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话 第二次谈判
二瘦子2016-12-13 18:504,371

  第二天一早,肖佳霏是被何瑞山的电话吵醒的。她昨天晚上几乎没怎么睡觉,天亮了才躺下迷糊了一会儿。看到何瑞山的电话,她看看表,才七点钟,叹了口气接起电话:“你可够着急的。”

  何瑞山口气很柔和:“霏霏,我们今天再谈一次吧。”

  肖佳霏说:“别叫我霏霏,你这么一温柔我反而一身冷汗。”

  何瑞山无奈,半天才说:“行,那我们下午再见面一次?”

  肖佳霏说:“没问题,我跟社里请假,地方你选吧,只要别是上次那个地方就行。”

  何瑞山说:“为什么不能在那儿?”

  肖佳霏冷哼一声:“我看见那个地方就想起你给我的冷言冷语,我怕到时候受刺激,什么都谈不了。”

  何瑞山说:“行,那就找个公园吧。”

  下午三点多钟,何瑞山和肖佳霏几乎是同时到了他们约定的地方。肖佳霏环顾四周看了看,说:“怎么选这儿了?”

  何瑞山说:“外面清净,天儿也挺冷的,这样咱俩都能冷静一点。”

  肖佳霏看着他:“怎么,今天不想在拿话刺我了?”

  何瑞山说:“我觉得我们都冷静一点,解决问题是现在最重要的,而不是吵架。”

  肖佳霏说:“我没什么可解决的。昨天就跟你说了,房产,财产,存款都归你,孩子归我。”

  何瑞山点点头:“其实昨天律师也给我出了别的办法,但是我昨晚想了很久,最后还是觉得不跟你争。”

  肖佳霏看看他:“你那个缺德律师说什么?”

  何瑞山纠正:“那是他的工作。”

  肖佳霏冷笑道:“何瑞山,你虽然是理科生,但有句话你肯定听过,叫做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他那工作专门毁人家婚姻的,也不怕遭报应。我问你,之前你说那些话,那个照片,都是他教你给你的吧?”

  何瑞山叹了口气:“我今天来主要是和你解决问题的,你如果这样,我们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肖佳霏点头:“行,那你说吧,咱俩最好今天能把问题都谈明白,否则再见一次我也耗不起,你也耗不起。”

  何瑞山说:“之前问过律师了,关于孩子的事,律师说想要问你要孩子,只有你同意才可以。但是你肯定不会同意,所以他提议让我跟你说关于房子的事。现在你住的那个房子是学区房,那个房子我要拿走,孩子就没有学上了,至少是上不了好学校。”

  肖佳霏冷冷地看着他:“我就说是缺德律师吧!何瑞山你放心,你这法儿昨天我爸都跟我说了。我们不要你的学区房,我们可以上私立学校。”

  何瑞山点头:“昨天律师给我提出这个问题了,所以我不想跟你争这个。昨天晚上我考虑了很久,虽然这次是你有错在先……”

  肖佳霏打断:“何瑞山,那是你欲加其罪何患无穷,我根本就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何瑞山说:“我们已经没有讨论前事的必要了,好,不管是谁错了吧。反正现在我是过不下去了,如果你同意离婚,我愿意把你现在住的那个房子给你,而且孩子也归你。”

  肖佳霏一愣:“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次。”

  何瑞山探口气,转身面对着冷清的湖水:“我昨晚想了很久,不管这件事谁对谁错,孩子没有罪。所以,孩子还是给你,我相信你能对她好。但我也不能让孩子没有地方住,没有办法受到良好教育。所以,孩子给你,你们现在住的那套房子也归你。”

  肖佳霏原本准备一大套话忽然没法说了,她觉得此刻的风吹的更加寒冷,她不知道到底是何瑞山良心发现,还是又有什么阴谋。

  肖佳霏摇头:“房子我不要。”

  何瑞山说:“如果你不要房子,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是不理智的对孩子好?”

  肖佳霏说:“我很理智。我劝你现在也理智一些,那套房子市价快一千万了,你就这么放弃到手的一千万?”

