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南岳圣庙 水圣求卜
梓然翩翩2016-12-14 22:233,017

  失火的那间寺庙名曰——南岳庙,这几日华子鸿就下榻在这座庙里。虽然失火造成西边的八处寺庙塌的塌,焦的焦,寺庙的各个参拜殿堂也暂时被封闭,也没有香客前来上香祈福,和尚工匠们也忙着火情后重建修复,但东边的八处道观却依然香火缭绕,香客络绎不绝。原来这南岳庙真乃一处奇葩圣地,整个南岳庙的建筑群十分宏大,连绵不绝,就算在五岳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庙内不仅仅有八处寺庙,还有八处道观,分别位于正殿两侧,正殿就是南岳庙的主殿—圣帝殿,供奉着南岳司天圣帝—祝融火神帝。

  南岳庙依山而建,子鸿和弟子们足足用了两日,才把这么多的寺庙道观粗略转遍了,不禁惊叹这座寺庙的宏伟和完整,还有它特殊的文化—佛教道教儒教三教合一!

  在圣帝殿内外,一共有七十二根汉白玉的柱子,象征着南岳七十二峰,甚是典雅雄伟。尤其这几年朝廷极为重视南岳庙,加大了修缮力度,较之往日更加辉煌神圣了。华子鸿一边欣赏一边连连称叹。

  “师父,你看那边怎么还有朝廷里的人?”渡真问道。

  果然,在远处另一处高大典雅的楼阁门外,似乎有几位朝廷的官员在主持仪式,周围有若干衙役,戒备森严,一排书生模样的人按照次序鱼贯而入。

  “似乎不像来烧香的。”渡真说。

  “这是御书房,你有所不知,这个南岳庙也是儒家修习的圣地,御书房就是专门收弟子前来研习古书经典的,想要进这里学习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子鸿说。

  “要考试吗?”

  “需要朝廷官员的推荐。”

  “那不是比中进士还难了么?”

  “这些学员中不少人已经中了进士。”子鸿笑答道,他望着远处的几位朝廷官员,似乎都很脸生,是啊,自己睡去又苏醒,整整经过了将近一百年了,世事变迁,沧海桑田,不管是民间还是朝廷,这些事儿他还得学着慢慢重新了解。

  将近一百年,人间所有事都变了,变了很多很多,虽然圣水派与世隔绝,除了部分弟子跟之前不一样,以前的一些掌门和师兄师弟都分别自立门户,他们都还是圣水派的传人,虽然后来所立的门派称呼不同,所秉承的教义都跟圣水派一脉相承。圣水派的一切是他所熟悉的。虽说这些年在俗世间行走了不少地方,也做了很多事儿,但仍有很多变迁是他还没来得及去熟悉的。哪怕是这衡山一带,百年前的记忆在一点点复苏,眼前的一切在渐渐的唤醒自己,他来过这里但又记不清什么时候来过,很多景色场景让他既熟悉又陌生。看来,百年前失去珠儿失去心的那一刻,对他的重创太大太深了,让他对当时的痛苦记忆犹新,又忘记了很多遥远的记忆,珠儿跟拍进他身体里的那半块玉一样,早已跟他在不知不觉中融合成为一个整体,只是他醒来后一直没有发觉。这一世,她长什么样?叫什么名字呢?华子鸿又开始反复在心里寻找着答案。

  “师父,童年童女的事情,我们还要回到南海郡帮忙解决吗?”渡真猛不丁一问。

  如果不说华子鸿他都快忘了这码事儿了,这些天他一直沉浸在记忆复苏,魔焰重归,寻找珠儿的喜悦和纠结中,这让行事向来负责而慎重的华子鸿像变了一个人,答应樊太守这么大的事儿居然都忽略掉了,这是万万不可的啊,况且那些童男童女也是每家百姓的心头肉,每个孩子也都是他的家人心中念念不忘的牵挂,他华子鸿又怎么可以因为自己内心牵挂珠儿,而忽略掉其他人的情感呢,这不是太过自私了么?更何况君子一言九鼎,答应的事情就得办到。

  “当然要解决,师父这几日走不开,需要在衡山处理些事情,处理完了我们就回到南海郡。”

  “是,师父。可是师父,我们当时走的突然,都没有告知樊太守,说不定他还以为我们仍住在南海郡呢。”

  “这样吧,你先回到南海郡的耶香客栈,如果樊太守到我们那里找人,你就说我临时有事,过些时日就回来。”

