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和亲公主
晚离2016-12-24 19:132,218

  金銮大殿一片寂静,他望了望底下正窃窃私语着的文武百官,又回眸看了看那头垂帘听政的沈钦之,慢慢覆下的眼眸泛着寒意。

  而那使臣却依旧在得寸进尺着,“我国愿与景雲签订和平协议,只是贵国是否也该有所表示?”

  龙袍之下,他的怒气被紧紧攥在手里,而他唇角勾勒着的弧度似笑非笑,唯有那停留在使臣身上的视线,带着嗜血般的冷冽。

  若非是父皇在场,他沈慕栎定将这盛气凌人的贼人碎尸万段!

  “你们,想要什么。”

  沈慕栎将所有情绪深藏在了眼眸中,他不动声色,状似无心随意。

  “我国新帝登基,有意联姻!愿景雲以和亲公主来以示交好。”

  陈国使臣不卑不亢,镇静从容的完成着自己的使命,丝毫没有趋炎附势的意思。

  他很自信,相信即便惹怒了这年轻气盛的沈慕栎,也能让自己全身而退!

  “谁。”

  他似乎清晰可闻,来自沈慕栎咬牙切齿般的细微声响,他能看到沈慕栎隐忍的怒气被一点一点拨乱,只差他的一句肯定。

  偌大的宫殿中,他的一句反问掷地有声,“景雲还有第二个公主吗?”

  他回望过去的双眸尽是挑衅,眼瞅着那头的沈慕栎隐忍着爆起了青筋,怒气即将爆发时,另一头的珠帘后,传来了稳重大气的声音,“听闻新帝登基,又恰逢孤之寿辰,想必收到邀请的贵国新帝,亦身在京都吧。”

  沈钦之不容置疑般的话语,似问非问。

  和登基不久的沈慕栎不同,沈钦之行事谨慎而远虑,浑然天成又不怒自威,这是年纪尚浅的沈慕栎还未沉淀下来的经验。

  使臣懂沈慕栎的话外之音,也不再多言。

  将军府。

  文舒容彻夜未归的事让顾明晨有些芥蒂,隐约总觉得心生不安。

  下了早朝的顾明晨反常的将王府各个角落都走了一遭,随后又在王府门口附近,佯装着刻苦练剑!

  直到午时,却还未见那文舒容的身影。

  “你不许干涉我的任何事!”

  她的话利落果断,而他也深知自己并无权过问!

  “夫人。”

  文舒容只是轻轻点头应允,她的脚步顿足,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了那不同寻常状态的方向,只见那头庭院之中,绿叶虚掩间,顾明晨正低头出神。

  他衣着一身朝服便装,手上使剑的动作缓而慢,似是随着他的思绪,一点一点殆尽。

  墨色长发被束起,用着那几年不变的普通木簪,他的眉目,是曾让她在脑海中复刻了一遍又一遍的俊朗。

  有些许碎发随风轻扬,惹得那容颜也愈发的生动。

  心间,莫名的一阵抽痛。

  持续,而清晰。

  文舒容因为心间慢慢平复下来的心痛而皱起了眉头,双眸的方向却与那头的顾明晨的回眸不期而遇。

  眉峰微扬,她只见他的面无波澜。

  两人的视线不足一秒,便看到了收起剑转身离去的顾明晨。

  而文舒容的眸子,阴晴不定。

  陈国有意和亲沈茹君的消息,很快就在坊间盛传开来,前来告别的祁璟,也为文舒容带来了这个消息。

  沈茹君与文舒容之间的关系,世人皆知,而祁璟听闻了这个消息之后也无可厚非的松了一口气。

  只是,文舒容却好似并不意外。

  文舒容正慵懒的侧躺在床榻上,她手里把玩着的,是祁璟给她带来的小玩意儿!

  那头的祁璟,欲言又止。

  祁璟是接到她的求救信息才赶下山的,以采办的名义。

  岚羽宫向来与世隔绝,对世间万物从不过问,乃至于对偷跑出去的文舒容婚嫁之事也并不知晓。

  文舒容不喜欢这种输的一败涂地的感觉,她也不想像当初的母亲一样,黯然神伤的回到岚羽宫,就这样过完余下一生。

  余生很长,她没有母亲那样的耐心和甘愿。

  “舒容。”

  他的声音一贯好听,吸引着她的不断探索。

  她的视线浅然停顿,落在了他那颀长的身影上。

  不知何时起,他脸上的稚嫩褪去,愈发精致的容颜上却开始展露出令她不解的神情。

  又是何时起,他竟有了她所不知的心事。

  对于她来说,祁璟是个最值得信任的人!她也懂他对她的偏袒,哪怕是一年以前她的擅作主张,亦或是后来的满城风雨,他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却从不强迫她!

  就像他曾说过的,“总有一天,你会因为你的自以为是枉送自己的性命!”

  上一次他撂下狠话离开,尽管她分明知道,他在城外等了她三天三夜。

  她是固执的,他亦如此,可是他却因为她的固执而一次次妥协。

  “唉。”

  似是听到祁璟心里的叹息,文舒容的眸子渐渐黯淡了下来。

  “为何又给了自己一个留在此地的理由?”

  这是祁璟想问的,也是她解不开的疑问。

  她借由报复的名义,再次留在了他的身边。可是为什么呢?是因为现在的顾明晨,还不是后来那个让她憎恨的男人吗?

  她找不到答案。

  祁璟终是没有说话,拿起采购的日用品,便转身离去,只留下坚决的背影,深深的落在了她的眸底。

  手上的小玩意儿被她搁置在了一旁,直到确定祁璟的离开之后,这才缓缓起身。

  “我凭什么要助你?”

  深刻在记忆里的笑声经久不灭,她的眸子也愈发的深沉了,那个身着深紫色锦袍的男人……

  “因为,这对于你来说,只会有益而无害。”

  他的嘴角噙着笑,在那琉璃色的灯光下熠熠生辉。

  “所以……为什么是我?”

  她的质问让他朝着她一步一步靠近。

  他的身上带着令人捉摸不透的神秘,带着阵阵幽香,慢慢将她包围。

  她审视般的盯着他的黑眸看了很久,那里仿佛无尽黑洞般,让她不敢再往下探寻。

  犹记得他满含笑意的嗓音低而沉,流连在她的耳畔,“因为,你是文舒容。”

  她唇角微勾,望向了朱窗外大好的天气,心里也不由得雀跃了起来。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继续阅读:第16章 失踪风波(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宫这厢有礼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