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话 不见王子玉
二瘦子2016-12-13 19:175,805

  陈宇自己在家已经呆了两天了。

  王子玉不在的时候,他有点孤独,又想孩子。不过同时最大的好处是,他可以一门心思整理思路,赶紧写一些东西交给杂志社,那可是他最想要的生活。

  临近中午,陈宇才起床。昨天和肖佳霏签约之后,他觉得自己完全无法入睡,于是干脆翻身起床把这几年写在博客上的东西挨个整理,并加以修改,一直忙到四点多他才睡觉。

  他开始刷牙洗脸,并且盘算着自己吃点什么。自己做是不太现实了,因为毕竟刚刚搬过来,锅碗瓢盆什么都没有。他想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找点吃的,但发现昨天晚上就已经把所有能吃的东西都吃完了。于是,他想干脆一会儿出去吃点东西,就这样,他一边刷牙,一边把行李箱的东西往衣柜里放。

  王子玉的行李也没有收拾,从陈宇到北京,一直到现在,他俩人总共在一起的时间不到十个小时,这还要剪掉搬家的三个小时,睡觉的四个小时。所以,他打开王子玉的行李,准备把她的衣服也挂到衣柜里。

  他一件件地翻,一件件地挂,嘴里含着牙刷边收拾还边哼着歌。对他来讲,现在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孩子和王子玉不在身边了,其他一切生活都在靠着他想象的方向发展。

  他发现自己不在的几个月,王子玉的衣服好像多了起来,很多衣服都不是他见过的。他想,这可能是王子玉来北京的这几个月买的。倒也理解,毕竟这是在北京,和他们之前待着的姥姥家,还有自己妈家都不一样,小县城和首都没办法比。

  突然,他的手停了下来,他发现了一条内裤,这是一条粉红色的内裤,两边是两条很细的绳子,中间用一块细纱连接。陈宇没见过这条内裤,但他知道,这就是网上卖的情趣内裤。他笑了起来,拿着内裤对着窗户仔细地看看,透光。他想,这种东西穿在身上,一定什么都遮不住吧!他把内裤又放下,跑到卫生间吐掉嘴里的泡泡,然后看着镜子想:这肯定是王子玉给自己准备的惊喜。

  他走出卫生间,拿起电话打给王子玉。电话那边,又是过了好长时间才接起来。

  王子玉说:“怎么了?”

  陈宇居然一时语塞:“想你了呗,没啥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啊?”

  王子玉平淡无奇地说:“哦,我也是。”

  陈宇又拿起那条内裤:“我刚才帮你收拾行李的时候,发现一个好东西。”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半天,王子玉才说:“你帮我收拾行李了?你发现什么了?”

  陈宇说:“我有两大发现,第一个发现是,你多了好多新衣服。”

  王子玉说:“嗯,我来北京本来就没带多少衣服,那些都是在动物园买的。”

  陈宇说:“还有第二个发现呐!”

  王子玉的预期有些紧张,但是陈宇没听出来:“发现什么?”

  陈宇低声说:“我还真没看出来你现在这么有情趣呢?赶紧回来,我发现你那条红色的小内内了!”

  王子玉又沉默了一下,说:“你说那个啊,那是买内衣的时候包里带的。我就没买那个东西,那怎么穿啊?”

  陈宇有些失望:“不是特意买的啊?”

  王子玉说:“当然不是了。哎对了,我箱子里的东西都是整理好的,有些东西收拾就不见了,你先不要动,等我回来自己收拾。”

  陈宇说:“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王子玉想了想:“本来大家都是明天才回去,我看我今晚就回去吧,一会儿我就去买票。”

  陈宇大喜:“今晚就回来?”

  王子玉说:“对啊,免得你把我的东西弄的乱七八糟!”

  陈宇说:“行,那我一会儿就去搞点酒什么的,咱俩今晚好好庆祝庆祝。”

  王子玉迷惑地说:“庆祝什么?”

