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话 肖佳霏也离婚了
二瘦子2016-12-13 19:096,235

  肖佳霏这几天过的一直不消停,和外界无关,只是她心里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楚莉莉的Dior让她想了好几天,她倒不是怀疑楚莉莉怎么了,只是觉得从那瓶Dior几乎是她和何瑞山分手的序曲,从那以后一桩桩一件件事情接踵而来,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去面对。她请了几天假,认真地在家考虑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虽然社长王道伟对她频繁请假这件事老大不愿意,但基于事出有因,也知道她这样的状况在社里什么都干不好,也就干脆放人。

  在家的几天时间,佳霏妈变着法的给肖佳霏做好吃的,但她无论如何都吃不下,眼看着自己的奶水越来越少,佳霏妈终于觉得这已经不是办法了,便跟肖佳霏说:“霏霏,实在不行就断奶吧!”

  肖佳霏一愣:“为什么啊?”

  佳霏妈说:“我看报纸上说生气的时候产的奶容易伤孩子。”

  肖佳霏摇头:“妈,我不生气。我最近几天就是情绪不太好。”

  佳霏妈叹气:“唉……霏霏,你听妈妈劝,你这几天奶水越来越少了,孩子已经不够吃了。再说要是真有什么毒素,回头咱们都后悔啊!”

  肖佳霏说:“妈,我调整自己,孩子要这么早就断了奶多可怜啊……”说着话肖佳霏又想哭。

  佳霏妈赶紧拦住她:“行行行,不哭了,不哭了。你只要能调整好情绪,那怎么都好。不过这几天你先听话,先不给孩子喂母乳了,等过几天身体好了接着喂。”

  肖佳霏还要争辩,但电话忽然想起来,她嘴上说:“我一会儿再跟您说”,一边拿起手机,发现是何瑞山打来的电话。

  “明天你有时间吗?”何瑞山劈头盖脸地问。

  肖佳霏说:“有。办手续是吗?”

  何瑞山说:“嗯。你把该需要的东西都准备一下吧,咱们尽快办了。要不你我心里都是个疙瘩。”

  肖佳霏冷笑:“是你心里有疙瘩吧!行,明天早上九点,民政局婚姻登记处门口不见不散。”说着,把电话挂掉。

  佳霏妈听的真真切切,也不敢多问,一脸愁容地坐在沙发上。

  肖佳霏心情也不好,但是知道自己妈刚才说的那些关于奶水的话的确有道理,便调整心情,坐在佳霏妈身边说:“妈,您都听到了吧。”

  佳霏妈点头,眼泪不由自主地调出来。肖佳霏看到了,赶紧从纸巾盒抽出一张纸给妈妈擦眼泪:“妈,过去就都过去了。您也别太往心里去,您要这样,我也难过。”

  佳霏妈拉着肖佳霏的手说:“霏霏,你可不敢再难过了。你知道我和你爸最担心什么吗?”

  肖佳霏摇头。

  佳霏妈接着说:“我和你爸最担心的不是你要离婚。要说咱们老肖家门上虽然没有离婚的先例,但这事儿我懂,离婚嘛,就是两个凑对儿过日子的人过不下去了,和平分手。这个我们真觉得没什么,我们现在就担心两件事,第一,孩子,第二,你。”

  肖佳霏偷偷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佳霏妈接着说:“离婚不怕什么,但是你看你这几天,情绪不好,吃饭也吃不下。我和你爸眼瞅着你都瘦成一幅骨架了。你说如果你再因为离婚落个病出来,我跟你爸怎么办?”

  肖佳霏说:“妈,我身体没事,我好好吃饭,您就别哭了。”

  佳霏妈说:“什么叫身体没事?你这几天奶水越来越少,孩子越来越不够吃。要不是我和你爸每天给孩子喂米粉,孩子肯定也饿坏了。你说到时候你饿病了,孩子也饿病了,你让我和你爸怎么活?”

  肖佳霏使劲擦擦自己的眼睛:“妈,您也别太着急了。我这几天就是情绪不太好,确实没顾忌到孩子,我好好吃饭,我调整情绪。”

  佳霏妈说:“调整吧,赶紧调整。妈还是那句话,不管是不是离婚,咱们女人离了男人也能活下去,但是不能因为离了男人把自己给扛死。我这几天跟你爸也聊过这事,你爸意思也是这样,离婚没问题,只要你自己和孩子不出什么岔子,我和你爸什么都支持你。”

  肖佳霏终于忍不住自己的泪水,抱着佳霏妈,大声哭起来。

  那天晚上肖佳霏第一次把面前的一碗饭都吃光了,她并不是胃口有多好,只是觉得自己现在上有老下有小,老人的心在自己身上,自己的心在孩子身上;如果这个时候不再好好注意,真的会让两头落空。

  第二天一早,肖佳霏早早地打车到婚姻登记处,等她到的时候,发现何瑞山早就在自己的车下抽烟了。

  肖佳霏走过去:“来的挺早啊。”

  何瑞山把烟熄灭:“嗯,你也挺早的。离婚协议带了吗?”

