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话:陈宇被抓了
二瘦子2016-12-13 19:207,605

  陈宇用十个脑袋都不会猜到,他第一次进带公主的KTV就被抓了现行。

  几个警察冲进来,快速把陈宇的双臂拧到后面,咔嚓一声给带上了手铐。姑娘也吓坏了,老老实实地任由警察把自己拷好,带到走廊里蹲着。

  走廊尽头的妈妈桑被靠在暖气管道上,她大声的叫:“我们这儿是干净的场子啊!这些都是陪酒的姑娘,陪酒不犯法吧!”

  一个警察摁着她:“陪酒当然不犯法,但是涉黄呢?”

  妈妈桑扯着嗓子喊:“我们那儿有涉黄了?我们没有涉黄啊!”

  警察说:“没涉黄?地下一层都干嘛的?”

  妈妈桑愣了一下:“我不知道啊,我不认识他们,我们是两家场子!”

  警察哼哼地笑了一声:“两家场子还是一家场子跟我们回局里说清楚吧!”

  很快,客人和小姐门被三个人一组,用手铐串到一起带到一楼大厅。陈宇这才看清,原来这栋楼的楼下还有个入口,那里面出来的都是肥头大耳的男人们和衣冠不整的女人们。他们被押到另外一排蹲在地上。

  一个警察开始记录楼下上来一伙人的姓名和身份证号,另外一个警察走过来记录楼上陈宇他们的身份证号和姓名。

  全部登记结束后,警察们押着他们往大厅外走。陈宇这才看到,原来刚才自己进来时的大门口已经停满了警车,其中还有两辆空的大巴在等待迎接他们。除此之外,竟然还有几路记者跟着抓拍。

  所有人都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塞到裤裆里,不让摄像机抓到自己的面孔。陈宇已经完全被吓傻了,昂着头一脸呆滞的往外走。

  一个警察上来,一把把陈宇的脑袋按下去:“很骄傲吗?低头!”

  陈宇在派出所等了好久才等到有警察过来提他。警察们也开始犯困了,那栋楼上上下下将尽一百号人,被三十多个警察挨个审问,等轮到陈宇时,天都快亮了。

  “姓名?”

  “陈宇。”

  “身份证号?”

  “******************”

  “职业?”

  “程序员。”

  “程序员?”警察抬起头看他。

  陈宇点点头:“是。”

  警察放下笔:“你一个程序员不好好写代码,跑到KTV嫖娼啊?”

  陈宇说:“我没有嫖娼。”

  警察问:“没嫖娼干嘛了?”

  陈宇说:“我光喝酒了,还有说了会儿话,就没干任何事了。那个姑娘我连手都没碰。”

  警察看了看刚才在KTV时的登记表:“哦,楼上下来的啊。”

  陈宇点头:“是。”

  警察抬头看他:“大半夜的不回家,找KTV干什么?还叫个陪酒小姐,你想干嘛?”

  陈宇不知道怎么说,低头不做声。

  警察又问:“为什么去KTV啊?”

  陈宇说:“散心。”

  警察说:“大半夜的有什么可散心的?”

  陈宇叹了口气:“我老婆跟人跑了。”

  警察一愣:“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

  陈宇此时脑袋里忽然清醒了一些,刚才在外面等的时候,他推演了无数次如何让警察信任自己,并且尽快放自己回去:“警官,我没骗你,我老婆跟人跑了。就昨晚的事儿,我本来这几天封闭开发不回去,结果昨天老板说可以休息一下,我就回家了。回去就发现我老婆跟别的男人在家。”

  警察明显口吻缓和下来:“所以你打算去KTV找个陪酒小姐报复啊?”

  陈宇说:“我不知道怎么排解了,就想喝酒。”

  警察说:“排解也不能做犯法的事情啊!”

  陈宇看着警察有点放松,顿时自己胆子打起来:“警察同志,我确实也是找不到出口了。您想咱们都是男人,遇到这样的事儿,我没去砍死那个小子就已经是很克制了。而且我昨晚确实就是在二楼跟那个姑娘聊天,我刚来北京没多久也没什么朋友,只能花钱找个人聊天了,否则我觉得这口火儿下不去。”

  警察叹了口气,揉揉眼睛:“那你现在这口火儿下去了吗?”

  陈宇点头:“下去了。”

  警察问:“怎么下去的?”

