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中元魔焰
梓然翩翩2016-12-14 22:193,240

  中元节,也就是鬼节,相传这一天地狱的大门会打开,所有的鬼魂都会回家跟亲人们团聚,有恶鬼,冤鬼,孤魂野鬼,善鬼,各种各样的鬼都会游荡到大街小巷,人们纷纷在家中设置香案贡品祭奠死去的祖先家人,因为,他们都会回来的,虽然大家都只听说过鬼却极少有人撞见鬼。去世的家人并没有什么可怕的,相反会有某种亲切感,只不过,那些游荡在大街上看不见的“鬼群”,到底都长得什么样子啊?

  白天,小道士们都帮着玄凌道长糊莲花灯,中元节大家都要到河里放莲花灯的,鬼魂会借着莲花灯指引的道路,托生到他们想去的地方。明明是鬼节,白天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反而大家都热热闹闹像过中秋节是的,看不见什么悲伤的气氛,大家都忙着置办各种彩色纸人,五颜六色的莲花灯,各种糕点水果,熟食鱼肉,有的人甚至一袋子一袋子的大米从米店往家里扛。这到底是活人过节呢还是死人过节呢?珠儿心里想:以前在澄心湖畔居住的时候,乡亲们也过中元节,只不过编制一些小草船,载着馍馍鱼干肉食放到河里祭奠河神逝者罢了。没见过这么大排场的鬼节,难道这个镇子有些特殊?不但如此,还有好多道士设法场,好多黄色的写满奇怪符号的条幅飘荡在杆子顶上,就像举行祭天大会似的,这架势仿佛马上就有一群鬼过来听他开会似的。还有一些和尚和镇里的居民组成的游街队伍,前面几个和尚开道,口中念念有词,后面几位镇里的居民拿着锣鼓敲打,有洒米的,洒酒的。就这样热热闹闹的到了中午,很多人就会聚在酒肆食坊中聚餐,开开心心的像过年似的,其中还不乏一些远道而来的香客游人。

  就这样忙乎了一整天,快到傍晚了,终于可以准备放莲花灯了!珠儿非常开心的期待着,想象在南岳镇的湖泊里放满幽明璀璨的莲花灯,该是多美神奇梦幻的场景啊。这一整天都是大晴天,惯有的夏日的湿气雾气也不算很重,跟镇周围的那些云雾缭绕的高山很不同,只是到了傍晚,天边似乎飘来一片乌云。会不会晚上要下雨?那可糟糕了,莲花灯都快要被浇灭了怎么办。

  天边落日的霞光正是最醉人的时刻,紫色酒红在一起酝酿泼洒了整个天际,同时乌云聚集得越来越密,乌云之间似乎可以看到祥云纹似的金边,发着亮光。“显灵了!”珠儿情不自禁的跟周围的小道士们讲,周围几个小道士也都仰着脖子,虔诚的观看这一幕,中元节地官真的要下凡了怎么的,出乎众人意料啊!

  只有玄凌道长微闭着双眼,手中却更紧的握住了玄幻剑。

  乌云的金边开始发出沉闷的轰隆隆声音,就像雷声,由低到高,渐渐开始起风了,风越来越大,呼啸着仿佛真的是哀嚎悲痛,那声音戾气很重。看来这才是中元节啊,鬼哭狼嚎的风给整个节日烘托出该有的气氛,让人从心底不寒而栗,既害怕又恐惧,到底要发生什么啊?不仅珠儿傻了,周围的小道士傻了,就连旁边的几个和尚,镇里的居民也傻了。有几个居民纷纷表示住了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天象,中元节显灵了吗?地上纷纷跪倒一片和尚道士来百姓,低着头,口中念念有词的祈祷。

  珠儿只是瞪大眼睛绕着天空来回看,她感觉很奇怪,为什么光打雷不下雨呢?要是在往日,雷声打了这么久,早就该下雨了。

  傍晚已过,天色黑了下来,湖边放莲花灯的香客们,老百姓们都觉得是地官显灵,趁着这时候放莲花灯恐怕是再好不过的了。很快,湖面上飘满了一片片一盏盏幽幽明亮的烛光。

  就在这个时候,珠儿似乎感到额头上滴着雨滴,下雨了,真的下雨了,莲花灯要被浇灭了,还有珠儿手中的孔明灯,也放不成了,这地官不是显灵的,是来捣乱恶作剧的吧?

  终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湖面上忽然升腾起一阵仙雾一般的纱幛,大得似乎可以把整个湖面笼罩起来,保护起来似的,天空掉下的雨滴竟然一点都没有浇灭湖水中的莲花灯,那一盏盏灯光还是悠悠的,飘然的,顺着微风似的驶向远方,直到流入湘水,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一般不受干扰。然而,巨大的纱幛外面,却下起了倾盆大雨,就像是某个神灵嚎啕大哭一样,伴随着凌厉的狂风,让大家都想跟着哭。珠儿想起了失踪的爹爹,也跟着哭了起来,吧嗒吧嗒掉眼泪,周围几个小道士不知道想起了各自的什么心事,也都哭了,其他老百姓哭得更多,呜咽抽泣一大片。哇!这才是过中元节的气氛啊!太有感染力了!

