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话 离婚得跟家人说
二瘦子2016-12-13 18:496,924

  整整一天,陈宇都觉得心不在焉。昨天晚上去KTV被抓的事情居然被领导从报纸上看到,这让他觉得自己职业前景堪忧。于是,下午临下班时,他去找了琳达。

  琳达倒是没往心里去,因为她知道,要真是陈宇嫖娼,那他也不会今天一早就被放出来。她没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任何人也没在办公室讨论,但陈宇清楚地看到,本来根本没有任何报纸的房间里,今天几乎人手一份晨报。

  他开门见山的对琳达说:“琳达,我有些事想跟您解释一下。”

  琳达点头,把他带到另外一个小房间里。其他同事们都听见了,虽然假装在工作,但随时准备着冲到门口去偷听。果然,陈宇刚关上门,一众人就凑了过来。陈宇知道隔墙有耳,在等着琳达坐下之后,突然把门拉开,外面的几个人失去重心差点冲进来。

  陈宇使劲地挤出点笑:“各位,我昨晚的确去唱歌了,结果误伤啊!要不然我能这么早就回来么?”

  外面几个同事尴尬地打哈哈:“是是是,我就说肯定没那档子事儿。”“对对,Allen,以后要遇到这样的事儿还得低头啊,你看就你一个人抬头,结果就给你一个人弄报纸上去了。”

  陈宇说:“那不是有马赛克么?”

  一个同事说:“阅读无数案例,自然心中无码。”

  说着,一群人哄笑着各自去干活。陈宇关上门,一脸复杂地看着琳达。

  琳达让他坐下,笑着说:“这倒也是个办法,这下他们就没那么好奇了。说吧,想跟我说什么?”

  陈宇低下头“对不起啊琳达,我这几天家里确实有点事情,弄的我心神不宁的。”

  琳达点头:“看出来了。方便说说什么事吗?看我能帮你做什么。”

  陈宇叹气:“我说不出来。”

  琳达说:“说不出来就不说了。有些事儿你现在解决不了,就别强求。”

  陈宇憋着,终于抬头说:“我还是跟您说吧。我心里这口气儿出不来憋得慌。”

  琳达说:“嗯,你说。”

  陈宇想组织一下语言,但是发现怎么说都是混乱。于是干脆直接说:“我老婆要跟我离婚。”

  琳达一惊:“为什么啊?是不是你最近没回家?”

  陈宇说:“跟这没关系。具体为什么我也不能跟您说,家丑实在没办法外扬,我也估计她的面子和我的面子。总之就是她要跟我离婚。”

  “所以你昨晚跑去喝酒了?”

  陈宇点头。

  琳达说:“甭管什么事儿,酒还是得少喝。你到现在身上还有酒味。”

  陈宇说:“不喝了,昨晚那事儿太丢人。”

  琳达没接话茬,沿着刚才的话题问:“那你夫人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陈宇说:“我不知道,但是她态度很坚决。所以这段时间我可能要先处理一下家事。不过我尽量不耽误工作。”

  琳达点点头:“嗯,工作虽然忙,但家事还是更重要一些,否则你没有就没心思上班了。这样吧,这几天先给你几天假,你先把家里的事处理好,然后再来也不迟。”

  陈宇感激地看着她:“那就太谢谢您了,我还想怎么跟您请假呢。”

  琳达安慰他说:“这个没什么谢的,你也要想开一点。有些事情如果实在堵不住,就干脆疏通开。”

  陈宇站起来:“行,我知道了。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琳达点头:“去吧。”

  王子玉约陈宇在家见面,但陈宇说算了,自己实在不想再进那间屋子。商量了半天,最终决定在他家附近的一家餐厅包间里见面。

  陈宇到的时候王子玉早就到了,她穿着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衫,搭一条基本款的牛仔裤和白色的运动鞋。陈宇笑笑,说:“以前我就喜欢你穿这样,没想到今天最后的晚餐你也这么搭配了。”

  王子玉表情冷漠,微微点头说:“谢谢。你昨晚没事吧?”