  陈宇说:“被反铐着在外头蹲了一宿,又困又累又难受,什么火儿都下去了。”

  警察点点头:“嗯,下去了就好。一个男人,甭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冷静下来知道吗?我刚才还挺你说什么砍死人家,你砍死了你媳妇儿就回来了?你砍死他,一刀两命,你说谁划算?”

  陈宇连连称是。

  警察站起来:“你现在这儿等会儿,刚才跟你聊天的是哪个小姐你记得吗?”

  陈宇摇摇头,又点点头:“几号忘了,好像叫青青什么的。”

  警察走过来,把陈宇的背拷打开,又把其中一只拷在审讯室边上的暖气管上,说:“等着,我看看和你对应的哪个姑娘审怎么样了。”说着,转身出去。

  过了一会儿,陈宇正靠着暖气管昏昏欲睡,警察进来了,他拿着刚才记下的笔录丢给陈宇:“看看这写的对不对?”

  陈宇大概浏览了一下:“没错的。”

  警察解开他的手铐:“行,签个字,按个手印做个备注,就可以走了。”说着,拿来一个小红印泥和一个大个的黑色印泥盒。陈宇一愣:“用哪个?”

  警察指着笔录:“每一页下面都要签字,写以上内容我看过,全对,然后按上红手印。黑的你得给我留个十指指纹的印鉴。”

  陈宇问:“要那个干吗?”

  警察说:“看你以后要是不老实,我们可以通过指纹找到你!”

  陈宇有点不情愿,但是现在的场景不是他情愿就可以不去做的,也只好乖乖地按照警察说的去做。

  走出派出所的大门,天色已经大亮了。他虽然有点困,但是酒劲已经全部褪去。回头看了看派出所的楼,心里想着,以后再也不来这种地方了,KTV也不要去了。边想,边往封闭开发的地方走。

  到了地方,大家都还没有来,于是他干脆给张志刚留个了字条,说今天早上身体有点不太舒服,可以的话早上想多休息两个小时,便拉开被子闷头大睡。

  等他醒来大家都已经在开始工作了,他出去给同事们打了个招呼,回到房间看手机,才发现王子玉早上又打了不少电话,发了不少短信。

  他忽然想起昨晚那个姑娘说的话,自己觉得可能是真的收不回了吧。于是他划开短信,但是依然没有勇气去看王子玉发来的消息,只是给她留了一条信息:“我很好,这几天找空我们聊聊吧。”

  很快,王子玉回了一条:“行,今晚吧”

  陈宇刚要继续写点什么,忽然琳达手里卷着一卷报纸进来了。陈宇赶紧站起来打招呼。琳达冲他招招手,示意他坐下,接着自己又找了一个椅子坐在他对面说:“Allen,这几天工作还顺利吧?”

  陈宇说:“顺利,已经慢慢开始上手了,查尔斯把很多东西都移交了过来。”

  琳达点点头:“顺利就好。你这几天没什么事吧?”

  陈宇一愣,觉得自己在公司应该是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对来,便说:“都挺好的啊。”

  琳达笑了笑:“没事就好,以后晚上还是要早点休息,要不然耽误第二天的工作。你昨晚一夜没睡吧?”

  陈宇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回答什么。琳达站起来:“你的个人生活我就不问了,不过之后还是要多注意一些,公司形象是一方面,要真有什么事,你跟家人也没法交代啊?”

  陈宇觉得琳达应该是知道什么了,就说:“家里还好,这几天的确自己有些家事,我会尽快处理好。”

  琳达把手里的报纸递给陈宇,说:“之后晚上就别乱跑了。你一个人,要有点什么事,谁都够不到你。”说完,转身走出他的房间。

  陈宇目送着她出去,然后打开报纸,跃入眼帘的便是陈宇昂着头走出KTV的大照片,标题说:《多部门联动,破获卖淫嫖娼窝点》

  陈宇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赶紧关上门,再也不肯出去了。

  肖佳霏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何瑞山了,早上来上班时,她正想着是不是给何瑞山发个短信,但没想到他却主动打来了电话:“你在哪儿?”

