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话 蹊跷
二瘦子2016-12-13 18:404,274

  陈宇的面试很顺利,甚至可以说是非常顺利。那家公司在经过了很快的三轮面试、笔试和再面试之后,当即决定录用他,月薪一万五。陈宇高兴极了,他觉得小公司虽然有风险,但是办事效率的确是很高。临走时,那家公司的女老板还把陈宇送了出来,说他的技术确实是非常好,希望他可以尽快到岗。陈宇说,下周一我就来上班。

  走出大门,他忽然想分享这个好消息给王子玉,于是就打电话给她。结果电话被王子玉挂掉了,再打了两次依然被挂掉。陈宇还在愣神的时候,王子玉发短信给他:“我在开会,不方便接听。”

  陈宇很失望,他现在急切地需要有个分享的出口。想了半天,自己在北京完全没有朋友,除了刚刚认识的齐丹和肖佳霏。想了半天,他还是给她俩人发了信息,信息内容都一样,只改了一下称呼。

  “肖姐/齐编辑:我刚刚面试了一家做线上儿童社区的公司,已经被录用。之后就可以定居北京,沟通就方便了。有时间的话可以一起吃饭,我请客。”

  很快,肖佳霏回了短信:“小陈,真的很赞!我最近带宝宝,工作也忙,不过等空下来一定第一时间和你这老乡一起吃顿饭!”

  齐丹的短信也来了:“恭喜陈老师,那么以后我们多沟通!”

  陈宇站在杂志社楼下,又发了两条短信寒暄之后,便收起手机开始东张西望。他有些迷茫,偌大的城市竟然没有他可以放松的地方。

  看了看时间还早,他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没在北京的任何地方转过,这几天都让找房子、写东西等一堆琐事缠绕,他看看公交站牌,发现自己距离天坛只有四五站的距离,于是干脆等在公交站,准备去放松一下。

  路上的车走的很慢,公交车进站出站时,庞大的车体横在马路中间,让原本就窄的公路显得更加拥挤。他远远的看着自己要坐的车就在百米意外,但等了很久也没挪到自己面前。

  终于,随着一辆公交车出站离开,路上的状况好了一些,最内侧车道的速度也提了上来。陈宇傻呆呆的看着那些车努力地往前走,想什么时候可以赚到钱也买台车开开。

  远处的公交终于离自己越来越近了,陈宇往前走走,等着车来时可以第一时间上车。这时,他忽然看到,就在最里侧的有一辆白色的小车上,一个侧脸非常熟悉,那个侧脸笑着,跟旁边开车的人在说着什么。他赶紧想再仔细看,但这时公交已经进站了,车体横在他面前时,那台白色的小车抓住机会快速的开了出去。

  那是王子玉吗?

  他有些发呆,想要再看清楚时,后面的人开始推搡他:“快上车快上车!”

  他想,应该不会是她吧。她刚才不是说正在开会吗?没有道理现在出现在这条路上。

  终于,车门被勉强的关上,他在拥挤的人群里费了好大劲拿出手机,又一次拨通了王子玉的电话,但很快,电话又被挂断,短信随之发来:“我正在开会,稍晚和你联系。”

  他想,应该不是王子玉吧!

  新媒体事业部的工作很多,也很复杂。对于肖佳霏来说,这是一个新鲜的领域,她从来没有接触过。因此这几天她除了忙手头的事情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在看微博,看人人,看所有一切社交媒体,她希望从中发现更多的机会。

  齐丹走过来:“姐,看什么呢?”

  肖佳霏没回头:“看看微博,找找机会,咱社里从上到下没一个人碰过新媒体,总得琢磨琢磨怎么办才行啊。”

  齐丹手里端着一杯茶:“哎姐,你关注楚姐微博没?”

  肖佳霏摇头:“咱社里的人我一个都没关注,上班的时候来来回回的见,下了班好不容易休息会儿,还得看人家在网上晒袜子,我可没那么好兴致。”

  齐丹把杯子放下,说:“姐,可不一样,人家楚姐天天日子过得可潇洒了,这几天休假我看又去海边玩了呢!”

