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话 齐丹的建议
二瘦子2016-12-13 18:375,033

  张咏和齐丹是同校不同班的校友,毕业之后一起通过校招进了杂志社,后来又进了一个部门,所有齐丹从心底对张咏还是很有好感的。但张咏却对此毫无感觉,他觉得齐丹就像个小屁孩,没气质没理想没胸没屁股,根本就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相比而言,自己还真像楚莉莉传闻那样,打心眼里喜欢肖佳霏——尽管她已经结婚,甚至都有了孩子。

  在韩寒的电影《后会无期》里,袁泉说:喜欢就会放肆,但爱就是克制。张咏开始喜欢肖佳霏时这部电影都还没有出来,但他也是这么认为的。他觉得,虽然肖佳霏结婚了,但是并不妨碍自己去喜欢一个人,肖佳霏可以没有任何的回应,可以继续和何瑞山以及他们的孩子过幸福的生活,自己默默地喜欢就可以。他认为,这是对肖佳霏最好的表达:我爱她,所以我绝不伤害她。未来有一日,如果能够找到和肖佳霏一样的未婚女子,他一定把她作为首选。因此尽管年龄已日渐增加,但他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结婚对象。

  张咏一直在克制,克制自己尽量不表现出来任何异常,但是男人就是男人,有时候会不自觉的去靠近肖佳霏,去帮她做很多很多事情,看她的时候,眼神也会流露出温婉和柔情。这一切,他自己没有发现,肖佳霏也没有发现,但是包括楚莉莉、齐丹之类的很多人都看出来了。

  齐丹对张咏说:“我知道你喜欢谁,但是没关系,她都结婚了,你肯定也不会介入她的生活,所以我也能等你,总有一天我遇到我爱的人了,如果没等到你,我就不等了。”

  张咏面无表情,不辩解,不承认,甚至不搭茬。

  肖佳霏作为这件事的当事人,她对张咏的情感毫无察觉。所以楚莉莉跟她说张咏喜欢自己的话时,她毫无感觉,因为她认为,都是一个部门的人,你帮我,我帮你,这都很正常。再说了,就算张咏真的喜欢她,那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好好的照顾自己的家庭就好,没必要非得跟他说你不许喜欢我这样的话,感情这种事情,拦不住的。

  早晨,张咏第一个来到办公室,一进门就开始打扫办公室的卫生,还特意把肖佳霏的桌子多擦了几遍,正在干活儿的时候齐丹来了,进门就说:“张咏,你看见肖姐的车了么?”

  张咏没看她,低着头一边拖地一边说:“肖姐车不是撞了么?”

  齐丹点头:“是啊,我早上才发现,撞得够严重的!”

  张咏这才停下,转身看她:“肖姐来了?”

  齐丹说:“应该是昨天晚上就没把车开回去吧?我昨天走的时候肖姐说她爱人来接她。”

  张咏心里飘过一丝酸意。

  齐丹接着说:“那大灯都掉下来了,昨天也是幸亏撞到右边了,这要左边,人就得受伤。”

  张咏接着拖地:“她没去修啊?”

  齐丹说:“我不知道啊,可能还没来得及弄吧,我估计今天可能就求司机张师傅帮她去弄了。”

  张咏说:“可能吧。”于是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大家陆续开始来上班,随着一阵“早啊”“早啊”的招呼声,肖佳霏也来了。张咏此时早已经把办公室打扫的干干净净,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假装看新闻。

  肖佳霏对齐丹说:“齐丹你今天够早的啊!”

  齐丹说:“我不算早,张咏七点多就来打扫卫生了。”

  肖佳霏点点头,看着张咏笑了笑。张咏问:“肖姐今天怎么来的?”

  肖佳霏一愣:“腿儿着来的啊!”

  张咏说:“您车不是昨天给撞了么?我刚才下楼了一趟,看您车还在底下放着呢!”

  肖佳霏恍然大悟:“哦,你说车啊!昨天交警说对方全责,想着这几天要跟对方一起去保险公司定损呢,所以就搁着没动。”

  张咏说:“那您什么时候去?”

  肖佳霏坐下摇头:“谁知道,这几天工作都堆成山了。这不对方刚才还给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时间呢。”

  张咏点了点头,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肖佳霏开始处理手头的工作,没过几分钟大家都到了,连司机李师傅都端了个茶杯上来悠哉乐哉。她看到李师傅,赶紧跑出自己的工位,对他说:“李师傅您今天有时间吗?”

  李师傅站起来:“社长说一会儿要出去开会,肖主编您有什么事儿吗?”

  肖佳霏说:“主要我那个车不是被撞了吗?对方司机说今天去定损呢,我家老公出差了,我这几天要是不赶紧弄好,天天就得打车来,不太方便。”

  李师傅面露难色:“呦,今儿可能真不行,领导说今天要去三个地方,我怕是如果中间赶回来给您去弄车,赶不上去接领导。”

  肖佳霏一脸失望,只好说:“那没事,我再想办法,不过谢谢啊李师傅!”

