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话 一波又起
二瘦子2016-12-13 19:145,253

  肖佳霏给何瑞山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是谁给发的邮件,并说有空的时候回电话,但何瑞山并没有给她发任何消息,也没有回电话。肖佳霏有些着急,坐立不安的在家里待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决定去找何瑞山。

  她给何瑞山发了个短信:“老公,我现在去你公司楼下的咖啡厅等你。大约半小时到。”

  很快,何瑞山回了短信:“不用了,我现在不在公司,我觉得我们应该都冷静一下。”

  肖佳霏回复:“我已经见过张咏了,也跟他说之后就绝交,但是我真的和他没有任何事,我希望我们可以见面,这样说的更清楚一点。”

  何瑞山回:“你觉得有那个必要吗?我不相信如果真的没有什么事情,他敢明目张胆地给你发邮件。”

  肖佳霏说:“你总得给我一个机会解释,我发誓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何瑞山回:“不用解释了,这件事只有我自己能消化。我们暂时不要见面了,我这几天就住在外面。”

  肖佳霏说:“老公,我还是希望你回来,你要相信我真的没有什么事。”

  何瑞山不再回复,肖佳霏又说“我从毕业开始就跟着你,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相信我?”

  又过了一会儿,何瑞山回复:“以前可以相信,现在不信了。我只相信自己的直觉,而且,苍蝇不叮无缝蛋。别发了,我很忙。等我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我会找你的。”

  肖佳霏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就被何瑞山说“无缝蛋”这样的话。她难过极了,回到卧室里,自己一个人偷偷滴抹眼泪。

  佳霏妈在厨房,看到了自己女儿很委屈,她走进女儿的卧室,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霏霏?”

  肖佳霏赶紧擦了擦眼泪,她不想让自己父母跟着受委屈,便说:“妈我没事儿。”

  佳霏妈叹气,递过一张纸巾:“可不能再哭了,你看从昨天到今天你都没奶了。”

  肖佳霏忽然想起来,自己每天晚上和早上都会用吸奶器把奶水吸出来,保存在无菌袋里方便宝宝白天喝,而从昨晚到现在,自己竟然没有任何涨奶的感觉。

  她有点着急,拿着吸奶器想试试,佳霏妈赶紧一把抢下来:“闺女,别折腾自己了。没有奶生挤容易乳腺炎的。你现在就赶紧调整一下心态,不然孩子也跟着你遭罪。”

  肖佳霏平静了一下,说:“妈,我自己调整吧,您跟我爸不用跟着我操心了。”

  佳霏妈叹气:“能不操心吗?你联系小何没有,他怎么说的。”

  肖佳霏把自己的手机往后藏了藏:“没什么,我联系了,他这几天挺忙的,所以晚上可能又不回来。”

  佳霏妈说:“跟妈说实话吧,你也不能把这些事都憋自己心里。你是我闺女,你不跟我说能跟谁说?”

  肖佳霏摇头:“妈我真没什么事,您就放心好了。”

  佳霏妈坚持:“你手机给我看看。”

  肖佳霏无奈极了,但她还是顺从的把手机交给佳霏妈,说:“千万不能跟我爸说啊,我爸好面子一辈子了,他要看到这些肯定得犯了心脏病。”

  佳霏妈接过手机:“昨晚开始心脏就有点不对了,唉,但愿别有事吧。你跟小何的短信你给我找出来,是哪个?”

  肖佳霏接过手机,翻出刚才的聊天记录又交回给佳霏妈。

  佳霏妈看着手机,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嘴里念叨着:“这是欺负人啊,这是欺负人啊!”把手机放在床上,一言不发。

  肖佳霏吓坏了,赶紧站起来倒了一杯水给自己妈妈,说:“我不让您看您得非要看,哪儿不舒服了?”

  佳霏妈再抬头的时候,眼泪都掉下来了,她指着自己的胸口:“心里不舒服啊!我的闺女,当初你要嫁给何瑞山的时候爸妈就不同意,现在你看看,没事找事的欺负你啊!这人也太过分了!”

  肖佳霏赶紧轻拍妈妈的背:“妈,咱不难过了啊!这事儿我可以处理的,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佳霏妈说:“人家都骑到你头顶上快拉屎了,怎么不往心里去啊!他要回来,我必须得问问他,干什么要这么欺负咱们!”

  肖佳霏赶紧正色道:“妈,这事儿我自己处理就行了,您可千万别插手,也别把刚才看到的东西给咱爸说,否则咱爸肯定得气出个好歹啊!您二老要是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就干脆不活了!”说着,眼泪又开始吧嗒吧嗒地掉下来。

  佳霏妈看自己说的话惹哭了肖佳霏,赶紧一把搂住自己姑娘“行了,霏霏,咱不委屈了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肯定有解决办法的。说想吃什么,妈给你做去。”

  肖佳霏哭着说:“妈,我不想吃。”

  佳霏妈摇头:“那可不行,你不吃就坏了身子,你坏了身子,小宝儿怎么办?她现在可完全指望着你的奶水呢,你不想她这么早断奶吧!”

