了家中,女儿的丈夫不幸染上了病毒,女儿一家被迫隔离,大儿子之前去汉城谈生意,回来后被迫居家隔离。大年三十那天,小儿子只在上午来看了老王一眼,顺便问了老王要不要去他家一起过年,老王叹了口气,摇摇头表示算了,让小儿子拿了些他腌的腊味就让他回去了。

  年后,因为病毒的影响,没有人来看望老王,大家都大门紧闭,足不出户。很快在老王所在的城市发现了第一例感染者,这座本来安宁的城市瞬间变了样,政府很快做出反应,让每家每户在家隔离,不要随便出门。原来喧闹的马路上空无一人,超市中的人们也带上了口罩,原本热闹的居委会现在也是门可罗雀,人们都相互躲避着彼此,原来关系融洽的邻里也没有了联系,在路上遇见熟人也没有人再去先打招呼了,只是躲的远远的。在病毒笼罩的阴影之下,人们失去了曾经的亲近,只留下了疏远,病毒让我们看清了那隐藏在口罩之下的人们真正的面目。

  又过了几天,全国各地已然一片红色,世界上很多国家也相继出现了病例。老王的小区被封了,政府也下了禁足令,小区门口被铁栏围了起来,仿佛牢中的囚徒一般,这时,老王得到了老大和女儿相继染病的消息,虽然老王早有预感,但还是每天向他们联系,关心他们的情况,之前那开心快乐的老王也一去不复返了,每天伴随他的只有愁眉苦脸,在夜里睡不着的时候,老王就对着他们一家人的照片发呆,有时候会对着老伴的照片念叨一两句,有时候也会和汪汪说两句话,每次汪汪都会对它摇着尾巴,伸着舌头,老王看到汪汪,心里也会有一丝欣慰。昏暗的房间里一个花甲老人和一条小狗彼此守护着,又带给彼此生的希望。

  过了一个月,严重的病情得到了控制,禁足令也得到了缓和,路上也开始有了行人,和往常一样老王每天晚上和汪汪出去散步,只是身边少了老伴。每次出门散步,汪汪都会围着老王转圈,逗老王开心,每次散完步老王的心情都会好很多。春天来了,晨昼也渐渐地变长了,有时老王下午饭吃的早,会在散步的时候看见夕阳,火红的夕阳充满了活力,燃烧着天边的云,也温暖着老王的心,他相信疫情早晚有一天会结束,女儿和老大的病也会治好,这只是时间的问题,对于时间,老王一直给予足够的信任。

  当疫情有所减轻,人们的恐惧不在那么强烈的时候,老王收到了女儿的电话,只是对面讲话的已不是女儿了。那一天,女儿因为感染病毒去世,老王在沙发上坐了一天,一句话也没说,晚上,老王的泪水染湿了枕头,他知道在这几个子女中,只有女儿最关心他,小时候他也最宠爱女儿,在他眼里女儿就是上天赐给他的宝物,如果可以,他宁愿代替女儿去承受这一切。第二天晚上,他和往常一样与汪汪出去散步,老王走累了坐在长椅上歇了一会,他又想起了女儿,却没有注意汪汪的去向,只是在长椅上发呆,直到他回过神来,才发现汪汪不见了,他四处找遍了也没有找到汪汪的身影,最后,他在河里发现了已经溺亡的汪汪,他打捞上汪汪的身体,抱着冰冷的汪汪一句话也没说。

  那一天,老王一夜未眠,第二天天亮,老王埋葬汪汪,下午回到家后收拾东西想去看看女儿,当他走到火车站时,他的电话又响了,是大儿子的电话号码,他看了半天还是接了。大儿子染病身亡。这一个个的打击击垮了老王羸弱的身体,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他想念老伴,想念女儿,想念他的儿子还想念汪汪,这些他最亲近的人一个个离他而去,他已再难生活下去,老王振作了一下精神来到售票口,当售票员问起老王要买去哪的票时,老王只说了两个字“汉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