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昆仑石镜
梓然翩翩2016-12-16 09:333,681

  南海郡的中元节就在这样诡异的气氛中度过了。

  “那些海鸥想必还会再来的。”华子鸿心中默默想到。这些海鸥每日盘旋在南海郡的各个地方,想必就是南海水帝派来的探子,有着特殊的使命。然而,今晚龙王却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连一丁点儿天象旨意都没有。这才是最奇怪的,难道龙王这个傀儡已经被囚禁了么?不敢往下继续想,华子鸿他感到自己也并不安全了,昆仑石镜恐怕早就把他在龙王庙的一举一动传给了监视这一切的神秘人。

  几天的功夫,南海郡就传开这里来了一名法术高超,英俊洒脱的神奇道士,妇女儿童纷纷涌向街头,海边做法的法台附近,想一睹这位神奇美男子的风姿。然而华子鸿却早跟弟子们悄悄的离开了南海郡,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中元节这天,让华子鸿惊讶的并不是南海郡发生的一切,而是他的易水剑!除了在法台做法的时候,易水剑发出了几秒蓝绿色的光芒,让他吃惊的是,中元节傍晚他在龙王庙的时候,易水剑忽然周身发烫,让他不由得警觉起来,是不是龙王庙藏着什么诡异的东,然而他四处寻找很久,却找不出原因。重要的是,离开龙王庙的时候,他的易水剑依然时不时阵阵发烫,这就跟在不在龙王庙没有关系了。夜空中,华子鸿用易水剑指向天空,剑稍自动的向北方滑动,画出了一幅冰蓝色的地图:向北——

  湖南——湘水——南岳镇?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华子鸿心中有点阵阵发冷。这易水剑,生来就跟魔焰派相生相克,它最能感应到魔焰之火的威力,也是魔焰之火的克星,难道,难道它真的又来了?

  泪水忽充盈华子鸿的双眼,他凝望着天空,用手轻轻抚摸胸前的半块碧玉,轻轻吐出两个字:“珠儿……”

  这一路北上,两岸鸟鸣啼不住,帆船已过万重山,远处朝霞如美酒,醉入晚霞顷刻间。快乐的时间度过的如此之快,渡真渡凡两个人陪师父华子鸿一路上饮酒,下棋,他们从来没见过师父这样高兴过,举手投足间都露出藏不住的盈盈笑意。

  “师父这是怎么了?这么开心,那些童男童女不是还没有下落么?”渡真私下问渡凡。

  “这是师父心境豁达,也是樊太守送他的酒好哇!”

  “可是师父从前并不喝酒啊,为什么这几日这样反常?”渡真不解。

  “你呀!就是爱较真!师父这十几年一直忙忙碌碌,有时候看到他甚至忙碌到神游天外,仿佛不是活在俗世间,他怎么就不能乐呵乐呵呢?”

  “嘿嘿,说的也是。”渡真的脸红了。

  “你是不是还在想那个会唱歌的海底珊瑚仙子?”

  “没有没有,那是施幻术的妖孽。”

  “我可是还在想她呢,尤其是那天海面上五彩斑斓的奇光,就像做梦一样。”

  天色很晚了,华子鸿一行人行驶到湘水南岳镇附近的时候,就把船停靠在岸边,准备休息了,夜空中,他望着皎洁的明月和星辰,默默想到:珠儿就在湘水附近,可她到底在哪儿?这一世她长得什么样子,还会跟原来一样吗?昏昏沉沉的思想和回忆中,华子鸿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他忽然感到身上阵阵发烫,梦里仿佛听到有人大声疾呼;“救火啦,就火啦!”他猛然坐了起来,旁边的渡真渡凡还在傻睡。远处呼喊的声音越来越大,渡真渡凡也被吵醒了。“怎么了师父?这是有地方着火了么?”

  “你们俩快快跟我来!”

  钻出了船篷,华子鸿发现远处有一片隐约的火光,大声喊救火的就是附近几条船上夜宿的渔民,他们纷纷结伴跑出来望着远处,有几个还头也不回的往镇里跑。华子鸿很快就跟弟子飞一样的到了失火地点,原来是镇里的一间寺庙着火了,众人正在用自家木桶脸盆接水泼水连忙救火,华子鸿拔出剑,轻轻在地上划了一个圈,又用力使劲一戳,地上立刻有个深不见底的洞,一股地下水势不可挡的喷射出来,朝着失火的寺庙喷洒,紧接着他又在很多地面纷纷用剑凿出了大大小小好多洞,一场火灾经过一两个时辰后,慢慢被熄灭了。然而还是有一部分寺庙被烧毁,很多珍贵的经文变成灰烬,更悲剧的是,还有几个小和尚和几个路过的百姓在火灾中被烧死砸死了。