  陈宇看着她:“这么快就知道啦?看来你也看了报纸了。”

  王子玉摇头:“没看报纸,但我看电视了。今天中午的午间新闻,我看见你了。”

  陈宇觉得自己未来的前景一片灰暗,叹气道:“得,这下我算是出了名了。打马赛克了吗?”

  王子玉说:“打了,不过认识你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陈宇往前探探身子:“咱就不说这个了,不都打算要离婚了吗?昨晚的事情也跟你无关了。”

  王子玉说:“你同意了?”

  陈宇说:“我有别的办法吗?”

  王子玉半天没说话,脸上的表情复杂至极,半天才说:“其实我也不想这样。”

  陈宇笑笑:“没事,我真的已经想明白了。昨晚喝酒的时候,陪酒的小姐跟我说女人只要变了心,八头牛都拉不回来。我后来想想可不就这么回事儿么。”

  王子玉低头不语。

  陈宇问:“我现在就想知道一件事,既然你一直心里都没我,为什么跟我有了孩子?”

  王子玉抬起头,眼睛里分明有泪水:“你对我真的一直都挺好的,我有时候觉得特别对不起你。本来想跟你有了孩子好好过日子,可没想到……”

  “没想到自己还是忘不了他是吧!”陈宇打断她。

  王子玉点头:“我也不想这样,但心里想的和做的就是搭不到一起。”

  陈宇冷冷地哼了一声:“你知道这叫什么么?这就叫嘴上说着不愿意,身体倒是很诚实。”

  王子玉不说话。

  陈宇看着她,问:“怎么不说话了,不是你要约我聊聊吗?”

  王子玉说:“昨天我给你发的短信你都看了吗?”

  陈宇摇头:“没工夫,也没心情。有什么话还是当面说的好。”

  王子玉咬着嘴唇,半天才说:“对不起。”

  陈宇冷笑:“一句对不起就完事儿了?接下来的事情怎么办?我怎么跟我妈交代?以后怎么跟孩子交代?”

  王子玉又一次陷入沉默。

  陈宇喝了口水,看了半天王子玉,终于觉得她是回不来了,于是下定决心问:“我最后问一次,离婚的事情你已经想好了吧?”

  王子玉点头。

  陈宇此刻觉得自己特别想哭,但是又哭不出来。在他心底,他还是很爱王子玉的。他在刚才进入餐厅之前,还觉得王子玉罪不可赦,但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他已经开始心软,并且特别想再挽回她。

  陈宇说:“小玉,还有挽回空间吗?”

  王子玉摇头,说:“陈宇,我真的特别谢谢你对我这几年的照顾,但是有些事我真的做不到,所以就算我们凑合在一起过了,以后对你也不公平。所以我们还是分开吧。”

  陈宇绝望地点头:“行吧,那你说吧,咱们什么时候办。”

  王子玉叹了口气:“咱俩离婚可能还比较麻烦,因为结婚证在你老家领的,所以可能还得去你老家离。”

  陈宇问:“你跟你爸妈商量了吗?”

  王子玉说:“商量了,我已经把前后的事情都跟他们说了。”

  陈宇说:“包括昨天的事儿吗?”

  王子玉点头。

  陈宇说:“你是说了,我还得跟我父母有个交代。这事儿你去说还是我去说?”

  王子玉说:“我去说吧。”

  陈宇摆手:“算了吧,到时候你两句不对把我妈给气疯了,我以后怎么办?我自己说吧。”

  王子玉又点头。

  陈宇想了想:“孩子怎么办?”

  王子玉抬头看他:“我没想好。”

  陈宇坚定起来:“别的都好商量,孩子给我吧。”

  王子玉嗯了一声:“我也是这么想的。”

  陈宇看着她:“你从一开始就不想要孩子吧!对你来说,这是个累赘啊!”