  何瑞山说:“我也很理智。那个房子的首付是跟你父母借的钱,而且房贷大部分也是你还的。所以那房子理应归你。我还是那句话,我们的婚姻我已经无法持续下去了,但是为了孩子好,我愿意把这套房子给你。只要你发起离婚,什么都好说。”

  肖佳霏笑笑:“那我就替孩子谢谢你了。离婚我会签,不过这房子我肯定不会要。就算是要,我也会分阶段分期把房款按照现在的价格付给你。”

  何瑞山没说话,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

  肖佳霏问:“还有什么事吗?”

  何瑞山说:“其他的几套房产、车子、还有公司的股权你都没有意见吧?”

  肖佳霏冷笑道:“车子房子都是你的,至于公司的股权什么的,我一分钱都不要。之后你抽个时间,我跟你一起去工商办股权转让手续。其他房子里我的东西,你看你怎么处理吧,扔了烧了随你便。”

  何瑞山问:“你不需要了?”

  肖佳霏摇头:“咱们在一起的时候那些东西算是我的;现在你要离开我了,那些东西就算你给我我也不要,除了能让我看上去更像一个笑话,什么作用都没有。”

  何瑞山说:“有些东西可以留着做个纪念。”

  肖佳霏深呼一口气:“纪念什么?纪念我曾经被人抛弃吗?”

  何瑞山又想反驳,但肖佳霏赶紧抬手做了个制止的动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还是那句话,什么出轨之类的屎盆子我不想再背了,你也稍微给我留一点自尊。”

  何瑞山点点头:“好,那我就不再提。”

  肖佳霏看了看何瑞山说:“没什么其他要交代的了吧?”

  何瑞山想了想:“也就是一些财产的事,孩子未来就多靠你了。我会按月给孩子抚养费。”

  肖佳霏说:“不给是本分,给了就是仁义。你自己定吧,那是你的事。”

  何瑞山忽然感慨起来:“没想到我们竟然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肖佳霏看着人工湖湖面上飞过孤寂的野鸭:“怪我吗?”

  何瑞山眉头紧锁:“算了,谁都不怪。”

  肖佳霏转头看看他,并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何瑞山点点头:“还有一件事。”

  肖佳霏说:“你说啊。”

  何瑞山叹口气:“还是关于那个离婚协议由谁起草的事,这个你确认了吧。”

  肖佳霏惨淡地一笑:“何瑞山,我说了,只要孩子是我的,你的条件我都可以答应。我要走了,我还得去给孩子赚奶粉钱。”说完,转身离开。

  何瑞山忽然叫住她:“肖佳霏?”

  肖佳霏转头看他:“什么事?”

  何瑞山叹气:“算了,没什么事,你走吧。”

  秦君和陈建军的谈话持续了至少一个多小时,一开始俩人还能好好聊,可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大,几乎到了吵架的状况。陈宇想进去劝他们,没想到孩子醒了哭闹起来,他赶紧抱起女儿满屋子转圈。

  秦君在和陈建军吵架中场休息的时间听到了自己孙女大哭的声音,赶紧打开门跑出来,一把从陈宇手里夺过孩子。仔细一看,顿时勃然大怒:“你自己有孩子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到现在连孩子为什么哭都不知道?”

  陈宇尴尬:“妈,她又不会说话,我怎么知道?”

  秦君火气更大了:“拉了!赶紧给我拿湿巾和纸尿裤去!”

  陈宇转身就跑,可跑了三步又转头:“在哪儿啊?”

  秦君使劲翻白眼:“在你那屋的床上!真是什么都指望不上!”

  陈宇赶紧回房去找。从刚才进门到现在,自己除了客厅、书房、厨房三个地方外,哪儿也没来得及去。他翻腾着找到了应用之物,转身往外跑。到门口,他忽然看到了挂在墙上他和王子玉的结婚照,照片里的王子玉虽然面带笑容,但直到今天陈宇才发现她的眼睛里是看不出幸福的。

  纸巾和纸尿裤换到孩子身上,很快她就不哭了。看见自己的爸爸,她啊啊地叫,陈宇也说不上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心里难受的很。秦君说:“你自己去跟你爸聊吧,我得给婷婷热奶去。唉……你看这孩子才多大,就得遭这么大的罪!”

