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失踪风波(2)
晚离2016-12-26 20:292,247

  他是个优雅入画的男子。

  墨色长发一泻而下,仅用白色发带束着,清雅以极,也无半点散漫。戏谑孤傲的眼眸从正对峙着的两个女人身上移开,落在了高座的沈钦之的身上。

  “本来,我并无行礼之意,但念在此番前行是求得双方交好,我便以陈国之礼于殿下请安。”

  他的嗓音迟而缓。

  他的举手抬足间不慢不紧,优雅的屈身行礼。

  现场之震惊莫过于那陈国新帝的绝色,不同于玉树临风却花名在外的宁子暄,亦与风华年少就叱咤沙场的顾明晨不同,关于新帝枫郡晗的消息,景雲乃至陈国,并无人谈及。

  周围之人,开始低声私语。

  “你……便是陈国新帝?”

  沈慕栎细细的上下打量了男人,狐疑不解。

  男人只是反唇轻笑,好听的声音随着轻柔的晚风,从众人的心间轻轻拂过,“在下枫郡晗,特以献上薄礼。”

  男人身侧的随从适时上前,将礼盒双手奉上,“祝圣体康泰。”

  官宦家的女子已经开始悄然整理起自己的仪态来,视线齐刷刷的望向了径自入席的男人,面露羞赧,低头娇羞。

  得到沈钦之暗示的沈茹君也不敢再有多余动作,不情不愿回到自己位置,却不同寻常姑娘般,并不理会那头的男人。

  枫郡晗。

  顾明晨的眼眸微缩,细细琢磨了起来。

  顾明晨循去的视线与枫郡晗不期而遇,后者似笑非笑,而他……却终是没有隐藏住眸底滞留的情绪。

  被顾明晨异常的动静影响的文舒容有些不解,她看了看顾明晨,又看了看那头云淡风轻的枫郡晗,开始寻思起了些什么。

  记得,顾明晨说过,当年纷乱之时,他父亲在一次战役中获得重要的情报,事关于陈国王储的阴谋,只可惜中途发生了意外,而他的父亲亦下落不明。

  而此时,种种迹象被指向的枫陈国王储,却也无故失踪……

  如此说来……

  文舒容若有所思,慢慢覆下的眸子,情绪不明。

  “她这样红杏出墙、行为不检点的女人,你还要维护她吗?!”

  脑海忽然响起这么一句话。

  上次进宫赴宴的场景仿佛还历历在目,沈茹君怒然质问的声音仿佛依稀在耳,她愤然的拍案起身,假装镇定的、想要淹没掉身侧男人的自喃声响。

  “是,我信她。”

  这是,她想要的答案。

  可是,他说谎了。

  犹记得前世的点滴,从他的一点一点开始的不信任,到后来她眼睁睁的看着他迎娶了那沈茹君,再到后来的他的彻底不信任,硬生生的,将她推向了那嗜血的地狱。

  她恍如一个落败者,在沈茹君的面前。

  她以被抓奸在床的罪名被圈禁,被那掌握着时局的沈茹君,无情的践踏着,一天、两天……

  她不记得是第几天的时候,她只记得在她疼痛不已,在她犹觉得死亡格外清晰的时候,他朝着她一步一步走来。

  她问,“你信我吗?”

  她也还记得他暗藏在深眸的犹豫,他说,“舒容,我信你。”

  她开始觉得,那一句舒容,竟格外的刺耳,分明那是他对她格外的温柔。

  “我知道,你信我。”

  她龇牙笑道,眯起来的笑眼里迷蒙一片。

  后来,她便被送上了刑场。她竟不知,原来她的“通奸”之罪,已经令世人如此厌恶至极,已经那样的……罪不可恕!

  冷眼的世人,以及,好似还在信任的他……

  随着记忆的涌现,血色开始充斥了她的视线,而传递在心间的疼痛,是那曾经留下的绝望……

  刚刚,她竟有些动摇了吗?

  文舒容慢慢定了定神,微微侧目,余光中的顾明晨已经收回了视线,正低头喝着闷酒,神情亦无法揣摩。

  文舒容的眸子望向了远处,落在了那头的沈茹君身上,过于灼热长久的目光引起了沈茹君的注意。

  眉峰轻扬,文舒容勾唇一笑。

  得到暗示的沈茹君在借由离开的文舒容之后,也紧跟着离开,而在这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的寿宴中,只有少数人发觉了两人的离去。

  宁绾绾,以及那枫郡晗。

  “还真敢应约跟来?”

  文舒容缓缓转过身,对着走近的沈茹君说道。

  “这是皇宫,谅你也不敢对本公主如何!”

  沈茹君很是孤傲自信,直到下一秒文舒容的反问,“不然公主还以为,我是邀你前来叙旧吗?”

  文舒容的话让沈茹君开始底气不足,她有些慌张的想要转身离去,却被眼疾手快的文舒容拦了去路。

  “急着走做什么?”文舒容睥睨着神色显然紧张的沈茹君,唇角笑意加深,“咱们,可好好来叙叙旧啊!”

  “你想干什么!”

  “检查检查,公主……”文舒容说着,开始朝着沈茹君步步逼近,与此同时,双眼炽热的在沈茹君身上来回打量,“真的还是那个沉着稳重、善于心计的公主吗?”

  沈茹君顺势后退着,与文舒容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文舒容往前一步,沈茹君便后退一步,这种进攻的感觉,让她有些乐享其中,她故作疑问,向沈茹君求解着,“公主竟越来越沉不住气,与臣妇的恩怨……也越来越大了呢?!”

  沈茹君意外的撞上了一堵墙,再无退路,而眼前那慢慢靠近的文舒容,笑容已经逐渐收敛,认真质问的模样让她心猛地漏了一拍。

  咽了咽口水,沈茹君将那句试问同着恐惧,压下了心里。

  她问:“如若,我此时出了什么意外?第一个怀疑的人……会是谁呢?”

  她的声音轻而淡,却十足有力的踏在了沈茹君的心间,还有她那仿佛吞噬一切般的黑眸,正片刻不移的,盯着自己……

  “沈茹君,现在,欠我的,该还了!”

  文舒容的话刺激着她的脑膜,而前者唇角弯出的微妙弧度,引得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她下意识的逃避,用力推开了文舒容,只想着尽快逃离文舒容的身边,也不管,文舒容是否在身后紧跟着。

  宴席上,众人只看到神色匆匆归来的沈茹君,而顾明晨身侧的座位,却径直空了下半场。

继续阅读:第18章 失踪风波(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宫这厢有礼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