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南海水帝
梓然翩翩2016-12-14 22:192,813

  南海这厢的中元节却意外的平静很多。

  华子鸿就像并没有铺开太大的排场来做法,只是命令手下弟子搭了一个圆形的木架台,整个法台用天蓝色的绸缎覆盖起来,随着微风吹动,就像一片荡漾波纹的湖水。华子鸿则身穿一身白色的道袍,仿佛一朵白云一样在法台上飘来飘去。

  法台周边聚集了南海郡的渔民,商客,游人,妇女儿童。他们都听说中元节这天会有一位道行很高的人前来“解 救”这群百姓,不少妇女还掏出自己绣的荷包锦囊,想递给这位神奇道长,希望他能指点一二,塞个签写个字,说不定失踪很久的丈夫就可以回家了。至于那些孩子们被当成童男童女献走的父母们,早就准备了一篮子一篮子的海中珍品,准备献给道长求他能做法帮自己的孩子们脱离苦海,他们谦恭的把贡品锦囊按照顺序放在法台的周围,自己则安静虔诚的看着华子鸿做法。

  华子鸿职业化的在法台上飘来飘去,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没什么底儿,不清楚南海水帝到底是何等人物,现在的南海龙王是以前的几世子孙,毕竟他也退隐江湖很久,也就是近些年才逐渐复出江湖,远离南海的圣水派久泽,才是他睡了很久很久才苏醒的地方。他洒脱的挥舞着易水剑,试图捕捉任何细微的雾气水汽变化,以确定很远的海面有什么动静,可是一切平静的让他感到惊讶。面对众多百姓的期盼和请求,他心软了。慢慢从法台上走了下来。

  “这位大嫂,您把您家孩子的生辰八字写在纸条上吧,”子鸿对其中一位跪了很久的妇女说道,随后他又抬高了声音:“请各位父老乡亲,把自己家送走的儿女的生辰八字写到纸条上,递给我的这位弟子。本道会尽一己之力帮助大家!”渡凡转了一圈,一一把揣着纸条的锦囊袋收了上来,并让那些祈福的老百姓收回自己的贡品

  只是有一个年轻渔妇死活不愿意,她撂下一篮子珍珠硬生生的放到法台上:“南海水帝最喜欢这些东西,珍珠宝石,没这些就算你们法术再高也半不了事儿!”

  “哦,这么说南海水帝是个女人了?喜欢用这些东西打扮自己?”渡凡哈哈笑道。

  “是南海水帝的老婆们更喜欢吧!”周围几个渔民跟着起哄。

  “南海水帝到底有几个老婆啊?”

  “鱼虾螃蟹乌龟都算上……这些东西都成精了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

  子鸿听着也想笑,看来南海这片的居民还蛮乐观的,懂得苦中作乐,只是他隐隐感觉到,南海水帝似乎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代号”,这个代号背后到底聚集了多大力量,多少人,他也不清楚。

  忽然天空飞来几只海鸟,衔走了法台上的几个咒语纸条儿,不一会儿又飞来几只。是海鸥!这些海鸟盘旋在法台周围,似乎要叼走篮子里的贡品和珍珠。围观的渔民们连忙轰走它们。

  “这些贼鸥子这几年越来越多了”渔民们纷纷抱怨。

  一道冷光闪烁,子鸿手中的易水剑忽然亮了一下,它感应到了!这些海鸟身上洒落的水汽应该来自更远的深海,想必那里水的成分也很特殊,不然易水剑不会发出这样的蓝绿色光芒。难道是这些海鸥?它们看起来是叼东西当小偷的,实际上却是——探子?可它们又是哪儿来的探子呢?

  子鸿正在费劲的琢磨着,旁边的渡真渡凡也注意到了这一幕,他们两个纷纷跑到师傅跟前,默契的望着他。

  “你们两个先在这里招呼百姓,我先到别处走走。”

  “是,师傅!”

  华子鸿跳出法台,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分钟后的他,已经身着便装出现在另一处海边了。他远远眺望那些盘旋的海鸥,试图找到一丝线索,可是这些海鸥飞得似乎并没有一定规律,完全是一幕幕的迷魂阵,一会儿飞到东边,一会儿飞到西边,有时候还在近海追逐打架,似乎也不像是探子而像休闲嬉戏。然而易水剑不会无缘无故的亮不是吗?

