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针锋相对
NeveDove2021-02-02 23:204,166

  天启元年,六月廿六,雨天,宜惹事生非。

  叶九凝打算午歇片刻,却被兰姨急急唤去处理纠纷。一般小事请不动她,可此事涉及两国的关系,事关重大,需慎重处理。

  缘由很简单,蓝炎的官员阿史那与天启的三王爷李明梧同时看上一匹马。阿史那以高价竞得。次日,那匹马病倒了。

          蓝炎与天启不和,此事被阿史那撞着了,自然不会放过此等好机会。怎着也得借题发挥,挫挫天启的锐气。因而,他大胆质疑此为李明梧指使,死缠其不放。

  他抱着手,眼神阴驽,趾高气扬的望着对方;李明梧似笑非笑,淡漠的望着他。两人僵持着,空气里火药味十足,一燃就爆。

  叶九凝不动声色的扯着余叔的衣袖,递了个眼神。余叔心领神会,抬脚准备询问检查结果时,兰姨走进来。

  兰姨瞅了几眼李明梧,阿史那后,默默走至叶九凝边上,弯着身子,耳语几句。她眼眸扑闪,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她吁了口气,双手交叠在膝间,“两位,检查结果已经出来。您的马匹中毒与三王爷无关。它是缺水过度,食盐中毒。此为我们飞马牧场的过错,与三王爷无关。我们定当负责到底。”

          她语气平淡,听不出多少波澜。她视线转至阿史那处,略带歉意点点头。

  兰姨与蓝炎朝的兽医的神情变得微妙起来。

  阿史那否认道,“我朝兽医先前检查,发现马儿是中了红豆杉毒。据我所知,红豆杉只能够生长在天启王朝。那匹马是我上回同三王爷高价竞争得来的。不会有人心怀怨恨,背地里痛下毒手。至于你们飞马牧场为何检查不出红豆杉毒,我便不得而知。”

  他话里话外,如同飞刀般,句句直指李明梧,还有飞马牧场。

          敢质疑飞马牧场?通常情况下,她会直接开骂,但念着对方是个官员,需给几分薄面。

          她余光瞄向李明梧,瞧瞧,果真是皇家子弟,泰山崩于而色不变。即便被人泼了脏水,也能镇定自若,不慌不忙。

  她微笑着,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大人,您说的没错。红豆杉是天启王朝独有的。但是呢,大人,红豆杉毒流传坊许久,从未被证实。可否请大人告知,您是从何得来这种结论。”

  蓝炎朝的兽医李云飞眼神变了变。阿史那侧眸,看向他。他轻咳几声,强逞道,“姑娘,红豆杉毒是我从医书上看来的。医书上早有记载,莫非姑娘为保住天启王朝的名声,故意撒谎不成?呵,原来,飞马牧场不过尔尔。”

  她笑出声来,仿佛听见一桩好笑的事情,“撒谎的人怕不是你吧。如大人不信,大可到外面请别的兽医确诊。”

  “我们飞马牧场虽建在天启朝,迎的却是四方客,价格公道,童叟无欺,绝无偏私。倘若其他兽医确诊结果是食盐中毒,您损害的不仅是我们飞马牧场的名声,还损害天启三王爷的名声。天子一怒,伏尸百万。任何父亲面对自己孩子被诬陷时,绝不会袖手旁观。更何况,那是天子的儿子。”

          她那春风般笑眼变得锐利起来,平淡的语气里渗着春寒料峭的冷意。

  “姑娘是在威胁我们?原来啊,这天启朝是怎么个不分青红皂白的。”

           阿史那不屑的嘲讽着。

  李明梧眼眉一挑,侧眸打量着这位个头比他小,一脸稚气的女子。他倒小看她,懂得用自己父亲来造势,来狐假虎威,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死。

  叶九凝勾唇,“我只是善意提醒某些意欲挑拨两国关系的居心叵测的人,用词谨慎而已。天启朝国强盛民,自当有错必改,可就是错,也得说个清清白白,容不得别人来胡言乱语。”

           她特地咬重国强盛民这个词语。

  “先生,可否再找别的兽医来确诊?”