  肖佳霏从文件袋里拿出几张纸:“都在这儿了,你要的房产,你要的车子,还有财产,还有你要我提出离婚的文件,都在这儿。你放心吧。”

  何瑞山翻看了一下,忽然说:“有个地方不对。”

  肖佳霏问:“哪儿不对?”

  何瑞山说:“咱们上车说吧,别人听着不好。”

  肖佳霏本想拒绝,但是看到周围人来人往,而且确实没个安静的地方,也只好点头答应。何瑞山拉开车门自己上了驾驶位,而肖佳霏则坐在了后排。关门的一瞬间,旁边过来一对恋人,手拉手一脸幸福地往登记大厅走。肖佳霏看着他们感慨极了,便说:“有些事真的是猜得中开头,猜不中结尾。”

  何瑞山看了看车外的两个人:“霏霏,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不过你也别太难过,也许之后你会找到更好的呢?”

  肖佳霏冷笑:“何瑞山,那就跟你没什么关系了。你说吧,协议哪儿有问题,我带电脑了。”

  何瑞山叹气,拿出其中一张指着一部分说:“房产这一块儿我有问题。”

  肖佳霏看着他:“房产都是按照你的要求,全部填的是归你,这有什么问题。”

  何瑞山说:“如果孩子留给你,你们现在住的那套房子就得给你们,我不希望孩子因为咱们离婚就居无定所。”

  肖佳霏说:“不会居无定所的,我要么把孩子还有我爸妈送回老家,要么就在附近租个房子住。”

  何瑞山说:“那以后孩子上学呢?”

  肖佳霏说:“私立呗。我就算买不起现在的学区房,但是供孩子上个私立的钱还是拿得出来的。”

  何瑞山摇头:“我不同意。虽然这份协议书上写的是孩子归你,但孩子也是我的孩子,我不希望她受任何委屈。所以这房子你必须得拿着,否则我需要重新考虑孩子的抚养权归谁。”

  肖佳霏看着何瑞山:“你是想让我一辈子都活在你的施舍下吗?”

  何瑞山说:“这不是施舍,我必须得考虑孩子未来怎么办。还有,这次离婚咱们不管谁对谁错,老话还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所以这房子也算是我给你的补偿。”

  肖佳霏摇头:“何瑞山,你觉得如果我真的问你要补偿,就这一套房子就够了吗?我从大学就跟着你,加起来前有都有十年了吧。这十年为了你的事业,为了你能有个好出路,我放弃掉的东西何止一套房子这么简单?我不需要你的房子,更不需要你的怜悯。”

  何瑞山有些气急:“肖佳霏,我不想跟你吵架,如果你不要这套房子,那我们今天就不用在这里协议离婚了,我回去之后马上会起诉你,跟你要孩子的抚养权。”

  肖佳霏说:“何瑞山你忘了吧,按照婚姻法规定,你现在是不能向我提出离婚的,除非孩子满一岁。”

  何瑞山沉默了一下:“那我就等。半年多时间,我等得住。”

  肖佳霏有点害怕了:“何瑞山,你真的要把事情做这么绝吗?”

  何瑞山转头对她说:“我这不是绝。你认真考虑一下,如果孩子归我,财产全部归你,你是不是放心孩子以后的衣食住行?我觉得我现在只是为孩子在争取更好的生存空间而已,你认为我有错误吗?”

  肖佳霏说:“你没错,你错在给我扣个莫须有的罪名就要跟我离婚。”

  何瑞山一愣,但很快说:“肖佳霏,我们说了不提前事了。婚姻这件事上没有谁对谁错,过不下去就不在一起了,这个没什么问题。但我现在也不是像你说的在怜悯你,我是在怜悯孩子,这个你不能理解吗?”

