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话 陈宇的写作大梦
二瘦子2016-12-13 18:375,426

  早上送走王子玉之后,陈宇就一直没睡着,翻来覆去好半天之后无果,便起来看电视。凌晨的节目没什么特别的,他翻看了几下,又关掉电视。

  陈宇觉得,自己得找点什么干了,不能总是这样坐吃山空。这次来北京,租房就花掉了一万多,再加上添置了一些东西,两万块钱已经没有了。早上王子玉走时,又给她带了两千块钱,算了算,自己还剩不到两万的存款。

  他打开电脑,先看了看自己经常去的论坛,有一句每一句的回了几句别人的帖子,又打开自己的博客。

  博客提示,您有新的站内消息,请注意查收。

  陈宇打开,里面是一个不认识的ID,再打开一看,有这样一封站内信:

  陈宇先生您好!

  我是《源代码》杂志社的编辑助理齐丹,我们主编已经收到您的邮件,我们看过您博客的内容,认为的确有未来合作的空间,请您联系我。我的QQ是*******

  齐丹

  陈宇揉着眼睛,连续看了三遍才确定没有看错。他激动坏了,哼着歌在地上转了三个圈,当时就准备给王子玉打电话,结果播了两次都发现电话不在服务区。他有点失落,但瞬间这种失落又被这封邮件给冲刷殆尽。

  这是他第一次收到杂志社的邮件。有那么一下子,他甚至已经幻想到自己被各个杂志疯抢,踏上红毯,出席各种签售活动。

  他小心翼翼地把那串数字复制好,小心翼翼地打开QQ,又小心翼翼地点开查找,复制号码,搜索。

  搜索结果中,一个网名就叫“源代码齐丹”的用户跃然屏上,他赶紧点了一下添加好友。

  然后,便是等待。

  过了好久好久,他的QQ终于传出了男人咳嗽的声音,他颤抖着点开信息,果然是齐丹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

  他说:您好!我是陈宇。

  很快,对方的QQ聊天框上面开始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您好,我是源代码的齐丹,很高兴认识您。”

  陈宇赶紧回复:“我也很高兴认识您!没想到我发了邮件你们就看了。”

  齐丹说:“我们没封邮件都会看的,你的博客我们主编转给我有几天了,这几天一直忙别的事,今天才推过去。”

  陈宇说:“没事没事,您那边肯定会很忙。”

  齐丹说:“我们看了您的博客稿件,确实是很不错的,感觉有些内容可以长期合作,您再北京吗?”

  陈宇说:“我在!”

  齐丹说:“这样,您下午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我约一下我们主编,可以一起见见。”

  陈宇缓了一下,他忽然觉得不能这么主动,就跟如饥似渴一样,所以过了一会儿他才输入:“抱歉,我刚才看了一下下午的安排,下午三点半到四点半我应该就在你们杂志社附近,正好在那边有个事,我可以过去。”

  齐丹说:“太好了!那我们下午见,我的电话是*******”

  关上电脑,陈宇有点飘飘然,他躺在沙发上发了好一会儿呆才站起来,翻开衣柜,找出来一条牛仔裤,一件黑色的帽衫,还有一顶毛绒的帽子。

  那是陈宇认为最体面,最韩范儿的衣服。

  他穿上那一身,对着镜子左看右看,整理了很久才算是整理完成,于是又查了查去杂志社怎么做公交车,转身就往外跑。

  此时,挂在墙上的种真真切切地显示时间:上午十点半。

  陈宇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想起认识的一个论坛里的朋友,以前和他一样是一个失败又高傲的码农,不爱去上班,又希望赚到钱。后来干脆就在论坛里连载小说,结果连载到最后竟然被出版,而且一下子就赚了四五万块钱。那时候陈宇羡慕坏了,他觉得自己按说写文章比写代码灵,可到现在还没一个字能被印刷出来;再看那个朋友,手指头比香蕉还要粗,竟然写出了一本首印两万的小说,自己要能服了才怪。

  他觉得,今天便是他完成梦想的时刻。

  到杂志社楼下时,他看了一眼表:中午十二点整,这时他才发现出来早了。此刻已经是北京深秋,树枝上只剩下几片还在苟延残喘的黄叶在挣扎着不愿与大树分开,街上的人们各个都用厚重的风衣严严实实地把自己包裹起来。

  陈宇想了想,自己现在是没什么地方可去了,现在马上上去,人家都已经去吃饭了,更何况早上还跟人家说自己白天有多少多少事要做,现在过去那就是抽自己的嘴巴。他四处观察了一下,忽然发现不远的地方有个网吧,上面分明写着:一小时2元。

  他掏了掏自己的钱包,发现有二十多块钱和一张银行卡。卡是决然不能动的,自己和王子玉的生活费就都在里面了,在自己目前还没有接到任何软件开发的订单,或者说能以稿酬养活自己之外,那些钱就是救命钱。二十多块需要留下三块钱坐车回去,还剩十八块钱。他又看了一眼网吧的牌子,再转眼看了看马路对面一家破败小饭馆的招牌写着:“焖面14元”,最终,选择走进网吧。

  他算了一笔账:现在他去网吧,开机十二点半,关机两点半,两个小时四块钱;网吧都有方便面,而且都有免费热水,中午饭五块钱就可以搞定了。一共九块,还剩下五块。

  陈宇大踏步地走进网吧。网管听到来人了,抬头看看,又低下头继续稀溜溜的吃面。

  “开个机子。”陈宇说。

  网管把面往一边推了推:“开多久?”