  陈宇说:“你忘啦?我昨天不是跟你说了,我跟源代码杂志社签了专栏协议了,再说咱俩都好久没好好吃顿饭了。”

  王子玉想起来昨天陈宇说这话时自己正在外面狂欢,现在总算是听清他昨天到底在说什么事情值得庆祝,便说:“行,那我知道了,晚上回来再说。”就挂了电话。

  陈宇放下电话,赶紧穿上衣服,哼着歌出去吃饭和买东西。

  肖佳霏回到杂志社的时候已经接近两点,食堂早就下班了,她只好从抽屉里找了点饼干填肚子。刚吃了两口,齐丹就带着一盒快餐送了过来。肖佳霏大喜,说:“还算有良心啊,连饭都给我送来了?”

  齐丹说:“我们回来也晚了,就干脆在外面吃了点,张咏听说你中午要出去取车,想着你肯定没吃饭,就带了一份回来。”

  肖佳霏看了一眼齐丹背后的张咏,他背着身在墙边的柜子里翻资料。肖佳霏说:“张咏,谢谢啦!”

  张咏连头都没回:“谢什么啊肖姐,这不都应该的吗?”说完,拿着一份资料转身往外走。肖佳霏没着急吃饭,她看到桌子上有一份文件,是之前楚莉莉联系的所有作者名单,就问齐丹:“这个是干嘛的?”

  齐丹说:“楚姐不是调到广告中心了么,这可能是她的交接文档。”

  肖佳霏皱眉:“不能就这么交接啊,谁也不知道她之前怎么谈的呀。”说着,拿起电话要给楚莉莉打电话。

  齐丹说:“肖姐,今天楚姐没来。”

  肖佳霏放下电话:“哦,请假了?”

  齐丹摇头:“不知道,昨天下午走的时候也没说,今天早上来了一下,急匆匆的把这份单子放编辑部那边就走了,说让我接手。”

  肖佳霏又拿起电话拨楚莉莉的电话,边拨号边说:“不能就这么走了啊,什么都没交代,这让我怎么弄!”

  电话那边传来:“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sorry, 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肖佳霏愤愤地放下电话,冲着齐丹说:“这也太不靠谱了!”

  齐丹看着肖佳霏:“肖姐,楚姐是不是生病了?”

  肖佳霏一愣:“昨天还活蹦乱跳的,她能生什么病?”

  齐丹说:“倒也不像……对了肖姐,我知道她家电话,要不我给您找出来,您给她家去个电话?”

  肖佳霏摇头:“算了,时间如果不长也就无所谓了。”

  齐丹说:“她好像请了一个礼拜假。”

  肖佳霏抬头:“啊?这么久?那这些东西跟谁交接?”

  齐丹说:“要不还是给她家里打个电话吧!一旦她要是在家呢?”

  肖佳霏犹豫,齐丹又说:“这是不耽误工作最好的办法了。要不然社长怪罪下来,我就废了!”

  肖佳霏还在犹豫,齐丹已经把电话给她递过来了:“这就是楚姐家电话,您打吧,要不然一会儿社长可真找我麻烦了。”

  肖佳霏问:“你怎么有她家电话?”

  齐丹嘟了嘟嘴:“别提了,楚姐之前有好多东西都是让我给她送到家里去的,什么化妆品啊,零食啊,衣服啊什么的。每次她下班要出去玩,东西都是我顺她家去。”

  肖佳霏想起来,齐丹和楚莉莉好像在一个小区。她哦了一声,拿起电话,照着齐丹手机上的号码开始拨起来。

  电话接通了,电话那头是一个高亢的女人声音:“你好,找哪位啊?”

  肖佳霏赶紧回答:“您好,这里是楚莉莉家吗?”

  高亢女人说:“是,你是哪位?”

  肖佳霏说:“我是肖佳霏,楚莉莉的同事,找她有点工作上的事情。”

  高抗女人应该是听过肖佳霏的声音:“哦,你是小肖啊,莉莉今天没跟你说吗?她说她换岗了,想把年假休了,所以今天下午的飞机出去玩。这会儿……应该是刚起飞吧!”

  肖佳霏说:“这样啊,您是阿姨吧?如果莉莉回来了,请她一定给我打个电话。我这边还挺着急的。”

  高亢女人连连答应:“好,知道了知道了。”

  放下电话,肖佳霏看着齐丹:“我怎么不知道她要休年假?这谁批的?走的也太快了吧?”