  王子玉正色道:“不是,这事儿你不能冤枉我。孩子是我身上掉下的肉,怎么可能是个累赘,我只是觉得我现在还在漂,带着孩子没有办法给她稳定的生活,所以还是你带着比较合适。”

  陈宇点头:“行,这个事儿就这么定了。孩子归我,你每个月给她生活费就好了。”

  王子玉看着他,怯怯地问:“得多少?我现在也没有太多钱。”

  陈宇忽然有些心疼她,便说:“多多少少都是你的心意,这事儿我不掺和。你有多的就多给点,没有的话也不差你那点钱。不过这个算原则问题,以后你给孩子也有个交代,具体怎样你自己考虑。”

  王子玉不说话,心里盘算着怎么在自己能留够花销的同时,最大限度地给孩子留出更多的生活费。

  陈宇又说:“孩子既然给我了,其他东西我也不要了。不过也是,咱俩根本也就没有什么婚内财产。目前我卡里还有三万多,都给你了。结婚的时候咱俩一起买的你老家那套房子,我也不要了。剩下的你还看得上什么都拿走好了。”

  王子玉赶紧摆手:“不行,我有错在先,应该是我净身出户才对。”

  陈宇笑:“你就别跟我争了,咱俩真没多少东西,要是钱多我还值得跟你争一趟,现在这点钱,还是算了吧。”

  王子玉叹气。

  陈宇说:“那就这么说了,你准备好户口本,我明天就飞夏城,等跟我爸妈说好了,你就飞过来就好了。”

  王子玉点头:“好。”

  陈宇看了眼桌子上的菜单:“既然钱都归你了,那今天我就把储蓄卡给你。我还有张信用卡,今天这最后的晚餐咱俩就好好吃一顿,也算是留个念想吧。”

  第二天一早,陈宇就飞回了自己的老家,夏城。

  陈宇进家门时孩子刚刚睡下,他拿出钥匙进门,陈宇妈还以为是自己老公回来了,便在厨房小声说:“老陈,关门小点声,孩子刚睡。”

  陈宇赶紧轻轻地把门扶住,又轻轻锁好:“妈,是我。”

  陈宇妈吓了一跳,转身看到时陈宇,喜笑颜开:“你怎么回来了?坐飞机还是坐火车来的?吃饭了吗?”

  陈宇用力地挤出点笑:“妈,我在飞机上吃过了。我爸呢?”

  陈宇妈说:“你爸买菜去了,你在楼下没看见啊?”

  陈宇摇头:“没。”

  陈宇妈疑惑:“嘿,这老头,买个菜又不知道上哪儿晃去了。小玉呢?”

  陈宇笑笑:“妈,我回来就是跟您说小玉的事情的。”

  陈宇妈脸色突变:“小玉怎么了?”

  陈宇赶紧说:“她没事儿,我俩之间有点事,专门跑回来跟您商量的。”

  陈宇妈还想说点什么,此时门又响起来,陈建军回来了。陈宇马上转头:“爸,您回来啦?”

  陈建军吓一跳:“哎?你怎么回来了?”结果没想到孩子被他大声一问,给吵醒了,吭哧吭哧地哭起来。陈宇妈赶紧跑过去,轻轻地拍着她,想让她继续睡觉。

  陈建军看到孩子被自己吵醒,赶紧换了鞋子放下菜,拉着陈宇进了书房。一关门便问:“你怎么跑回来了,小玉没来?”

  陈宇说:“我妈刚才刚问我为什么她没来,您这马上就问一遍,这算心有灵犀吗?”

  陈建军笑:“我跟你妈三十多年了,能没灵犀吗?小玉呢?”

  陈宇叹口气:“爸,我跟您先说个事儿,您别着急啊!”

  陈建军感觉到有什么事情,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什么事?”

  陈宇说:“我……爸,您真的不要着急哈!”

  陈建军一瞪眼:“你说不说!”

  陈宇咬了咬牙,终于说:“小玉提出离婚了,我也同意。所以这次回来就是跟您二位说这事儿的。”

  陈建军楞了半天,旋即问:“为什么啊?”