  肖佳霏冷静下来,她看着窗外一对对往婚姻登记处走的,或开心,或暴怒,或冷漠的人们,忽然说:“行,房子我要。我谢谢你。不过这套房子回头可以办一下过户,你直接过给孩子,等孩子成年之后,这房子就归她。”

  何瑞山叹了口气:“行,那就这么改吧。”

  肖佳霏和何瑞山在车里做了一番修改后,直到两人满意,才拿着到附近的打字复印店去打印。结果打印店的老板看了看说:“你们这个不是标准制式的,一会儿还得重新做。”

  何瑞山知道这家店的老板吃的就是这碗饭,当然知道这里的道道,便赶紧请教到:“老板您这儿有模板吗?”

  老板打开电脑,从文件夹里找出一份文档:“按这个填吧,要不一会儿又得折腾一趟。”

  何瑞山谢过之后坐下开始打字修改。老板倚靠在复印机上,看着俩人说:“来我这儿复印的我都得劝一句,要是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呢,在多考虑考虑。要是实在过不下去了,也想好后面的事情怎么办。离婚是个大事啊。”

  何瑞山低头敲字不做声,肖佳霏抬头看看老板:“谢谢您,我们考虑好了。”

  老板笑笑:“考虑好了就成,以后俩人就没关系了。我这儿每天结婚离婚的人来好多,我都得劝一句,要说这结婚是俩人的事情,只要关系好,看对眼了,结婚就一个本儿。可要是离婚就不一样了,都说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可真要离婚,那就不止是两个家庭了。什么房子、车子、票子、儿子,影响太大了。”

  何瑞山此时有点不耐烦:“老板,我们都想好了,你也不用劝。”

  老板看上去是很无所谓:“行啊,想好了就行,想好了就行。你们改,改完了喊我吧。”说完,转头到另外一台电脑前开始打游戏。

  何瑞山抬头看了一眼肖佳霏,肖佳霏也看了一眼他,这是肖佳霏又一次想掉眼泪,于是赶紧转过身去,站在门口背对着何瑞山。

  在老板的帮助下,那份离婚协议果然没有在窗口被二次修改。事情办的很顺利,和陈宇离婚时一样,两人在照相室分别照了单人照之后,很快就领到了两个棕红色的本子。

  走出婚姻登记处的大门,何瑞山止步不前,肖佳霏也站在门口不说话。良久,何瑞山说:“咱们上次来这儿的时候这对面的楼还都没有呢。”

  肖佳霏看了看对面成套的小区住宅,说:“咱们第一次来的时候对面那些树都还是树苗呢。提这些干什么。”

  何瑞山说:“不管怎么说,霏霏,这十年时间谢谢你。”

  肖佳霏摇头:“没什么可谢的。我给你当老婆,帮你做了不少,你给我当老公,也为我做了不少。这件事咱俩扯平。”

  何瑞山说:“咱们去吃个饭吧。”

  肖佳霏转头看看何瑞山:“不用了,都已经形同陌路了,还有必要再回顾一下之前的伤疤吗?就这样吧,这几天你看什么时候你来家里,把你的东西拿走。”

  何瑞山点点头:“那我先走了,你在我这边的东西我这几天也打包给你发来。对了,咱们共同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肖佳霏说:“烧了吧。不过合影留几张,不为别的,为了孩子长大了给她留个念想。”

  何瑞山叹气说:“行,我走了。有事再打电话吧。”说完,转身下楼梯去开车。

  肖佳霏看着刺眼的阳光,终于忍不住了,眼泪大颗大颗地滴下来。

  陈宇回北京了。

  他本来想在夏城再多呆几天,但是每天他都会接到琳达的好几个电话,催促他来上班。陈建军说你不愿意待在北京我们都理解,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人家的事,至少是办好了再回来。陈宇无奈,只好打点行装准备回京。

  临走之前,他来到女儿的小床前,想再跟女儿玩一会儿。此时女儿已经醒了,看着床头上挂着的摇铃哇哇地叫着,小脸兴奋的通红。

  陈宇难过极了,他坐在小床边,拿起一个摇铃哄她。女儿很开心,嘴巴嘟嘟着,笑了出来。陈宇看到这一幕心情更不好了,他叹了口气说:“婷婷,爸爸要回北京了。爸爸肯定早早的回来看你好不好。”

  躺在床上的婷婷听不懂爸爸在说什么,只是越来越兴奋。

  陈宇接着说:“宝贝儿,有些话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但是希望你长大之后会明白。爸爸和妈妈分开了,但是爸爸妈妈都很爱你,非常非常爱你。”

  “以后你长大了,希望你不要怪爸爸,都是因为爸爸不好,没有能抓住妈妈。但妈妈也没有错,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你也有。以后你长大了,一定要找一个你爱的,而且很爱你的老公,因为只有那样才叫幸福。”

