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白苏2019-11-20 20:321,477

  京郊的一处牲口棚。

  棚内饲养的猪狗鸡羊等畜生横在一处,遍处是堆积成小山粪,地上脏黑的污水流动,散发着难忍的恶臭,令人阵阵作呕。两头流着涎水的母猪猪正挤在食槽前哼哧哼哧地吃着潲水,旁边躺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看不清是什么,但见不时地抽搐一下。

  这时候,其中一头猪扭身走到这团黑东西旁,用头拱了几下,又用舌头去舔,再用牙齿去咬,另一头也开始用牙齿去拉扯,几下就将那一团黑布拔了下来,竟然露出一张脸来。

  是一个与牲畜同眠同食的残废人!

  只是这人竟被人砍去了手和脚,做成了一根人棍,头上也没有耳朵,头发被牲畜扯的七零八落,脸上蒙了一层厚厚的黑色污垢,早已看不到星点肉色,只留下那一双枯井一样的眼睛可怕的瞪着,嘴里发出呼哧呼哧的粗声。

  片刻后,一台华贵的轿撵停在了牲口棚外。

  这“人”听到了动静,就像一条就快死的狗一样,死死瞪着那从轿撵上走下来的人——

  已经贵为皇后的连诗雅头戴着凤冠,上饰金龙、点翠凤、珠花、翠云、珍珠;着深青翟衣,上有一百四十八对凤鸟,间以小轮花;红领、袖口、衣襟和底边,则织金云龙文。

  看到棚内那一坨烂泥一样的人,她唇角漾起一丝微笑,抬手吩咐道:

  “拿过来吧。”她示意身后的太监和宫女将一个黑色的木匣子捧着走进来,她笑意盈盈对连似月道,“大姐,今日是本宫入主长春宫之日,可本宫还是时时念着你,这不,给你送礼来了。”

  “……”连似月的嘴里发出一阵微弱的,奇怪的声音来。

  “打开。”连诗雅一声令下,那太监紧闭着眼睛把木匣子打了开来—— 

  “……”是,是九王爷凤云峥的人头!

  凤千越真的杀了他!这个在她被打入冷宫后,唯一站在她这边的人,他被斩首了!

  “九王爷被斩首了,府邸里的其他人也被斩尽杀绝,一个不留。是你害了他啊,大姐。”

  “啊!啊!”突然,只听到一声凄厉的闷声,连似月那截残破的身子竟然朝她的方向滚了过来。

  “啊!”连诗雅吓得猛地后退了一步。

  “啊,鬼啊……”奴才们吓得尖叫出声。

  这时候,那头受了惊的猪突然朝连似月冲了过来,两只前蹄猛地踩在她身上,生生踩出两个洞来——

  “噗……”只听到一个声音,就见鲜血从连似月身上喷了出来,然后便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禀皇后娘娘,她,她已经死了。”前去试探连似月鼻息的太监忍着呕吐,道,“要禀报皇上吗?”

  “不必,皇上为国事操劳,这等后宫杂事就不必让他烦扰了。拖下去,敛了吧。”连诗雅挥了挥手,淡淡地吩咐。

  连似月被一张破草席裹身,几个太监奉命将她仅剩一截的身子扔到了郊外的乱葬岗。

  远远的,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看着像人但是又不像人似的,缓缓地朝已经断了气的连似月身边爬了过来,他面目全非,只剩一双明澈的眼睛。

  他的身后,留下了两行血迹,原来他爬了太长的路程,那没了脚掌的两条腿磨出了血,但是他继续爬着,最后终于爬到了连似月的身边。

  望着面前的废人,他张嘴,颤抖着,费了很大很大的劲,终于轻吐出模糊的一个“姐……”字。

  那只剩几根手指的手剧烈的颤抖着落在连似月的脸上,两行血红血红的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来,然后,他的头一歪,倒在连似月的身上,断了最后一口气。

  两条饿极了的野狗闻着腐臭的味道过来,争抢着这两团肉骨,最终被啃了个干干净净,只留下两团污血。

  连似月,死的如此惨烈,却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大周朝史册上。后来的人,不会知道大周朝曾有过这么一个可怜的皇后。她也不知道,最后的时刻,她的连诀弟弟陪着她一起死了。

  三天后,她外祖家被抄,全族被灭,一个不留,人头则被挂在城墙上示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嫡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嫡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