  齐丹吐吐舌头:“这您就只能去问副社长了,”她四处看了看“他俩不是一直传有绯闻么?”

  肖佳霏瞪了她一眼:“胡说八道什么?”

  齐丹摊着手:“好好好,我胡说,那现在怎么办?”

  肖佳霏没说话,站起身来就往外走。齐丹赶紧拉住她:“肖姐,您去哪儿啊?”

  肖佳霏转头:“我去救你啊!”说完,径直往社长办公室走。

  社长办公室。

  王道伟看着楚莉莉留下的名单,面无表情。

  肖佳霏说:“社长,这个交给齐丹了,她这边现在又进了新部门,肯定是忙不过来,而且您看莉莉走的也比较匆忙,这对接有麻烦啊!”

  王道伟站起来,给她倒了杯水让她坐下:“楚莉莉休年假这个事儿我倒知道,前一个月就来跟我申请了。不过走的确实有点着急了。”

  肖佳霏瞪大眼睛:“啊?您知道这事儿啊?”

  王道伟说:“知道。”

  肖佳霏摇头:“那是不是因为突然被弄到广告中心,她心情不好所以就走了?”

  王道伟说:“这事情她也知道。那天她来请假的时候我就跟她谈过了,而且我看她好像是挺满意去广告中心的啊。”

  “她知道?”她想起来之前楚莉莉说要去广告中心的时候,那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王道伟说:“没事佳霏,她也就走一个礼拜,咱们的稿子都排到三个月以后了,所以她回来再交接也不迟。这不要去广告中心了吗?让她出去走走,认识一些人也是好的。”

  肖佳霏看着王道伟:“社长,您还不了解莉莉,这一出去不放了羊才怪呢!”

  王道伟呵呵地笑:“没事没事,这点事情你就不用放在心上了,你跟齐丹说,让她安心做新媒体事业部的事情,不用那么着急。等莉莉回来再说。”

  肖佳霏说:“社长,这可是您说的,我就不管了哈!”

  王道伟说:“我说的,等她回来,等她回来。”

  肖佳霏满意地走出社长办公室。王道伟看到她出去,忽然脸上换了一副很奇怪的表情。他叹着气,打开桌子上的文件继续翻看起来。

  下午,肖佳霏又去见了几个作者,等弄完所有的事情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张咏和齐丹一起陪着她忙到此刻,终于完成时,齐丹说:“肖姐,我今天得请您吃饭呢!”

  肖佳霏说:“感谢我救你的大恩大德吗?”

  齐丹连连点头:“可不嘛!要不是你啊,我这会儿估计早就惨死在社长手里了。”

  肖佳霏边收拾东西,边站起身说:“吃饭就不必了,我今天累的跟条狗一样,还得赶紧回家看我家宝贝儿呢。你跟张咏去吃吧!”

  张咏赶紧说:“那我也不去了!”

  齐丹瞪了他一眼:“肖姐不去你就不去,你故意的吧!”

  张咏被她一句话顶回来,噎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肖佳霏又一次想到楚莉莉跟她说的关于张咏的事情,便跟张咏说:“行了你也别推了,你俩都认识这么久了,总不能让人家齐丹一个人回家吧!就这么定了,你俩一起去吃饭,我回家!”

  张咏说:“不行啊姐,您不是俩车么?总得还有个人给您开回去一个啊!”

  肖佳霏还没说话,齐丹就插嘴:“你猪脑子啊!中午谁把车给开4S店了?人家可是说下周一才来取车呢!”

  张咏再也没有什么反驳余地,只好低着头不情愿的说:“行吧。”

  齐丹一脸兴奋,肖佳霏说:“行了走吧走吧,一会儿你俩饿没饿我不知道,我家宝可得饿哭了!”

  说完她蹬蹬背着包走了,办公室里留下齐丹和张咏。齐丹说:“说吧,你要请我吃什么?”

  张咏瞪着她:“谁说要请你吃饭了?”

  齐丹撇了撇嘴:“不请是吧?行!”她拿出了杀手锏“你真不想听听肖姐生日给她送什么?”

  张咏有些尴尬,他不想太特别,因为他知道肖佳霏已经是结婚生娃的人,他必须保持克制。但他还是说:“行,我请!不过这个跟肖姐没任何关系啊!”