  肖佳霏还在看着电脑屏幕:“很稀奇么?去年社里不是组织咱们去过北戴河?”

  齐丹摇摇头:“姐您能不这么土么?北戴河也叫去海边啊?楚姐可是去青岛玩了。”

  肖佳霏转过来看着她:“青岛?”

  齐丹说:“对啊!”

  肖佳霏迟疑了一下:“我老公这几天也去青岛了,得,这下他俩跑一起去了。”

  齐丹笑起来,开玩笑说:“肖姐,那你可得盯好姐夫了,楚姐一出手,麻烦就大啦!”

  肖佳霏拿起桌子上的杂志随手就打了齐丹一下:“胡说八道什么呢?别人我不了解,他我还不了解啊?”

  齐丹笑着躲开,说:“好好好,我不说了。那我去忙了哈,你继续看微博吧!”

  肖佳霏笑着拿手上的书扇她:“走走,快走,烦都烦死了,再不去工作,下个月我把所有人的组稿任务都压你一个人头上!”

  齐丹没再说话,吐了吐舌头,转身就跑去自己工位。

  肖佳霏回过头,继续看微博。但这时候的她有点静不下心思了,她找到杂志社的官方微博,又从官方微博里找到楚莉莉的微博链接打开,果然,楚莉莉在早上刚发了一张在海边的自拍。

  肖佳霏看着,忽然觉得有点心慌,便拿起手机拨何瑞山的电话。

  “喂,霏霏。”何瑞山接的很快。

  肖佳霏说:“老公,干嘛呢?”

  何瑞山说:“刚从内训的地方出来,约了一个当地的培训机构负责人谈事。怎么了?”

  肖佳霏说:“我没什么事,就是刚才突然想起你来了,你想我了么?”

  何瑞山笑:“当然想了。孩子还好吧!”

  肖佳霏有点不高兴:“我说你到底是想我了还是想孩子了?”

  何瑞山说:“当然是想你啊,这不是顺便问问孩子好不好嘛!”

  肖佳霏说:“行了行了,孩子当然是好。你再外面照顾好自己就行,什么时候回来?”

  何瑞山想了想:“大概后天吧?现在还有几个事情没有确认,不太清楚。回来之前我会跟你打招呼的。”

  肖佳霏说:“那你快回来哈,要不然我被别人追走了你可别后悔。”

  何瑞山顿了顿:“行了,你乖乖的吧,我先去忙了。”

  肖佳霏说:“行,那你去忙吧。”

  “老婆再见。”

  放下电话,肖佳霏觉得自己有点可笑,于是她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下一句话:毫无来由的怀疑是破坏感情的罪魁祸首,便又开始继续工作。

  坐在对面的张咏听见了肖佳霏刚才说的所有的话。他坐在整个会议室的角落里,没人看到他电脑上有什么东西,所以他可以在上班的时候放心大胆地去做自己的事。这时,他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着一张肖佳霏的照片,此时他心里有点酸,但可以克制。

  之前和齐丹吃饭的时候,电子相册这个主意他偷偷记了下来。他觉得这的确是份能给肖佳霏惊喜的生日礼物。他想,尽管自己这辈子都和肖佳霏有缘无分,但自己偷偷做点什么能让她开心,这是最好的结果。

  他想好了,他要用肖佳霏的照片去做一个表白的电子相册,然后新申请一个邮箱,不署名就发出去。不管怎么说,肖佳霏收到一份不知道谁发来的表白邮件,应该会很高兴。于是,他这么做了。

  陈宇最终还是没有去天坛。他觉得自己心神不宁,车到天坛站时,他完全没有听到车上报站的声音,等他发现天坛的正门时,车子已经启动一会儿了。所以他干脆想,算了,哪儿也不去了,直接回家。

  等到了家楼下,准备上楼时,他发现楼下也有辆和刚才在公交站看到的一模一样的白色轿车,他迟疑了一下,回头往车上看。那司机本来在车里抽烟,看到陈宇回头看他,很快就把烟头弹出了窗外,倒车往小区外开。陈宇倒是也没往心里去,转身就进了楼里。

  到家门口,他发现自己家门是虚掩着的,一推门,发现王子玉正在家里收拾东西。他问:“你怎么回来了?”