  陈宇说:“爸,我们不合适。”

  陈建军着急了,说:“现在知道不合适了?早干嘛去了?为什么不合适啊?”

  陈宇看着他:“爸,我和小玉一起在您身边生活了得有七八个月吧。”

  陈建军点头:“前后加起来差不多,怎么了?”

  陈宇说:“她心里没我。”

  陈建军更着急了:“怎么就没你了?你俩当过家家呢?说离婚就离婚,那婷婷怎么办?”

  陈宇刚要说,他妈秦君进来,瞪着陈建军:“喊什么啊,这么大动静,有把孩子吵醒!”

  陈建军看看外屋的婴儿床:“你先把门关上。”

  秦君转头关门,之后又转过来问:“什么事儿啊?”

  陈建军看着陈宇:“你自己问他!”

  陈宇咬了半天嘴巴,终于说:“妈,我准备和小玉离婚了。”

  秦君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陈宇,半晌才说:“我早就知道会有这天了,我这几天做梦就是这事儿。”

  陈宇低着头不说话,陈建军又问:“到底什么原因你倒是说啊!”

  陈宇本来不想说王子玉出轨的事,但想来想去总是得给父母一个合理的交代,便说:“她在外面有人了。”

  陈建军嘴巴长得老大,回味了半天才问:“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陈宇说:“按照她的说法,这男的是她前男友,根本就没放下过。”

  秦君牙都要咬碎了:“我早就感觉到了,你当时第一次带她来家里我就感觉到了,她心思就没在你身上!”

  陈建军瞪着秦君:“你又未卜先知了?你知道你早说啊!”

  秦君看着他:“我之前跟你说过好几次,你听过吗?每次跟你说你都说我是瞎想,看见没?现世报了吧!”

  陈建军气的脸通红:“谁知道你说的哪次是过大脑的!”

  秦君又要吵,陈宇赶紧打断他们:“我说您俩能一会儿再吵吗?我这进门还不到五分钟您俩人就又干起来了。能听我把话说完吗?”

  陈建军瞪着秦君:“你先让孩子说完!”

  秦君嘟囔:“我哪儿不让他说了?宇,你跟妈说。”

  陈宇叹气:“我这不前阵子去北京了吗,寻思之前她都住地下室,又潮又冷的,这次去就给她找了个好房子住。结果我也忙,她也忙,好几天没回家。这次回去之后又细聊一次才知道她心里根本没我,所以我觉得这样下去耽误她也耽误我,还不如早死早托生。”

  秦君问:“没了?”

  陈宇说:“肯定还有别的原因,您就别问了,问了我也不想说。”

  陈建军怒气冲天:“不想说就别想离婚。孩子才多大一点,你们说离婚就离婚啊?你们问过孩子的意见吗?”

  陈宇想起那天晚上陪酒的青青说的话,便说:“要这样下去,我俩最终的结果就是天天吵架,天天横眉冷对,那样孩子也就别好好过了。”

  陈建军说:“那也比缺爹少妈好!”

  秦君也叹气:“陈宇,你知道咱家是传统家庭,离婚这件事在我们看来就是不得了的事情!你看你从小到大,咱们这些邻居们谁家离过婚?这事儿你得斟酌好了办啊,你也得给爸妈留面子不是!”

  陈宇说:“妈,现在这事儿已经够没面子了,您要让我再坚持下去,要有天被别人知道我和她的状态,那才叫丢人呢。”

  秦君问:“到底怎么了,你总得跟妈说说啊!”

  陈宇摇头:“这么跟你说吧,妈,我脑袋顶上这顶帽子现在都已经快变成荧光绿了,您觉得我还怎么继续下去?”

  秦君顿时哑口无言,陈建军气的嘴唇直哆嗦:“你发现了?”

