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话 来来回回
二瘦子2016-12-13 18:394,768

  齐丹和张咏坐在面馆里。让齐丹没想到的是,这家面馆看上去虽然破旧,但张咏点的几个菜都美味无比。张咏看着她风卷残云,手里拿着一杯可乐也不吃。

  齐丹吃了半天忽然发现张咏没动筷子,便说:“你怎么不吃啊?”

  张咏说:“我怕你不够,我又没带那么些钱。”

  齐丹把面前的一团纸巾扔过去:“你当我猪啊?还能吃穷你?”

  张咏接过飞来的纸团,说:“不好说,以你这个吃法,跟猪也没差别了。”

  齐丹扔下筷子:“张咏你成心的吧?”

  张咏笑起来:“行行行,不说了还不成吗?”

  齐丹不吃了,说:“算了算了,吃人嘴短。咱俩现在就聊聊肖姐过生日的事情吧。”

  张咏有些尴尬:“不是每年都部门一起买礼物吗?我又不搞特殊,你跟我说这个干吗?”

  齐丹说:“真不聊啊?”

  张咏没说话。齐丹自顾说:“每年咱部门都搞一大堆形式主义。你看你们去年想那主意,居然给人家送一马克杯,上面还印上咱部门的照片,闹呐!”

  张咏说:“这谁出的主意?”

  齐丹想了想,磕巴起来,这主意就是她想的:“额……那就不提这个,我的意思是说啊,总得给人点儿惊喜什么的吧,或者说,有点创意的,再不济就弄点实用的。”

  张咏问:“什么实用,什么惊喜?”

  齐丹靠到椅背上:“这惊喜嘛,就简单了,比如做个电子相册啊,搞个化装舞会啊什么的,实用的……送个手机,送个水壶,送个椅子,不都行么?”

  “那就送个椅子好了。”张咏夹起一口菜,漫不经心的说。

  齐丹瞪了他一眼:“为什么不用惊喜的?”

  张咏说:“化装舞会不现实,上班时间搞社长不同意,休息时间搞,肖姐家孩子不同意。电子相册什么的那是初中生的玩意儿,肖姐哪里会有什么惊喜。还是实用的吧。”

  齐丹说:“那也不能送椅子啊!”

  张咏放下筷子笑:“这你就不懂了吧!你看肖姐做的椅子,跟咱们都一样吧?可那椅子咱们坐没问题,肖姐一个生完孩子不久的人,坐着腰疼不疼?”

  齐丹想了想:“还真是啊,肖姐最近总是自己揉腰……那这么着,咱也别送椅子了,跟土鳖一样。咱给肖姐送个按腰按摩器吧?带着方便,在车上,在家里,在办公室都可以用。价格还不贵,咱几个平摊下来也就几十块钱。”

  张咏点头:“那就这么定了!”

  齐丹笑,低头继续吃东西,张咏没再吃,而是想起了刚才齐丹说的电子相册的事。

  第二天一早,陈宇还没醒来电话就来了。他以为是王子玉让他去接她,眼睛都没睁开就说“老婆。”结果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您是陈宇先生吗?”

  陈宇一骨碌坐起来,他想起昨晚自己发简历发到凌晨三点多:“对,是我。”

  电话里说:“我看您投简历过来都快三点了,没打扰您休息吧?”

  陈宇明白这是招聘公司:“没有没有,您是哪里?”

  电话里说:“我是瑞德贝网公司的,我们是一家儿童社区,最近在招聘开发工程师,看了您的简历还挺合适的,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来我们公司应聘?”

  陈宇赶紧说:“有的有的,您公司在……”

  电话里的男人告诉他位置,说:“您大概什么时候方便?下午三点可以吗?”

  陈宇声音都颤抖起来了,他没想到能这么顺利:“方便,当然方便。需要带什么东西吗?”

  电话里说:“不用带什么了,您来我们先聊聊。”

  又寒暄了几句,电话被挂掉。陈宇兴奋的差点在床上蹦三蹦。他拿起电话,想要打给王子玉分享自己的快乐,没想到电话还没通,王子玉就回来了。

  陈宇跑上去想抱她,结果被她推开:“去去去,连牙都没刷。”

  陈宇遮着嘴:“我被通知下午面试啦!”

  王子玉惊讶:“这么快?你昨晚就投简历了?”