  齐丹又笑了起来,说:“这才对嘛!”找到钥匙去锁门。

  晚上,王子玉回来了。她回来的很匆忙,而且看上去昨天晚上应该是没有睡好觉,顶着两个黑眼圈站在家门口换鞋。

  陈宇高高兴兴地迎过去,给她拿来新买的拖鞋:“不是说三天吗?”

  王子玉有点不高兴:“你一天给我打八十几个电话,我要再不回来命都被你催掉了!”

  陈宇有点抱歉,他弯下腰拿起王子玉的包往家里拎,桌子上,已经放了四菜一汤和一瓶红酒。

  王子玉说:“你买锅碗啦?”

  陈宇说:“没有,回头跟你一起去买。这不是我跟楼下弄的外卖,今天先凑合吃吧。”

  王子玉挤出一丝笑:“行吧。”然后径直走到卧室去看自己的行李和衣柜。

  “东西你都收起来啦?”王子玉问。

  陈宇跟在身后:“嗯,你的行李都都放起来了。还有几件脏衣服,我给扔洗衣机里了,还没甩干。”

  王子玉转头看看洗衣机:“我有的衣服不能水洗的。”

  陈宇说:“我知道,我都看了,有水洗标的我才放进去,没有的我就没放。”

  王子玉确认了一下洗衣机里的衣服,转头对他说:“以后我的行李还是我自己整理吧,看你弄的这一柜子乱七八糟的,不知道还以为家里遭贼了。”

  陈宇赶紧答应。王子玉坐在桌子前,拿起筷子就吃。陈宇赶紧拿出今天刚买的纸杯,倒上两杯红酒:“还没买高脚杯呢,就拿这个凑合一下吧。”

  王子玉一脸嫌弃:“我还从来没见过用纸杯喝红酒的。”

  陈宇笑:“以后咱们不但可以用高脚杯喝红酒,每天晚上还能吃牛排吃龙虾!”

  王子玉看看他“你发财了?”

  陈宇说:“快了,快了。”他站起身,从抽屉里拿出签好的意向作者合同。

  王子玉翻看了一下:“意向合同啊?”

  陈宇笑:“意向合同也是合同啊,再说了,这只是一个起点,我这几天把我博客里电脑上的东西都已经从头整理了一遍,这几天就可以开写啦!”

  王子玉低着头吃菜:“软件不做了?”

  陈宇说:“做啊,我今天又联系了几个之前北京的客户,跟他们说我现在来北京了,以后沟通都方便了。”

  王子玉点头,正打算说话,电话响起来,上面显示:小叶。

  她接起电话,走到阳台旁边,关上门打电话。陈宇看着她,没在意。自己喝了一口红酒,然后继续欣赏自己手头的合同。

  过了一会儿,王子玉从阳台出来,说:“我今晚可能要出去一下。”

  陈宇一愣,把手里的合同放到旁边的椅子上:“这么晚干嘛去?”

  王子玉说:“我有个朋友,好像感情有点问题,想找我聊天呢,我今晚就跟她那边住。”

  陈宇问:“男的女的?”

  王子玉想都没想就说:“开什么玩笑呢,肯定是女的啊!我多年的好朋友了,这次来北京她也给我帮了不少忙。”

  陈宇问:“不能不去么?”

  王子玉说:“我陪你吃完饭吧,然后你早点休息。”

  陈宇失望极了,但也没什么特别好的办法,便说“行吧,那你明天早点回来吧。”

  王子玉点点头,接着吃饭。突然,她想起来什么,抬头看着陈宇:“对了,我的意思是你还是再找份工作。我认识一个朋友,代码写的还不如你,每个月固定赚三万多,不过就是老封闭开发,还要出差,挺忙的。咱俩人现在都没什么收入,婷婷还得吃奶粉呢。”

  陈宇放下筷子。他知道王子玉说的的确是实情,点头说:“我也这么想的。投稿这件事没有准谱,用了就用了,没用就没钱。我想投投简历试试。”

  王子玉说:“不行你今晚就开始投吧,反正我不在你也没什么事。”

  陈宇点头:“行,我今晚就投。你快吃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