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南海郡府
梓然翩翩2016-12-16 09:342,456

  在远离久泽的世俗人间,世人只听闻圣水派的掌门弟子们常年与世隔绝,在遥远的昆仑山,就像一个传说,神秘而神圣,至于圣水派掌门人叫什么名字,就更不得而知了。这几十年,人们只知道民间有一位叫做华子鸿的商人兼法师,在全国各地帮着兴修水利,开凿河道,建造船只,运送货物等等,而且神龙见首不见尾,行踪极为隐秘。

  只是,这一次,他带着自己的弟子来到了南海郡府。

  南海郡府气派非凡,不愧是南海重地所在,既秉承了妈祖神庙的风格特色,又显示当时能工巧匠的雕梁造诣。南海郡的樊太守早就在大堂等候了。

  “华法师,久仰久仰,鄙人等候多时了。”

  渡凡和渡真两个人留在了外面。

  “不敢当。太守托人将台风之事及时告之本门弟子,可见太守心系于民,为朝廷效力之心切。”

  “子鸿兄过奖了。几年前,下官还曾观摩过子鸿兄为朝廷海运商队打造的船只呢,外形之美观,结构之精妙,真让人叹为观止啊。”

  华子鸿笑了笑,摆了摆手。沉默片刻,樊太守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只是望天连叹了几口气:“都说南海富饶,一界宝地,殊不知每到入夏,台风都要把我这南海郡府卷跑了。”说完便转回头,两人便哈哈大笑,想这樊太守还真会苦中作乐呢。

  “樊太守,”华子鸿道,“南海宝地众所周知,不仅渔业兴旺发达,这众多海岛也是一大奇观啊。只是身为南海太守,必有很多不为人知的难处。”

  “知我者莫过子鸿兄,其他的就不说了,“樊太守道。“但说这台风,也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今年台风尤为严重。我南海郡的百姓家家户户供奉妈祖,龙王保平安,竟也无济于事。”说罢,他走到了大堂内供奉龙王的香案旁。

  华子鸿只是点头听着。

  “子鸿兄有所不知,如今这南海一带,供龙王已经不管用了。虽说我南海郡每年都要定期派船只,载满牲畜瓜果宝物供奉龙王,但台风一年强过一年。我也是听闻坊间流传,南海龙王如今只是个傀儡,掌管南海一带实权的似乎叫做……叫做南海水帝。”

  “哦?”华子鸿道,“这些神界的事情太守又怎能断定?”

  “实属听闻。”樊太守苦笑道,“这水帝不知是哪路的神仙,霸占南海后就自封为南海水帝,想必也不是神界任命,却能挟持龙王。南海龙王几百年都不奢求供奉童年童女了,可这水帝却传话民间,要每年供奉几对童男童女。我身为一方太守,这等危害百姓的事情又怎能做的出来?怎能忍心?只是,不知这水帝要童男童女做什么?”

  “水帝如何传话民间?”

  “龙王庙中,有一神台,每每南海百姓想要得知龙王旨意,都会去神台宝镜中探知一二。”

  “百姓又怎么得知是有水帝操纵龙王?”

  “神台宝镜中有字映出:南海万民,水帝唯尊。”

  “哦”,是这样。早在几年前,梓泓游历俗世到南海一带,就曾听闻过水帝代管南海神界一事,只是以为这是神界普通的神职变动,但没想到从樊太守口中得知到这样一番状况。这水帝到底是谁?

  “太守可否带我去龙王庙走一遭?”

  “可是可以,只是……”樊太守道,”还有一事需问梓泓兄,如若台风难以降下,这船只可否打造得结实一点,不会轻易被掀翻?“

  梓泓想到樊太守每年也有数批朝廷派遣的货物,需要由南海运送到周围邻国,不由得点了点头。

  南海郡的龙王庙虽说不大,但却纤尘不染,古朴肃穆,必定有人经常打扫百姓供奉留下的祭品焚香。那个樊太守说的神台宝镜却看不到。

  “子鸿兄看那里。”樊太守指了指龙王殿天顶,“只有每年中元节夜晚里的天顶才会自动打开,露出一面明镜一样的天空,会有字符显现其中。

  华子鸿望了望殿顶,并未察觉什么两样,只是看到殿顶有一处圆形的盖子,紧紧吸附在那里。华子鸿纵身一跃,推开了圆形盖子,只看到一片无染的蓝天。樊太守看在心里,不由暗自佩服他的轻功:“此人绝非简单。”

  “好吧,还麻烦太守通知各方百姓,这个月十五,我们会在南海镇港口搭台做法。”

  衡山上果然气候宜人,凉爽备至,七月的伏天竟然不需要蒲扇,随便呆在哪个地方都会有一股小风吹过。珠儿蹲在玄都观外的小溪旁,看着游来游去的树蛙和黑不溜秋的小鱼,嘻嘻的笑着。这几日,娘似乎不再昏迷中说胡话了,喂进去的汤药粥食也不再往外溢了,说不定过几日就可以跟自己回家了呢。可这衡山这么大,自己真没玩够呢,虽说上次去祝融殿

  着了大火,玄灵道长不让她随便往祝融峰跑了,但去其它地方转转貌似道长还是默许的。

  衡山上的仙人桥,水帘洞,这些日子白芷都带她转遍了,两个人还偷偷在外面抓了鱼烤着吃,味道鲜得不得了,仔细嚼还有股甜味呢!珠儿还抓过禾花雀,串成一串儿放到架子上烤,

  那香味儿,传到庙观里,保不准里面修行的和尚都要垂涎三尺。恐怕珠儿在这山里再呆几年,就会“千山鸟飞绝,万里游鱼灭”了,这珠儿可是个大恶魔,小动物们一见到就会呼啦啦的吓跑了,见什么吃什么,天上飞的,水里游得,只要抓得住。

  珠儿走在回道观的路上,顺便从树上摘了几颗桃子放到嘴里,蜜一样汁水滴在她衣服上,眼见几个小道士说说笑笑的走过来了。

  “珠儿,中元节集会,可想下山?”

  “是啊,珠儿,一起下山吧,道长允许中元节下山的。”

  呆了一段时间,珠儿早就跟一大帮大小道士混熟了,时不时的一起听各方来交流的道长讲学,一起打扫道观,练八卦拳,太极剑,倒是别有一番生趣。

  下山?好端端的干嘛下山?这山上不是挺好的么,要玩的有玩的,要野味有野味,珠儿正打算过几天让白芷抓一只雉鸡,肚子里塞一些香草蘑菇,烤着吃了呢。下山万一又遇到那个包子铺老板怎么办?况且下山什么都要用到钱……

  “珠儿,你到底去不去?”一个小道士一边说,一边用肩膀挤了挤旁边的小道士。

  “嗯…… 我 ,我下山住在哪里,吃什么喝什么啊?”珠儿道。

  “我们有些香客捐的散钱,道长让大家分了好下山,再说,下山我们可以带些山上的蘑菇灵芝,卖给街市的商贩,也能赚到钱。”

  “这是你的一份钱,你先拿着。”一个小道士把个布袋子塞给了珠儿。

  看来,是玄凌道长有意让众弟子下山过节啊,那就盛情不能却了。珠儿想,烤野味,我就只能先挥泪跟你道别了。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中元魔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珠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