  陈宇说:“要捉奸在床那我估计现在早就吐血死了,但也差不多了,我在家楼底下碰见她和她那个前男友了,俩人那个甜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俩是一对儿呢!”说完,又说:“不对,他俩可不就是一对儿么?”

  陈建军和秦君都不说话了,秦君咬着嘴唇,呆呆地看着并没有开机的电脑屏幕,陈建军靠在沙发上,紧闭着眼睛运气。

  陈宇怕再把自己爸妈给气出个好歹,便说:“行了,爸,妈,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这次来就是跟你们要户口的,您二位要是同意,我就打电话让她明天过来办手续。您要是不同意,我想办法到派出所开户籍证明也得把这婚离了。”

  秦君看着他:“一点儿挽回余地都没有吗?你就不能原谅她一次?”

  陈宇摇头:“妈,女人心海底针,您是女人您不是不知道,要是女人变了心,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秦君大怒:“我不知道,你们那些破事儿少往我身上扯!我怎么知道变心怎样?我跟你爸风里来雨里去三十几年,吵架拌嘴有过,哪儿有你们这种破事儿!”

  陈宇自觉说话不对,赶紧往回拽:“妈您误会了,我没说您二位的事儿,我这不是打个比喻么?”

  秦君气的不说话,陈建军忽然看着他问:“孩子的事情你们怎么说的?”

  陈宇说:“我要,她不要。”

  秦君马上接过话茬:“怎么可能,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不要孩子的?”

  陈宇说:“我问过了,她说她现在也没有什么稳定收入来源,一直飘着对孩子也不好。再说了,她就算是要孩子,我肯定也不能给她。孩子现在是您二老带,我八百个放心,这要真给她了,那我就别想干别的事儿了,指定天天盯着她去。”

  秦君说:“盯就能盯住?我早就跟你说过,多跟自己媳妇儿交流。你倒好,一天只要趴在电脑上就十几个小时不下来,谁都得跟你离婚啊!”

  陈宇说:“这怎么怪我呢?”

  秦君瞪眼:“怎么不怪你!”

  陈宇赶紧答应:“对对对,主要还是怪我。那妈,都这样了,您还打算让我跟她继续生活啊?这以后您儿子的生活环境可就发生巨变了!”

  秦君问:“什么巨变?只要她回心转意,照样好好过日子啊!”

  陈宇说:“回什么心转什么意啊!离婚就是她提的,而且她根本就没心思跟我再谈了,昨天晚上我俩刚聊完,怎么劝都不行了。”

  秦君说:“那是你没好好劝!我现在给她打电话,我就不信我老太太劝不过她!”说完站起身就要拿手机打电话。

  陈宇赶紧想栏,结果陈建军抢先一步说:“你赶紧坐下吧!还有什么好劝的!”说着,他又看陈宇:“那意思是你们俩都已经想好了吧?”

  陈宇点头。

  陈建军说:“行,你们自己铺的路你们自己走,孩子长大了你们给孩子交代。”

  秦君说:“那不行!现在离了婚,以后孩子就成了单亲家庭,你们这也对孩子太不负责了!我不同意!”

  陈建军看着秦君:“你不同意有办法吗?王子玉早就心里有别人了,她心里没有咱家陈宇。你怎么劝?好,就算这俩没离婚,以后孩子看着自己爹妈貌合神离就好了?莫不如他俩干脆谁都别带孩子,我们把孩子拉扯大,那样什么影响也不受。”

  秦君说:“那怎么可能不受影响啊?你……”

  “我什么我?”陈建军瞪了秦君一眼,转而看陈宇:“你先出去,我跟你妈聊聊。”

  陈宇一愣,但还是站起来:“你俩好好说啊!您俩就千万别再为这事儿上火吵架了,要不我还活不活了。”

  陈建军怒火冲天:“屁话!滚出去!”

  陈宇赶紧点头:“得得得,我滚我滚,您二位不吵架就行。”

  说完,陈宇走出书房的门,到婴儿床旁边去看婷婷。孩子不知道此时在作什么梦,嘴巴一撅一撅的,还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