  陈宇说:“俩小时。”

  网管伸手:“身份证和押金十块。”

  陈宇从兜里掏出证件和押金递过去。

  “十四号机器。”身份证从柜台里面被扔了出来。

  陈宇把身份证装好,抬头又说:“再来一个碗面。”

  网管不耐烦地站起身,从身后拿过一盒康师傅:“五块。”

  陈宇果然没猜错,他赶紧又递过去五块钱。网管指指他身后:“呐,开水在那边,自己泡啊!”

  他回头看了一眼:“成。”

  此时的《源代码》杂志社。

  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了,所有人都还是整理上午的工作,并且拿出工卡往食堂走。肖佳霏也准备下楼,可还没站起来,楚莉莉就站在了她身后。

  “还不去吃饭啊?”

  肖佳霏吓了一跳,转身一看是楚莉莉,这才喘口气:“你怎么老这么神出鬼没的?”

  楚莉莉说:“是你自己没听见我来,还怪我?”

  肖佳霏拿起饭卡转过身说:“怎么着,早上开会把你发配哪儿去了?”

  楚莉莉没好气地把饭卡扔在桌子上,一屁股坐在张咏的位置,抱怨道:“社长说我们那几个人业绩太差,进新媒体是不可能了,他要我们到广告中心去锻炼,等锻炼够了再回编辑中心。”

  肖佳霏看着她:“广告中心?让你们去跑业务?”

  楚莉莉一脸气愤:“可不是呗,你说就我这小体格,去广告中心三天不就废了?你瞧瞧广告中心的那些大姐们,在马路上走路健步如飞,在客户那儿走路花枝招展,我哪儿是他们的个儿。”

  肖佳霏站起来,从兜里拿出一包巧克力:“对啊,再怎么着也不能给搞到广告中心去啊!”

  楚莉莉说:“社长说了,我们今年前三季度的收稿量排名倒数,发出去的就更少了,他一个劲儿的指桑骂槐,嘴上虽然没明说,但那意思我们都懂,就说我们平时太懒散呗。”

  肖佳霏笑:“也怪你,谁让你每天除了对着镜子打扮就不知道干点儿别的事情了。这下倒好,到了广告中心,你就天天风吹日晒去吧!”

  楚莉莉咬了一口巧克力:“谁要去风吹日晒,回头我去找你老公,把他们的广告预算全给端了,就算去广告中心,我也得拼个一把手不是。”

  肖佳霏站起身:“走吧,先去吃饭去!”

  楚莉莉摆手:“不去不去,我就跟这儿吃口你的巧克力得了,还去吃饭,我胖死算了!”

  肖佳霏还要拉她,结果齐丹站在外面敲门:“肖主编,下午有两个作者您得见见,一个约到三点半了,一个约到四点半了。”

  楚莉莉转头看齐丹,一脸的变颜变色:“呦呦呦,这刚上任几个小时啊,口风转变的够快的啊!齐丹,要不你跟我一块儿广告中心走一遭算了!”

  齐丹一脸窘迫,慌慌张张的说:“莉莉姐,我不是那意思。”

  肖佳霏摆手:“行我知道了,你快去忙吧!”齐丹听了这话,飞也似的逃开。

  楚莉莉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吃醋地说:“见风使舵的工夫还真是深啊!”

  肖佳霏看着她:“怎么,我当了主编你不高兴啊?”

  楚莉莉看上去开玩笑的跟肖佳霏说:“能高兴就怪了!走了走了走了。”

  下午三点半,陈宇准时出现在了《源代码》杂志社的门口。他给齐丹打了个电话,很快,齐丹就过来接她。

  他浑身烟味,这不仅仅是他自己刚才抽烟的味道,更主要的来源是整个网吧几乎有十几个人同时在他身边抽烟。烟味大到他自己都有点受不了,以至于齐丹见到她的时候,他发现她分明皱了一下眉头。

  齐丹说:“你好,我是给你发邮件的齐丹,您先跟我来。”说着,把陈宇带到了一间小会议室“您先跟这儿等一下,我去找一下主编。”

  陈宇尽量装作自己很懂很牛的样子,深沉地微笑了一下,用自认为磁性的声音说:“谢谢。”

  过了一会儿,会议室门被打开,齐丹带着一个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女性进来。陈宇马上站起来,伸出手去想跟她握手,结果没想到这位女士一进来闻见烟味差点退了出去。

  来的是肖佳霏,她从来不允许何瑞山在家里抽烟,因为她闻不了烟味。她看了看陈宇,一身过气的帽衫,一条破旧的牛仔裤,脏兮兮的鞋子,还有他看上去就像蓝精灵同款的帽子,整个组合就是一个大写的滑稽。她想笑,但是烟气是在太浓,她只好强忍着把手伸过去,说:“您好,我是肖佳霏。”

  陈宇二次伸出手:“您好,我是陈宇。”

  俩人几乎是碰了一下指尖,就互相松开手。肖佳霏说:“您坐吧!您这烟瘾可真够大的!”

