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故事的开始
二瘦子2016-12-13 18:326,067

  《源代码》杂志社的办公室里,大家都很安静,没有人出声,只有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和偶尔出现的喝水声。

  这几天大家都很忙,马上就要上新的一期杂志,每个人手头都有无数的工作要去做。肖佳霏也休完产假回来上班了,最近何瑞山的培训公司风声水起,今天早上,何瑞山的又一笔广告位预定的钱打到了杂志社的账上。

  楚莉莉像是浑身长了刺一样,磨皮造痒。她手里也有无数的工作,但是她现在并不想做,此刻她只想怎么把自己的工作分给新近社的新员工。

  肖佳霏紧盯着电脑屏幕上新发来的稿件,一点点的读,一点点校正。她伸手摸自己杯子,打算喝口水,却发现杯子早就空了。她靠在椅背上深深地伸了个懒腰,然后端起杯子去休息间。

  楚莉莉紧接着就站了起来。

  休息间里,肖佳霏按了按咖啡机,发现里面已经空了。她又看了看饮水机,发现上面的指示灯是红色,于是干脆坐在椅子上等水开。

  楚莉莉进来了。

  她说:“肖佳霏,可以啊,你老公的广告都打到咱杂志社来了!”

  肖佳霏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楚莉莉,赶紧用手摸了摸胸口:“莉莉啊,你吓死我了。”

  楚莉莉说:“你都把我们大家都吓死了!你知道今天社长说什么了吗?社长说你老公一下子付了半年的广告费呢!太吓人了,封二封三全占,看来姐夫很支持你工作啊!”

  肖佳霏笑:“他在哪儿也得打广告,再说咱们杂志的读者跟他的用户又重合,就算没我他也得打啊!”

  楚莉莉说:“那这业绩算谁的?可不能便宜了广告中心的那群人!”

  肖佳霏说:“这你就得去问社长了,不过听说社长干脆就扣掉了原来提成的点,然后直接报的折扣价。”

  楚莉莉直咋舌:“那得多大一笔啊,可惜了,可惜了,你还不如干脆调到业务部去,光靠你老公的钱,那就足够你活了!”

  肖佳霏说:“那我干脆不来上班好不好?我自己赚我自己老公的提成吗?”

  楚莉莉说:“怎么不行?我是真羡慕你娶了这么好的一个老公!”

  肖佳霏看到水开了,站起来走到饮水机前:“这还不简单!你也赶紧去娶一个呀!”

  楚莉莉说:“我要是能找个和姐夫一样的老公就好啦!”

  肖佳霏笑说:“你这是光看见贼吃肉,没看见贼挨打啊!不过你说也怪了哈,之前我跟我老公说往咱们社投广告的事情,他听都不听,怎么忽然就把广告弄过来了。”

  正说着话,门外发行部张咏走了过来:“肖姐,社长说叫你过去一下呢。”

  肖佳霏回头:“行,谢谢啦,我这就去。”说完,要往外走。

  楚莉莉一把抓住肖佳霏:“哎我说肖佳霏,你有没有发现张咏不太对劲?”

  肖佳霏一脸迷惑地看她:“哪儿不对劲?”

  楚莉莉凑过来,神秘地说:“你是当局者迷吧?张咏有点喜欢你,你没发现么?”

  肖佳霏一把打在楚莉莉背上:“胡说八道什么呢?我都结婚的人了,哪儿有那么多喜欢不喜欢?”

  楚莉莉说:“那怎么了?挖社会主义墙角,薅社会主义羊毛呗,再说你看张咏多帅的小伙子,谁看了不动心?”

  肖佳霏转身准备走:“那我就大方的送给你了,你去和张咏发生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吧!”

  社长办公室在整层楼的最中间,不知道当初设计这层楼装修的设计师是怎么想的,社长办公室在整个楼层居中的地方,单独隔出来一处圆形的办公室,社长坐在圆形办公室的中间,后面挂着杂志社的LOGO,那样子像极了美国总统的椭圆形办公室。

  肖佳霏在外面敲门:“社长您找我?”

  社长王道伟看见肖佳霏,喜盈盈地站起来:“肖佳霏你来啦?快坐快坐!”

  肖佳霏谢过,搭了一半屁股在椅子上小心翼翼地坐下。

  王道伟倒了一杯水递过来:“肖佳霏啊,产假什么时候结束的?”

