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神秘男孩
梓然翩翩2016-12-14 22:222,794

  就像是八级地震,献出去的童男童女还能再回来在很多人的眼里,就像煮熟了的成为祭品的羊肉又变成活蹦乱跳的小羊羔了。原来,在众多南海居民的心里,南海水帝大概也想靠吸食小孩们未被污染的精髓练就什么邪功,求得长生不老或内力大增,献出自己的孩子,纯属被迫之举,否则南海海域就会连年爆发海啸洪灾,到时候生灵涂炭,只会有更多人骨肉分离家破人亡。南海镇的渔民们纷纷奔走相告这一天上掉下来的好消息,并对中元节前来做法的道士华子鸿连连称赞,如果不是他那天做法感动了神灵,怎么会有这样神奇的效果呢?

  孩子的亲属排着队等着探望自己的子女,他们手里挎着篮子,带着从家里包好的鱼饺椰果和芒果,急切又紧张。当他们看到失散几年的亲骨肉时,都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那些小孩子们大多数反而挺高兴,只有少数几个跟亲人撒娇抽泣。

  “我的儿,这几年你们都去哪儿了?”一位渔妇含着眼泪问道。

  “我们玩的可开心了!比在家里有意思的多了,是不是,花荔?”小男孩转身问另一个小女孩。

  “嗯!每天还有人给我们做好吃的,海鲜水果啥都有!”

  “那南海水帝长什么样呢,他不是个老妖怪吗?”母亲不解。

  “南海水帝是什么怪物?我们没有见过南海水帝啊!”

  “这是真的,姨母,我们一直生活在一处漂亮的大房子里,有好多阿公阿婆管我们。”

  小女孩花荔认真的说,“每天都有先生教我们好玩的岛国语言,还有将士教我们武功呐!”

  渔妇越听越糊涂了。

  “难道,那里就没人想把你们煮了吃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两个小孩都乐了起来,“煮了吃啦!您说要有人把我们煮了吃啦!”

  “我好吃,先吃我吧!”小男孩高声叫道。

  “我才好吃呢,我每天都吃很多水果,我是水果味儿的!”花荔跟着闹。

  “姨母,我给你唱首歌吧,”说着小女孩便轻声哼了起来。“额做嬉戏海底山啦,矮油~哪尼哪尼好欢喜呢,唉啰~,大帝一出四方照呦,唉啰~,小尾巴游游像鱼群啦,矮油~哪尼哪尼试试水啰”

  “这歌是,岛国的?姨母我听不太明白……”

  “这是我们童子水卫队的歌谣。”

  “童子水卫队?”

  “冰蝶姐姐!”花荔忽然大声呼叫,冰蝶笑盈盈的走上前来,虽然她的笑容在面纱后面看不见,但眼睛露出了善意的光芒。

  渔妇见了连忙跪拜,一遍遍说着仙子大恩大德之类的话,那架势就像遇到了活菩萨。

  是的,这些渔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孩子非但没有被当成祭品,反而这两年过的还不错,不但识字了,还个个学会了在海底潜水,掌握了基本的武功,足以防身和对付一般格斗。看来这南海水帝并不是要童年童女当贡品,压根就不是人们所想象的那样,反而是个济世救人的活菩萨啊!

  只是当所有孩子都被领走之后,还有一个男孩子孤零零的剩了下来,他身上并没有穿彩旗装,而是衣衫褴褛破破烂烂,他也不像是七八九岁的儿童,虽然个子瘦小,但怎么样也有十来岁的样子。

  “你是谁?”冰蝶似乎早就知道,“藏了一路了,现在人都走光了,你就介绍一下自己吧。”

  男孩子就像没听见一样,瞪着眼睛望着冰蝶,使劲晃动自己的脑袋,接着又盯着冰傻看。冰蝶走到他跟前,冲着他的耳朵使劲的喊了一声:“信不信我马上杀了你!”可是男孩依旧摇了摇脑袋,转过头疑惑的望着冰蝶。

  “原来是个聋子”冰蝶心里念叨,“可是这个小聋子为什么要去万安宫呢?难道是奸细?”