  陈宇点头:“对啊,昨晚一直投简历到三点多钟了。”

  王子玉说:“也好,早点找个班上,早点有收入。我这边培训还没结束呢,等结束了,我想开个小美容院。”

  陈宇跟在王子玉身后:“美容院咱得等等了,我前几天找这房子的时候问过中介,这附近的铺面至少一个月也得好几万。”

  王子玉面无表情的坐下,说:“边走边看吧,也不知道之后会怎么样。”

  陈宇极力地想让王子玉放心一些,便凑上去:“放心吧,我今天下午就去面试,面了试就可以上班,一个月工资拿个三两万,然后写东西再拿个几千块,再接点外活儿,你的一个美容院很快就可以出来啦!到时候咱们就可以把孩子接到身边,咱们就……”

  “把孩子接过来?”王子玉瞪大眼睛“你想什么呐!要是真接过来你知道咱俩要面临多少事情吗?”

  陈宇摇头。

  王子玉的表情有些轻蔑:“你知道北京上学都分片不?”

  陈宇又摇头:“分片的意思就是,有的片有好学校,升学率高,教学质量好;有些片区就没好学校,所以家长们挤破脑袋的想在好学区买个房子,你知道现在学区房多少钱吗?”

  陈宇问:“多少钱?”

  王子玉看着他,脸上忽然有了些厌烦:“你就甭管多少钱了,反正以你现在的收入,一个月还不够买一平米的。”

  陈宇说:“那就不用上那么好的学校了呗,好学校压力大,孩子也累。再说你看我,工厂子弟小学出来的,不是照样考大学了么?”

  王子玉说:“那能一样吗?北京这边倒是也有打工子弟学校,被人家低看一眼不说,要是考不好了怎么办?”

  陈宇有点不高兴,反驳起来:“怎么可能低看?北京要是没了这些打工的人,哪儿来这么多高楼,哪儿有什么科技中心,创新中心的?”

  王子玉的声音也变大了:“怎么不会低看?我来北京这么长时间,人家北京人有自己的房子,我们就没有,脏活苦活我们都干了,人家就享受。再说了,首都的孩子见识都要比外地的孩子高一截子,这有法比吗?”

  陈宇不太想吵架,就说:“行行行,没法比就没法比,咱们闺女最后出国,这不就有见识了?”

  王子玉看着他:“行,咱们就搁下学校的问题。孩子要来了,谁带?”

  陈宇说:“咱们带啊,当然是咱们带。”

  王子玉说:“你带还是我带?”

  陈宇说:“一起啊!”

  王子玉说:“那你不上班还是我不上班?”

  陈宇顿了一下:“不一定非得不上班吧?白天去幼儿园,晚上接回来就行了啊!”

  王子玉狠狠地瞟了陈宇一眼:“你上班几点下班?幼儿园人家五点就放学,你能接吗?”

  陈宇说:“那你不是在家吗?”

  王子玉说:“我还能一直在家啊?我就活该当家庭妇女吗?”

  陈宇说:“那就不是家庭妇女的问题。你不是打算自己开美容院吗?开了美容院,自己当老板不就自由了?”

  王子玉反问:“拿什么开?”

  陈宇一时语塞,的确,他们现在没有钱。但他马上回过神说:“那要不就把你妈接到北京,请她带孙子。”

  王子玉说:“凭什么啊,我妈辛苦把我带大不说,现在还得再带一个?我妈身体不好你不知道啊?”

  陈宇退步:“那我妈,我妈来北京带孩子总行了吧?”

  王子玉的气更大了:“哎,我说陈宇你今天怎么回事啊?媳妇儿和婆婆住在一起俩人都生气你不知道吗?你妈气到我我没关系,我要把你妈气个好歹出来,这责任谁负?”

  陈宇怒了:“别你妈你妈的,我妈不是你妈么?”

  王子玉一下子站起来:“陈宇!你是不是找茬?”

  陈宇也站起来:“那你说我找茬就我找茬吧!我出去了,你自己愿意干啥就干啥吧!”

  说完,陈宇就开始穿衣服收拾自己。王子玉脸色阴沉,一直瞪着他,一只到陈宇打算出门的时候,王子玉大喊一声:“陈宇!我们离婚!”

  陈宇一下子愣住了,转头问:“你说什么?”

  王子玉没再敢说,她低着头不说话。陈宇走过来问:“你刚才是说离婚吗?”

  王子玉抬起头:“陈宇,从打咱俩结婚你就没钱没钱,我怨过什么了?现在你还对我厉害起来了,你要在这样,咱们就离婚!”

  陈宇一下软了下来,他很怕听到这两个字。虽然之前王子玉从来没提过,但是他传统的家教告诉他,离婚是一件非常见不得人的事。

  他运了半天气,终于柔声细语的说:“好了小玉,不生气了啊,刚才我错了。”

  王子玉脸色虽然阴沉,但依然像块木板,一点表情都没有:“我没有生气,我觉得我们离婚最好!”