  肖佳霏赶紧说:“我刚来社里。”

  何瑞山说:“请个假出来一下,我在你们社楼下的咖啡厅。”

  肖佳霏说:“行,你等等我这就下去。”

  挂了电话,肖佳霏披了件衣服就往外跑。此时王道伟正端着一个茶杯往他们办公室走,两人一见面,差点撞个满怀。

  王道伟呦呦呦了好几声,总算没让被子里满满的茶水溢出来。肖佳霏一个劲儿道歉:“对不起啊社长,我刚没看见您。”

  王道伟甩了甩手:“去哪儿啊,这么着急忙慌的?”

  肖佳霏说:“楼下我老公找我,我要下去一趟。”

  王道伟说:“那快去吧,一会儿早点回来啊,还有工作跟你交代。”

  肖佳霏面露难色:“社长,我跟他可能要说点事儿,稍微晚点行吗?”

  王道伟看了看她:“佳霏,你这几天家里是有什么事吧?怎么看你一天到晚魂不守舍的。”

  肖佳霏尴尬极了:“没事社长,一点小事,我很快就能处理好。”

  王道伟说:“不管什么事,都别耽误工作就行。咱们新事业部刚刚起来,一切都得靠你指挥打仗呢!”

  肖佳霏点头:“行,我知道了社长,肯定不耽误工作,您就放心吧。那我……先去了?”

  王道伟说:“去吧!”

  早上的咖啡厅几乎没有什么人,服务员打着哈欠收拾着每一张桌子。看到肖佳霏风风火火地跑来,懒洋洋的打招呼:“早上好!”

  肖佳霏点头:“早上好。我来找人的。”

  服务员想了想:“哦,一位先生吧?他去楼上了,您过去看看。”

  肖佳霏谢过他,急匆匆往楼上跑。

  到了楼上,何瑞山果然坐在一个靠窗户的角落正在喝着咖啡看手机,肖佳霏跑过去:“终于见到你了。”

  何瑞山面无表情:“我们见面的时间可能越来越少了。”

  肖佳霏一愣:“你这话什么意思。”

  何瑞山放下手机:“我今天找你来,就是问几句话,然后商量点事。”

  肖佳霏问:“什么?”

  何瑞山看看外面,叹了口气:“你跟那个张咏真的没什么事吗?”

  肖佳霏脸色一沉:“老公,我指天发誓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真的!”

  何瑞山往后一靠:“你确定吗?”

  肖佳霏连连点头:“我确定。”

  何瑞山诡笑起来:“没事?呵呵。行吧,那你是不是给我解释一下这个?”说着,把手机往肖佳霏手里一递。

  肖佳霏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接过的手机。相册里有一张照片,是昨天她附下身子把张咏往床上拽的照片。由于角度问题,那张照片完全看不出是她在帮张咏,而是更像她俯身抱着他。

  她呆住了,但随即脸色大变:“你跟踪我?”

  何瑞山说:“看清楚了吧?这个躺着的是张咏吧?如果我没猜错,那个趴着抱着他的应该是你吧?”

  肖佳霏声音颤抖:“你为什么跟踪我?”

  何瑞山把肖佳霏手里的手机夺过来,低头看看:“啧啧,这衣服是我给你买的吧?不错啊,现在穿着去抱别人去了。”

  肖佳霏觉得现在脑袋顶上的血都要喷出来了。她强压火气:“何瑞山,我先问你,张咏是不是你打的?”

  何瑞山看了看她:“你也太小瞧我了。打他?我怕脏我的手。”

  肖佳霏说:“那你怎么知道张咏在医院,而且你怎么知道我去了医院?”

  何瑞山没回答他,反而问:“你要不先说说你们是怎么抱到一起的吧?”

  肖佳霏说:“昨天我就想去问问他到底这件事和你有没有关系,我不想在我们单位混不下去,所以我才去的。”

  何瑞山说:“一个人?”

  肖佳霏点头:“是一个人。”

  何瑞山拿起咖啡杯,看上去很轻松:“明知道现在咱俩这个情况,你还单独去看他?”

  肖佳霏马上就要爆炸了:“你的意思是我跟同事一起去看他,然后问,张咏,你是不是被我老公打的?”

  何瑞山说:“行,那这个算你有道理,但你现在给我解释解释怎么就抱到一起了?”

  肖佳霏浑身发抖:“我告诉你,我要昨天是在抱他,我出门就让车撞死!”

  何瑞山打断他:“呦呦呦,别发这么重的毒誓,灵验了怎么办?孩子还得有人喂啊!”

