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梓然翩翩2016-12-14 22:172,197

  那晚,珠儿一直纳闷那只金色的雀鸟为什么会变成玄凌道长。

  “那本是我院中的朱雀。”

  “那您为什么知道我在祝融殿呢?”

  道长告诉她,那晚夜观星象,却远远窥视到祝融峰上散发出道道金光,这是从未发生过的异象,他便即刻寻了过去。

  朱雀?院子里的朱雀,可是我看了半天,没发现一只朱雀是金色的呀,会不会到了晚上就变成金色的了呢?可一直等到了夜晚,还是没有看到一只金色的雀鸟,玄灵道长会不会在骗人。她想起来,引她出屋子的那只并不像一只雀鸟,长长的尾巴,优雅的姿态,更像是一只……凤凰!珠儿虽说没见过凤凰,但村里卖的年画里的凤凰还是深深印在她脑海里。

  昆仑山外,久泽岛上,流影目送着水尊和几个圣水派弟子渐渐远去。

  很多年,她似乎都没有能真读懂他,有时候反而更怀念当年沉睡尚未苏醒的他,就像一个婴儿那样酣然入睡,那样宁静安谧。记得有一次,寒冬腊月,她用银针帮他点穴,他的体温竟然猛地冷了下去,她手足无措,又不敢告诉掌门自己擅自使用了针灸,用尽了各种热敷都无济于事。就在她凝望着他几乎要绝望的一瞬间,她轻轻解开了自己的衣裙,贴在他的身上,让自己的体温源源不断的注入到他渐渐如寒冰一样的身体里。一连几日她都忍受着阵阵寒颤,渐渐的,他跟她的温度接近了,不再发冷了,手指甚至开始动了,她惊讶的坐了起来,喜极而泣的望着他试图要抬起来的手腕,不顾一切的抱着他哭了起来,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最幸运的人。每当流影望着远处湛蓝的湖水,想起往日的那一幕幕,嘴角就会浮现出一丝微笑,这微笑似乎敌得过世间的一切。

  然而,他醒来的若干年,当他会站起来,会说话,会练功,直到成为久泽的掌门人,她却再也没有机会感受他的心跳,也不懂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她能做的只有默默的关心,好像他还是当初那个无法正常呼吸,需要人照顾的植物人,外界的任何风浪都会将他击溃似的。每到他外出,久泽就会交给她和流川,梓桐两位同门照料打点,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他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也是圣水派最信任的伙伴之一。

  这次南海之行,跟随梓泓的有两位弟子——渡凡和渡真,他们乘上圣水派的飞梭船,选择了最近的水路前往南海,飘过圣水湖,很快就到了银龙江。银龙江水势凶猛,湍急回转,这些对圣水派的弟子都不是什么难事,但却是常规船支从来都不敢走的险路。航行至天竺海,海阔天舒,时不时可以看到一群群海豚跳跃而出。

  “水尊,南海很快就到了吧?”

  “还要一些时辰。”

  “去了南海要转水路去湘水么?”

  “未定。先去南海。”

  南海自古以来就是一片宝地,据说上古时期,南海火山爆发,形成了千千万万个形态各异,美丽缤纷的火山礁岛,向来就是各个仙家道派的争夺之地,岛礁上的岩石有奇效,不仅可以在修行时可以帮助内力增长,还能助人法术精进,武功更胜一筹。至于岛上各色植物,奇花异草,珍禽走兽,更是数不胜数,种类繁多。但南海最让人人向往的是它神秘富饶的海底,很多人都是是慕名而来,采集千年珍珠宝物,珍贵龙鱼,奇异香料,五色珊瑚等等,不惜冒着生命危险。

  此时已经是夜间,该是马上要到了。海面上不远处忽然发出夺目的五色光芒,忽明忽灭

  仿佛天界霓虹。两位弟子很惊讶,赞不绝口:“水尊,那是什么,太美了!好炫目啊!”

  梓泓仔细看了片刻:“想必是夜光珊瑚吧,此类珊瑚造化千年,夜晚变会发出夺目光彩,你们要小心。”

  “为何?”弟子渡凡不解的问。随着船只缓缓靠近,一阵迷幻遥远的音乐传来,仿佛天籁般的七弦琴声,又杂着阵阵婉转低沉的歌喉,好似哪位仙子在低吟歌唱。渡凡渡真立刻呆呆的望着前方,一动也都不动,仿佛被施了定魂术一般。突然,飞梭船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强烈的震动让两个人立刻苏醒了,船身不停摇晃,像是海底有什么东西绊着似的。

  梓泓立刻跳到船头,双手向海面用力投射两道白光,这白光很快压住了刚才五彩夺目的光芒,渐渐的,海面上又恢复了一片漆黑,只有月光高悬沉静。飞梭船也不摇晃了,平稳的向前方驶去。

  “刚才是千年珊瑚使出的幻术,很多渔人都曾因为此幻术葬身海底。”梓泓缓缓而道。

  “这珊瑚迷幻人?难道它是靠吸取人的精华而修炼?”渡凡道。

  渡真仍旧凝视着水面:“可方才那琴声歌声好美,当真不像是幻觉。”

  “你是要跳下去寻它么?它只是株珊瑚。”渡凡道。

  渡真望了望渡凡,嘴角浮现一丝微笑:“如果哪天它能修成人型。”

  日出南海,朝霞四射,港口码头上的大小渔船密密如织,望不到边,一派生气活波繁荣景象。南海郡虽说本地人口不多,但前来捕鱼的外来人口却占了一多半,很多人举家从外地迁来,就是为了这一片汪洋滋养出来的鱼虾蟹,各种水产,得天独厚。只是这一两个月来,台风肆虐,恶浪滚滚,经常摧毁海岸渔港,很多船只被迫停靠在码头上无法出行,不少地方可以看得出残破颓败的样子。但即便是这样,台风没有骚扰日子,很多渔民还是忘记危险,只要天气尚好,就整理打点,随时从海港出发,向着远方。

  “渡凡,你去用隐形网把飞梭船罩上。”梓泓道。

  每次乘坐飞梭船出行,只要停靠在岸边,梓泓都会让弟子用隐形网罩住,这样就不会有人轻易发现岸边会停靠这样一支奇怪的船了,也不会有人好奇船主人的身份,罩上了隐形网,任由谁的眼睛多看不出来这有条船,只会看到港口的一角,不知道谁在晒一张巨大的密不透风的网。

  “水尊,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南海郡府。”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南海郡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珠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