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玄凌道长
梓然翩翩2016-12-14 22:152,498

  两人在镇子上找了家客栈歇息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就上路了。

  “公子,我要谢谢你替我出盘缠,改日我会换给你的。”珠儿边爬上边说。

  白芷书生笑了笑:“不必了,这点算不了什么。你也不是我第一个救的香客。”

  我又不是香客,珠儿暗想,这位书生看起来口气好大,一副济世救人的样子,可又说家里是行医的,京城里行医也赚不了多少钱啊,再说行医干嘛要跑到这么远求学呢。

  “白芷,你干嘛要来这么远求学,是学习怎么抓药么?”

  “衡山自古草木繁盛,名贵药材甚多,寻求珍奇异草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好像有点戒备的看了看珠儿,可是看到她那张无知好奇的脸,马上又放松了警惕:“另一方面,我自幼对佛道颇感兴趣,每年都要来到这里跟师父学习数日。”

  “那你爹爹一个人抓药熬药给病人看病岂不很累?”

  “不累不累,家里那么多仆人,都可以帮他的。”

  “哦。”那么多仆人,行医还需要那么多仆人伺候,到底是伺候病人还是伺候大夫呢?珠儿越想越奇怪,也没好意思继续问。

  “仆人那么多,那你肯定是个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啦!”

  听到这儿,江白芷愣了一下,才发觉自己失了口,又释然的笑了笑,“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追求的梦,我的梦就在这高山大川之中。”

  怪人,刚才不是还说是为了寻求草药给人看病么?

  衡山绝美,路上望不尽的奇峰险地,云雾飘舞,绕山遮峰,走到半山腰浑身就几乎湿透了。山上各种植物郁郁葱葱,几乎要将天遮住,大大小小的瀑布湍流不息,有的瀑布下面还有水帘洞,从半山腰往下望,也是云海缭绕着一片片密林,看不到一个人影。这是神仙出没的地方,神秘又繁茂。

  玄都观气势恢宏,背靠山崖,辉煌典雅,一眼望去就看到几十个打扫迎客的道士,大小道观里还不知道藏了多少。道士们都无暇抬头看流水如梭的香客人群,也懒得观望。

  珠儿和白芷就淹没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跟我来,这边就是玄凌道长的房间。”书生白芷道。

  这是间典雅的院落,只寥寥种了几处修竹,和一吃糖的莲花,莲花里的红鲤悠然的游着。院子里的道士看到了白芷,立刻迎了上来:“姜……”

  书生连忙打了个手势,让他别出声,接着问:“我这里有个朋友,她说她娘溺在湘水,冲到南岳这边,可有这等事情?”

  “巧啊,前日,道长还运功救了一位妇人。”

  珠儿听到这儿,心头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救是救活了,只是现在还在昏迷。“

  “带我门去见见玄凌道长。”珠儿随即跟了过来。

  这位江白芷,原名姜百支,炎帝姜姓嫡系后人,也是当朝宰相最小的弟弟,自幼喜爱佛道术数,渴望脱俗修仙的生活,对中医也钻研不浅。每年春夏,都要来南岳各大庙宇道观修行数月,碍于家人催他返京,不喜欢他常年在外,否则他早就是衡山上的一名道士了。

  一间竹屋半开,推门而入,一位清瘦的仙风道骨的白袍老者静目端坐在石头上。

  这才是真正的修仙老道吧!

  等了大约半个时辰,玄凌道长忽然起身,轻盈的走到在珠儿和白芷面前,听不到一丝声音。

  “白芷叩见道长。”珠儿则在一旁傻傻站着。

  道长面无表情没吭声,然后缓缓道:“前日的那位妇人,恐怕醒不过来了。”

  “怎么会,道长您救救她吧。”

  玄凌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珠儿,又看了看白芷:“她内火攻心,命是保住了,然而神志一直难以清醒,能不能醒来都是天意。”

  “道长,我这里有解药。”珠儿从荷包里掏出那块冰水晶。

  道长目光一亮:“你是圣水派的弟子?”

  圣水派?没听说过啊,我只在玲珑山冒充过几天小道士,什么圣水派?不对,这冰水晶是庄清道长送给我的,那么,他一定跟圣水派有关系。

  “不,这冰水晶是庄清道长送给我的。”

  “我猜,就是他送的,这湘水流域,也只有他有这云晶了。”

  “云晶,什么是云晶?”珠儿纳闷。

  “这水晶名曰云晶,凡是圣水派的弟子都会人手一颗,庄清道长这块还算不小。”玄凌看了看珠儿手中的冰水晶。“你这个小丫头,他是不是让你去拜师求艺?”

  这个老头,怎么什么都知道,太恐怖了!看样子比庄清道长神秘多了,有点冷也有点吓人。

  “嗯。庄清道长说,会有人收我做徒弟的。道长,就是您吧?”

  “不是我。”

  “那您怎么知道这么多?”

  玄凌道长起身走到另一间竹屋,珠儿他们跟了进去。里面躺着的正是珠儿娘。“火,火,火……”珠儿娘躺在床上,昏迷中一直不停念叨着。

  珠儿扑倒她床边:“娘!”扭过头问:“我娘这是怎么了?”

  玄灵道长摇了摇头。那日,玄都观的道士送来了这位妇人,凭他的功力可以看出来,这妇人浑身被一股内火侵袭,即便是刚从湘水出来不久,通体都是微红,玄凌用冰凌之气才抵抗住那股邪逆之火,又给她熬了几副藿香菊花夏枯草熬制的汤药,这才舒缓了很多,但似乎她的噩梦还没有醒。

  “小丫头,你家住何方?“玄凌问。

  “澄湖村。”

  “着脖子上的玉是谁送的?”

  “是我娘,她说……”珠儿刚要说,就打住了,差点又说出真相,她是含玉出生的妖怪了。

  道长嘴边浮过一丝微笑。

  “之前我娘让我在玲珑山学艺数日,回到家,就哪儿也找不到她,本来说好了那天我下山她等我的,可就是找不到。院子里,村子里,湖边都找遍了。对了,我家院子忽然变得 好热,后院不远的地方还冒出热突突的泉水……”珠儿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后来,有人告诉我她可能会掉到湖水里冲跑了,我就跳下去找她,没想到也被冲到这里。”

  “是朱雀观的云雀告诉你的吧?”

  天啊,这老头太厉害了,好吧,是云雀不是人。

  一旁的白芷听得饶有趣味,眼睛里还带着几分兴奋。

  小孩子听神话故事么?兴奋什么,我这里着急难过死了,想想也是你们有钱人家的公子好日子过腻了,才上山求仙找刺激。

  珠儿娘念叨了几乎,又昏睡了过去。不管怎么样,娘是找到了,虽然暂时还没醒,但总会好起来了的。珠儿望着娘,两行辛酸的泪水突然落了下来,自己终于不是孤儿了。

  “他回来了。”玄灵道长望着珠儿说。

  “谁?”这老道说的每句话自己怎么都听不太懂。

  玄凌道长用剑在空中划了几下,空中马上燃起几团火,道长剑身一落,火又立刻消失。他手中的这把剑,叫做玄幻剑。

继续阅读:第九章 久泽初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珠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