  肖佳霏说:“我昨天刚上班。”

  王道伟说:“嗯,不错不错,宝宝好吧?”

  肖佳霏点头:“谢谢社长,孩子还不错,就是还没断奶,我不在家就找我。”

  王道伟说:“那就该多休息一段时间,孩子现在恋妈。”

  肖佳霏尴尬,觉得和社长一个大男人谈喂奶的事情很是不安,便岔开话题说:“社长您找我什么指示?”

  王道伟也觉得刚才的话题有些越界,便清清嗓子:“没什么大事,主要是两个事情。第一呢,我们确实很感谢你爱人能够一下子把封二封三的广告给包了下来,这个确实是很让人高兴的。”

  肖佳霏把刚才跟楚莉莉的话又重复一遍:“没什么的社长,反正他也要打广告,再说咱们的用户和他们的契合度确实很高。”

  王道伟点点头:“第二个事情呢,你现在也回来了,我有个想法跟你探讨一下。”

  肖佳霏说:“您说。”

  王道伟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报告:“你看啊,现在这个互联网越来越发达了,咱们的纸质杂志,现在确实也是遇到了瓶颈,想再往上走,可能也比较难了。再一个咱们原来的主编老梁现在也到退休的年龄了,他身体也不好,前两天刚提了病退。”

  肖佳霏觉得自己心跳有点加快。

  王道伟接着说:“老梁走了呢,工作就被空置了,你看,一个萝卜一个坑,空着的位置总要有人去做。而且现在我们准备成立一个新媒体事业部,这个总编这次就不但要负责现有的出版工作,还得负责新媒体的事情。”

  肖佳霏不停的点头,她觉得心跳越来越快。

  王道伟看出了肖佳霏的窘迫,笑着说:“佳霏啊,你不要这么紧张嘛!听我把话说完。”他顿了顿“现在咱们杂志社,有经验,有能力的编辑,推算下来也就是你了。之前主编竞聘也是因为你走了才到了老梁手里,现在老梁走了,不过呢,流程该走还是得走,主编还得竞聘,新媒体事业部的负责人也得竞聘。你的经验可以让你顺利地有竞聘资格,但具体行不行,还得看你的。”

  肖佳霏知道王道伟想说什么,但她还是压住了自己心里的喜悦:“社长,您的意思是……”

  王道伟哈哈笑:“我的意思是赶紧去准备主编和新媒体事业部竞聘的材料。不过这里面也得有个取舍,我想让你暂时这段时间两方面都兼顾,过阵子你自己再确认是留在编辑部还是到新媒体事业部。”

  肖佳霏问:“社长,两个部门都竞聘,我不知道我顾不顾的上。不过我会尽量的。”

  王道伟点点头:“现在压力有点大,老梁走了,编辑部群龙无首,所以在竞聘之前你还是得代理一段时间主编的工作。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跟我提。”

  肖佳霏站起来:“谢谢社长信任!我会尽量做好。”

  王道伟说:“是必须做好,不过你要注意一下哈,我们成了新媒体事业部的原因呢,就是能增加营收,另外顺利的把杂志社互联网化。所以这俩事情你还是要多费费心的。”

  肖佳霏赶紧答应,又寒暄了几句,转身走出社长办公室。

  回到工位,楚莉莉着急问:“怎么了怎么了?”

  肖佳霏看了看楚莉莉,故作神秘地说:“没什么事情,就是给交代了一堆工作呗。”

  楚莉莉不信:“不对吧,我怎么看你喜形于色的?”

  肖佳霏说:“嗯,工作内容之一嘛就包含,让我担任代理主编的工作。”

  楚莉莉一下子跳起来:“什么什么什么?”周边的人一起转过头看向她“你要当主编了?”

  肖佳霏站起来:“让你别瞎喊,你喊什么啊?只是顶包给别人干活的!”

  旁边同事七嘴八舌:“肖姐,请吃饭啊!”“肖姐,我们今晚哪儿吃去?”

  肖佳霏说:“今晚不行,我得回家看孩子,等任命下来再说!”

  晚上,肖佳霏一直等到何瑞山十点多才回家。刚进门,肖佳霏就神神秘秘地把何瑞山拉到卧室,何瑞山一脸迷茫:“干嘛呀?”

  肖佳霏说:“你进来吧!怕被我爸妈听见!”

  何瑞山说:“没看见你爸呀!”