  “好了,你下去吧。”冰蝶挥了挥手,示意让他走开,男孩子走了,然而他又回到了龙船上。

  “这就怪了,这个男孩子难道不想回家么?莫非他不是南海郡的的人?”冰蝶凝视着男孩的背影。

  童男童女回家事件惊动了整个南海郡,也惊动了樊太守,以致他亲自把冰蝶请到南海郡府邸,准备向这位南海水帝派来的仙子亲自道谢,这是他为官生涯中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啊,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全都占了。

  “仙子,童男童女归家的整个过程我已知晓,”樊太守说“看来我们这里的百姓之前对南海水帝多有误会了。”

  “樊太守切莫这样称呼我,我哪里是什么仙子,只是南海水帝的一位手下罢了。”

  “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位仙子姑娘?”

  “在下姓余名林蓝,不过水帝那边的人都称呼我为冰蝶。”这么些年,冰蝶宫主一直以为,自己之所以阴差阳错的去了五色岛,最后又落脚万安宫,都是因为当初贩卖了那几条从深海打回来的鱼,那几条周身换发异彩的蓝色神秘鱼,因此,每当她回到俗世间跟众人打交道时,用的名字都是余林蓝,乃鱼鳞蓝也。

  “那还要请余姑娘多多跟水帝沟通,本太守希望能跟水帝共同治理南海郡,以保万民安。”

  “樊太守,出于对童男童女未来的着相,小女子有个请求,您会同意吗?”

  “仙子快快请讲。”樊太守直勾勾的盯着冰蝶。

  “太守现已知晓南海水帝的一片用心良苦,训练这些孩子也是想让他们将来保卫南海郡,只是他们一回家,不知道将来的学业武功何去何从?真舍不得他们啊。”

  “那,南海水帝的意思是……”

  “水帝渴求太守允许这些小孩子们能继续练功学艺。”

  “仙子说,是让他们还回去,回到南海水帝那里?”

  “这些童男童女自从离家之后,就被安置在水帝宫殿附近的一处府邸,平日里就是在岛礁上学艺练功,水帝很忙,并不亲自教化他们。”

  “哦……”

  “但水帝日夜心系此事,希望他们有朝一日学有所成,这次送童男童女归家,还特意派过来孩儿们的师父。水帝希望,他们能在家乡继续学艺。”

  “这真是太好了!承蒙水帝心思细腻,考虑周全,不知何日能亲自仰望水帝真容?本太守可以借机多多向水帝求教。”

  “他日若有机会,水帝会亲自请太守到他那里一叙的。” 冰蝶微笑。

  “明日,我就吩咐手下在海边建好学堂,让这些童男童女又修身练习之处。仙子放心,本太守会安排好一切的。本官还要上报朝廷,渴望陛下恩准郡里再修一座专门的水帝庙,以供奉南海水帝这位大神。”

  樊太守感到很纳闷,本来自己是请来华子鸿让他救难的,一直以来南海水帝的作风都让他万分头疼,可是华子鸿直到现在都没有跟自己通信,说他知道了童男童女的下落,反而是这位从天而降的冰蝶仙子,把一整船的人毫发无损的送了回来,并让他对南海水帝的印象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儿,这一切真要把人整蒙了。但无论如何,这对樊太守是件利民利己的大好事,他的业绩和功德也可以在南海一带美名远扬了,说不定有朝一日皇帝器重,他就可以调离这个偏远多灾的南海郡,转道去京城担任重职了呢。他一定要好好监督此事,协助这位余林蓝仙子一起办好童子学馆,让他们速速成长成为一批可以保卫南海郡的青年男女。

  龙船上的那位破落男孩,一直在不停注视着海岸上来来往往的船只,时而瞪大了眼睛,时而垂头丧气,他仿佛活在一个隔离的世界,只是一心期盼着有什么奇迹发生。

  “如果他能听到我说话,是不是就可以说出自己的来历了?”冰蝶想,“我一定要走遍南海一带,找到最好的医生,把他的耳朵给治好了!”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玄凌施法 真玉隐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珠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