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漂流南岳
梓然翩翩2016-12-14 22:142,762

  从没想到,自己可以如此轻盈的游曳在湖底,宛如一条人鱼,白天的疲惫竟然一扫而光,仿佛飞在漆黑的夜空一般,这是另一个世界。

  虽说珠儿打小水性不错,也曾潜入过湖底几次,但从不像这次一般轻松,几乎不怎么费力就能一直往前游,隐约中,似乎还能看到湖底一群群的鱼虾,水藻,岩石,似乎什么地方在发光,而且发光圈一直在自己一两米范围内。珠儿低头一看,原来是身上的跟着漂浮的荷包在发光。一定是里面那块水晶起了作用,这真是块神奇的水晶啊!

  就这样一边游,一边找,也不知道找了多久,珠儿感到有些累了,整个湖底渐渐亮了起了,湖面上应该是清晨了吧?而且,前面的水流好像变得突然急了,似乎有很多漩涡涌动,一群群的鱼也被卷了进去。那里是湖水入河口吧?娘会不会被卷进那里了?不歇了,继续游。

  一股股强大的水流连人带鱼卷了进去,脑袋一阵阵眩晕,仿佛能听到到水面上湍急的流水声,很响很大,这会儿珠儿更不用费力了,强大的水流卷起她不知方向的涌动,她完全没有选择方向的能力,也无法对抗这股力量。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珠儿仿佛感到自己被一股力量浮在水面上,上上下下,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已经在岸上了。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湘水,澄心湖大多数村民只能耳闻而无缘眼见,只有最有冒险精神的个别村民,想到远方的入海口寻求珍珠、鱼的人,才会经过这里。湘水几百里蜿蜒回转,两岸的衡山时而岩壁险峻,时而郁郁青葱,抬头只能望到半山腰,再往高了便是云雾层叠,宛如仙境。

  任由阳光晒干了衣服,又眯着眼睛躺在河岸的草地上小睡了一会儿,珠儿迷茫了。还是没有找到,可如果是云雀指引的方向,就该不会错。现在是该打道回府呢,还是继续没方向的找呢?可是自己没带银子,饿了累了也没地方睡觉持房,总不能在这荒郊野岭一直找下去吧?要不要回家拿些盘缠,叫上祝童他们一起来帮着找呢。

  一边想,一边走,顺着山野间的小路,不知不觉竟然走着走着,前面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前面是个村庄,还是庙宇?有人烟了,珠儿想这回应该有戏了。

  走了大约一个时辰,前面有个红色牌楼,三个金色大字“南岳镇“赫然刻在宝蓝的楼牌上面。这个南岳镇地处衡山一带,栖息在祝融峰南边,自古就分外繁华热闹,也是佛道源远绵长的地方。此时农历七月,正是各地香客前来进香的时候,镇子上人流如织,车水马龙,镇子上的集市也是分外繁华,猪肉铺,熏鸡铺,茶水铺,果子铺,酒楼,成衣铺,杂物铺,药房,文房四宝等等商铺络绎不绝。镇子上的庙宇也是连绵不断,隔一两百米就可以看到大大小小的寺庙,道观门口排满了成群结队的香客,有的看起来是举家前来,虔诚祈福。

  珠儿从小在澄湖村长大,还从未见过最这么繁华的街市,一下子竟看呆了。不好,肚子咕噜咕噜开始抗议了:街边这么多好吃的,都不喂喂我,哼!可是娘还没找到呢,怎么能有心思吃饭呢,再说,珠儿也没带盘缠啊。

  停到一个铺子前,望着刚出笼的包子,珠儿下意识的掐了掐自己的脸蛋,真想上去偷一个塞进肚子。

  “姑娘,吃包子啊,坐坐!”店家热情的忙招呼。

  珠儿不自主的坐下,好累啊,坐着歇歇也好。

  “姑娘,这是你的包子,慢用。”店家看了看她,眼神露出几分诡异。

  珠儿也觉得哪里纳闷,照着包子铺里的供奉的经文铜牌一看,妈呀,这不是活鬼么。头发披散耷拉着,裙子上还粘了很多泥巴,干干的挂在衣服上,店家一定以为她是个要饭的。

  怎么办,包子上来了,这吃还是不吃呢?不吃会不会被店家赶出去,想吃可是身上没有钱啊!