  肖佳霏说:“我妈带孩子呢,我爸出去遛弯了。哎呀你别问了,我有喜事告诉你!”

  何瑞山说:“什么喜事?”

  肖佳霏说:“首先呢,我得感谢老公,把那么多广告预算给了我们杂志社!”说着,她狠狠地抓住何瑞山亲了一下。

  何瑞山说:“没事啊,反正早晚都得投。”

  肖佳霏说:“正因为你如此正确的判断,如此果敢和英明的决定,我……”她神秘地看着何瑞山。

  何瑞山说:“你升主编了?”

  肖佳霏一愣:“代理,代理。哎,你听谁说的?”

  何瑞山说:“我这还用听谁说,这种事情,我都给你们社长广告费了,他还能不给你个官儿当当?”说完,走到衣柜前开始换衣服。

  肖佳霏跟着他:“哎,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都副主编好久了,这次升职,也不全是你给广告费的功劳啊!”

  何瑞山精疲力尽:“都差不多,怎么也算个推进剂吧!”

  肖佳霏怒了:“何瑞山你什么意思啊?你是说我都得靠着你呗?没有你我就当不了这主编了?”

  何瑞山看出了肖佳霏的不快,赶紧走过来拉着肖佳霏的手:“没有没有,最关键的原因还是你工作能力突出,业绩好。”

  肖佳霏挣开何瑞山的手:“你不是说是你赞助出来的吗?我告诉你,你别老觉得什么事情都非黑即白,我主编这件事和你买广告没有严格的从属关系!”

  何瑞山也有点生气:“行行行,没关系没关系,我今天打钱的时候我就跟你们社长说了,否则我也不会一下子买那么长时间啊!”

  肖佳霏彻底被激怒:“何瑞山!你这样做是不是太瞧不起人了!我可以凭自己的本事去拼这个主编的职位,你凭什么就要说是你给我帮忙了?”

  何瑞山无心恋战:“行了,你也别生气了,我洗澡去了。的确是你现在工作能力突出,真的,我没骗你。”说着,拿着睡衣往浴室走。

  肖佳霏怕吵到外面的孩子和妈妈,赶紧紧跟两步上去,压低声音说:“何瑞山你跟我说清楚!”

  何瑞山没理她,关上门,自顾洗澡。

  同时。

  一个破旧的小区里,林立着多栋老旧的红色住宅楼。这些住宅楼至少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建筑风格都是苏联专家援建时的那种整齐突出的阳台、伸出楼外的钢管楼梯扶手。墙面上,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到一些大字“备战备荒为人民”,“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等。

  住在这个小区里有两类人,一类是早已退休在家的当地居民,每天慢慢悠悠地在楼下遛弯,在楼下买菜,为了一毛钱和小贩争吵半天;另外一类是租房居住的外地人,白天生活在高楼大厦,互相称对方英文名,晚上又一身疲惫吃着路边酸辣粉的所谓白领。

  在这个城市里,能住在这样小区里的租住户,都至少每个月能赚万把块钱,都至少算是个白领。他们和蚁族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们拥有自己的卫生间,拥有自己独立的一室一厅,而蚁族没有。

  陈宇就住在这里。

  原来陈宇是不打算来北京的,但是自从王子玉走了之后,他在家呆的五脊六兽。每天自己妈妈都因为带陈婷婷而发出一大堆唠叨,她认为陈宇根本就不应该那么早的结婚,甚至就不应该和王子玉结婚,他至少应该找一个和他条件相当,身高相当的姑娘,而不是王子玉一样,没有文凭,没有学历,没有身高的三无人员。但陈宇并不这么看。他觉得,过日子这种事情是俩人共同的事情,既然自己看对眼了,就没有什么对或者错,两个人相爱也就是了。所以他思前想后,准备去北京找王子玉。

  而今天,是陈宇到北京的第三天。

  王子玉还没有回来,按她的说法,她这几天要去河北集训。陈宇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在北京培训,非要到河北集训。但是他还是有点心疼王子玉的,毕竟在外面已经两三个月了,听说她一直和朋友住在一个筒子楼里,没厨房没厕所,做饭得在门口,上厕所得到几百米开外的路边公厕,就连洗澡都只能在屋子里接一盆水擦洗。陈宇觉得,自己做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女人的老公,理应让她过上比较好的日子。于是,他在家连续接了十几个项目之后,终于凑了几万块钱,只身一人扔下陈婷婷来到北京。

