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话 一波未平
二瘦子2016-12-13 18:414,947

  肖佳霏几乎一页没睡,何瑞山也整整一夜没有回来。

  第二天一早,她盯着红肿的眼睛去上班,为了不让大家看出来,特意带了一个黑色的框架眼睛。结果齐丹一看见,就尖叫起来:“肖姐,真没想到你带眼睛这么漂亮啊!”

  肖佳霏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张咏呢?”

  齐丹说:“还没来呢,您找他有事儿?”

  肖佳霏点点头:“哦,也没什么大事。今天是不是应该去4S店取车了,我想问他要手续呢。”

  齐丹说:“您让他去帮您取不就完事儿了。”

  肖佳霏摇头:“我正好要去4S店办点事情。这样吧,我一会儿就过去取车,社长要问的话,就说我出去见几个作者。你让他带着手续,一会儿给我打电话。”

  齐丹说:“那您现在就去4s店啊?”

  肖佳霏说:“不是,我在4S店旁边的茶楼正好约了两个作者一起聊合作的事情。你让他一会儿联系我就行了。”

  齐丹答应:“放心吧肖姐,一会儿就让他联系您。”

  肖佳霏早早逃开的原因,并不是真的要见作者聊天,一方面,她觉得自己的肿眼泡让别人看出来了,没有办法解释;在这种半事业半企业的单位里,流言蜚语传的比瘟疫还要快。另外一方面,有些话在杂志社聊毕竟是不方便,干脆出来,一次性聊清楚。如果不是他,那就再想是谁,如果真的是他,那就更好办了。

  肖佳霏还没到茶楼,张咏的电话就打来了。肖佳霏说我在4S店旁边的茶楼见作者,你顺带着把我的手续给我送过来吧。张咏赶紧答应,说我这就来。

  一壶茶上来没一会儿,张咏就到了。他看了看空空荡荡的包间,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但他依然佯装无事地问:“肖姐,作者还没到啊?”

  肖佳霏被他问的一愣,这才忽然想起来刚才撒谎说是要见作者,便圆谎说:“没呢,他们得十点多才来,现在还有点时间,喝点茶吧!”

  张咏有点慌张,说:“肖姐,您要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肖佳霏说:“着什么急啊,坐那儿,聊聊。”

  张咏战战兢兢地坐下,说:“什么事啊,肖姐。”

  肖佳霏没搭茬,问:“张咏,姐记得你现在还没对象吧?”

  张咏点头,说:“嗯,姐您问这个干什么?”

  肖佳霏说:“没事,就瞎聊。想找个什么样的啊?”

  张咏本想脱口而出:“就像找个您这样的”但话到嘴边又被他自己压了回去:“没想过呢,过几年再说吧!”

  肖佳霏说:“我倒是有几个朋友,现在也是单身,回头可以介绍给你。”

  张咏尴尬地笑:“行,谢谢姐啊!”

  气氛陷入沉默。肖佳霏实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问他,直接问,如果不是就太丢人了,拐弯抹角地问,自己也不知道该问什么。

  过了很久,张咏先开口说:“姐,您要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齐丹说她那边有几个选题,她忙不过来,想让我跟一下。”

  肖佳霏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说:“行,那你先去吧,我再等等。”

  张咏点点头,转身就跑。看着他走出包间的门,肖佳霏懊恼极了,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于是摘下眼镜,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就趴在了桌上。

  张咏出门慌张极了,他希望自己没有给肖佳霏带来困扰,但是内心深处又盼着肖佳霏能知道点什么。犹豫半天,他还是准备离开。这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准备从兜里找电话时,发现4S店开的单据还在自己兜里。于是他接起电话随便应付了几句,拿着单子又回到包间。

  “姐,您的单子还没……姐您眼睛怎么了?”

  肖佳霏已经来不及带上眼镜了,便说:“没什么事,你放那儿吧,忙你的去。”

  张咏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姐你哭啦?”

  肖佳霏挤出一丝笑:“没事,没哭。”

  张咏说:“没哭怎么眼睛肿这样?你和姐夫吵架了?”

  肖佳霏一激灵:“你怎么知道我和他吵架了?”

  张咏觉得自己说漏了嘴,赶紧说:“没,我瞎猜的。”

  肖佳霏往前探了探身子:“张咏,姐也不怕丢人了,直接问你,昨天你是不是给我发邮件了?”

  张咏慌了:“姐,我昨天给您发了好几封邮件,您说哪封?”