  李师傅赶紧摆手:“没有没有,谢什么,都没帮到你。”

  回到办公室,肖佳霏看了看自己桌子上的台历。何瑞山说要出差四天,自己的车这几天如果动不了的话,那就没车可开了。想了想,突然想起何瑞山的车不就在家里地库,于是赶紧打电话给何瑞山:“老公,你这几天出差,公司不用车吧?”

  何瑞山说:“可能不用。不过早上我把车开到公司了,钥匙放到前台了。”

  肖佳霏说:“能给我用吗?”

  何瑞山说:“行,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去取钥匙吧,我估计他们也用不到。”

  肖佳霏终于有点高兴,说:“那行,你跟公司的人说一下,我中午就过去。”

  挂了电话,她终于定下心神准备工作。张咏突然从外面进来,说“肖姐,我今天可能得出去一下。”

  肖佳霏说:“什么事啊?”

  张咏说:“我们有个Java的作者,是个残疾人,这不他的专栏合约期到了,我得跟他谈谈接下来的合作。那个人是我之前就盯着的,现在工作还没交接,我得亲自去。”

  肖佳霏说:“挺好,在哪儿啊?”

  张咏说:“望京那边。对了肖姐,离保险公司的定损点好像很近,他家就住那个后面。要不我帮你顺便把车弄了?”

  肖佳霏一愣,自从听楚莉莉说的那些话之后,她开始对张咏有些戒备。她最反感的就是办公室恋情,再说自己现在有家有孩子,她最不想惹上的就是流言蜚语。于是,她打算婉拒,结果这时候齐丹也跳了过来:“肖姐肖姐,我今天也要去那边,要不您就把车给张咏吧!我还省的去挤公交了!”

  肖佳霏说:“你又去干嘛?”

  齐丹说:“也是见作者,不过是另外一个。”

  张咏瞪了她一眼:“你那位作者也腿脚不便啊?”

  齐丹看他:“才没有,人家是微软研究院的专家,总不能为了让人家写稿子,就往咱们杂志社跑吧?见牛人,还是我亲自出马吧!”

  肖佳霏想,如果是齐丹去的话,自己这话还能绕圆一点,于是干脆咬咬牙拿出钥匙说:“得,那就拜托你们了,快去快回啊,下午还有一大堆事儿呢。”

  张咏高兴了起来,接过钥匙,又问肖佳霏要了一应证件和对方的电话号码,转身就往楼下跑。齐丹抱着一个大包,快步跟上去。

  上了车,张咏一句话都不说开车就走。齐丹抱怨:“好家伙,你这真是孙悟空领了弼马温的活儿了,跑的这积极。”

  张咏用鼻子哼了一声:“少来,我就是想借个车用用。”

  齐丹说:“你快拉到吧,你那点儿小心思,谁还不知道啊!”说着,她拿起驾驶台前面的信封,那里面是肖佳霏车上的所有证件,包括保险、驾照、行驶证等等。她打开信封,拿出肖佳霏的驾照说:“你说着肖姐,快三十都当了妈的人了,好像一点儿都没见老啊!”

  张咏没出声。

  齐丹接着说:“怪不得咱们社里那么多男的都喜欢肖姐,啧啧,你看着保养的多好。”

  张咏还是没出声。

  齐丹又说:“也是,人家老公有钱,所以买的化妆品都是最好的,所以才保养的好嘛!哎哎哎,”她忽然拍了拍张咏:“下个月肖姐生日啊!”

  张咏说:“嗯,我知道。”他想起去年这个时候,大家凑份子给肖佳霏送了一份礼物,其中里面的一个马克杯上的照片还是他从肖佳霏的博客里找到的。

  齐丹把证件又放回到信封里,看着张咏:“怎么样,想好送什么礼物了吗?”

  张咏摇头:“不是每年都是大家凑份子一起买么?谁过生日都一样啊。”

  齐丹笑:“那可不一样,就算我们一样,你也不能一样啊,对吧!”

  张咏转头怒瞪了齐丹一眼:“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就不一样了?”

  齐丹笑的更厉害了:“呦呦呦,还真生气了,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参谋参谋?”

  张咏打亮转向灯,吱地一声把车停在路边,转头面向齐丹说:“你要再胡说八道就马上给我下车!”

  齐丹看了看前后:“我从这儿下车到哪儿去啊!”

  张咏说:“那你就不要在胡说八道!”

  齐丹一脸委屈:“行行行,不说了还不行吗?走走走,好不容易免费坐次车,还得听你的教训!”

  张咏又瞪了齐丹一会儿,终于回过头,放开手刹继续往前走。之后,无论齐丹再说什么张咏都不再说话。

  中午时分,肖佳霏正打算打车去何瑞山公司开车,忽然电话想起来,一看是齐丹,她赶紧接起来:“怎么了丹丹?”

