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话 蛛丝马迹
二瘦子2016-12-13 18:373,338

  由于是新媒体事业部成立的第一天,所以肖佳霏下班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她挨个让同事们离开,然后给何瑞山打了个电话问他在哪儿。何瑞山说,我刚刚准备下班回家,你如果没吃饭的话,咱俩就一起出去吃饭。肖佳霏本来很累了,但是想起昨晚和何瑞山吵的那一架,就说那我在单位等你,你来接我,咱们出去吃好吃的。何瑞山说那你的车怎么办?肖佳霏忽然想起来说别提了,早上跟人撞了。先扔这儿吧,明天我找个同事帮我去修。何瑞山说要不我帮你弄?肖佳霏说算了吧,你忙你的,我这边有清闲的人。

  挂了电话没过多久,何瑞山就来了。肖佳霏跑下楼的时候,何瑞山正开着车门在车下抽烟。一看到烟,肖佳霏马上皱眉头:“掐了掐了,怎么现在这么大烟瘾?”

  何瑞山笑:“家里不让抽,外头也不能抽啊?”

  肖佳霏坐上车:“没说不让你抽,我今天差点被烟熏死!”

  何瑞山也上了车,锁好车门:“你们单位不是没几个人抽烟么?”

  肖佳霏靠在椅背上:“是没有,结果今天签了个作者,这家伙身上的烟味就跟抽了几百盒一眼,三米外都闻得见。哎对了,”她转头看何瑞山:“就这烟鬼,居然是夏城人。”

  何瑞山已经启动了车子,他看了她一眼:“没想到你们夏城居然也出来一个写作的了?”

  肖佳霏白了他一眼:“谁说我们夏城就不能写东西了?我不还是编辑么?”

  何瑞山笑着没说话。肖佳霏接着说:“我看了他写的东西了,说白了一般,但是他写的东西正好是你们培训用到的一些内容,写的挺浅的,我琢磨正好能帮你写一些吸引新生的内容。”

  何瑞山点头:“嗯,这事儿你倒是真给我帮了很大的忙了。下个月又有两本新书出来,都是你介绍的作者。”

  肖佳霏说:“那你准备怎么感谢我?”

  何瑞山说:“请你吃大餐吧!你说,想吃什么?”

  肖佳霏想了想:“去俏江南吧 !我想吃他们的酸菜鱼。”

  何瑞山打了转向灯,在路口转向:“好,现在去俏江南!”

  此时的陈宇也到家了。他回家很晚,原因第一是王子玉不在家,他在家待着也无聊,另外今天刚刚签了意向合同,对他来说就是跨向稿酬梦的第一步,他特意犒劳自己,在小区外的川菜馆点了两个菜和两瓶啤酒。

  等到回家时,他已经有点微醉了。他靠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又给王子玉打电话。他从杂志社出来到现在已经打了十多个电话了,电话那边的提示不是关机就是不在服务器,这让陈宇有点担心。

  终于,电话打通了,好几声之后才被接起来:“你在哪儿呢?怎么一天都没接电话。”

  王子玉那边好像很热闹,她大声说:“一开始是没信号,后来直接没电了。这不刚充上电出来吃饭。”

  陈宇说:“跟你们同学吗?”

  王子玉说:“还能跟谁,就是一群同学。不过有几个之前在北京认识的朋友也在这边,一起吃饭呢。”

  陈宇说:“行,你只要没事就行,我是想说今天我跟杂志社签了一份合约,我要给他们写专栏了!”

  王子玉那边声音很大,她说:“你说什么?太吵了,我听不清!”

  陈宇加大了音量:“我说我今天跟源代码杂志社签了一份合约,我要给他们写专栏!”

  王子玉终于听清了,说:“恭喜啊!可惜我不在,要不然就跟你一起喝酒庆祝了!”

  陈宇说:“等你回来就去喝酒!”

  王子玉说:“行,回来喝酒!”这时旁边有个男人的声音说:“要跟谁喝酒啊?你先把这杯酒喝了!”

  陈宇皱了皱眉:“你这是跟谁喝呢,少喝点!”

  王子玉说:“行了行了,我知道了,那我先不聊了啊,很吵!今晚回去也不打电话了,明天早上约得去看日出!”

  陈宇说:“行,那你挂了吧!”

  王子玉说:“那我挂了啊,再见”说着要挂电话,就在那个瞬间,刚才那个男人的声音又出现了:“不是说不让你给他打电话吗?跟我来喝酒的……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陈宇心里觉得咯噔一下,当他再把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发现王子玉已经关机了。

  他没敢多想,过了一会儿自言自语的说:“这什么破电话,一来就没动静,回头得给她买个新的了。”

  俏江南餐厅,酸菜鱼和几样其他的菜已经端上来。

  今天的何瑞山有点奇怪,他不停地往肖佳霏的盘子里夹菜,甚至连鱼刺都精心为她挑走之后才放到她的盘子里。

  肖佳霏说:“今儿这是怎么了,从来也没见你这么殷勤过啊!”