  “店家,这包子我不吃了,我没带钱。”

  “这怎么能行?包子已经上了,你动了筷子我们怎么卖给别人?”

  “我还没动呢,我保证。”

  “不行不行,包子铺开了这么多年,没有一个远道而来的香客这么干过。我们南岳镇可是佛家庇佑之宝地,霸王餐这事儿佛祖万万不能允许的。”店家望着珠儿,眼神有点不怀好意,“如果你没带银子,身上其它值钱的东西也行。”

  可是身上也只有那个水晶银链子了,不行不行,这是庄虚道长叮嘱要随身带着的,还得给娘亲看病呢。

  店家看出来珠儿的焦急:“这样吧,那我就带你去官府吧,小小年纪,听口音又是外乡人,怎么非要跑到这南岳镇来行骗呢?”

  官府?包子还没吃到,就要进官府了?我怎么这么倒霉啊,这下一辈子也看不到娘了。

  “不去官府也行,那你今天晚上留在我这铺子里,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要不然,

  明天衙门见。“

  原来这猪肉包子铺的店主是个流氓!珠儿的脸涨得通红,清澈的目光燃烧着愤怒,看来他已经看出来自己是流浪到这里,成心要占便宜,说是佛门重地,怎么反倒比澄湖村的村民可恶多了呢。珠儿拔腿就要往外跑,却一下子被包子铺老板揪住了袖口。

  “这位店家,包子钱我来付。”

  正当这个时候,一位清朗俊秀的书生站到了两人面前,珠儿一下子把头低了下去。天啊,这位又是谁。

  “关你屁事,你又不是衙门的人。”

  “这位是我远房表妹,早晨跑到河里去游泳,这不才回来,姨娘让我到处寻她,还好恰巧在这里。还得多谢老板!”书生不慌不忙的作了个揖。

  珠儿瞪大眼睛望着眼前这位书生,眉眼清秀,散发出一股出尘的淡然,想来身世不俗。

  “快把包子吃了吧。”书生催着。

  还没尝出来包子什么滋味,两盘子就一扫而光,珠儿急忙逃出了包子铺。书生也跟了过来。远方表妹?有意思,但这位远房表哥又是什么人呢,不会是道观里专门派出来行善的吧?

  “敢问这位小哥,您是哪家道观的,姓甚名谁,珠儿来日肯定会去登门道谢的。”

  珠儿端详着,眼前这位公子年龄跟自己也不相上下。

  “哦,在下姓江名白芷,特地从京城前来拜师学艺的。”书生谦谦的说。

  “江白痴?”珠儿念叨,怎么会有这么怪的名字?

  “不不,是江,白,芷。白芷是中药的一味药材。在下家里世代行医。此次前来是特地前往甘泉书院求学拜师,研习经文数月。敢问姑娘呢?”

  珠儿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说:“我,我是来找我娘的。”

  “你娘怎么了?你也是前来进香,跟你娘走失了么?”

  “我娘,她被湘水河冲跑了,听说,听说被冲到了这个镇子。”珠儿道。

  “怎么会呢,一般是冲到岸边啊。”书生问。

  “对对,是冲到岸边了,可是岸边没有,我就找到了这个镇子。”这下忽然放松了:“公子,你有看过一个溺水被救的妇人么?”

  书生想了想:“虽说这是我第二次来南麓镇,但上一次去紫盖峰的玄都观拜见玄灵道长的时候,倒是听说……”

  “听说什么,快说啊!”

  “我听说,南岳镇的那段湘水隔两天都会被冲上来几个溺水的人,有的是打鱼不慎卷进去,有的则是戏水,玄灵道长会派专门的弟子定时候着搭救,以救助圣灵。上次我就看到玄凌道长亲自为一位溺水之人运气,竟然救活了。”

  “真的么?那我们就去玄都观!我娘她肯定在那里!”

继续阅读:第八章 玄凌道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珠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