  肖佳霏不理他,接着说:“他要给我道歉,就像直起身子跟我说话,结果一下子手扶空了,肋骨又撞到了床头柜上。我就过去扶他起来!”

  何瑞山笑着看她,不说话。肖佳霏愤怒到了极致,忽然平静下来:“那么现在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跟踪我?”

  何瑞山把咖啡杯放下,双手趴在桌子上:“我跟踪你?我可没那么多时间。不过虽然不是我跟踪的吧,是我找的人跟的你。我本来还想这事儿就过去了,咱俩和好如初,结果让我看到这个了。肖佳霏,做得够绝的啊?”

  肖佳霏冷冷地点头:“我不想听你说这些,你叫我下来就是给我看这张给人泼脏水的照片的吗?”

  何瑞山摇头:“一部分吧!”

  肖佳霏问:“那另外一部分呢?”

  何瑞山说:“另外一部分,就是跟你谈谈离婚的事情。”

  肖佳霏虽然推演了无数次何瑞山如何对她冷嘲热讽,甚至攻击谩骂,但她万万没想到,何瑞山这么快就说出了离婚二字。

  “离婚?”

  何瑞山说:“否则呢?你觉得我还能跟一个同床异梦的人继续过下去啊!”

  肖佳霏说:“我跟你这么多年了,大三开始就跟着你。现在你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就要跟我离婚?”

  何瑞山笑:“莫须有吗?”

  肖佳霏使劲的拽自己的手指,希望让自己平静:“我要是不离呢?”

  何瑞山说:“这事儿你说了不算。我已经请律师在打离婚起诉的报告了。到时候你参加一下就可以。”

  肖佳霏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此刻她完全没有委屈,只剩下悲愤和痛恨:“何瑞山,你太狠了。”

  何瑞山摇头:“比你还是要差点儿意思。”

  肖佳霏不知道说什么,咬牙切齿地站起来,说:“那你自己跟律师慢慢聊去吧,我走了!”

  何瑞山看着她转身往外走,忽然,他叫住肖佳霏:“我要是你的话,这会儿肯定回家去看看。”

  肖佳霏觉得有块石头砸到了自己的头顶,她猛地转头:“你把孩子怎么了?”

  何瑞山摇头:“那孩子是我的,我能把她怎么样。不过刚刚我已经把这照片发给你爸妈了。按照你爸妈平时看手机的频率,应该过不了两分钟他们就该拿你兴师问罪了。”

  肖佳霏几乎跳了起来:“何瑞山,你是个畜生!”说完,转头往外跑。

  早上十点多钟的北京城已经不再拥堵,早高峰之后,疲惫的交警靠在警车上,密切地观察着车来车往。

  肖佳霏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疯了,好在一路绿灯,她顺利的开车到了自己家门口。

  刚停好车,家里的电话就打来了,肖佳霏赶紧接起来,电话那边是佳霏妈急切地声音:“佳霏啊,你在哪儿?你快回来吧!你爸心脏病犯了!”

  肖佳霏大脑里已经完全空白了,说了句,我就在楼下,转身就往家里冲。

  肖川是刚刚看到这个照片的,那时候他正在逗孙子玩。最近几天,也只有这一件事可以让他心情好一点。正玩时,手机短信忽然响了起来,肖川一看是自己女婿的,也知道这几天他都没有回家,一定是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结果打开一看,竟然是肖佳霏刚才看到的那张照片。

  肖川当时就受不了了,他扶着婴儿床挣扎了几下,重重地坐在了地上。此刻佳霏妈正在厨房里忙着准备中午的餐食,转头一看老头子坐在地上,手抱着胸口当时吓了一跳,赶紧把他扶正坐在沙发上,灌了几颗速效救心丸。好一会儿,看到老头子缓过来一些了,这才给肖佳霏打电话。

  肖佳霏进么的时候几乎是踉跄着摔进去的。肖川闭着眼睛不说话,佳霏妈一个劲儿地在她身边帮他搓手,揉胸口。肖佳霏说:“打120了吗?”

  肖川依然闭着眼,喘着粗气说:“没那么必要啊!我要真死了也就好了,两眼一闭什么都不操心了。”

  佳霏妈也抹眼泪:“胡说什么呢?”

  肖佳霏赶紧过去:“妈,叫救护车了吗?”