  肖佳霏说:“带附件的一封。”

  张咏想说没有,但是突然觉得这是个机会,便咬咬嘴唇:“姐,昨晚那个邮件是我发给您的。”

  肖佳霏呆住了。她从昨晚在脑海里推演了无数次怎样弄死这个发邮件的人,但是现在,她却不知道怎么办。憋急了,眼泪顿时从眼眶里流出来。

  张咏慌了,赶紧从纸巾盒里拿出一张纸:“姐您别哭啊!”

  肖佳霏没接,她狠狠地盯着张咏说:“张咏,你这玩笑是不是开的有点过分了?”

  张咏咬牙:“姐,那不是我开玩笑的。我确实就是喜欢你了。从我一进咱们杂志社我就喜欢你,你给我的帮助太多了,我觉得特温暖。”

  肖佳霏的眼泪涌的更凶了,她说话带着哭腔:“所以你要恩将仇报是不是?张咏,你知道你这样是破坏别人家庭幸福吗?”

  张咏问:“是不是我姐夫欺负您了?”

  肖佳霏浑身筛糠一样:“跟你有关系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

  张咏说:“姐,我真没有欺负您。本来这事儿我准备就压在心底的,结果这不是想着您马上就要过生日了,想给您一个惊喜。我们上学的时候,班里女孩儿要是接一封匿名的表白信,他们都特开心,所以我这不是想着你也能开心吗?”

  肖佳霏说:“那你觉得我现在这样开心吗?你祸害够我了没有?”

  张咏觉得特委屈:“姐,我承认我真是喜欢你,但是喜欢你没错啊,我知道你结婚了,有孩子了,但喜欢这件事我自己控制不了啊。”

  肖佳霏自己从纸巾盒里拿了一张纸擦眼泪:“你控制不了?昨晚有人逼着你给我发邮件了吗?”

  张咏不知道该说什么,便又说:“姐,我姐夫发现了吗?他到底是不是欺负你了?”

  肖佳霏站起来:“张咏,你给我滚出去,从现在开始,我的所有事情不需要你插手。我和你的所有关系仅仅维持在正常工作往来,如果你再纠缠我,那么这个杂志社里要么你走,要么我走。”

  张咏也跟着站起来:“姐,要走也是我走,您别难过了。昨天要是我姐夫发现了,我去跟我姐夫解释,他是要打我骂我,都冲我来,我可以接着。但你千万别难过了。”

  肖佳霏狠狠地瞪着他:“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我会告诉我老公,发邮件那个人是你,剩下的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办,我可以不要工作,但我不能不要我的家庭。你滚!”

  张咏还要说什么,肖佳霏把手里的纸巾团成一团狠狠地砸在他身上,他只好嘴里喊着:“别生气了,姐。姐你消消气,我走,我走”之类的话,落荒而逃。

  张咏走后,肖佳霏发了个短信给王道伟:“王社,今天突然家里有急事,可能要请一天假,请批准。明天回来上班我补假条。”然后,她关掉手机,到4S店提了车,马不停蹄地回家。

  她已经知道事情的原委了,首先她需要回家跟肖川和自己妈妈说清楚,昨天晚上整整一夜,肖川不停地在客厅走来走去,叹气。他甚至从抽屉里找出烟来抽,要知道他已经戒烟快二十年了。佳霏妈心疼自己的老头子,但她不知道怎么劝,怎么说,也只好任由肖川而去。

  家里气氛依然压抑,孩子刚刚吃了奶睡着,肖川坐在沙发上发呆,而佳霏妈则一个人在厨房里,不知道弄点什么吃的肖川能吃。

  肖佳霏打开门,说:“爸,妈,我回来了。”

  肖川转头:“你没去上班啊?”

  肖佳霏说:“没有,工作不进去,脑子里太乱了。我就回来了。”

  肖川点头,不再说话。肖佳霏脱了衣服,洗了洗手看看孩子,然后坐回沙发说:“爸,我知道那邮件是谁发给我的了。”

  肖川一惊:“谁发的?”

  肖佳霏说:“我们社里的一个同事。”

  佳霏妈听见了,也从厨房出来:“那你得跟他说啊,你都已经结婚的人了,他不知道吗?”

  肖佳霏嗯了一声:“早上我已经跟他说过了。我本来只是感觉是不是他,结果他自己承认了。”

  肖川问:“小何知道吗?”