  就在大家哭得正在兴头上,伴随着一阵焦雷霹雳,一道火龙似的闪电忽然出现在漆黑的天空,然而并没有下更大的雨,雨反而渐渐小了,停了。那道火龙却在夜空中舞动,不,

  仿佛更像是一条火蛇,扭动着身体,仿佛要把整个天空烧起来似的,不一会儿,忽然长长的火舌消失了,天空中忽然飞来一片片金色的燃烧着的小鸟。

  啊!珠儿情不自禁的加了起来,这不是哪天祝融殿看到的那些火鸟吗?它们又来了!珠儿连忙吓得用手抓紧胸前的坠子,跑到玄凌道长身后,躲了起来。玄凌道长这次出奇的冷静,只是手中的剑一直紧握。这火鸟,会不会又是来叼坠子的?

  可是这次,这成片的,形态各异的火鸟却飞到了白色纱幛的上面,排成了一幅金色莲花的图案,仿佛白色纱幛上的闪着金光的刺绣,远远看去,美不胜收。

  上方是火莲漫天的透明白纱幛,随着微风飘荡着,纱幛下方是一个梦幻的莲花灯湖水世界,观看的众人都屏住了呼吸,这一刻无比神圣,那些火鸟就像是送别亡灵的精灵使者,当那些莲花灯越飘越远的时候,火鸟也跟着飞向了远方,笼罩在湖面上的透明白纱幛渐渐

  消失。太神奇了,中元节这天比祝融殿那天还要神奇,是珠儿从小到大看到的最不可思议的一幕,这南岳镇,是一个神仙居住的世界吧?!

  “是魔焰……”珠儿走到玄凌道长跟前,瞅着他带着几分颤抖的说道,玄凌道长点了点头。

  “他为什么不来用雀鸟叼走我的玉呢?”

  “他这次是因情而来。”

  因情而来?一个有着这样可怕名字的魔焰,还会有感情吗?还偏偏选了这么个中元鬼节当情人节过?太不可思议了吧。

  玄凌道长掏出玄幻剑,在地上画了一个圈,圈刹那间变成了一枚镜子,忽然一位容貌似天仙的姑娘穿着一身白色金色相间的纱裙,飘逸的出现在镜子里,顾盼神飞,金黄色的飘带栩栩如生。

  好美啊!珠儿不禁心中赞叹。

  “这就是魔焰的心上人,她叫莲灯。”

  “莲灯?难道就是管这些莲花灯的仙女吗?”

  “她是魔焰的师妹,两个人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同在魔焰派门下,感情甚深。莲灯会经常在各个庙宇游荡,也会在中元节,中秋节,元宵节这样的日子完成她的使命。有灯的地方就有她。”

  “那她是个和善的人了?那怎么会在魔焰派这样的邪教门派?”珠儿问。

  “魔焰派并不完全是邪恶的,一直也为人间灯火的温暖尽力。莲灯后来在游历修行的时候,遇到了圣水派的一位弟子河图,他们相爱了。然而魔焰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他一生中最眷恋的人就是莲灯,于是他挑起了一场门派斗争,血腥异常,最后莲灯河图都在斗争中死去,化为幽冥界的神灵。”

  珠儿听傻了。

  “然而魔焰君为这件事追悔异常,他一生中唯一亲近过的人就是莲灯,她去了幽冥界,魔焰再也见不她,而河图却与莲灯一直相伴。这件事几乎彻底改变了他的性格,从此他变得极端,甚至背弃了魔焰派一开始的教义。”

  “这么说刚才是莲灯使的法术,出现的白色纱幛?”珠儿问,“就像一层大雾一样!”

  “魔焰只有在中元节才能见到莲灯,这时候幽冥界的神灵也会回到人间,可是谁也看不到他们,莲灯想必每年都会来,但是今年却不同。”

  “为什么?”

  “以前魔焰的灵魂不能凝聚,今年却意外的凝聚在一起了”玄凌道长说这话的同时,瞅了瞅珠儿。珠儿忽然低下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详感觉。

  “那他干嘛要让天空下雨呢,这样浇灭了莲灯,他不就看不到她了么?”

  “他无论怎样也看不到她了。这不过是刺激莲灯使出幽冥法术罢了,能看到她的白雾纱衣,就只当见到她本人了。”

  忽然,珠儿感觉魔焰君的情感是如此深厚,回想起刚才那阵阵哭泣般的刮风下雨,珠儿似乎感到那种刻骨的悲伤,自己亲手将心爱的人送向幽冥永世不得相见,这该是多大的悔恨呢。莲灯,她的仙姿永远留在魔焰的记忆中,然而现在,她早已无形无影无踪,幻化成雾,成风,成雨,成云,成灯了。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南海水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珠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