  华子鸿呆呆的回到了船上,他感觉这场火灾来的突然,附近围观的镇上百姓也觉得突然,正逢夏天,镇上每天都下起濛濛细雨,寺庙上的墙面木头摸着还湿漉漉的,这场火究竟是怎么着起来的呢?除了魔焰,没有其他原因。只有魔焰派可以喷发类似三昧真火的火焰。这样的火不怕普通的潮湿,水力不大得时候根本浇不灭。是啊,有六合神玉的地方,魔焰的灵魂才能渐渐重聚,现在六合神玉一半在自己身上,另一半在珠儿身上,当神玉完整的拼在一起的时候,就是魔焰君灵魂完全凝集的时候,到时候他的威力会更大,满血复活成为原来的魔焰仙君,而这时,也是六合神玉威力最大的时候,相生相克,此消彼长,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只要这完整的六合神玉不要再落到魔焰君手里。上一世,珠儿为了保护六合神玉不落入魔焰君手中,酿成人间大难,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一世呢?不,梓泓再也不要看到那心脏撕裂悲剧的一幕了!他宁愿先远远的守着珠儿,哪怕他只知道珠儿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哪怕他还不知道珠儿现在长成什么样子,哪怕现在只能用这半块神玉感受着她另一半心脏的跳动,他也不要轻率的立刻见到珠儿,让神玉完璧成太极玉,那个时候魔焰君的威力足以做出很多危害世间的事情,而最让他感到害怕的是,如何魔焰君抢走珠儿,要挟他交出另一半神玉,重现前世的一幕幕,他该如何处理。但是无论如何,他得先要找到珠儿,去保护她不让魔焰君可以轻易靠近她,梓泓默默的想到:找到珠儿以后,他宁愿把这块神玉彻底弄碎了,让它消失,谁也得不到,他也不想再完成什么守护人间的使命了。

  南岳镇的第一晚,的确是魔焰君给华子鸿的下马威。正是因为相生相克,魔焰君也早就感受到了梓泓的“水汽”,正如这些天笼罩在南岳镇的小雨,让魔焰渐渐凝聚的魂魄感觉到十分晦气,现在的魔焰只有一股最强的火力,栖息在祝融庙,无形无影无人身,却可以像具有神力的灵魂那样,四处飘荡,影响人的心智,甚至去左右人的想法,可以用火幻化成很多形状,中元节那天就是魔焰之火的幻化之一。

  完全凝聚,是魔焰这么多年最盼望的事情,可是当这一天真的要到来的时候他却感到是那么的难受,压抑,伴随而来巨大的“水之威力”让他的魂魄无比痛苦涣散。中元节那一晚的莲灯,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回想起百年之前的往事,如果当年莲灯没有变心爱上河图,他也许就不是今天的魔焰了,他也不想去实现自己统霸天地的雄心了,也许他会把威力强大的魔焰之火,变成冰川下的火山,他自己则永远陪着莲灯,守护夜晚温馨点燃的万家灯火。

  失火的寺庙是一座历史久远的佛教圣地,也是来到南岳镇的香客们趋之若鹜的胜地之一,据说距今已经几千年了,这一次失火才让人感受到它的神奇之处,大火虽然烧断了若干件屋子的房梁上的老木头,但是这些木头泥墙却没有彻底变成灰烬,而是烧出来几十颗晶莹的石头子,闪着亮亮的光芒,仔细看每一刻石头子,似乎都泛着海蓝之光。庙里的小和尚打扫废墟的时候,兴奋的捡起来不停把玩,因为石头子太小了,只能看到这些海蓝色的石头子不时透出五颜六色的光,却看不清石头子里到底是什么。还好这些小和尚都很乖,纷纷跑去问老主持,老主持告诉他们这些石头子既不是宝石也不是金银,反正是换不回什么钱,于是就集中起来放到一个盒子里了。说不定是哪个老和尚圆寂火化后的舍利子呢,佛家子弟们还是好好地供奉起来吧。

  遥远的南海更南处,是一望无际的深海,如同天空一般湛蓝深邃。在一个礁石岛上,有很多只海鸥在休憩,筑巢,飞翔,还有不少其它海鸟和动物。岛上有一片片椰子树,远远望去像颗蓝绿色的宝石。这个人迹罕至几乎无人知晓的礁石岛上,有一处石碑,石碑下还有一个洞,深不见底,只有偶尔在台风中随着海水漂流到这个岛的人,才会发现这个神秘的石碑,上演东方版的鲁滨孙漂流记。一个浑身破衣烂衫的小孩,几天前忽然出现在这个岛上,看来他就是遇到海难不小心漂流到这里的,他随处摘一些岛上的野果充饥,不时也抓两只海鸟活剥着吃,游游荡荡的便走到了石碑这里。他好奇的冲着洞口喊了一声,可是连一点儿回声都没有,这个洞得多深啊!其实,这不是个洞,而是一个通向海底的隧道,直接通往南海水帝的宫殿之一:万安宫。

  “前两天还看到一个玉树临风的英俊道士呢?今天怎么忽然变成一堆小和尚了?”

  “咯咯咯咯……难道英俊道士出家当和尚去了”

  宫殿深处, 一堆年轻女子嬉笑声响起,周围都是深海蓝的透明水晶墙壁,各种各样的热带鱼和水生物游荡在墙外,仿佛一个巨大无比的水族馆。

  “宝宝们,安静些,都先下去吧。”一个身穿蓝白衣裙的女子走了过来,轻柔有力的说道。

  “是,冰蝶宫主。”年轻女子们纷纷退下。

  这位被众女子成为冰蝶宫主的女子,有一双犀利又迷幻的眼睛,晶莹白皙的鹅蛋脸十分清秀貌美,透着几分干练。她坐下来,凝视着石桌上的一块圆形镜子般的石头,嘴角漾起了一丝微笑。慢慢的,她站了起来,蹬一下地面,就向宫殿更深处游去,身上的衣裙飘起,闪着热带鱼鳞般五颜六色的光。

  南海水帝的宫殿在海底纵横交错,不仅仅这一个地方,具体多少处至今谁也不清楚。

  而这个冰蝶宫主则是替水帝掌管万安宫的一位仙子,她是什么身份,从哪里来的,并没有人知道,但是万安宫里的人都知道,这里由她说了算。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童子水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珠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