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话 第一次风波
二瘦子2016-12-13 19:155,506

  何瑞山是周日的晚上到的家。那天一整天肖佳霏都在家里带孩子,看书,听说何瑞山要回来了,闲极无聊的她想去接她,但却被拒绝。

  肖佳霏说:“为什么不让我来接你啊?”

  电话那边的何瑞山说:“大冷的天儿,你还得开那么远的车。今天你就在家好好陪孩子吧,我一会儿就回来了。”

  肖佳霏坚持:“可你没车啊?行李什么的怎么办。”

  何瑞山说:“没事儿,我打车就回来了,现在打车多方便啊!”

  肖佳霏说:“机场打车你得排多久的队啊!我就去接你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何瑞山说:“行了行了,我就自己回来啊,别再犟了,一会儿就到家。我要起飞了,先不说了。”说完,不等肖佳霏再争辩什么,电话就被挂断。肖佳霏还想打,但电话那边已经传出了关机的提示音。

  肖佳霏皱着眉头,总觉得哪儿不对劲。这时,她忽然想起了楚莉莉,她总是觉得楚莉莉和何瑞山一起到青岛有点不正常。于是,她拿出手机,翻出了楚莉莉的微博。没想到在打开的瞬间,楚莉莉刚刚更新了一条微博:“青岛的虾果然要好吃一点。”微博的下面,还更新了一张她张牙舞爪拿着一只大虾的照片。

  她想了想,从通讯录里找到楚莉莉的电话,拨了出去。

  过了好一会儿,楚莉莉才接起电话:“佳霏,有事儿啊?”

  肖佳霏说:“祖宗,我说你消失到哪儿去了,电话关机,人说走就走,敢情在青岛潇洒呐!”

  楚莉莉笑的很开心:“你看我微博啦?可不就开心呗,工作不顺意,你还不允许我出来游荡游荡啊?”

  肖佳霏说:“游荡没问题,可你总得把工作交代清楚啊,你是不知道这几天的齐丹都要疯了,一脸求死无门。”

  楚莉莉说:“我都跟王社说过了啊,反正现在攒稿子也是为三个月以后准备,耽误不了工作的。咱们杂志有不是新闻杂志,我就不信这三个月时间里又出来什么震惊世界的开发语言。”

  肖佳霏说:“得得得,我争不过你。你可真够巧的,我老公这几天也在青岛!”

  楚莉莉大叫:“啊?他也在青岛啊?早说啊,早知道我一定去找他。”

  肖佳霏皱了皱眉:“找她干嘛啊?”

  楚莉莉说:“拿下未来三年所有的广告任务啊,省的我到广告中心再天天风吹雨淋的。”

  肖佳霏笑起来:“你也就这点儿出息了。行了你玩儿吧,回来给我带好吃的。”

  楚莉莉说:“我才不要带呢,你老公肯定给你带东西了,我还得费劲拎着,还吃力不讨好。行了行了,不跟你说了啊!我这儿品尝海鲜大餐呐!”

  肖佳霏说:“行行行,海鲜大餐去吧,不耽误你享用美食了!”

  挂了电话,肖佳霏突然觉得无事可做。她看到桌子上和何瑞山的结婚照,拿起来仔细端详。她想起自己刚刚跟着何瑞山的时候大学都还没有毕业,而现在,居然已经成为了他的妻子六七年了,顿时感慨万千。

  大约晚上八点多,何瑞山终于回来了。虽然他们两个人已经结婚七年,但是肖佳霏还是觉得几天不见就很想念他。何瑞山进门,先跟肖佳霏的父母打过招呼,又抱了抱孩子,这才被肖佳霏拽到了他们自己的卧室。

  一进门,肖佳霏一下就抱住了何瑞山:“老公,想我没?”

  何瑞山讪讪地笑:“想啊,怎么不想,肯定想了。”

  肖佳霏看着他:“哪儿想了?”

  何瑞山说:“哪儿都想。”

  肖佳霏说:“那你给我带礼物了吗?”