  陈宇觉得王子玉是在说气话,赶紧哄她:“别老提离婚这俩字,说多了伤感情。好好过日子,干嘛要说离婚呢?”

  王子玉说:“有什么不能离婚的?现在这个社会上离婚的人太多了,过的不开心就离婚得了,干嘛非得要纠缠在一起?”

  陈宇彻底软了下来:“小玉,咱不说这个了啊,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还不行吗?这话可千万不能说。”

  王子玉仿佛觉得占了上风,顿时穷追不舍起来:“没什么说的,今天就离了怎么了吧!”

  陈宇终于又一次被激怒:“你说离婚是吧?我发现你就是闲的!我不跟你吵了,我出去还有事!你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说吧!”

  说完,陈宇摔门而去。

  王子玉看着陈宇出门,脸上紧绷的表情居然松懈下来。她靠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又开始给别人发消息。

  陈宇一个人走到外面,不知道去干什么。他觉得,这次吵架是他们在一起以来说的最严重的一次,王子玉应该很快就会联系他。但他坐在小区的长椅上等了好久,电话都没有动静。在此期间,他一次又一次的看电话,最后,他干脆拿着电话就傻呆呆的盯着。

  结果王子玉的电话没来,却等来了齐丹的电话。

  齐丹说:“陈老师,您昨天晚上发来的稿子我们看了,还不错,肖主编说可以用呢。”

  陈宇一脸的阴霾顿时散去:“是吗?这算是好消息啊!那我现在干嘛?”

  齐丹说:“不着急,我们选稿一般都是为往后的第三期做准备,所以能上刊怎么也得三个月了。给您打电话主要是我们一般会锁定稿件,要跟您签了的话,您就不能跟别人再签了。”

  陈宇笑:“您可真是瞧得起我,我现在把所有认识的人都加一遍,杂志社出版社都算上也就您一家了。放心吧,跑不了。”

  齐丹说:“这个我们肯定放心,不过合同还是得签。您看下午您有空来杂志社一趟吗?”

  陈宇为难起来:“下午可能不行……我下午还得有个面试呢!”

  齐丹想了想:“那这样吧,我现在去问问肖姐,不行合同就快递给您好了。”

  陈宇赶紧点头,也不管对方看得见看不见:“行行行,那样就最好了。”

  挂了电话,陈宇着实开心了一会儿,刚才和王子玉吵架的坏心情一扫而光。他觉得对王子玉刚才太厉害了,她现在的确是也没什么安全感,所以才会发那么大的脾气。于是就想给她发个短信,结果没想到刚拿起电话,他就看到了下楼来的王子玉。

  王子玉明显是打扮过了,她换了一条白色的大衣,穿着高跟鞋,脸上也花了淡妆。陈宇三步两步追过去拉住她,结果把她给吓了一条,看见是陈宇,才大出一口气说:“陈宇你干嘛啊!”

  陈宇嬉皮笑脸:“老婆你去哪儿啊?”

  王子玉低头:“我去见个朋友。”

  陈宇问:“谁啊?”

  王子玉抬头:“我朋友,我说了你也不认识。”

  陈宇依然嬉皮笑脸:“你说了我不就认识了吗?”

  王子玉脸上的厌烦表情又出来了:“陈宇你有完没完?”

  陈宇拉着她:“老婆,我刚才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可千万别生我的气!”

  王子玉甩开手:“我觉得我们的确是该冷静冷静了。你下午安心去面试吧,我们最近也有一些实习,可能要离开北京几天。”

  陈宇脸上的表情僵住:“又走啊?”

  王子玉说:“光学了,不用怎么弄?我还是多去实习一下吧,正好,咱俩也该冷静一下了。”

  陈宇说:“我们不用冷静啊,现在不是就挺冷静的?”

  王子玉摇头:“我觉得我们从打结婚开始,就一直没舒服过。咱俩还是想想吧。不过你现在也什么都别想了,这会儿上去补个觉,下午好好去面试。”

  陈宇觉得情绪复杂,有高兴,也有难过。高兴的是现在她还这么关心自己,难过的是她刚才说的话。

  王子玉趁着陈宇走神,转身就走。临走时说:“你就不用等我了,今天如果顺利的话,我今天就走了。”

  陈宇说:“不用带行李啊?”

  王子玉说:“不用,反正都在北京,需要什么我就回来取了。”说完,转身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