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道中无道
梓然翩翩2016-12-14 22:113,906

  一个云雀就能让娘亲知道我的状况了?这怎么可能?珠儿万般不解。整个晚上,她都睡不着,第二天早上就跑到庄清道长清修的禅房,叩门而问。“我想娘亲,她肯定不放心我一个人呆在山上,好歹我也得回去告诉她一声啊!”门没开,话音刚落,就听到那只诡异的云雀呼啦啦又飞到了珠儿头顶,空中盘旋了一圈落到院子里的大树上。

  珠儿扭头一看,啊,娘竟然已经来到院子里了。

  “娘!”

  “珠儿,你见到庄清道长了?”

  “见到了,是那只鸟儿带您来的?”

  “是啊,珠儿,我这不一大早就来了么?怕你饿着,我给你带来了很多干馍馍和小鱼干,好好跟着庄清道长学几天本事吧!”

  “我一个女孩子家在这里做什么?难不成以后当女道士?”珠儿撇嘴。

  “庄清道长肯定有他的想法,多学点本事,保护自己,你这孩子本来也。。”珠儿娘话说一半。

  “是说我跟别人不一样吧?难不成都把我当妖怪看!”珠儿气了。

  “珠儿,你含玉出生的事儿,只有娘,你爹,庄清道长三个人知道啊。孩子。”

  看着娘对她意味深长的一句,珠儿意识到,这好歹也是个秘密,以后不能瞎说了。珠儿娘拜完道观里的神仙,就赶忙下山了,地里的农活每天都得照应,家里就珠儿一个女儿,平时祝童祝融两兄弟经常来帮忙。

  家里种果树种菜养猪还有母鸡下蛋,这里有什么呢?难不成我珠儿要天天在这儿啃干馒头,吃小鱼干?娘,我好想你,干嘛非要让我来这个地方。

  望着娘离开的背影,珠儿第一次感受到离别的滋味,温馨眷恋暖了她整整十五年的人。

  很快,珠儿就套上了道长给她准备的道童服,穿着还真精神呢,扎起头发也看不出来是个女娃子,顶多算个眉目清秀的小道。站在道观里,也可以装装威严的领着香客进进出出了。新来的小道,每日清晨卯时就得起床,早早去阅经阁听庄清道长讲课。

  “今日,我就来给你们讲讲五行。”庄清道长手持佛尘,端坐前方,底下一堆小道朝着珠儿的方向看过来。没见过么,一个劲儿的看也不怕脖子扭歪了,想必你们也猜不出我是男是女吧?不对,昨日领我进门的那个小道已经知道我是姑娘家了。唉,一个女孩混到一大堆男道士中间,这以后该怎么对村里人说啊,万一他们上山进香看到了我……不会真以为我出家了吧?

  “天地间,万物都可以用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去表示。而我们的朱雀观,它就象征着火。”哦,原来这个道观叫朱雀观,昨天进门急了都忘了看了。

  “朱雀为上古四大神兽之一,上古有四大神兽,西方白虎,东方青龙,北方玄武,南方朱雀,西方属金,东方属木,北方属水,南方属火是也。而这朱雀就在属火的南方。”哦,怪不得这院子里每日到处烧纸人,原来是属火啊!珠儿越听越有趣,虽然搞不懂上古为什么这么规定,但世间万物都用五行表示,想来也是变简单了呢,以前珠儿只知道,鸡蛋五文钱,

  包子六文钱,湖里打的鱼要在镇子的市场卖二十文钱。原来世间万物也不可以用钱来表示,太好玩了!

  稀里糊涂的听了一上午,终于到了开饭的时间了。小道士们说说笑笑的走出阁楼,朝着

  另一个大殿去了。珠儿盲从的跟在后面,有点小孤单。“你是叫珠儿吗?”身后一个娇嫩的小姑娘声音。咦?这道观里也有这么娘的小道士啊!说起话来跟女孩一样。再一看,长得也是甜糯可爱,圆圆的脸上两道笑眼。“嗯,是的。”看到这位甜美的小道士,珠儿反而不好意思了。

  “我叫小合子,我也是个女孩。”

  “啊?你也是个女孩?”

  “对呀。我来这道观已经十年了呢!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道长跟我爹娘一样好。你别担心,好好住下吧。”小合子拉着她的手。

  “那你爹娘就这么放心让你一个人住了这么多年?你不想他们么?”

  “我爹娘……恩……我爹娘他们十年前就出海……”说着她就低下头,胸前立马两颗深蓝的水点子。

  珠儿鼻子一酸,立马抱住了她,明白了一切。真是同命相怜啊,刚刚出家门,就遇到一个同命相连的小姐妹,珠儿心里既开心又酸楚。

  虚谷斋是众道士就餐的地方,晌午五六个道士围在一张长方形桌子周围,算算也就三桌,庄清道长一般不在此处吃饭,除非节庆日祭拜日和大家一起用餐。还有五六张桌子围着坐的是进香的香客信众。,就是给节日祭拜日进香的香客们准备的。斋房里两根木柱子上刻着两行绿字,左边是“逍遥天下“,右边是:”虚幻若谷”。

  一坐到桌子跟前,珠儿就傻了。这么多菜,从小到大没见过啊,一桌子就有将近二十盘,这每个人要吃掉起码三盘才不剩下。野山菇,荷叶鸡,浇汁鱼,清炒竹笋,炸藕片,炒鸡蛋,花生米,花椒叶,泡鸡爪,蒸鲜虾……剩下的珠儿都不认识了。难怪庄青道长那么胖,原来伙食好的像皇宫似的。

