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话 本质
二瘦子2016-12-13 19:116,794

  肖佳霏终于决定找何瑞山谈谈了。连续的压力和事件让她已经无法喘息,为了孩子,为了爸妈,她终于痛下决心,想跟何瑞山好好谈一次。如果何瑞山还愿意过,那她愿意付出一切,哪怕不要这份工作了也得跟他好好过,不管这件事她到底有没有责任,她都愿意低头道歉;如果何瑞山真的不愿意跟她过了,那就离婚,她真的担心肖川、孩子,还有她妈妈再有什么意外出来。

  何瑞山依然把她约到了上次见面的咖啡厅,肖佳霏十分不想去那个地方,但在电话里何瑞山坚持说那个咖啡厅离谁都方便,不如就不换地方了。

  肖佳霏几乎是一步步蹭着去那里的,等她到地方时,何瑞山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怎么这么长时间?”何瑞山一脸厌倦。

  肖佳霏面无表情地坐下,她知道接下来会谈到什么,便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问服务员要了一杯白水。

  何瑞山说:“行,既然来了,咱们今天好好聊聊吧。你现在怎么打算?”

  肖佳霏看着她:“我打算还有用吗?我还想好好过日子,但你想吗?”

  何瑞山摇头:“我肯定是做不到了。我今天来找你,不是为了谈论还要不要继续的可能性,我是跟你谈离婚条件来了。”

  肖佳霏心凉了,来之前她希望做最后一次努力的打算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她问:“你都已经考虑好了?”

  何瑞山说:“考虑好了,这阵子我是想了很长时间,咱俩继续这样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上次那个电子邮件之后,如果没别的事,我还真想跟你再谈谈,但后面的照片……”他用手里的小勺子搅拌咖啡,眼睛似笑不笑地看着肖佳霏。

  肖佳霏咬咬嘴唇:“我最后一次跟你说,我跟张咏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何瑞山摇头:“有没有关系现在你说了也不算了,我说了也不算。我看到的事实就这样了,所以就算是我误会你了,至少现在我不想再跟你纠缠。咱们,还是早离了吧。”

  肖佳霏看着何瑞山:“看上去你有点急不可耐啊。”

  何瑞山说:“咱俩现在谁也都别争了,不管怎么说,那邮件,还有那张照片都摆在我面前了。用个特老套的梗吧,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所以现在如果不离婚,我觉得这日子我过不下去。你也不想我老恶心你吧。所以啊,咱俩就干脆点 ,一拍两散谁都轻松。以后你找张咏李咏王咏,跟我都没多大关系。咱们今天就赶紧把细节聊了就行了。”

  肖佳霏已经对何瑞山彻底绝望了。她点点头:“行吧,我知道你现在铁了心要离婚了。我没别的细节跟你谈,孩子归我就行。”

  何瑞山摇头:“这就是我要跟你聊的事,否则我早就起诉了。我问过律师,现在孩子还小,不到一岁之前婚姻法是不允许男方提出离婚的。而且哺乳期内的儿童按照规定原则上是要判给女方的。所以今天找你来就俩事,第一:离婚得你提;第二,孩子在哺乳期之后你得还给我。”

  肖佳霏强忍着眼泪:“不可能,离婚这件事是你说的,为什么要我提出来?还有,孩子现在给我,断了奶就还给你,何瑞山你这样做是不是太没有人性了?”

  何瑞山冷笑:“你出轨就有人性了?我今天没想跟你吵架,我只是要商量。如果你坚决不肯,那我们就走法律程序,起诉了的话对你我都不好。”

  肖佳霏摇头:“不可能,孩子肯定得归我。其他都可以给你,孩子必须得归我。”

  何瑞山看了看她,怪声怪气地说:“我没听错吧?还什么其他的都可以给我?你是过错方,你还打算从我这儿要走什么啊?咱们现在名下连写字楼一共三套房产,两台车,还有所有的存款,公司股权之类,你一点儿都得不到。这是我赚来的,凭什么得我给你?”

  肖佳霏完全没有想到何瑞山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何瑞山,我还真得重新认识你了, 房子车子都给你没问题,但你凭什么说都是你赚来的?你别忘了你的公司从0到1是谁帮你一步步踏出来的,你也别忘了当时为什么要孩子。”

  何瑞山说:“你说说为什么?”

  肖佳霏不屑极了:“当时要孩子的原因是因为我在社里受了委屈,为什么受委屈?因为我拿着社里的资源帮你去搞名气了,为什么要帮你搞名气,是因为你要创业做公司!现在你决然跟我说这事儿跟我没关系?”