  尽管比较残忍,但陈宇想,如果能让王子玉尽快学成回家,一家人团聚还是很不错的。

  陈宇下了火车第一件事就是找房子,他转了整整一天,总算是找到了这间价格不贵,而且周边配套很全的两室一厅。找好之后,他给王子玉打电话,说,什么时候回来,我找了个好房子。

  王子玉挺开心,当天晚上就回来了,而且在陈宇的帮助下,回来的时候顺便把自己的行李也都带了回来。

  晚上,陈宇躺在床上,等着王子玉洗澡上床,毕竟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和她在一起了,陈宇很期待。

  王子玉洗好澡,擦着头发坐在床边看电视,陈宇说:“快来啊!”

  王子玉说:“今天好累啊,对了,我有个事儿跟你说。”

  陈宇看着她:“一会儿说不行吗?”

  王子玉说:“就现在说吧。我们明天集训班毕业,今天我是溜出来的,大家还都在河北,这个你知道吧。”

  陈宇说:“我知道。”

  王子玉说:“我今晚就睡一会儿,明天早上六点的火车就得往回赶,一方面是要领证书,再一个,我们约好在那边玩儿三天。”

  陈宇坐了起来:“三天?还明天早上就要走?”

  王子玉说:“所以今晚我得早点睡了,我看了一下,我最晚四点就得起来收拾。”

  陈宇问:“必须得去吗?”

  王子玉回过头看他:“得啊,要不我这么久白学了。再说这些同学都有各自的美容院,跟她们处好关系了,以后找工作不难。”

  陈宇说:“到时候我们可以开自己的美容院啊,我觉得就算要处朋友,那也不至于玩三天这么久吧!”

  王子玉说:“你不懂,美容就这么大一个圈子,大家除了各自开店帮得上忙,以后各自的产品还得通过大家卖呢。我们想建立一个联盟,这样谁有产品就大家一起卖,这不是能多赚点钱吗?”

  陈宇的确不懂,但是他觉得好像真有点道理,于是他只好说:“行吧,那你早点睡,明早还得早出去。用我送你吗?”

  王子玉说:“不用,我打个黑车就走了。”

  陈宇说:“打正规出租吧,我给你钱。黑车不靠谱。”

  王子玉放下手中的毛巾,躺在床上,一伸手关掉灯,背着陈宇说:“你也早点睡吧,困死我了……”

  陈宇睡不着,他想搂着王子玉,却看到她很快就睡着了。他坐起来,走到阳台上去抽烟,却发现找不到打火机,于是就轻拍了王子玉一下,说我下楼去买个打火机,这就回来。

  买完伙计,陈宇在楼下抽完烟才走上来。推开卧室门时,发现屋子里一点亮光都没有,只有王子玉的枕头底下手机还亮着。他以为是什么骚扰电话,过去打算要帮她关掉,没想到王子玉一把抓住手机,说“刚才来了个短信,我忘记关手机了。”

  陈宇说:“哦。”然后也躺下睡觉。

  不到四点,王子玉果然醒了过来,她并没有叫醒陈宇,一个人自顾在卫生间里悉悉索索的洗脸化妆,但陈宇还是醒了,他看了看表,问:“要我送你吗?”

  王子玉吓了一跳,转头说:“你醒啦?不用不用,我这就走了,已经叫了出租车了。”

  陈宇点点头,看着她在屋子里转来转去。

  陈宇说:“老婆你今天打扮的很漂亮啊!”

  王子玉的确打扮的很漂亮,她画了淡妆,穿了一条粉色的连衣裙,头发没有像平时那样扎着,而是随着肩膀的曲线披下来,左手边,拿了一个小书包,右手拎了一双白色的高跟鞋准备出门。

  王子玉回头说:“哈哈,真的吗?”

  陈宇说:“当然是真的,还不快过来让我亲亲?”

  王子玉走过来,在陈宇的额头上敷衍地一吻:“行了,我赶紧走了啊,要不然赶不上车了。”

  陈宇说:“行,快走吧,注意安全。”

  门哐当一声被锁上,陈宇趴在阳台上往下看,一会儿,王子玉便背着书包出现在了小区的路上。楼下并没有车,陈宇想了想,可能是因为出租车晚上不让进小区吧,于是他看着王子玉逐渐走远,也就没再多待,回到床上继续补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