  “宝宝,爸爸觉得特别对不起你,但是没办法,爸爸没什么本事,不能给你大房子,不能给你更好的摇篮,甚至连个完整的家庭都没办法给你。但爸爸会努力,一定会。爸爸答应你,不管以后怎么样,爸爸都给你最好的,好不好。”

  婷婷支支吾吾的说着什么。

  陈宇实在太难过了,一咬牙,一狠心站了起来,跟自己父母打过招呼,转身就走。

  陈建军刚才一直在书房门口,听到了陈宇说的所有话,于是说:“陈宇,孩子的事儿你不用担心。”

  陈宇回头:“爸,婷婷就拜托您二老了。”

  陈建军点点头:“走吧。”

  陈宇其实万分不想离开,但陈建军的话他听进去了:无论如何,答应别人的事情得做到,尤其是帮助过自己的人。于是他想到了琳达和肖佳霏,便在去机场的路上买了一些当地的特产小吃之类,想着回去之后就分给他们。

  几个小时候,陈宇就到了北京。他先是赶紧去封闭开发的地方放行李,琳达看到她回来,虽然有些不快,但知道事出有因,也就没说什么。陈宇放下东西,又拿出好多零食分享给大家,大家虽然觉得陈宇连续请假确实耽误了进度,但美食当前,也就不再说什么。琳达告诉他,最近的工作安排会非常紧,要他尽快安下心来工作,另外也透着话说封闭开发下月二十日就结束,这房子也会被退掉。陈宇明白琳达的意思,当务之急,他得找住的地方了。

  晚上下班之后,他才有机会收拾自己的行李。看着一大堆零食特产,他想得跟肖佳霏约个时间把东西送去,于是拿起手机,给肖佳霏发了一条消息:“肖姐,我回来了,您什么时候有空,我带了礼物给您。”接着,又把几大包零食拍了张照片发给她。

  肖佳霏自从离婚之后情绪更差了,每天都想着怎么离开杂志社,如何去找一份新的工作。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杂志社里有太多和何瑞山的回忆,她想逃避。

  而此时此刻,她正抱着怀里的女儿皱眉头。

  佳霏妈在她身边说:“霏霏,我看这奶水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你真的得考虑考虑妈说的,给孩子断了奶吧。”

  肖佳霏咬着嘴唇,她比佳霏妈更清楚自己情绪不好给孩子带来的危害,但她实在舍不下,也心疼这么早就给孩子断奶:“妈,要不这几天买点奶粉吧,我看我这奶也是回不来了。”

  佳霏妈叹气:“早就买了,你以为你之前存下的奶还够啊,要不是我和你爸偷偷的买了奶粉,这孩子现在能这么结实么。”

  肖佳霏一愣:“妈,这么大事儿您怎么不跟我商量啊。”

  佳霏妈说:“商量什么,你一天到晚这么忙,我还能让孩子饿着啊!我看就这样吧,慢慢的给孩子断了奶得了。”

  正在纠结之时,肖佳霏有短信息,她抱着孩子对佳霏妈说:“妈,这么大事儿您得跟我商量,您知道什么奶粉好,什么不好啊。您帮我看一下短信,然后您把奶粉拿来我看看你们给买的什么牌子。”

  佳霏妈拿起手机,正是陈宇发来的短信。

  “有个叫陈宇的,说给你带礼物了,说明天要不要送过来。还有个照片,看着好像是夏城的特产啊。”

  肖佳霏点点头:“嗯,我一个作者,夏城的。前几天他刚回家办事,说要给我带东西来着。”

  佳霏妈说:“还挺有心的。既然是夏城来的,找时间请他来家里吃饭吧。”

  肖佳霏赶紧说:“妈,您就省省吧,还不够乱的啊。您先去给我把奶粉拿来我看看。”

  佳霏妈不动:“人家辛苦给你从夏城背回来,你该请还得请。”

  肖佳霏摇头:“不了,您帮我给回个短信,就是心意领了,这几天太忙,让她自己吃了吧。”

  佳霏妈说:“你忙什么了?我是觉得你也该出去散散心了。一天到晚要么单位要么家里,我看你人都要憋坏了。就这么着,明天你去谢谢人家去。”

  肖佳霏还没来得及争辩,佳霏妈就给回复了一条短信:“好的。”发完,跟肖佳霏晃晃手机:“出去转转啊!明天就去,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去给你拿奶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