  何瑞山一脸尴尬:“哎呀,对不起啊,这几天确实天天在忙着谈各种事情,各种应酬,确实是没时间买礼物。”

  肖佳霏有点不高兴:“下午我跟莉莉打电话,她还说你会给我买礼物呢,结果你倒好,什么都没有啊!”

  何瑞山说:“这几天的确是太忙了,那你说,我怎么补偿你?”

  肖佳霏想了想:“我淘宝购物车有好多东西了,你现在就帮我清空了吧!”

  何瑞山点头:“好好好,我一会儿给你下单。那我现在先收拾行李,然后跟孩子玩儿会行吗?”

  肖佳霏说:“行,一会儿孩子睡了你早点过来洗澡,我现在就去洗。”说着,嘻嘻哈哈地进了卫生间。

  何瑞山坐在床边,长处了一口气。他看了看自己的旅行箱,忽然站起来,迅速地把自己的脏衣服拿出来放进外面的洗衣机,又仔仔细细地翻看了一下,这才放心地把箱子放在墙边,准备去客厅逗逗孩子。

  正要出门时,肖佳霏的电脑上忽然弹出一条消息:您有一封新的邮件。何瑞山转头看看,喊了句:“霏霏,你有邮件。”

  肖佳霏说:“应该没什么事吧,你帮我看看谁发的?我没穿衣服。”

  何瑞山走到电脑前坐下,点开刚刚弹出的邮件窗口:“发件人:无名,标题:一些想说的话。”何瑞山挑了挑眉毛,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他打开邮件,正文内容是空的,只有一个电子相册的附件,他又点了一下下载链接,很快,一个电子相册被保存在了电脑桌面。

  相册里,全都是肖佳霏的照片,每一张都是她之前存在自己博客、QQ空间里的生活照,工作照。何瑞山一张张翻看,电子相册里不断传出五月天的《温柔》。翻到最后一页,照片没有了,只有一句话:佳霏,虽然不能和你在一起,但爱你的心思一直不会变。

  何瑞山看完,呼出一口气,然后关掉相册。

  肖佳霏从浴室里问:“谁发的邮件啊?”

  何瑞山说:“你一会儿出来自己看吧!我给你放桌面上了。我出去跟孩子玩儿会。”说完,他走出卧室,并从外面关上了房门。

  肖佳霏觉得何瑞山的口气不对,便匆匆洗完澡往外走,到了电脑前,她看到桌面上的那个电子相册,便一边擦头发,一边打开。

  她愣住了。

  肖佳霏不知道这是谁做的东西,翻看自己的邮箱,发现那个邮件地址并不认识。她有返回打开那个电子相册,仔细看那些照片。

  她仔细地回想,到底是谁会给自己开这样的玩笑,她想,刚才何瑞山一定是看到了,否则他肯定不会那么生硬的跟自己说话,但这种暧昧的话,除了自己的老公,这个世界上还谁敢明目张胆地说呢?

  此时,何瑞山又进来了。他从里面关上门,并且把门反锁上,看着肖佳霏:“看到了?”

  肖佳霏看着何瑞山:“看到了。谁干的?”

  何瑞山脸色阴沉:“你问我吗?”

  肖佳霏站了起来:“不是你?”

  何瑞山说:“你以为我那么有空吗?”

  肖佳霏有点生气:“不是,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何瑞山看着她:“你说什么意思?你这邮件是怎么个意思?”

  肖佳霏说:“我怎么知道邮件是什么意思?我根本不知道这是谁发的啊!”

  何瑞山说:“我不在家,你每天跟谁眉来眼去的你不知道吗?”

  肖佳霏一下从电脑前站了起来:“何瑞山你这样说话太不负责了!我完全不知道这封邮件是哪儿来的,一旦要是发错的呢?你不能这么给我泼脏水!”

  何瑞山推开她,拿起鼠标把电子相册翻到最后一页:“发错了的邮件连你的名字都知道吗?”