  佳霏妈摇头:“你爸说不用。刚才已经给灌药了,现在好一些了。”

  肖佳霏直起身:“爸,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您这样我真不放心。”

  肖川睁开眼睛看着她,满眼都是哀怨:“我不用去医院,你先给我说说那个照片的事儿,我也死个明白。”

  肖佳霏拉着肖川的手,跪在他身边。此时她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爸,别人不相信我没关系,可您是我爸啊,您怎么也不相信我!”

  肖川摇头:“你让我怎么相信?照片都发来了!”

  肖佳霏说:“爸,真的不是您想的那样。”

  肖川微微抬起头:“这男的就是何瑞山说的那个张咏吧?”

  肖佳霏说:“是他。那天我和何瑞山吵架之后过了两天,他就在外面被人莫名其妙的打了,我昨天就是想去医院问问,到底是不是何瑞山干的。”

  肖川说:“那看就看,怎么还抱到一起了?”

  肖佳霏哭的更厉害了:“爸,我根本就不是抱着他,我走的时候他要跟我道歉,我要走,结果他手扶空了,结果爬不起来了。我看他实在没办法,就心软把他给扶起来,结果我哪儿知道外头还有个照相的啊!”

  肖川感觉自己好多了,稍微坐正一点问:“你看清谁给你拍照的了吗?”

  肖佳霏摇头:“没有,走廊里来来回回那么多人,我心里烦,根本就没看,哪儿知道是谁拍的。”

  佳霏妈擦了擦眼泪,插话道:“这个何瑞山也太阴了吧!这是找着机会要跟你离婚啊!”

  肖川又激动起来,连连拍着沙发扶手:“人心不古,人心不古啊!”

  肖佳霏赶紧拉住他的手:“爸,您可千万别再激动了,您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还活不活了?”

  肖川闭着眼睛,过了好一会儿,他抬起头:“霏霏你坐下,爸爸问你几句话。”

  肖佳霏赶紧坐在肖川旁边。肖川稍微坐直了一些,说:“霏霏,爸爸正式地问你一次,也是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有没有做对何瑞山不好的事情?”

  肖佳霏使劲摇头:“爸,我要做了一丁点对不起他的事情,我马上就去死。”

  佳霏妈赶紧拉她:“说什么呢?”

  肖川点头:“行,那这个问题就到此为止了。”

  肖佳霏点头。

  肖川又问:“那你现在怎么考虑的?”

  肖佳霏说:“我不知道,刚才我其实见了何瑞山了,我看他的样子,已经是不想跟我过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坚决。”

  佳霏妈忽然疑惑地说:“不会是他外头有人,倒打一耙吧?”

  肖川说:“我不相信他有这个胆子。”

  佳霏妈说:“他有没有胆子我不知道,可前几天十二号楼的王嫂家不就是出了这么档子事儿么?闺女跟女婿离婚了,最后才知道是女婿在外头有人了。”

  肖川等了佳霏妈一眼:“那你的意思是就这么耗着?我还是那句话,我不相信他何瑞山有这么大胆子。”

  肖佳霏不说话,只是哭。

  肖川叹气:“霏霏,依我看,不管是什么理由,误会也好,其他也罢。何瑞山现在都盯着你拍照,给你扣屎盆子,这就说明你们已经过到头了。你好好想想,实在不行,就不坚持了,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孩子好。”

  肖佳霏不说话,依然是哭。

  肖川又说:“我觉得这件事肯定有其中的原因,但是我现在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不过总有一天会知道的。但我和你妈妈,还有你在内,一分钟都熬不下去了。霏霏,这是你的大事,我和妈妈不能给你意见,但你自己真的要好好考虑一下了。如果继续过,那怎么过法,如果不过又怎么办。这些你都得自己想好。”

  佳霏妈又说:“我看还是离了好。这样下去,咱家一天消停日子也别想过了。”

  肖佳霏说:“爸,妈,如果不过了,宝宝怎么办?”

  肖川说:“宝宝当然是咱们带,交给他何瑞山我一万个不放心。不管他要什么,他可以全拿走,你没钱了我和你妈还可以养你,但宝宝他带不走,他也别想带走。如果他非要跟你争孩子,那就先问问我老头子答应不答应。”

  肖佳霏不知道说什么,这些天的委屈已经让她完全喘不上气了,此刻,她疯了一样的抱住肖川和妈妈,也不顾孩子会不会被吓到,大声地哭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