  王子玉没回头,依然在往行李箱里装衣服:“要出去实习,这几天要去天津。我回来收拾行李的。”

  陈宇说:“又走啊?”

  王子玉回头看他:“嗯,早上不是跟你说了么?”

  陈宇探口气坐在沙发上:“那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啊!”

  王子玉说:“哦,中午的时候定的。你面试完了?”

  陈宇兴奋起来:“下周一就可以上班了,一个月一万五。”

  王子玉的手停了一下,转身回来坐在陈宇对面:“什么工作啊,这么高工资?”

  陈宇说:“不高啦!我这个经验的开发工程师,怎么也得到两万多。那家是个创业公司,所以就少要一点。”

  王子玉问:“问了工作内容了吗?忙不忙?”

  陈宇摇头:“不知道,不过好像挺忙的,他们现在就一个开发工程师,我看那哥们儿给我面试的时候眼睛都睁不开。对了,说最近还要忙新产品上线,时不时的可能会来个封闭开发。”

  王子玉说:“忙点好,忙了至少赚钱多。”

  陈宇笑:“等赚够了钱,咱们也买个车,省的这外头风吹日晒,天寒地冻的。”

  王子玉楞了一下,说:“什么叫也买个车?谁还买车了?”

  陈宇也愣了,说:“对啊,为什么我要说也呢,今天坐公交的时候想起来这事儿了。哎对了,我今天在公交站看到一人,长得和你可像了。”

  王子玉看着她,脸上不知为什么,有点慌乱的样子:“什么时候?”

  陈宇看了看表:“没多久,充其量有半个多小时?”

  王子玉想了想,脸上慌乱的样子忽然没了:“哦,那就是我。”

  陈宇看着她:“啊?嗨,我就说,你刚才是往家走吧?”

  王子玉站起来,继续收拾东西:“嗯。”

  陈宇说:“那楼下刚才那个车就是送你来的?”

  王子玉说:“嗯。”

  陈宇犹豫了一下,好一会儿才问:“那男的是谁啊?”

  王子玉回头看着他:“一个朋友,学习的时候认识的。”

  陈宇说:“你们学美容还有男的啊?”

  王子玉说:“他不是学美容的,他是小叶男朋友的哥们儿,见过几次面。今天早上开会的时候他在等小叶,然后一会儿他也要去车站,所以就请他送我了。”

  陈宇说:“那你不让人上来坐坐。对了,刚才他好像把车开出小区了。”

  王子玉点头:“是,刚才他打电话说去外面等。好像是保安哄他了,说不让在小区停车。”

  陈宇说:“哦,那行,一会儿我帮你拿行李下去,顺便谢谢人家送你。”

  王子玉转过身来:“不用了,你该忙忙你的。”

  陈宇说:“没事儿,都到家门口了……”

  “我说不用送了!”王子玉忽然发起脾气,但很快,她也觉得这样不妥,便蹲下来把箱子拉好:“别墨迹了,我还要赶火车,一会儿你俩在楼下一聊,我怕误了车。”

  陈宇说:“行,那我不去了。”

  王子玉咬了咬嘴巴,拿起箱子往外走,走到门口时,陈宇忽然拽住她:“老婆,你还生我气呢?”

  王子玉有点不耐烦:“哪儿生气了?”

  陈宇说:“不生气抱抱啊!”

  王子玉想拒绝,但最终她还是不耐烦地把箱子放下,走到陈宇面前。陈宇开心起来,两个手环抱着王子玉,但王子玉却把两手耷拉下来,完全没有抱她的意思。

  过了一秒钟而已,王子玉说:“好了吧?我得赶紧走了,一会儿迟到了。”

  陈宇还想墨迹:“再亲一下呀!”

  王子玉又着急了,她一把推开陈宇:“哎呀行了,没完没了了还。我走了啊!”说这话,拉起箱子出门,陈宇还想说什么,但王子玉已经咣当一声把门锁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