  陈宇一脸尴尬:“对不起啊,我是真没怎么抽烟,刚才来早了,就去马路对面的网吧呆了一会儿。”

  肖佳霏说:“您应该来这边等的,我们一直都在。”

  陈宇想说自己在午饭前就来了,但是觉得那样说不够深沉,就说:“没事,本来也是要去尽快回复一个邮件。”

  肖佳霏笑笑,言归正传:“您发来的博客我们都看了,虽然对技术本身的讲述不太多,但我们确实觉得您对软件产品和行业市场的理解非常好,所以请您来,是想跟您聊聊关于后续长期合作的事情。”

  陈宇心里一阵激动,但他脸上没表现出来,两只手的大拇指却已经开始在桌子下面转起来,那是他兴奋时一定会做的动作。

  肖佳霏接着说:“因为我刚刚开始负责一个新的项目,所以可能最近不会主抓专栏的事情,但是专栏也会继续做下去,所以我们可以签订一个长期的合同,请您作为我们的专栏作者。”

  陈宇的手指转的愈发快起来。

  “不过……”肖佳霏顿了一下,陈宇转着的手指瞬间停下来:“我们一直的模式都是不固定专栏,如果您这个月写的内容正好符合我们的选题,那么我们可能就会用,但如果不符合的话,我们可能就不用了。”

  陈宇点头:“嗯,这个我理解。”

  肖佳霏指了指齐丹:“小齐之后会一直跟进您这边,当然选题的事情她也会提前跟您说,防止我们沟通不畅,写的内容不能发布。”

  陈宇又点头,并且对着齐丹笑笑,与此同时,他想到了他的银行卡上的余额。

  肖佳霏问:“你有什么问题吗?”

  陈宇破口而出:“请问稿酬是怎么结算的?”

  肖佳霏点点头,她看出来陈宇问出这句话之后脸上的表情有点拘谨,就说:“这个是一般作者都会问的问题,我们的稿酬一般是根据不同的稿件质量、内容去区分稿酬的价格。一般我们确定用稿之后,会先支付给作者一部分钱,等出版上市之后再支付一部分。当然,如果我们跟您说确定用稿,但是最终没有用的话,会根据合同给您一定的赔偿。”

  陈宇说:“这个不错,很让人放心。”

  肖佳霏说:“对,我们是借鉴了出版社模式的杂志社。有很多杂志社拿稿件如果没有用的话,都是没有赔偿的,我们也是让更多的作者愿意给我们稿件。”

  陈宇不住的点头。

  肖佳霏说:“您看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可以签一个简单的合作协议。这个协议主要是声明您成为我们的意向专栏作者,没有实质的作用。后面在用稿的时候,我们还会有单独的版权合同。”

  陈宇说:“可以,我现在就可以签。”

  肖佳霏笑笑:“这个不用这么着急,我稍晚点给你发一份电子稿,您回去看好了再签也可以。”

  陈宇坚持:“没事,我这就可以签。”

  肖佳霏其实已经有点想走了,她实在受不了陈宇身上的烟味。于是她转头对齐丹说:“那你帮我准备一下吧,我这边还有个事情比较着急,我还得去处理一下。”

  陈宇站起来,又一次把手伸过去:“那就拜托您了。”

  肖佳霏伸出手,象征性的握了握,逃出了小会议室。

  没过一会儿,齐丹拿着几张合同又回来。她问:“您带身份证了吗?”

  陈宇赶紧从兜里摸出身份证递过去。齐丹看了一眼说:“您先看看合同,这个我得复印一下。”说着,又一次出去。

  陈宇简单的扫了一眼合同,刷刷点点,几下子就填完。他无聊的看着这间实际上已经成为杂物间的会议室,等待齐丹回来。

  门开了,齐丹没进来,反而是肖佳霏走了进来。她拿着陈宇的身份证,脸上有点惊喜:“您也是夏城人啊?”

  陈宇站起来:“您也是?”

  肖佳霏笑:“我从夏城长大的,夏城二中,您呢?”

  陈宇说:“我八中的,二中好学校啊,全省重点。”

  肖佳霏点头:“嗯,我后来考大学到了北京,然后全家都搬过来了 。”

  陈宇笑起来:“没想到还遇到一个老乡,真不容易。”

  肖佳霏说:“对,我们作者还真挺多的,但夏城的,你算是第一个,我在杂志社这么多年了也没遇到过。”

  陈宇说:“以后得多沟通了。”

  肖佳霏递过一张名片:“对啊!这名片上有我的电话,后面还有我QQ号,回头咱俩得多聊,还有好多合作机会呢!”

  陈宇赶紧把名片收起来,装到自己的钱包里:“以后还要跟您多请教。我是八二年的,您是?”

  肖佳霏说:“我也是80后,不过你得叫我姐了。”

  陈宇马上说:“这好,那肖姐,以后就一定得多联络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