  何瑞山说:“好,就算这事儿你帮过我。没问题,你说要多少钱,我按照市场价格付给你,就当是我雇佣你了。”

  肖佳霏摇头:“何瑞山,我还真没打算能从你手里拿走一分钱。你不是要房子车子么?没问题,车你现在就拿走。”说着,她把车钥匙拿出来扔到桌子上:“房产证什么都在家里,房子你也可以拿走。明天我就让我爸妈搬回老家,我出去租房子住。我再说一句,何瑞山,你的钱我一分都不要,但你记住,你现在能把你的公司做到这么大,我肖佳霏是出了很大力气的!”

  何瑞山看着他:“行,那你说你要什么?”

  肖佳霏说:“你觉得我就那么没出息,要跟你争财产吗?不会的,你放心吧。不过孩子的事情我决不让步,否则,你不是想打官司,我可以跟你奉陪到底!”

  何瑞山没想到肖佳霏这么坚决,这是他认识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她如此强势。他没有准备好怎么应对,便说:“行,咱们一个个解决,这个一会儿说。”

  肖佳霏此时已经没有眼泪了,剩下的只有痛恨:“一会儿说我也不会放弃孩子。你说吧,还有什么。”

  何瑞山看肖佳霏被自己引导到另外的话题,总算松了一口气,便说:“离婚得你提,所以……”

  “没问题,我今天回去就写离婚协议书,我提。”肖佳霏打断他。

  何瑞山一愣,他没想到自己困惑了好几天的事居然这么快就被解决,好半天才说:“怎么这么快就答应了?”

  肖佳霏哼了一声:“否则呢?你还会给我机会让我求你不要离婚吗?我还真告诉你何瑞山,今天上楼之前我还在想怎么可以挽回咱们的婚姻,现在看来,真不必了。你刚才说的那些话真的让我太寒心了。我真没想到,和我一起过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竟然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可以不要的人。”

  何瑞山说:“这是被你逼的,如果没有你出轨在先,我不可能变成这样!”

  肖佳霏看着他:“我需要跟你纠正一下,第一,你离婚的目的达到了,所以不用再总说我出轨,这个屎盆子我带不起。第二,没有任何人逼你,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早就发现你这样了,但我没想到你会把商人的那一套用在我身上。行,我记住了。你不用担心,你的钱我一分都不要,只要孩子归我,我今天回去马上就拟离婚协议,如果你不同意这件事,那咱们就耗着。”

  何瑞山大怒:“肖佳霏我怎么从来没发现你是这么一个泼妇啊?”

  肖佳霏已经很冷静了,她看着何瑞山:“咱们彼此彼此。”

  气氛一下凝结起来,何瑞山愤怒极了,他并没有想到肖佳霏会来这么一手。肖佳霏自己也觉得惊讶,从小到大她也没有像今天这样撒过泼。

  何瑞山冷静了一下:“看来我们今天没办法进行下去了。你我回去都考虑一下吧,然后我们再谈一次。”

  肖佳霏笑笑:“我没什么可考虑的,我现在也认清现状了,我之前还觉得难过,现在怎么觉得离开你就是解脱。你自己考虑吧,只要孩子给我,剩下我不跟你争论任何事。”

  何瑞山站起来:“行,那我们下次见。”说完,看了看桌子上的车钥匙,转头又说“车子先给你留着,至少孩子出门时需要的。”

  肖佳霏一把拿起车钥匙,快速地丢给他:“不用,刚才说了车子给你了,我说过的话不会变。”

  何瑞山问:“那孩子出门怎么办?”

  肖佳霏冷冷地说:“现在打车这么方便,我有车没车都无所谓。你拿走吧,你的东西我都不要。”

  何瑞山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了好大一会儿,终于什么都没说出来,悻悻地把车钥匙装到兜里:“车上没你的东西了吗?”

  肖佳霏摇头:“没有,车子要过户的话你回头联系我就行。”

  何瑞山面无表情,说:“行,那我走了。”

  肖佳霏没动,等何瑞山走到离她五六米远时,忽然说:“好好跟你律师想想办法,不过我觉得他再费劲,也不可能把孩子从我手里夺走的。”

  何瑞山一愣,回头看了一眼肖佳霏,面色冷峻地下了楼。

  何瑞山果然是回去找律师了。

  这律师是何瑞山在看到邮件后的第二天就花高价请来的,他看过他的资料,离婚财产诉讼成功率100%,无一失手。想想自己千万的存款,几套房产,他觉得花十几万请个律师也是非常值得了。

  在路上,何瑞山就打了电话请律师去他办公室,等他到办公室时,律师已经到了。

  “胡律师,我刚才跟她谈过了。”何瑞山刚进门就说。

  那个姓胡的律师看见何瑞山回来了,赶紧站起身来问:“怎么样,她怎么说的?”

  何瑞山坐下:“她同意离婚,也同意由她发起,但是现在她不肯放孩子。”

  胡律师眼睛一转:“房产的事情她怎么说?”