  肖佳霏觉得自己妈说的在理,赶紧擦干眼泪:“妈,我不哭了,您也别难过了。”

  佳霏妈站起来:“这就对了。你中午也什么都没吃,妈给你下碗面条去,你在这儿等着,哪儿也不许去了啊!”

  肖佳霏赶紧点头,不再和自己妈争辩。

  佳霏妈去煮面的时候,肖佳霏又难过起来,觉得这个世界上真正心疼自己的就只剩下自己妈了,想着想着,眼泪又流了出来。她看到自己桌子上和何瑞山的结婚照,越看越气,干脆把照片倒扣着放下,转身去帮妈妈煮面条。

  面条刚刚煮好,何瑞山就回来了。他没给任何人打招呼,只是过去看了一眼孩子,又冷冷的看了一眼桌子上有两个鸡蛋的面条,径自回到卧室。肖佳霏看到他,赶紧追着进了卧室,并且从里面特意把门反锁上。

  “你怎么这会儿回来了?”肖佳霏怯怯地问。

  何瑞山没回头,自己拿过箱子开始收拾衣服:“我要出去几天,回来收拾一下行李。”

  肖佳霏咬咬嘴唇:“哦,你吃饭了吗?”

  何瑞山回头,忽然冷笑一声:“呵呵,我没你那么好的胃口。”

  肖佳霏眼泪差点又掉下来,但这个时候她不能吵架,只是说:“我中午也没吃饭,我没奶了,现在孩子喝的是之前的存奶。”

  何瑞山没说话,只顾收拾东西。肖佳霏说:“我跟张咏真的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得相信我。”

  何瑞山说:“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人家表白邮件都发到你邮箱里来了,谁知道你有没有怎么样。再说……”何瑞山忽然看到了倒下的结婚照:“嗬,照片都给放倒了啊?”

  肖佳霏怕再生什么变数,赶紧上去说:“你别往心里去,我刚才实在难过,才放倒的。”说着就要扶起照片。

  何瑞山说:“别扶。就那么放着,你让你爸妈也看看,你现在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肖佳霏终于忍不住了:“你不能这么说啊,我刚才确实是觉得心里难过才把它放倒的,咱们能就事论事吗?”

  何瑞山说:“行,那咱们就就是论事。我问你,你以前知道不知道张咏喜欢你?”

  肖佳霏说:“我怎么知道?”

  何瑞山又说:“那你现在是怎么知道的?”

  肖佳霏说:“早上他自己告诉我的啊!所以我给你发短信说我知道是他发的消息了。”

  何瑞山问:“你自己直接问了?是直接问张咏你是不是喜欢我?”

  肖佳霏说:“我早上去4S店取车了,我的手续都在他那儿,他给我送过来的时候,我约他到外面一个茶楼见面,就知道了。”

  何瑞山叹了口气,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到胸前,那样子有点像审问犯人:“那我现在就有几个问题了,麻烦您给解答一下。第一,你的车手续怎么在他手里;第二,为什么不在杂志社聊,非要出去找个茶楼见面;第三,他现在都表白了,你俩在茶楼偷偷摸摸的都聊什么了?”

  肖佳霏吊着眼泪说:“何瑞山,你不能给我这么扣屎盆子。第一,我车撞了,那天他和齐丹正好要出去办事,就请他和齐丹帮忙给我送4S店了,第二,我要脸,这种事情我还在杂志社聊,我还要不要继续工作了。第三,我在茶楼就是问了他,是不是他给我发的邮件。他说是了,然后我就说以后除了工作再也别有任何交集了,这都有问题吗?”

  何瑞山冷笑:“你信吗?”

  肖佳霏说:“我没什么不信的,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你要是想让他离我远点,那就你自己跟他说,你可以跟他当面去聊。”

  何瑞山说:“我没那么多时间。我现在只是看到那个邮件了,你还把车给他去修了,我能怎么想?你告诉我我该怎么想?”

  肖佳霏再也不想跟他争辩了,她强压着自己的情绪,转身穿衣服要出门。何瑞山说:“你干嘛去?”

  肖佳霏说:“我也不想在家呆着了,你既然这么看不上我,我走。”

  何瑞山说:“你不用走,我走。你走了,孩子怎么办?谁来喂?我不管你做了什么,但是你记住,这孩子还是你的,而且孩子姓何。你必须得为孩子负责。还有,我已经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今天起我会搬出去住,你自己爱怎样就怎样把!”

  肖佳霏一愣:“为什么要搬出去?”

  何瑞山说:“现在我看到你就想起那些不舒服的事情,所以我还是躲开,这样你高兴了,我也自在一点。有什么事情咱们都冷静冷静再说吧!”

