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一
李之井2016-12-13 09:522,478

  节一

  今年秦国自然灾害特别多。先是旱灾和地震,后又起洪水。一时间百姓死伤无数。活着的人纷纷跋山涉水来到首都“白城”外,希望能够进城乞讨存活。

  傍晚,鹅毛大雪疯狂坠落,腥红的天空飘着几朵形状诡异的妖云。白城外灾民无数,他们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浑身散发出恶心的臭气。大雪覆盖他们的身体,有些老弱病残已经被活活冻死。到处都能听见痛哭的呻吟。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至近,一位黑衣武士从远方急促狂奔过来。守城卫士赶紧打开大门让他进去。黑衣武士进入城内马不停蹄的奔向皇宫。

  皇宫内灯火通明。十几名身着透明长衫舞姬,随着乐队音乐如蛇起舞。宝座上,年过半百的秦王正畅饮美酒佳肴。

  那黑衣武士弓身如狗,轻声跳跃到秦王面前,跪拜道:“大王,除了赵燕被一名白衣人救走外,其余36口全被杀死。”他声音沙哑难听,顿时划破殿内淫靡气氛。

  秦王闻言猛然摔碎手中酒杯,一脚踢翻酒桌,狂吼道:“废物,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立刻发文昭告天下,凡取下赵燕人头者,赏金三万。有谁敢收留赵燕,株连九族!”秦王愤怒的吼声吓得正在跳舞的舞姬赶忙跪在地上不敢乱动。

  黑衣武士连忙回答道:“遵命”!

  节二

  大雪下个不停,世界一片苍凉。这里是离首都白城不远处山上的一处峭壁。

  李熙抱着身受重伤的赵燕走进山洞,将赵燕靠在山壁上,他看着面色苍白、浑身血迹的赵燕,急忙用剑划破自己的衣服,给她包扎。

  赵燕用手制止住了李熙,摇头无奈地笑着说:“没用了,这次我伤的太重,能从秦王手下逃出来已是万幸。”疼痛让她身体颤抖,但目光却有力的看着李熙,不敢相信的问“没想到是你救了我,这十年你都在哪?”

  李熙听到赵燕的询问,一时间竟有些急促,想了想有些难堪的道:“我一直匿名隐藏在都城中,寻找机会刺杀秦王,今天听到路边官兵高喊砍死赵燕重重有赏,就冲进去查看,没想到救你一命。” 接着抬头疑惑道:“你们夫妻铸剑铁铺闻名天下,乃是秦王座上客,官兵为什么会杀你?”

  赵燕眼神逐渐涣散的看着洞外,靠着山壁,狠声道:“ 秦王希望兵不刃血就杀掉最后一位对手齐王。他知道齐王喜欢收集宝剑,于是赐下寒铁让我和夫君炼制宝剑,然后让探子在献宝剑的时候将齐王刺杀。宝剑炼好,秦王害怕我们泄密,就派兵屠杀我们一家。”赵燕一边回忆一边抽泣,眼神中流露出无限恨意。她直视李熙,问道:“你隐藏在都城十年,都没有找到机会下手吗?”

  李熙听见这句话,身上的力气仿佛一下被抽干,摇摇头道 :“秦王是我亲大伯,我模样他太清楚了,根本没法接近他;更何况手握雄兵十万,一个人怎么报仇,这几年报仇的心思逐渐淡了……”

  赵燕流泪的双眼充满着不相信:“十年前,秦王为了统治天下,率兵偷袭你的国家,把你爹娘的头挂在墙上三天三夜!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难道忘记了吗!” 她闭上眼睛,缓缓说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么懦弱,爱找借口!真不敢想象你是怎么忍下去的。”

  “我懦弱……”李熙看着赵燕,这句话真的好熟悉。

  记得十几年前,那时李熙远游秦国爱上了比自己大的赵燕。在鲜花盛开的草地上,他向赵燕求爱遭到拒绝。赵燕告诉他:“你做事摇摆不定,稍遇困难就百般借口自我逃避。和你相处十天,如弟弟般照顾你,而我要的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我没有懦弱,只是……”李熙正要辩解,就在此时,山下面传来了一群微弱吵闹声:“上面有声音,去上面看看!”

  赵燕听见这些吵闹声,神情大变,脸色越来越苍白。她喘着粗气双手用力抓住李熙的肩膀,望着李熙道:“帮我一个忙好吗?”

  李熙闻言看着赵燕,知道她要交代遗言,于是点点头。赵燕看见李熙答应,脸色红润了不少,她抬手摸着李熙的脸,缓声道:“你先转过头,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李熙疑惑了一下,有些不解。但是看见眼前的赵燕神色坚定,还是缓缓转过身去。就在这时,呼地一声响起!李熙大惊,这是宝剑出鞘的声音。他蓦然回首,瞪大的双眼顿时被眼前惊呆。

  节三

  世界冷的让人寒心,但城外贱民依然相信世界会让他们活下去,这就是信念。虽然城门外聚集的难民每分钟都有人死亡,但是秦王殿内的统治者们却依然载歌载舞。

  今天是节日,白城皇宫内张灯结彩,庆祝佳节。秦王邀请文武百官一同吟诗作对,饮酒作乐。殿内舞姬穿着薄纱,曼妙的身体在音乐的配合下做出各种风骚的舞姿,引来秦王和文武百官阵阵叫好。

  就在此时一名老臣轻声走到秦王面前跪下,神色凝重道:“大王,今年自然灾害频繁,前天南方再次地震,死伤数万百姓,还请大王拨款赈灾!”说完跪拜在地。

  “混账!”秦王听完神色大变,猛拍龙椅勃然大吼!

  大殿内欢乐气氛戛然而止。群臣被吓了一大跳,赶忙出列跪拜在地,不敢多言。

  秦王摇摇晃晃站起身来,面容泛红神色狰狞,手指着大臣,狠声道“煞风景的老东西,哪壶不开提哪壶!寡人即将派兵攻打齐王,国库的钱都要用在军费上,哪来的银子给那群贱民。”

  老臣闻言直起身,直视秦王不卑不亢得道:“我国百姓在大王统治下过得如此凄苦,那么大王打下更多的江山只会残害更多的百姓。大王您这些年总自诩正义,出兵各国干扰他国执政,实际则为争夺金银;每到一处煽风点火,烧杀抢夺,得到钱财后就不理不问。为了称霸天下,劳民伤财,君之乐源于百姓之乐。您实在有愧于天下子民,定会留下暴君骂名。”老臣说到此处,神情激动,眼中泛出泪花,哽咽高呼道:“大王啊,百姓实在过不下去了,还请大王赈灾!”老臣说完猛烈地磕头。

  秦王气得发颤,双目中的杀气恨不得将此人千刀万剐,怒极反笑道:“老东西,你找死是不是!本王说了,没钱!不要再说了”

  老臣猛然抬头高呼: “大王!!”

  秦王双目一张,猛然挥手怒叫:“够了!把这不知死活的老东西拉出去砍了”

  两边黑甲武士迅速上前驾着老臣向殿外拖去。就在此时从旁边走出一个太监,来到秦王身旁,躬身说道:“大王,一个猎人杀死了赵燕,正在西殿候驾。”

  秦王闻言压下自己的怒气,双手一台一压,大声道“尔等继续饮酒作乐,以庆佳节”说完随着太监往西殿走去。

  “谢大王”群臣齐声跪拜。

继续阅读:段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