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童子水兵
梓然翩翩2016-12-14 22:213,365

  冰蝶宫主来到海底世界多久她也忘记了,似乎前世就注定要在这里安家似的,因为经历的太多,前生今世的记忆也混淆了,在迷幻的海底世界她要的是感受昨天明天和今天,感受各种经历带给她的不一样的心情,新鲜和刺激,快乐和痛苦。而在万安宫替南海水帝掌管事物后,她又学会了筹谋更久的未来。

  每当万安宫的宫女们好奇的问道她的身世,她才模模糊糊的想起来,小时候跟娘亲在南海郡一个偏僻的渔村打鱼的童年,那时候天是那么的蓝,海水是那么的欢快活泼,所有的小鱼小虾和贝壳海鸟都是她的好朋友。她默默的一个人陷入到回忆,嘴边漾起神秘莫测的微笑,依然沉默。她的爹爹从小就在一次海难中失踪了,不到十岁的时候又失去了娘亲,她在领养她的伯父那里帮着织网,稍微大一点又去跟着打渔,由于心灵手巧又不怕吃苦,很快成了伯父家的不可或缺的帮手,每次打完渔都要骄傲的带着战利品去集市上卖,小小年纪就为家里挣了不少钱。然而,有一次,当她跟伯父出海打到很多美丽异常的热带鱼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她兴高采烈的想把这些奇幻的热带鱼卖一笔大价钱呢,这下她就可以央求伯父用这笔钱送她去南海的一个五色岛(这个岛以盛产一种含有五种颜色的石头而闻名)学武艺,她不想一辈子当个打渔的渔妇,每每当她看到镖局衙门里身着戎装的侠客,就羡慕的不得了,想象着如果有一天她也能英姿飒爽威风凛凛的出入街头,让郡里的老百姓崇拜,那感觉该多好哇!这些奇幻的蓝色热带鱼,周身散发着五彩变幻的磷光,赶集的渔民和商客好奇的围观,纷纷想要竞价购买,年幼的冰蝶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她想,这样下去一定会有人出大价钱的。

  她等啊等,等了好几天,桶里的蓝色热带鱼却没有一点打蔫翻白肚的架势,依然活蹦乱跳,这一定是神鱼,冰蝶心里窃喜的想着。就这样终于等到一个道士模样的商客,面黑而庄严,灰白色的头发和胡子乱中有序,看起来像商客打扮,可是手里却拿着拂尘。她还记得,那个商客一看到这些热带鱼,就立刻拿出一大包银子递给冰蝶,冰蝶当时心脏都要兴奋的蹦出嘴巴外面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商客付了钱之后,用拂尘轻轻一挥,这些鱼就立刻全部都死了!看着桶里翻白眼的一条条死鱼,冰蝶嚎啕大哭,仿佛一下子从天上落到地上一般。商客问她为什么这么伤心,冰蝶就把原因告诉了他,并哭着说再也去不了五色岛学艺了,鱼都死了,钱也没有了,她要找伯父回家去!就这样,商客带着哭哭啼啼的冰蝶回了家。接着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这位神秘的商客告诉冰蝶的伯父,他要收她为弟子,并请求伯父同意。

  原来,这位商客就来自南海的五色岛,他的真实身份是一名道行很高的修士!他告诉冰蝶和她的伯父伯母,这些蓝色的热带鱼并非一般人可以打得到,能吸引这些海洋深处热带鱼入网的女孩,一定是有天生的特殊磁场,可以跟海洋生物共鸣的,他所收的那些关门弟子都是具备这种天赋能力的。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位神秘的修士还把那些热带鱼的鱼鳞纷纷剥了下来,放到一个布袋子里,递给冰蝶并对她说,将来她要把这些鳞片交给岛上的制衣裁缝,她会给她缝制一件作为五色岛弟子独有的美丽外衣。

  所有的一系列奇遇,让当时的冰蝶就像做梦一样,七上八下的心情却终于撞到了梦想的帆船上,可以圆威风凛凛的侠女之梦了。她告别了伯父伯母,跟随那位皮肤黝黑的修道人上了商船,驶向五色岛,她觉得从此以后她的人生也开启了五颜六色的缤纷旅程。

  然而后来体验到的一切并非像她当初设想的那样美好。回忆就此断了,她不愿再往下想了,宁愿所有的回忆就停留在离开南海郡以前,那段童年里无忧无虑充满美好憧憬的日子。

  童年,每个人的童年不都是最好的么?虽然冰蝶已经离开数十载,久到她的伯父都已经去世多年,然而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这要归功于在南海水帝赠送给她的极品珍珠,多年来她用这些珍珠研磨成膏粉,涂在脸上身上,起到了神奇持久的驻颜奇效,南海深海处的宝物多得数不清啊,也并非一般人可以窥视到的。她拿起水晶桌上的水晶镜,仔细端详着镜子中的自己,却看到了身后空荡荡一片深海的寂寞,哪怕游鱼成群。

  “冰蝶宫主,这二十个童年童女都带过来了。”一个宫人前来禀报,后面跟着的一排七八岁的小孩子,被两位身着橘黄色盔甲的武士押送了进来。

  “冰蝶,你这是要干什么?真的要放了他们?”其中一位个头高大的武士凑到冰蝶眼前。眼睛疑惑的凝视着她。

  “对,是真的。”

  “那南海水帝那边怎么交代?”