  陈宇不敢再看孩子的眼神了,他点点头,急切切地跑到书房去找陈建军。

  书房里陈建军正在对着书架运气,一见陈宇进来,他白了他一眼,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以示不满。陈宇说:“爸,您就别生气了。”

  陈建军咬了半天牙,这才缓缓地说:“怎么不生气?好好的日子被你们过成什么样了?早知道要离婚,当初干嘛要结婚?”

  陈宇说“爸,离婚这事儿我也没能提前知道啊,您说我要是早早知道了,我还至于结这一趟子吗?”

  陈建军看看他:“你妈早就看出来你俩感情一般了,当年劝过你,要是不行就不结婚了。你还非要结。行,我们依了你,但结婚没多久你就说有孩子了,你要是一开始没准备好就别要孩子啊!你这对孩子得是多大的不公平?孩子长大了不怪你们吗?”

  陈宇点头:“爸,利害关系我知道,但事情已经出了,我实在没办法。”

  陈建军说:“怎么叫没办法,自己的老婆你都看不住,你平时都干嘛去了?”

  陈宇看着陈建军:“爸,您这是叫我爸给策反了吧……”

  陈建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策反个屁!我问你,你说王子玉外面有人,这个事情是你自己感觉到的还是直接抓住证据了?”

  陈宇低下头:“别提了,我亲眼看见她和另外一个男的从我租的房子里出来的。”

  陈建军说:“那你干嘛去了?”

  陈宇说:“我从去了北京她就总不在家,后来我就找了份工作。那边工作也挺忙的,正好赶上封闭开发,我就想着既然她不在那我干脆就在封闭开发这边住。结果老板有天说可以回去看看,我就回去了,没想到撞了个迎面。”

  陈建军问:“你亲眼看到了?”

  陈宇点头,又摇摇头:“爸您说的亲眼看见是看见什么了?”

  陈建军说:“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陈宇说:“我在楼下撞见他们搂在一起走,我上楼发现屋子里床上一团乱。爸,我就算是再傻,这状况我还看不明白啊!”

  陈建军抬头长叹一口气,不再说话。

  陈宇接着说:“爸,我也跟她聊过了,既然她从一开始心思就没在我身上,那就还不如离了婚。”

  这时秦君抱着孩子进来:“不能挽回吗?你就为了孩子把这事儿忘了不成吗?”

  陈建军转头看秦君:“你觉得能忘得了吗?”

  陈宇赶紧拦住他爸,他怕他们再吵起来:“爸,还是我来说吧。妈,这事儿我也想过了,谈也谈过了,我们现在离婚对孩子的伤害还能小一点,毕竟孩子不懂事。等长大了,上学了,到时候她妈妈又这样那样,或者我们一直有隔阂,我觉得那才是对孩子最大的伤害呢。”

  秦君问:“那小玉怎么想的?”

  陈宇说:“离婚就是她提出来的,她说她已经给那边父母商量过了,那边也同意。现在就看您二位的想法,如果可以,明天早上一早飞机她就可以来。”

  陈建军问:“来离婚?”

  陈宇点点头。

  陈建军说:“你们就不能在北京离了?就不能再她家那边离了?非要到这边来离啊?我们真丢不起那个人。”

  秦君此刻眼睛里已经有泪水了:“行,你们想好了就离吧,我和你爸都老了,拦你们也拦不住。”

  陈宇点头:“行,那我一会儿就给她打电话。”

  陈建军忽然说:“离婚可以,孩子不许带走!孩子就我们带,免得到时候又给孩子弄个复杂环境。你们不好好过日子随你们,我孙女儿我说了算!”

  秦君也在一边附和:“对对对,孩子必须给我们带!”

  陈宇叹口气:“行吧,反正我自己在北京一个人也没办法带她。那就这样吧,我以后跑勤一点就好了。等过段时间我稳定下来,把您二老和孩子都接到北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