  肖佳霏说:“我还没来得及给他打电话。现在他可能在忙吧,我一会儿给他发个消息。”

  肖川点点头:“霏霏,你也是三十岁的人了,这件事我相信你自己可以处理好。另外,不管是谁给你发的消息,你都得告诉他,你已经是结了婚的人了,没有任何可能性了。让他之后不要再骚扰你。”

  肖佳霏说:“爸,我知道了。”

  今天是陈宇上班的第一天。

  早上去上班时,女老板琳达首先开了个会,给大家介绍了陈宇。这时候陈宇才发现,原来这个团队里陈宇竟然是第二个男性,除了上次给自己面试过的CTO面色苍白地微笑之外,剩下十几个人都是女的。陈宇想,还是母性光辉最伟大,要不说儿童社区,全都是妈妈们在做。

  会议结束之后大家纷纷散去,CTO张志刚首先带着陈宇熟悉了一遍目前现有的工作,接着说:“你来我就踏实了,之前就我一个人写代码,PC移动都我一个人。之后你就写底层的数据接口部分好了,前端的事情慢慢的我会交给你做。”

  陈宇点头,他有点兴奋,毕竟这是来北京的第一份工作,工资又比较高,在他看来,这将是自己事业和生活的新起点,于是在工作对接完成之后,张志刚让他先熟悉代码和数据库结构,但他自己却急不可耐地给王子玉发了一条短信。

  “小玉,我已经上班了。工作环境不错,等你回来,咱俩必须庆祝一番!”

  很快,王子玉回复了一条:“知道了,加油。”

  陈宇还想再写点什么,但这是琳达忽然叫他。他赶紧放下手机,去了琳达的办公室。

  琳达说:“第一天上班,可能有挺多不适应的,有什么需要就直接提,别因为小事儿耽误了工作。”

  陈宇点头:“我明白,赵总。”

  琳达笑:“以后就叫我琳达就可以了,对了,你有英文名吗?”

  陈宇摇摇头:“没用过,写代码的时候倒是有个英文名,但最多就是做代码备注的时候用。”

  琳达问:“叫什么?”

  “Allen。”

  琳达说:“得,那以后在公司就这么叫了。咱们公司同事们都有英文名,大家都这样互相称呼彼此。”

  陈宇点头,他想了想,好像听说国贸的白领们都互相叫别人英文名。

  琳达又说:“现在是咱们新产品要上线的关键阶段,所以加班、封闭开发之类的肯定没有办法避免。你加班没有问题吧?”

  陈宇说:“问题不大,上次面试的时候您就问过我。因为我爱人现在也忙,基本上总是出差不回家,什么时候她在家的时候,我能回去看看就行。”

  琳达笑起来:“那样就太好了。因为最近很忙,所以我们准备在附近小区找个房子,这样吃住都可以在这边,也能加紧工期。”

  陈宇点头:“我没什么问题。”

  琳达说:“你夫人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陈宇笑了笑:“不会,我来北京这阵子,一共才见她三面,她比我还要忙呢。只要她回北京的时候我也能回家,这就没问题。”

  琳达说:“那就没问题了,房子我都已经找好了,今晚查尔斯也回家看看,明天就可以进入封闭开发啦!”

  陈宇一脸迷惑的看着她:“查尔斯是……”

  琳达笑:“就是张志刚啦!”

  出了琳达办公室的门,陈宇走出办公室想给王子玉打个电话,一来是想跟她分享一下喜悦,二来也跟王子玉说一下,这几天需要封闭开发的事情。

  这次电话倒是接的很快,王子玉那边很安静,所以显得她说话声音特别大。

  “喂?”

  陈宇说:“小玉,你那边怎么那么安静,你在哪儿呢?”

  王子玉沉默了一下,但随即说:“我在实习的地方呢,都是美容室,又不是马路边。”

  陈宇笑:“哦,知道了。我今天第一天上班,哎,你知道吗,这个公司所有人都得有英文名,还必须都得叫英文名,你说好好的名字不叫,为什么非得弄个英文名呢?”

  王子玉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吗?土鳖”

  陈宇的笑被停在脸上,他一下尴尬起来:“行行行,我没见过世面,土。”

  王子玉说:“有什么事儿吗?”

  陈宇说:“这边工作还挺忙的,明天可能就得开始封闭开发了。只有我和另外一个研发在这边。所以明天开始如果你没在家我就不回去了,就在这边做。”

  王子玉哦了一声:“这么忙啊,你们公司多少人?”

  陈宇说:“没数,大概十几个吧,研发就我们俩人。其他都是运营啊、市场啊什么的,还有一个美工。除了我俩研发之外都女的。”

  王子玉说:“那你这下可算是掉到花丛里了。”

  陈宇说:“算了吧,都是结了婚的人了,再说我自己也都有孩子有老婆了,没那么多心思。”

  王子玉没搭茬,又问:“没别的事儿了吧?”

  陈宇说:“没有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王子玉说:“还不知道呢,等回来跟你说。没事我挂了啊,再见。”

  “我……”陈宇本来想说“我等你回来”,但话没说完,电话就挂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