  经她这么提点,李云飞联想到现下的形势,蓝炎的军事实力相比于天启而言,稍逊一筹。要真三王爷出什么事,天启帝首当其冲拿自己发难。不划算,一点都不划算。

           他迅速在脑里捋清思路,想清楚之后处境。

  他轻咳几声,压着内心的不服气,“本人才疏学浅,分不清红豆杉毒与食盐中毒,险些引起两国误会。还请三王爷原谅。”

  叶九凝满意的笑了笑。她将视线转到阿史那身上,挑了挑下巴,示意着阿史那道歉。

  阿史那忿忿不平,这兽医怎么被人吓唬两下,成这副怂样。他现骑虎难下,不得不暂时屈服。他草草开口,“三王爷,对不起。”

  李明梧勾唇,沉沉开口,“想必使者是心急才会如此,此事到此为止。”

  阿史那赔笑几句,匆匆离开。

  李明梧临走前,叶九凝特地请他留步。

  李明梧侧眸,余光望向她。

  “王爷,出了此门,日后不管发生什么,与飞马牧场再无关系。”

  李明梧轻笑,“叶姑娘,本王的父亲不同于寻常父亲。切不可随意拿来说事,当心惹祸上身。”后面几句,他特地加重语调。

            人走后,她算松了口气。谁有兴趣了解您父亲的为人?她嘲讽笑了笑。

  兰姨好奇又担忧的问道,“九凝,马儿中的是红豆杉毒,你这样欺骗他们,会不会?”

           方才看得她胆战心惊,她万万没想到,九凝竟会如此辩解。

  “哼,飞马牧场压根没有种植红豆杉树。下毒的不外乎是他们其中一个。既然他们敢瞒,那我敢唬他们。想借飞马牧场栽赃陷害,门都没有。”

  叶九凝的笑容开始变得狰狞起来,活像阎罗王。

  兰姨与余叔面面相觑,不敢做声。别看九凝是个十五岁的孩子,有时候处事老辣狠毒,连他们都自愧不如。

  她伸了个懒腰,懒懒开口,“我要回红袖山庄补觉。剩下的事,等宁儿回来再处理。”

  余叔闻言,急急退下,为她准备好马车。兰姨打算送她回去,被她拒绝。

  “走了。”她掀开车帘,挥着手。

  “一路小心。”兰姨再三叮嘱道。

  马车渐行渐远,被层层天边淹没。

  她回到红袖山庄后,收到李之南送来的书信。

  吾妹叶九凝台启:

  九凝,一直都有收到你的来信。奈何我病重,未能及时回信,还请见谅。

  自我小产后,身体愈发虚弱。整日卧床,偶尔出门散步,于我而言,已是幸事。

  养病时,时时记起你我,同哥哥的往事。还记得吗?有一回我们俩想吃树上的果子,哄骗哥哥爬树给我们摘果子。哥哥不慎摔了下来,额头鼓起一个大包。

  为此,我们被罚抄写三字经。我不愿意抄写,哭着喊着说累了,哄着你们帮我抄完。你们责备我几句后,任劳任怨的帮我将剩下的抄完。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假如没有十年前的建安之难,也许你我的轨道不会像如今这般。

  九凝,你说我有生之年,还有没有机会等到哥哥平安归来。

  祗颂玉安

  之南敬上

  叶九凝摩挲着书信,原来建安之难已过十年。她都记不清了。

  之南,还有之南哥哥之寒是她少时的玩伴,她们的父亲同为建安帝的朝臣。五岁那年,藩王李靖造反,推翻了建安帝统治。他上位后,大肆屠杀旧帝朝臣。

  那时她在之南的外婆家,躲过一劫。后来她离开康阳城,来到临安投靠红袖山庄的君池叔叔。

  之南及笄不久便嫁给当地的商贾,随他搬去武陵。至于之寒,三年前随人出海经商,遇上风暴,再无音信。

  自之南搬回武陵城后,她再也没有去探望过她。想想也是憾事。更何况她现抱病在身。

  晚间吃饭的时候,她特意提及这件事。

  “之南,我也有几年没见她了。”李君池眉头微皱,努力在搜索记忆中的李之南。他对李之南的印象还停留在她出嫁那天。

  “她嫁到武陵,之后怀孕了,前不久小产,没能保住孩子。自己也落得一身病。”

          谁能想到,当年妍姿艳质的美人会落得如今的凄凄惨惨的下场。

           李君池,李宁儿闻言,不由唏嘘。

  “九凝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好让我为她准备礼物。”李君池问道。

  “明日。”叶九凝不假思索答道。

  “明日?”李君池与李宁儿不约而同对视一眼,眼里全是惊讶,不解。

  李宁儿急忙咽下嘴里的米饭,喝了口水,缓缓问道,“为何如此急切?这里到武陵只需两日光景。”