  何瑞山说:“财产和房产她也明确说不要。”

  胡律师问:“您都录音了吗?”

  何瑞山点头。

  胡律师得到确切的答复后,想了想:“您这几套房子,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其中有一套学区房吧?”

  何瑞山说:“这跟离婚有什么关系?”

  胡律师狡猾地笑:“何先生,这事儿就好办了。”

  何瑞山问:“怎么好办?”

  胡律师说:“您想啊,她现在这么要求孩子的抚养权,说明她太喜欢孩子了,舍不得让孩子遭罪。但孩子现在只牵扯一个抚养权的问题,咱们就不好办。婚姻法也规定了,如果孩子在哺乳期,那有绝对的可能会判给她。”

  何瑞山说:“我知道这个问题,但你说怎么好办?”

  胡律师说:“这事儿就不能靠法律解决了。您想,孩子会长大吧,长大了就得上学。她如果跟您离婚,名下就没有房产了,没有房产就没有学区房,没有学区房,孩子就得服从调配,您想想,按照她的个性,能让孩子上个随便的学校吗?”

  何瑞山一下明白了他的话:“你是说,跟她谈孩子未来教育的问题?”

  胡律师说:“目前最好的办法就只能如此了,但是这里有两个风险。”

  何瑞山问:“什么风险?”

  胡律师说:“她要是让孩子上私立学校,或者说她再婚,然后再婚对方有房子没孩子,或者有孩子不占用学区房,那这事儿就都跟她说不清。”

  何瑞山想了想:“私立应该不可能。我有朋友的孩子上私立,一年学费好几十万呢,她现在应该没有那么多存款。她那点工资不吃不喝也不够供孩子上几年私立。至于再婚……”

  何瑞山不再说话,胡律师说:“这个的确是最大的风险。这个案子里的第三人,就是那个张咏,他有房产吗?”

  何瑞山摇头:“那我怎么知道。再说了,她应该不会和张咏结婚吧。”

  胡律师正色道:“那就得看她的了。不过如果她没有准备的话,学区房这一件事就够吓她一跳了。您可以按这个跟她谈。”

  何瑞山点点头,陷入沉思。

  肖佳霏回到家时,面色苍白,精疲力尽。打了声招呼,连衣服都没换就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不说话。佳霏妈心疼极了,她想去劝劝肖佳霏,但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她推搡着肖川,让他去跟肖佳霏谈谈心。

  肖川进来时,肖佳霏听都没听见,她背对着门,一个人偷偷地抽泣。肖川从桌子上拿过一盒纸巾:“霏霏,别哭了。”

  肖佳霏看到是肖川进来了,赶紧坐起来:“爸。”

  肖川点点头:“你们今天怎么聊的?”

  肖佳霏擦擦眼泪,说:“我同意离婚。”

  肖川叹气,半天才说:“行吧,离了就离了。以后好好过就行。孩子的事儿怎么说?”

  肖佳霏说:“他不想给我孩子,我也说了,财产什么的我一分钱都不要,但孩子得给我。”

  肖川刚要说什么,佳霏妈走了进来:“什么?财产一分钱都不要?那不行,以后你怎么过?这家里的一切,哪一样不是你俩一起赚来的?霏霏,其他什么我都可以依着你,但这事儿不行。”

  肖佳霏说:“妈,现在只要给我孩子,其他什么我都可以不要。”

  佳霏妈急坏了,连连拍着肖佳霏的腿:“你别开玩笑了。我问你,你什么都不要,你吃什么,喝什么,住哪儿?孩子住哪儿?”

  肖佳霏抓住她的手:“妈,我有工资能养活孩子。”

  佳霏妈说:“胡说!你那点工资够干什么的?我问你,何瑞山的意思是,财产房产他都拿走?”

  肖佳霏点头。

  佳霏妈又问:“包括这套房子?”

  肖佳霏又点头,说:“不过您不用担心,妈,离婚还早呢。等我们离了婚,您就和我爸还回夏城去,我租个房子和孩子住。”

  肖川摇头:“开什么玩笑,我要没记错的话这房子是你俩一起买的,房贷有一大部分是你还的,当时首付我和你妈还凑了四十万给你!”

  肖佳霏看看肖川:“爸,我可以不要这些,他今天说的话别提多难听了。如果再说这个,我觉得我自己都没尊严了。”

  肖川不说话,佳霏妈说:“尊严重要还是生活重要?我不同意,我老太太就算是死在这间屋子里,我也不走了!”

  肖佳霏说:“妈,您别这样,四十万我给您。”

  佳霏妈说:“我要的是你那四十万啊?我要的是这个理儿!凭什么他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扣你身上你就得接着?我绝对不同意这事儿。”

  肖川也附和说:“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我们自己买的房子,自己还的贷款,现在他一句话我们就得搬出去了?没这道理!”