  电话那边齐丹说:“肖姐,我和张咏的事儿都办完了,定损也完事儿了。张咏问要不要给您直接送4S店去?”

  肖佳霏说:“不用了吧,我晚点自己送过去。”

  齐丹说:“肖姐,没事儿我们都顺路,免费的小工你不用,还打算自己亲自去浪费时间啊!”

  肖佳霏实际是不想再让张咏多为自己的私事浪费时间,她还要拒绝,结果张咏自己抢过电话说:“肖姐,没事儿,您那4S店不正好离咱们社不远嘛?我俩就当是免费的顺风车又回去了。”

  肖佳霏说:“你到4S店还耽误时间呢!”

  张咏说:“真没事儿,顺路顺路啊!”

  肖佳霏还要说什么,结果电话就被挂断了。她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只是楚莉莉们嘴里的谣传,怎么自己都还当真了。她自言自语地说:“肖佳霏啊肖佳霏,你自己得把关系先摆正啊!”

  说着,她站起来,拿着包走出了办公室。

  何瑞山已经跟前台打好招呼,所以肖佳霏到他的办公室时,行政的赵雪涵早早地等在前台,一见她进来,赶紧站起来说:“肖老师来啦!”

  肖佳霏认识赵雪涵,她算是何瑞山公司的创始员工了,从一开始创业就跟着他,也是何瑞山能走到今天的大功臣之一,所以见到她,肖佳霏很热情地跟她打招呼:“雪涵啊,最近还挺忙的吧!”

  赵雪涵连连点头:“真挺忙的,早上何老师去青岛了,他每次一出差,这边的好多杂事就得我来弄。这不今天连出去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只好叫外卖。”赵雪涵指了指桌子上还没开封的酸辣粉。

  肖佳霏说:“就吃这个啊!”

  赵雪涵笑:“没事儿,我就喜欢吃这个,便宜还好吃。”

  肖佳霏点头:“那我可得让何老师给你涨工资了,天天吃这个,还哪儿有力气干活儿啊!”

  赵雪涵说:“肖老师您吃了没?”

  肖佳霏摇头:“没呢,下班就赶紧过来了,一会儿回单位吃。”

  赵雪涵赶紧从抽屉里拿出一把车钥匙交给她:“这是何老师的车钥匙,车就在地下停车场呢,要不要我带您去?”

  肖佳霏接过钥匙说:“不用不用,你忙你的,我这就走了。”说完转身就往外走。赵雪涵跟着送了出来,对肖佳霏说:“那行肖老师,我就送您到这儿了,手头还有点事。”

  肖佳霏说:“行,你回去吧。”

  走了两步,肖佳霏忽然想起什么,转身叫住赵雪涵:“雪涵,你前两天过生日吧!”

  赵雪涵笑着点头:“是啊,您怎么知道?”

  肖佳霏说:“听何老师说来着。他没给您送个礼物?”

  赵雪涵说:“公司都不送礼物的,不过前几天一起买了个大蛋糕吃,肖老师您没来可惜了,那蛋糕特别好吃。”

  肖佳霏说:“瞧你,就知道吃了。到时候吃成个大胖子,我看你怎么跟你男朋友交代。”

  赵雪涵往前走了一步:“肖老师,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我什么时候有过男朋友啊!还得请您给我介绍一个呢!”

  肖佳霏愣了愣:“哦……你没有男朋友啊?那行,我看能不能从身边给你找一个出来!”

  赵雪涵说:“那我就先谢谢肖老师啦!对了,问我生日是……”

  肖佳霏说:“没什么事,昨天在你何老师的车上发现一个购物条,上面买了好几个化妆品,我问何老师,然后他说可能是你掉的。”

  赵雪涵想了想:“哦,您说的是那套Dior吧?上周我们有个内训大客户过生日,对接方正好是个女的,何老师就让我帮忙去买了一套化妆品,后来就直接送给客户了,何老师都不知道具体买的什么。这不我到现在都没报销呢,我说单子去哪儿了,我哪儿用得起那个东西啊!”

  肖佳霏想起前阵子何瑞山的确跟她说过一个内训大客户的事情,她忽然觉得解脱了。从昨晚到现在,那个购物清单一直在她脑海里转。

  她赶紧从兜里掏出已经揉成一团的购物清单,交给赵雪涵:“你看,都被我揉成这样了,回头我跟何老师说一下,赶紧给你报销了!”

  赵雪涵笑着接过去:“那就先谢谢肖老师了,不过您也不用太担心何老师,我感觉他可是个老实人!”

  肖佳霏点头,说:“老不老实的谁知道呢,得,我先走了,你赶紧去忙吧!”

  赵雪涵说:“嗯,肖老师再见!”

  “再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