  这时候华子鸿忽然想到了手里还握着几十名童男童女的生辰八字,不如这样,既然已经来到了佛道圣地,此处定有高人能为自己指点迷津,别小看这些生辰八字,说不定还真能推出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呢。

  走着走着就来到南岳庙中的古戏台,这座戏台面积并不大也就一百多平米,旁边有一座亭状的阁楼,楼上牌匾有几个金字—奎星阁。星朗月明的夜里,子鸿不用点烛光就能隐约望到这座五层的阁楼,除了第二层阁楼亮着灯,其他楼层都是黑的。他走进阁楼,小心踏着楼梯,尽量不发出声音。

  “是来求测的居士么?”还差几个台阶,子鸿就听到从里面传来一声慵懒的问话。

  “在下的确是来求测八字的。”子鸿道。

  二层楼入口处,挂着一面铜制的炫彩八卦镜,十分炫目,即便是黑夜,反射出的烛光也灿烂夺目,让人不禁眼前一晕。二层楼是个巨大的八角形房间,陈设古朴简单,一位上了年级的老者横卧在一张红木床上,旁边的孔雀蓝花瓶里插着几枝紫薇花。

  华子鸿透过幽然又明亮的灯光,拿出揣在袖子里的一沓生辰八字,恭敬的递给仍旧在卧榻上斜卧的老者,他吹了吹嘴边的花白胡子,摇了摇手里的拨浪鼓,活像一个老小孩。

  “这么多啊,给谁算呢?”老者一屁股坐了起来。

  “都是些小孩子。”

  “这位施主不简单呐,年纪轻轻就这么多子孙,开枝散叶果实满满,想必家中妻妾不少吧?”小老头乐呵呵笑着说。“大户人家啊,大户人家,净是你们这些大户人家来算卦的。”

  “哪里是我的子孙,这些都是别人家的,实话实说吧,他们是南海郡的童男童女,头两年刚送出去供奉海神龙王的,现在不知下落,求老先生测测,指点一二。”华子鸿有些尴尬的说。

  “这样啊。”老头拿出这一叠生辰八字纸,很快的扫了几眼,“这些孩子都是癸巳年生人,前年是亥年,巳亥相冲,他们该是前年被送到大海里去的。”

  “正是如此。”其实这点门道华子鸿也看得出来,他期待更多的。

  “这巳蛇呢,本来跟龙就是一家子,龙善水可潜,翻浪滚海,蛇虽逊色于龙,水性还是不错的,这些孩子是注定要到海里耍的,”他笑嘻嘻的说,“虽说他们个性有所不同,但似乎都有点共同点,呃……让我看看,这些孩子们彼此之间还真有缘分。”

  华子鸿一边听,一边望着窗外,他真后悔来到这里,这说跟没说有多大区别呢?千古圣地也有行走江湖的术士骗子,这并不稀奇,只是此刻他的确为这些孩子们担心。

  老者似乎看出来点什么,他把一沓子纸往桌子上一扔,生气道:“施主,您拿去另请高明吧,老夫实在算不出来!”

  华子鸿也二话没说,拿起来就准备走。

  “咳咳!着什么急,皇帝不急太监急,估计这些孩子的父母们现在正乐呵呵的在家吃饭呢。”

  华子鸿没打算理会,正要下楼,只听这个老头呵呵一笑说:“别担心那些孩子,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老先生指教,我有所不明。”

  “你的桃花运快到了,还不是一朵两朵,唉,在劫难逃啊!”老头儿眯着眼睛说道。

  华子鸿闷声不语,什么桃花运,是指的珠儿吗,可这位老头又说不是一朵两朵,难道还有谁,想到自己平日里接触的女子,除了一些女弟子就是,就是——流影。华子鸿的脸刹那间红了。

  老头捋了捋花白胡子,笑着挡住楼梯口,伸出手说:“施主还没给银子呢。”

  “请恕罪,方才竟然忘了。”华子鸿连忙掏出一定银子放在桌子上,匆匆下楼了。出门一阵凉爽的夜风,吹散了刚才的紧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么紧张,说不清道不明,但却不敢问那位老先生,究竟是什么样的桃花劫,他不想有任何桃花劫,一百年了,能找到珠儿逃离魔焰派的种种纷争,过上平静快乐的日子,不让百年前的悲剧重演,就是他最大的心愿。

  老头饶有兴趣的从窗户上望着华子鸿,自言自语道:“一朵两朵?我还真说少了。你这是不小心走到了桃花源喽。”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玄都观内 千年桃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珠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