  肖佳霏不知道说什么,但她的确是一无所知。她很委屈,觉得自己每天工作那么辛苦,晚上还要紧赶慢赶的回家带娃,自己已经够好的了,但何瑞山却一点都不信任她。她憋红了脸想说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眼泪当时就留了下来。

  何瑞山冷冷地说:“还好意思哭吗?你不给我个解释?”

  肖佳霏擦了擦眼泪,摇头:“我没什么可解释的,我每天上班下班回家带孩子,哪件事不是你知道的?我没什么瞒着你的,你也不必这么不信任我!”

  “我没办法信任了。”何瑞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双手怀抱,看着她。

  肖佳霏觉得此刻自己的愤怒已经不可遏制了,她现在就想冲上去和何瑞山打架,但她依然还是保持冷静,说:“行,既然你不信任我,你得告诉我一个不信任我的证据。”

  何瑞山指指电脑:“不够吗?”

  肖佳霏说:“不够!第一,我不知道这是谁发的,恶作剧也说不定;第二就算不是恶作剧,人家喜欢我,这我阻止不了,因为我不知道到底是谁喜欢我,我没办法阻止。”

  何瑞山冷笑起来:“你真不知道?”

  肖佳霏此时已经不会流泪了。女人在悲伤的时候会流泪,感动的时候会流泪,生气的时候会流泪,但是,如果生气到了极致,眼泪就会变成咬牙切齿。

  “你要知道你跟我说说这谁发的。”她瞪着何瑞山。

  何瑞山说:“好,我问你,你们部门里谁跟你走的进?”

  肖佳霏说:“没人近,也没人远。我刚休完产假回公司的,这才几天时间,就再近能怎么样?”

  何瑞山说话冷嘲热讽:“对啊,这才没几天就这样,一旦要是时间长了,你会怎么样?”

  肖佳霏说:“行,你帮我去查,如果你能查到这个是谁发的,我今天拿把刀子杀了他去。如果你查不到,那你就不能给我泼脏水!”

  何瑞山说:“我没那个闲工夫查,这事情总有一天水落石出的!”

  肖佳霏终于克制不住自己了,她大声哭叫起来:“何瑞山!你不能这样给我扣帽子!”

  何瑞山也站了起来,阴阳怪气地说:“咱俩到底是谁给谁扣帽子?”

  肖佳霏大哭起来,何瑞山冷冷地从她身边走过。她一把拉住他,哭着说:“你干嘛去,咱俩把话说清楚!这种锅我不背!”

  何瑞山一把挣脱肖佳霏的手,顺势推了她一把:“你干什么!”肖佳霏没站稳,一个趔趄坐在了地上。何瑞山看都没看,转身离开。

  肖佳霏难过极了,坐在地上一个劲儿地哭。哭着哭着,她看到桌子上的电脑,一骨碌做起来,拿起电脑狠狠地摔倒了地上。

  此时,肖佳霏的妈妈探头进来:“霏霏,怎么了?”

  “妈……”肖佳霏委屈的快要崩溃了,她过来,抱着自己妈使劲哭。佳霏妈轻轻地拍着自己的女儿,好一会儿,等她稍微平静一点,就说:“跟妈说怎么了?”

  肖佳霏被自己妈拉着坐在床边,她擦了擦眼泪,问:“何瑞山呢?”

  佳霏妈说:“他刚才要出门,被你爸给拦住了。现在不知道跟你爸说什么呢。”

  肖佳霏定了定心神,说:“我也不知道是谁恶作剧,刚给我发了一个电子相册,里面是写给我的话,什么爱我之类的。我真不知道这是谁发的,结果刚让何瑞山看到了,他就火了。我这么说他都不信,还阴阳怪气的。”

  佳霏妈说:“东西呢?我看看。”

  肖佳霏看了看地上已经断成两半的电脑,从床头拿来自己的iPad,打开邮件给自己妈看。

  佳霏妈看了一会儿,说:“这不正常吗?可能就是同事之间开玩笑呗。”

  肖佳霏又哭:“我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他不信。他还说我给他戴绿帽子了。妈您说,我都结婚了,而且宝宝刚出生不久,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事?”