  他慢慢发现,总有几只带头的海鸥,重复着相似的呼叫声和姿势,试图带领其他海鸥嬉戏玩耍,不时从这群海鸥飞向那群海鸥,他注意到了:这几只海鸥累了的时候,就往龙王庙那里飞去了。果然。

  子鸿抽出易水剑,在空中划了一条通往龙王庙最近的地图线路,一弯冰道瞬间形成,他跳上去光速一般的到达了龙王庙,等待着那几只贼头贼脑的海鸟。

  不一会儿,那几只领头的海鸥就飞到龙王庙的神镜天台上了,乖乖的,卧在那里休息,神镜天台上的盖子依旧合着,但天色已经慢慢黑了。

  一些上香供奉龙王的百姓也都聚集在龙王庙门口,等待着神奇的天台显灵的一刻,不知道今年神镜天台会收到什么旨意。想象樊太守曾经说的:“南海万民,水帝为尊”四个字,曾经“显灵”在天台的天空上,他不由得又多看了那几只休憩的海鸥,它们也在斜眼瞅着他呢!

  给龙王上香的大多数是妇女,据说南海郡有个习俗,中元节必须是由妇女出门上香祈福祭奠祖先,再去海边往海里扔一些鱼虾丸子糯米团祭奠亡者,据说是因为妇女阴气重,中元节不会受到什么鬼神侵害,然而阳刚的男人就不同了,很容易惹鬼上身出海失踪。妇女们一到龙王庙就开始连连跪拜,口中念念有词,甚至有几个还絮絮叨叨的讲述家事,期盼哪个好管闲事的神仙帮帮忙。据说,当地的渔民都相信,海里游很多神仙,不仅仅是龙王一位,什么龙女啊,妈祖,鱼神,珊瑚神,珍珠女等等诸多神仙,都是渔民所信奉寄托的。

  子鸿发现,神台天顶上似乎有几个亮闪闪的石头子,而那些海鸥则把那些发光的石子叼在嘴里,不松口。

  天色完全黑了,龙王庙里的妇女们很多都回家了,只有很少一些胆子大的,敢留在庙里等待天台打开的那一刻。她们眼巴巴的望着华子鸿,仿佛他是她们的当家人似的,可以在这个庙里临时保护她们一晚。庙里的烛光越来越暗,夜空中的月亮则亮得发透。

  忽然,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声,龙王庙天台上的石块开始挪动了,看不到任何人,看不到任何影子,天台上圆形的石块自己就升到了天空中,庙顶露出了圆形的深蓝色天空。石块周围是五只海鸥,原来是它们用脑袋顶住石块,把它拖在空中的!

  随后,海鸥嘴里的发光小石子,纷纷落在空中,悬浮在夜空中,排成了几个闪亮的大字。

  “南海水帝,统领众民,大帝一出,福泽安邦”

  龙王庙里的妇女纷纷跪拜祈祷,口中念念有词。

  过了几分钟,这几个字又换成另外几个大字出现在原来的地方。

  “众商众道,皈依我帝,众派众家,南海一家”

  这几个字一出,庙里的妇女们就纷纷议论,她们都嚷嚷着奇怪,忽然今年多出来这么几个字,着实奇怪的很啊!

  华子鸿则在角落默默观察着这一切,笑而不语。他看明白了,这个神镜天台实际上并不神奇,甚至不是龙王庙原来的所有,而是后建的,到底是什么人自封为“南海水帝”,并搭建了这样一个仿佛传达神灵旨意的天台,他还不知道。但是他注意到了,这个天台

  反光的一面,是用一种特殊的石料做成,实际上它就是个巨大的镜子,庙里发生的一切这面镜子都可以看得到。而在子鸿遥远的前世记忆中,似乎这种特殊的石料有着神奇的一面,只要一块石料上看到的景色,会立刻相应的出现在其他石料上,完全是同步平行的镜面世界。这种石料存世并不多,原本是一块巨大的整块石料,采掘于昆仑山的。而今晚,同时看到这一幕幕的那一块,到底在谁的手中呢?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昆仑石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珠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