  肖佳霏正要说什么,忽然,外面有人敲门:“霏霏,你把门打开。”

  是肖川的声音。

  肖佳霏没动,冲着门口说:“爸,我和小何聊点事儿,您先在外面等会儿。”

  肖川在外面说:“你们说什么我都听见了。把门打开。”

  肖佳霏看着何瑞山,何瑞山想了想,站起来说:“也好,让你爸也听听,到底是我抓住一个事儿不放,还是你自己有问题。”说着就要去开门,肖佳霏想拦住他,但是被他一把甩开,打开了卧室门。

  肖川进来说:“小何,你还是跟霏霏好好聊聊吧!”

  何瑞山笑:“您觉得还有什么好聊的吗?要不您去问问她自己还愿不愿意聊。”

  肖川说:“我昨天听了你们各自跟我说的了,我觉得这个事情没有那么大。邮件只是那个人的一厢情愿,跟霏霏也没多大关系啊!”

  何瑞山说:“好,您说就算是邮件跟她没关系,那您说,她自己车撞了,为什么不能自己去修,为什么非要交给那个男的去修?”

  肖佳霏急的哭喊:“我那天没有时间啊!张咏和齐丹说要出去,我本来想自己去的,结果齐丹说正好要路过,我就给他们了,我完全什么都没想。”

  何瑞山说:“你们杂志社每天要出去的人多了,你们还有个司机,怎么不让那个司机老头去,非得让他去?”

  肖佳霏说:“那天李师傅要送社长去开会,他没时间呀!”

  何瑞山说:“那你完全可以等我出差回来啊!”

  肖佳霏哭的很厉害:“我根本没有想那么多,就给了。那你要觉得这事儿不对,你把车在撞了去,然后你去修。”

  何瑞山冷笑说:“你觉得我就那么有时间吗?对不起了,剩下的事情你自己琢磨,有什么想法你就发短信给我。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们了。”说着,拎着包就要走。

  肖佳霏忽然冷静下来问:“何瑞山,你要我琢磨什么?”

  何瑞山转头看了她一眼:“你知道。”说着,转身就走。

  肖佳霏扑上去要追他:“我不知道!”结果被肖川一把拉住:“霏霏!你给我待着!”

  肖佳霏一愣,看肖川已经气得嘴唇直哆嗦,面色铁青,赶紧扶着肖川说:“爸你怎么了?”

  佳霏妈听到肖佳霏这么一嚷嚷,赶紧跑过来看。两个人合力把肖川扶到沙发上坐,佳霏妈又给肖川灌了几口热水,老头这才算缓过劲儿来。

  “霏霏”,他无力地躺在沙发上,看着肖佳霏说:“你跟爸爸说实话,你跟这个张咏到底有没有关系?”

  肖佳霏含着眼泪使劲摇头:“爸,我要跟他有关系的话,我马上就去死!”

  肖川摇头:“要死的不是你,我现在都要被折腾死了。你到底在杂志社怎么了?为什么会有人喜欢一个有妇之夫?”

  肖佳霏说:“爸,您不能不相信我,我每天忙的脚打后脑勺,一大堆事情缠着我。再说您也不是不知道,我休假了快一年,前几天才去上班的,我能怎么样?再说我我现在都有小宝了,我还能干嘛?”

  肖川没说话,佳霏妈说:“实在不行你就辞职算了。小何现在工作也比较忙,你去给他帮忙吧。”

  肖佳霏说:“妈,我上大学出来,又拼到现在这个职位,是为了最终当家庭妇女的吗?再说了,如果我现在辞职,何瑞山肯定以为我真的有什么事。我现在已经跟张咏说清楚了,我也想好了,这次回去就把张咏调到广告中心去,这样我和他就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

  肖川说:“你先跟小何把这些说清楚吧。孩子这么小,你们吵架这么厉害,最后会把孩子害了的!”

  肖佳霏点头:“爸,我会跟他谈的。”

  肖川叹气:“咱们老肖家从你太爷爷开始,一直到现在,从来都是家庭和睦,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可以不过问,但你一定自己要有分寸。这次这个事情我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你们两个一人一种说法,但我还是相信你的。霏霏,万事要为孩子考虑啊!”

  肖佳霏不说话,只掉眼泪点头。这时,孩子忽然哭了起来。肖佳霏赶紧跑过来抱着说:“宝宝不哭,宝宝不哭。”佳霏妈看到了,说:“孩子这是饿了,霏霏,你给喂点儿。”

  肖佳霏点头,抱着孩子到卧室去喂奶,佳霏妈也跟了进来。孩子看到妈妈解开衣服,哭闹一下就停住了,急切地等待着肖佳霏喂奶给她,但当她狠狠地吸了两口,什么都吸不出时,又一次大哭。

  肖佳霏看着她妈:“妈,我还是没奶,不会是回奶了吧?”

  佳霏妈叹气,从肖佳霏手里抱过孩子说:“天天着急上火儿的,能有奶就怪了。我先去给孩子温一点你之前存下的奶,你赶紧把饭吃了。晚上妈再给你炖个猪蹄汤,赶紧把奶回来。”

  肖佳霏点头,看着自己妈抱着孩子出去,转头看桌子上的一碗面,觉得一点胃口都没有。但是听到孩子在外面哭,自己咬咬牙,大口的吃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