  “这个,由我去跟他解释,想必他会懂我的用意。”冰蝶略带温情的扫了一眼那些小孩子们,“我小时候跟我娘打渔的时候就像他们这么大”

  “这些孩子确实很可爱。”盔甲武士望着冰蝶发呆。

  “你不用跟南海水帝解释了,这件事我做主,就这么定了。”冰蝶以一种从没有过的淡然眼神看着他。

  “可是,冰蝶”武士试图堵住她的去路,“这些孩子已经熟悉海底环境一年有余了,就这么放出去,岂不是透露了很多秘密?你知道我们向来不会向外界透露真实身份的,如果……”

  “哪有那么多担心?这些孩子连五色岛都没有去过,一直就在万安宫附近的海域训练玩耍。他们那么小,能懂得什么?”

  “冰蝶,水帝当初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这些童男童女的重要,这关系到未来的大局啊!”

  “别再我面前拿南海水帝吓唬人,我才不吃那套!”冰蝶略带一丝轻蔑的望着武士,“不过,他倒是很幸运,有你这么忠诚的一位将领。”

  “我不是为了他,我是为了你。”武士定定的说。

  “你还想说什么?”

  “好吧,如果你执意如此,我再说也是废话。冰蝶,这几天你很怪知道么?”

  “是吗?我倒是没发现,难道我不是每天都很奇怪吗?”冰蝶斜着眼睛望着他,露出一丝微笑。

  “你呀,我真是拿你没办法。”武士笑了。

  这位身着橘黄色盔甲的武士就是南海的镇安大将军,只有冰蝶亲昵的称呼他为伯孺,伯孺是他来到南海之前的名字,他并非出身海滨渔民之家,南海的若干岛屿是他漂洋过海留下来的另一个家,准确的说,他成长在山东渤海湾一带,孔孟之乡世代书香的家庭,然而他却是个家族的叛逆,从小喜欢习武,虽然在严父的要求下每日刻苦研读诗书,但仍然抑制不住他尚武的决心。就在十六岁那年,他告别家乡,投身从戎,成为了一名镇守渤海一带的士兵,后来又经过很多不为人知的曲折变故,他来到了五色岛,继而来到南海万安宫,算下来他已经来这里陪着冰蝶有近十年了。他是南海水帝派过来镇守保护万安宫的大将,也是水帝的耳目和协助冰蝶的男人。

  “他从来没有对我放心过。”冰蝶心理暗暗想到,就像一个无形的巨大的玻璃罩,跟万安宫一起,把她笼罩在海底,不得呼吸。

  这些年每当冰蝶为南海水帝出游办事的时候,才稍微感到一丝放松和舒畅,虽然游历结交了不少人,也开阔了不少眼界,体验过很多形形色色,但回到万安宫还是多少有些家的感觉,但又不是一个能让人心甘情愿想停留在此的家。这个宫殿太大了,仅仅是那些住在宫里的水生物就多得数不清,种类繁多到至今认不全,宫里的各类弟子也都有自己的一套本领,当初他们就是到南海各派门下修行的,练就的功夫也深深烙印着各派特色:鲨鱼,海豚,热带鱼,海龟,海螃蟹,海星,龙虾,珊瑚,章鱼,海鳗,水母这些海洋生物都可以成为各派的图腾和象征。

  其实想想,南海水帝倒是一个神奇的人物,他竟然能把诸多各派的优秀弟子聚集在一起,有着罕见的凝聚力和号召力,尤其五色岛这个神奇的地方,地方虽然不大各派却抢着驻留

  ,而在五色岛修炼的弟子,要比在南海其他岛屿修炼的弟子眼界更宽更开阔。

  在一个薄雾朦胧的清晨,一条巨大的龙船载着数十名童男童女,毫无预兆的驶向南海郡的海岸,渔民们感到好奇和兴奋,以为是哪里来的外国商队前来做生意。等到龙船靠近的时候,才发现船里载着几十名身穿花花绿绿彩旗装的男孩女孩,旁边还有几个士兵模样的人看守,一位脸蒙长长蓝色面纱的年轻女子悠然伫立在船尾。

  “这好像不是外国的商队呢,黄皮肤黑头发的。”渔妇们开始闲谈。

  “作孽啊,该不会是拐卖小孩的海盗吧?这些娃娃看起来多可爱啊。”

  随着几只海鸥从龙船上飞起,发出一阵富有穿透力的鸣叫声,伫立在船尾的那位神秘女子手举一只巨大的海螺说话了,声音荡然响彻整个南海郡的海岸。

  “南海郡的渔民们,我帮你们把献给南海水帝的童男童女们找回来了。”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神秘男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珠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