  何瑞山笑:“一来呢,是恭喜你今天新官上任,二来,昨晚上不是让你不高兴了么?这是给你的道歉。”

  肖佳霏懒洋洋地瞪了他一眼 :“这就道歉了?连个礼物都没有!”

  何瑞山说:“我今天有点忙,加上明天要出差,所以就没来得及给你买礼物。”

  肖佳霏说:“出差啊?去哪儿?”

  何瑞山又夹了一块剃了骨的鱼肉给她:“青岛有个企业内训要过去看看。”

  肖佳霏奇怪地看着他:“之前不都是其他同事去么?怎么这次一个企业内训也得你亲自出马了?哪家客户啊?”

  何瑞山说:“内训不大,主要这次还想过去看看青岛那边的市场,想在那边做个培训中心。”

  肖佳霏摇头:“青岛市场不饱和么?”

  何瑞山说:“不确定,所以才打算去看看。”

  肖佳霏说:“你可好久都没带我出去玩了,下次你出去出差,要不带上我吧?”

  何瑞山笑:“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还有孩子呢,等孩子稍微大一点,就带着你俩一起出去好了。”

  肖佳霏失望地点点头:“行吧。只要你别不要我了就行。”

  何瑞山脸上飘过一丝尴尬:“怎么会不要你,放心啊老婆!”

  肖佳霏说:“能放心才怪了呢,当初不怕,那是因为你穷的就剩我了,现在你公司这么大,周边的小姑娘还不得一绺一绺的啊?”

  何瑞山讪讪地笑:“你就放心吧,哪儿有那么多啊!”

  肖佳霏嘟着嘴巴:“有一个我也受不了啊!”

  何瑞山说:“不会的,一个都不会有啊,放心吧!”

  吃完饭,两个人走出餐厅门,肖佳霏说:“我是真有点累了,我去后排躺着去了,你开车吧!”

  何瑞山说:“行,你休息一会儿,咱们一会儿就到家。”

  肖佳霏没再说话,打开后车门直挺挺地砸在后排座位上。何瑞山看她已经躺倒了,也就没有再说什么,默默地开始开车。

  肖佳霏虽然躺着,但是眼睛却是睁着的。她看着这部新买的车,想起几年前艰苦创业的过程,忽然觉得感慨万千。于是她肆意的打量着车里每一个角落,回顾自己和何瑞山所有过去的故事。

  突然,她发现就在驾驶座的下面有一张白色的纸条,她拿起来,发现是一张购物条。本来打算捏着扔掉,但她还是又看了一眼,然后一骨碌翻身坐起来。

  “老公,你给我买礼物了?”

  何瑞山从后视镜看看她:“没有啊!”

  肖佳霏本来打算把购物条交给他看,但是此刻车已经上了环城高速,安全起见,她打开清单给他念:“Dior的眼霜,爽肤水,遮瑕膏,不是给我买的,谁买的?”

  何瑞山猛点了一脚刹车,然后对着旁边飞速插过的一台车骂了一句,说:“不知道,可能是赵雪涵的。”

  肖佳霏问:“哪个赵雪涵?”

  何瑞山的声音有些不自然:“我们单位那个赵雪涵,行政那个,她总搭我的车回家你给忘了?”

  肖佳霏说:“人我倒是记得的,你们行政现在一个月多少钱工资啊?”

  何瑞山说:“五千左右。”

  肖佳霏看着后视镜里的何瑞山:“五千左右的工资用Dior啊,这清单上的价格两千多,你们行政可真够奢的!”

  何瑞山说:“可能是她男朋友给她买的吧?我记得这几天她是要过生日。”

  肖佳霏说:“不是你给买的吧?”

  何瑞山转头看了一眼肖佳霏:“我疯了?给自己的员工买这么贵的生日礼物。我们公司一般过生日就是买个蛋糕,这你忘了?”

  肖佳霏憋嘴:“我没忘,今儿吃饭的时候不是刚跟你说你怕你身边女人一绺一绺的么?”

  何瑞山笑了起来:“你放心吧,我再傻也不会吃了窝边草。再说了,你得相信我成不?”

  肖佳霏把购物单收起来,装到自己衣兜里:“我还听说过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一般你觉得不可能的人,都是最有可能的犯罪对象!”

  何瑞山又回头:“我记得你不是做技术类杂志的吗?什么时候改悬疑推理了?”

  肖佳霏瞪了他一眼,重新躺下:“老公,你要有一天不要我了,我肯定哭都没地方哭去。”

  何瑞山干笑几声,敷衍道:“不会的啊,你必须得信任我才行。”

  肖佳霏不再说话,她把手放到兜里,用手指尖拨弄着已经被团成一小团的购物单,沉沉睡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