  这玲珑山上的朱雀观,也算是当地一处名胜,平民百姓官员商贾都会时不时来此祭拜,捐香火钱。本来呢,这些钱都是捐给神仙们,让他们保佑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的,可这道观里泥塑的神仙不会吃不会喝的,只能让道士们代劳了。庄清道长也时不时找来一些流浪汉,叫花子,孤儿,贫困的百姓,来到虚谷斋一起聚餐,善心可嘉。

  这下娘塞给自己的干馍馍怕是没用了,可以泡汤吃,干馍馍泡山菌汤一定很鲜很美味呢。

  让珠儿没想到的是,不但是端午节,接下来的几天伙食也不错,每顿桌子上起码有七八道菜,五六个人围着吃绰绰有余了,都是些山珍野味,还有澄心湖里的鱼,就算简单弄个汤都会很鲜很美。

  这些天,珠儿最感兴趣的恐怕就是学着给香客们看卦占卜了,虽说她学的不算好,可是却明白了庄清道长卜卦并不说实话,总在打圆场甚至搅混水,图个香客心理舒服就得了。

  “道长,您每次对他们说的都是真心话不?”珠儿有一次不经意问道。

  “道可道,非常道。”道长笑眯眯的回答。

  “什么意思啊?”

  “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不,我非要现在明白,你要不告诉我,我就自己去藏书屋查去。”

  “这意思就是啊,道说出来也没用,得靠自己摸索,不是简单几句话能说明白的。”

  “所以道长您就蒙他们钱是不?”刚说出来,珠儿就抿住嘴巴,能对人不这么实在么珠儿?

  “哈哈哈哈”,道长开心的轻声笑,接着“咯咯咯咯”笑,笑的胖胖的脸都憋红了。喘口气说:“你要是不让他们被蒙啊,他们还不乐意呢,吃不香睡不着就想得到个解释。还不遂了他们的心意?你说呢,珠儿?”

  珠儿不解的看着道长,又看看那边儿排队求测占卜的,心里在想,命运这个东西真的能简单一个签字就定了么?她不信。

  “只有天知道啊。”道长看着远方,“我自己修道这么多年,也从未猜到后来发生的所有事。”

  一转眼一个月快过去了。今年不知道怎么了,天气似乎比以往热很多,炎热干燥,滴雨未下。往年澄心湖方圆几百里的地方都特别湿润,一入夏便细雨连绵,空气清新,可今年皮要晒裂似的,就连山上吃水都很困难了。道观附近的水井都不好打水了,只能去不老泉去挑水吃。挑水的任务每每就由珠儿和小合子担当。

  “小合子,你打算在这道观住一辈子么?”珠儿挑着水,走着山路。

  “还有比道观更好的地方么,我在这里已经很开心知足啦!”小合子一说话就甜甜的笑,两个小酒窝很醉人。

  “那你以后不嫁人啦?”珠儿笑嘻嘻的。

  “珠儿,是你想嫁人了吧,你要嫁人,我就跟过去当陪嫁丫头。”小合子一边说,一边撩起桶里水,往珠儿身上洒。

  “好啊好啊,我们一起嫁给道观里的小道士吧,不行山头那边的和尚也行。”珠儿哈哈大笑,也用水花泼她。水资源这么紧张,这俩人倒玩起泼水节了。如果道士们知道做饭用的水是她们的洗手水,又该怎么想,这算不算间接的一吻芳泽啊。

  “看,珠儿,前面那个黑影!”小合子跳了起来。

  “那是什么?”珠儿问。

  “长臂猿,是黑眉长臂猿!”

  果然,前面一个猿猴样的动物,蹲在不老泉那里喝水,把脑袋扎进去,喝完了还一个劲儿洗脸。

  “哈哈哈,小合子,看你夫君等不及来娶你了。“珠儿大笑。

  “你瞎说什么啊。”小合子不解的说,“我只是纳闷,往年这个时候不老泉都不会出现长臂猿的。住在山里的人都知道,长臂猿在玲珑山北的几个山头,那里的溪水很多,还有很多小瀑布,它们怎么会来这边的深山沟喝水呢?”

  “前几个山头?”珠儿问。

  “是呀,北边的山头。这玲珑山很大,有连绵二十几个山头,最北边的山头比较高,树木也比这么少一些。想来是太阳晒得更直接些。”

  “看来,今年是真的旱了。昨天,念清师兄又在井绳接了几米才打上水。”

  “珠儿,我们赶快回去吧。”

  这晚,是珠儿离开家的第49天,她望着天上的明月,峥峥的发呆,夜晚天气稍微凉快了些,她悄悄地走出寝室。明早,我要跟道长请假回家,这么旱的天,我娘她不知道怎么样了。忽然,她看到一个黑影又到树上。看来是给这边传消息了。

  果然,第二天清晨,道长就对珠儿说:“孩子,回去看看你娘吧。她生病了。”

  “真的么?什么病啊道长?我要回去!”

  “我叫你来就是为了说此事。我也不甚清楚,不过准备了几包自配的草药,按时熬了可以恢复元气。”

  “是中暑么?”珠儿想一定是中暑。

  “珠儿,我有件东西想送给你。”道长说着从袖口掏出一个链子,上面拴着一块冰一样的东西,透明晶莹。“你把这个戴在身上,可解燥热。如果你娘需要,你也可以放在她额头,一日便可缓解。”

  珠儿接过来:“那我以后还用回来么?”

  道长看了看配链:“好好保管这个链子,如若有缘,会有人替我收你做徒弟。”

  “我才不要再当道士!这回当了几天道士,我娘就病了,以后再要修什么道,还不知道有什么可怕的事等着我呢!”

  “可是,道长。”珠儿平静后,望了望道长,一脸真诚:“如果我娘没事,过几天就好了,我会说服她让我再上山的。”

  “我知道了,快回去吧孩子。”

继续阅读:第五章 云雀引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珠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