  肖佳霏不知道怎么说,一着急又开始掉眼泪:“爸,妈,我知道房子重要。但是我现在真的不想再跟何瑞山有一点儿瓜葛了。今天他说的那些话有多难听您是没听到,我真受不下去了。您二位要非要这房子,那就别要我了,我也是不想活了。”

  佳霏妈吓了一跳:“胡说什么呢?怎么就要死要活的了?”

  肖川问:“他说什么了?”

  肖佳霏说:“他说我是有错在先,所以房子不可能给我。而且说公司也是他努力做出来的,反正就是各种都是我自己作的。我也想明白了,只要孩子给我,剩下一切都可以听他的。爸,妈,现在我就剩下孩子了,要是因为房子什么的事情,他把孩子要走了,那我也别活了。”

  佳霏妈气坏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使劲哭起来:“你说我这命啊,怎么就活成这样了啊……”

  肖川大吼一声:“你能不掺和了吗!”佳霏妈被吓了一跳,哭声戛然而止。

  肖川接着说:“那你想过以后怎么办吗?”

  肖佳霏擦擦眼泪,说:“我想过了。房子没有了可以再买,钱没了可以再赚。我跟何瑞山刚结婚的时候,不照样住的筒子楼吗?”

  肖川摇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肖佳霏说:“没什么难的,我都走过一趟了,再来一趟没什么。”

  肖川说:“那我问你,孩子以后上学怎么办?”

  肖佳霏一愣。她知道肖川现在提的是什么问题,的确,她想过了所有问题,却没有想到几年之后孩子上学。

  肖川看肖佳霏不说话,接着说:“现在北京到处都挤破了脑袋在买学区房,你知道现在学区房多少钱一平米吗?就咱家附近那个学校,看着一般吧?学区房的价格都到十万了。霏霏,你能在孩子上学之前,用你的工资凑够首付买了这个学区房吗?”

  佳霏妈也说:“对,你还不能赶在孩子六岁上学之前,按政策你还得提前一年落户。就算你买个五十平米的开间也得五百万,贷款怎么也得二百万吧?五年时间,平均每年四十万,你不吃不喝一年也赚不了那么多钱啊!”

  肖佳霏沉默,但她随机想到了办法:“那就上私立,我的工资是不够买学区房的,但是上私立足够了,还能留下过日子的钱。平时过的紧巴点没什么的。”

  佳霏妈说:“上私立没问题,你们能剩下多少钱?到时候孩子愁吃愁穿,还怎么好好学习?你那么大压力,还怎么再嫁人。”

  肖佳霏使劲摇头:“不嫁了不嫁了,我都有孩子了还谁要我?再说了,我现在对男人真的已经失去信心了。”

  肖川说:“怎么能不嫁?你才三十出头啊,以后少说再活四十岁,到七十。你想过没有,你要是以后不嫁人了,那你就一个人。孩子长大了到底是照顾你给你养老作伴,还是自己去闯事业?”

  肖佳霏叹气:“爸,这都是以后的事儿了,咱能先不提吗?我这婚都没离,您二位就开始惦记我再婚的事了。”

  佳霏妈还要说,肖川抢在前面说:“行,咱就不提。那你说,现在你什么财产都不要,后面你怎么打算的?”

  肖佳霏摇摇头:“我还没想好,但我在杂志社的工资肯定是不够花的,再说离婚这么大的事情,社里那些人嚼舌根我都受不了。最近几天我想找个猎头,然后再好好找份工作吧,杂志社我是打算辞职了。”

  肖川使劲皱眉头,佳霏妈说:“霏霏,你能别一次给我和你爸俩人这么多的打击吗?一会儿工夫你又是要离婚,又是不要家产,又要辞职,你到底打算干什么啊!”说着,又哭起来。

  肖佳霏赶紧说:“行行行,我不辞职。但我总得找份兼职干干吧,否则我以后怎么带孩子啊!”

  肖川说:“霏霏,你先别想那么多了。我知道何瑞山给你了太多委屈,你可以离婚,但是财产的事情你最好是再想想。不过原则有一个,就是孩子必须得给咱老肖家。”

  佳霏妈说:“对,孩子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必须得归咱老肖家。老肖,你这几天赶紧抓紧时间给孩子再起个名字,咱们彻底跟何瑞山断绝来往!”

  肖佳霏赶紧制止:“爸,妈,您二位的话我听,但可千万别现在再弄个起名字什么的风波出来。我现在就一个想法,尽快离婚,然后好好的带着孩子过日子。现在再出什么意外,我就真不想活了。”

  佳霏妈和肖川听到肖佳霏都这么说了,只好不再言语。但他们还是继续耿耿于怀地催她家产一定要跟何瑞山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