  “我在庄里没事干,便想早些出发。”叶九凝耸了耸肩,不以为然开口。

  “什么没事干?我可听闻,今日你一人舌战蓝炎官员,真是厉害极了。我的九凝。”李君池挑眉,眼里尽是得意。

  “那可不,别看九凝平日像个软柿子,要真是遇上事,谁输也不一定呢?”李宁儿也跟着凑热闹。

  “呦呦,你们俩今日怎么了,这般抬举我,其中一定有问题。”叶九凝听出话中的不妥,赶忙放下手里的筷子,双手交叉于胸前,警惕望着他们。

  “我们这是夸你。”李宁儿笑着给她夹了一块鸡头。

  “得了吧,我还是适合当个闲人。那些硬骨头,我可啃不下。”

  她举起筷子,将鸡头夹回到原来的位置。

  “下次我与爹爹不在了,余叔他们肯定还会找你。你逃不掉的。”

  李宁儿和李君池很有默契,对视大笑。

  叶九凝后背凉飕飕,打了个哆嗦。果真是父女,吸血坑人的模样都相差无几。

  明日送行时,李宁儿特地重提此事,笑着调侃道,“九凝,早些回来。我等你回来陪我啃硬骨头。”

  “滚。”

  她瞧叶九凝气急败坏的模样,不由大笑起来。

  武陵城一如既往的热闹,十年前那场浩劫被掩埋在尘土里,轻描淡写的抹去,像是南柯一梦。令人唏嘘不已。

  李之南听闻叶九凝来了,暗淡眼神里多了几分亮色,如枯木遇上甘霖,唤起从前的生气。她再三向丫鬟招儿确认。

  “姑娘,千真万确。她在内堂等着您。”

  夫人小产后,整个人都病怏怏。她难得见夫人这般激动的模样,眼里满满的欢喜。招儿真心为夫人开心。

  李之南理好衣裳,笑容满面的领着招儿走向内堂。

           从进门那刻起,她的视线便停留在叶九凝身上。她消瘦许多,完全没有当年胖乎乎的模样。

  这些年,她过的不好吗?莫非是被亏待不成?她开始胡思乱想着。

  李之南变了许多,她小时候可是个美人胚子,明媚,灿烂,如同午后的阳光。嫁人后,敛起往日的艳丽,剩的是淡淡的温婉。

  叶九凝冁然而笑,露出洁白的贝齿,“之南,你长的越来越好看了。”

  李之南被叶九凝逗笑了,“小的时候可不见你那么贫?”

  叶九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秉正呢?怎么不见他人影?”

  韩秉正,李之南的丈夫。她在李之南成亲那天,只见过他一面。

  李之南轻笑着,简单解释道,“他到临安城捣腾他的玉石生意,怕得几天才回来。”

           提到韩秉正,李之南不免头疼。他去了足足大半月,连信都没捎回来几封。怕不是有事瞒着自己。

  “你呢?在红袖山庄过的怎么样?”

  虽说君池叔叔与九凝父亲有几分交情,可毕竟寄人篱下,多多少少都要看别人脸色过日子。她怕九凝受委屈也不敢出声。

          虽然她偶尔给自己送信,与她说下自己在红袖山庄的大致生活情况,大部分都是些开心的事情。即便如此,她仍然害怕叶九凝为了让她安心,故意隐瞒自己受委屈的事情,尽说些好话来哄她。

  “我在红袖山庄生活不错。每个人都对我很好。每日吃吃喝喝的,快活似神仙。”叶九凝乐呵呵的笑着。

           望着叶九凝灿烂的笑容,李之南多少也能放下心来。

            “之南,你身体怎么样?君池叔叔特地交代我给你送些滋补身体的药材。”

           李之南暼了眼桌上的礼盒,掩眸低笑着,“叔叔有心。我身体恢复得不错,你们不用太费心。”

           她身体底子本就虚弱,加上这回小产,更是弱上加弱。现在的她靠得是一副副补药撑着这个惨败躯壳。

           她进门开始,她便注意到之南眉眼间的疲态,她在哄骗自己,怕自己担忧。她不忍揭穿其谎言。

           “之南,等你养好身体,我陪你到临安城。临安城可好玩了。”

            之南点头,故作轻松开口,“好啊,一言为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汝之蜜糖汝之砒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汝之蜜糖汝之砒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