  佳霏妈不知道怎么劝女儿,就跟她说:“你先别哭了,一会儿你跟你爸说说。你爸肯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就听小何一个人说呢,你得跟你爸好好说说,要不你爸会气坏的。”

  肖佳霏突然担心起来:“我爸心脏能承受的住吗?”

  佳霏妈一脸愁容:“谁知道……”

  娘俩正说着,门被打开了。肖佳霏的肖川站在门外,一脸严肃的对肖佳霏说“霏霏,你出来一下。”

  佳霏妈问肖川:“何瑞山呢?”

  肖川说:“出去了,说冷静冷静,今晚不回来住。”

  肖佳霏站了起来,说:“爸您别往心里去。”

  肖川说:“你出来再说吧!”

  肖佳霏和佳霏妈都跟着肖川走出卧室。回到客厅,肖佳霏发现孩子已经睡了,她过去看了看孩子可爱的小脸,又想哭。

  肖川说:“霏霏,你坐这儿。”

  肖佳霏赶紧坐下,肖川说:“你跟爸爸说,到底怎么回事?”

  肖佳霏揉了揉眼睛:“何瑞山没跟您说?”

  肖川正色:“我现在想听你怎么说。”

  肖佳霏说:“爸,别人不了解我,您还不了解我吗?我到了大三才跟何瑞山在一起的,他是我的初恋,也是我这辈子唯一恋爱过的人。我哪儿有那个想法去再找别人?那邮件我真不知道是谁给我发来的,我也真不知道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同事或者朋友开玩笑。”

  肖川说:“想找到正主还是可以找到的。爸爸可以信任你,而且可以支持你。但是你得给爸爸不是你责任的证据,爸爸才好给你出头啊!”

  佳霏妈插话说:“女儿都这样了,你还需要什么证据!”

  肖川冲着佳霏妈一瞪眼:“你懂什么?要是没有证据,我怎么去跟小何说?一旦……”

  肖佳霏说:“爸,您是想说一旦要真的我在外面有人是吗?您要这么不信任我,那咱们就不谈了!”说着就要走。

  肖川怒了,怕吵到孩子,压低声音嘶吼一句:“你给我坐下!”

  肖佳霏乖乖地坐下。

  肖川接着说:“霏霏,爸爸没有理由不信任你。但是刚才那个邮件,小何给我也看了,你确实是说不清楚啊!”

  肖佳霏说:“他从哪儿给你看的?”

  肖川说:“从他的手机啊!”

  肖佳霏赶紧从屋子里拿出自己的iPad,查自己邮箱的发件记录。果然,刚才趁着肖佳霏洗澡的时候,何瑞山已经把自己邮件的截图、内容、附件都转发到了自己的邮箱里。她把ipad递给肖川:“这也太快了吧,这么着急就要留证据了?”

  肖川接过来看了看,使劲叹气。佳霏妈从肖川手里拿过来,看完也开始叹气:“就这么一点事情就要留证据,这个男人心机也太深了吧!”

  肖川说:“你真不知道这是谁发的?”

  肖佳霏说:“爸,我要知道这是谁发的,您让我发什么誓都可以!可是我真不知道啊!”

  肖川又问:“那你平时都接触什么人啊?”

  肖佳霏说:“平时身边都是同事,领导,还有一些作者,没了啊。哦对了,最近签了一个作者,夏城人,下午还发信息说要请我和齐丹吃饭。”

  肖川问:“会不会是他?”

  肖佳霏啼笑皆非:“爸,我认识他才三天啊,见面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十五分钟。再说人家有家有室,怎么可能。”

  肖川点点头,又问:“那还有别的男人吗?”

  肖佳霏说:“再就是同事了,我们社里本来就是做计算机技术的,先天性男多女少,这个太正常了啊,我们在杂志社这么多年了,也没见谁要给我表白啊!只是……”她忽然想起了张咏。

  肖川马上问:“只是什么,谁比较可疑?”

  肖佳霏说:“没谁,只是我们部门有个小伙子,算是我助理吧,平时进进出出帮我挺多的,但是那都是工作啊!”

  肖川想了想:“那你明天找他问问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