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商洛两岸 神鱼出没
梓然翩翩2020-09-03 15:092,767

   

  “开闸!放水!”号令声下,随着一声嘹亮的号角,滚滚河水从大坝上方奔流而下,万马奔腾的巨浪水花冲向河道。

    这里是中原—商洛,前些年旱涝交替粮食歉收,正是梓鸿带领圣水派的弟子们挖修河道,短短两三年时间便以商洛为中心,挖凿了辐射周边,四通发达的人工河道,方便今后灌溉粮田,抗涝排洪。在商洛开挖河道的圣水派弟子原本打算过两个月就开闸放水,却没想到魔尼派来了这么一招,要奉圣旨添堵河道改种小麦!

  这消息犹如天上掉下了一块大石头,堵住了弟子们的心口,几年的辛苦就要白费了,当地商洛百姓对他们的期望也都要落空了。

  这几年,当地的老百姓隔三差五的就带自家的饭菜前来犒劳圣水派的弟子,施工弟子们也跟当地百姓情同一家,河道注水的那天对他们而言如同天降甘泉,神赐之物,如果河道被堵,就等于堵住了他们对未来的一切美好期望。

   “放水了,放水了,竟然放水了!”河道两岸的居民奔走相告,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朝廷临时变卦,不但不堵河道反而要提前放水了?真让人难以置信!一定是哪位高人说服了皇帝陛下,让他开恩体谅老百姓的不容易。

    老百姓们纷纷围观在河道两旁,奔流的河水溅起的泥点子,挂在他们喜笑颜开的脸上。

   “去给摩尼派掌门阿古泰捎信,让他三日之后来商洛。”梓鸿伫立在水塔顶,望着湍急的河道说道。

   “水尊,如果圣上知道您开闸放水了会怎样?”梓桐担心的说。

   “我已经托人给司空大人捎信了,到时候他也会来。”

    转眼三日过去,整个商洛,原有的河道两岸,新挖的河道两边,处处张灯结彩,洛南县一带的居民自发组织起来,在河流两岸挂起了花灯,彩旗,舞狮子放鞭炮,仿佛过年一般。有些居民还把自己的渔船装饰一新,船篷披上各色锦缎,纷纷行驶在新开通的河道里,呼应着河两岸的居民,一派喜气洋洋。

    “快,把这些大鱼放到船上的水槽里,切记不要让它们跳到河里。”梓桐吩咐着手下弟子。弟子们忙乱得已经找不到北了。

  北边的城楼,随风摆动的彩旗上,画有很多形态各异的鱼类图腾,其中最显眼的是一种巨大的扁圆型鱼类,橘红色的尾巴和鱼鳍格外鲜艳夺目。管辖商洛的司州大人和梓鸿正在静静观望着这一切。

  “梓鸿兄,我为官多年,这一次也是冒着被杀头的风险啊!”何司州的胡子淡定轻摇。

  “这两年,我们为了商洛一带的河道没少操心,你看你胡子都花白了。”

  “是啊,”何司州答道,“我在中原长大,自幼目睹了河道的泛滥无常,旱涝灾害,我的父母皆因灾害而亡,从那时期,我就立志为治理水患旱灾而读书,能为商洛的百姓出力,死而无憾。”

  何司州的自言自语,仿佛对天宣誓一般,不由得让人心生敬仰,梓鸿感到,有他这样一位同道中人,的确不失为一件幸事。

  “报!摩尼派掌门阿古泰前来拜访!”城门卫兵禀报。

  “带他上来。”

  一位红色卷毛大胡子的波斯男子,在前后几个护卫的陪伴下,威风凛凛的登上了城楼。他,就是摩尼派掌门阿古泰,一双镇定热情的湛蓝色眼睛与满头红褐色头发形成鲜明对比,仿佛是一片红树林中镶嵌着两汪蓝色的湖水,狂野之中映射出无邪自由的蓝天。何司州还是第一次见到阿古泰,他忽然感到这位掌门人神秘而又不同凡响,同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强行假借皇太后的旨意,要求填埋河道。

  “何司州,水尊,阿古泰受命前来拜访。”阿古泰礼仪性的作了一个揖,随后便跟两位大人并排,伫立在城楼,俯瞰河道两岸的盛景。

  “我一路上对河道两岸的盛景感到惊讶,梓鸿兄胆识果然不同于凡人,这河道开的豪爽霸气!”阿古泰对梓鸿报以一抹神秘的微笑,梓鸿也对他优雅一笑。

  “圣水派的男女弟子,有了梓鸿兄这样的师父庇佑,福气不浅啊!我阿古泰自愧不如!”阿古泰心悦诚服的叹了口气,随后说道:“河道里充满了水,看来梓鸿兄这次要破釜沉舟了。”

  “哪里哪里,还要请阿古泰掌门在皇太后面前多为在下开脱请罪。”梓鸿淡淡的回答。

  “皇太后?哈哈!那个老太婆可是一个老顽固!她认准的东西,谁也改不了,自从信奉了我们摩尼教,她老人家快把自己看的跟创世教主一样神圣伟大!她的每一句话都像神谕一般,不可违抗,哈哈哈!”阿古泰边说表笑,嘴边的卷毛胡子跟着一跳跳的,在他眼里,仿佛皇太后也可以成为随便轻蔑的人,也可以当个随便利用的筹码工具,其实他骨子里并不把中原人当回事,却唯独对圣水派的人格外尊敬。

  “那这次我可在劫难逃了。”梓鸿也跟着呵呵笑了起来,城楼上的风变大了。

  “报!王司空大人前来拜访!”卫兵又一次禀报。

  “快快请他进来。”梓鸿吩咐道。

  王司空是当今朝廷上专门负责水利河道的官员,梓鸿在全国开凿河道的诸多工程都多亏了他帮忙,有了他在朝廷内外周旋辅佐,才变得相对顺畅。他是当今宰相的二女婿,却毫无豪门高官的骄奢享乐之风,而他的夫人正是江白芷的亲姐姐。王司空身着深蓝色的绸缎官服,仿佛跟梓鸿心有默契一般,一登上城楼便微笑不语,静视前方。

  “拜神仪式开始!”何司州的声音洪亮沉稳。

  “拜神仪式开始!”随着一声声锣鼓声,城楼上的士兵们将号令一声声传到城楼下,传到远处,传到河岸边,号令齐鸣。

  倾刻,数十艘彩色的渔船一起驶向河道,渔船上的鱼图腾旗帜随风飘扬,旗帜背面是若干条形态各异的图案,正面则无一例外,都是那种橙色尾巴和鱼鳍的扁圆形大鱼。

  “这是做什么?”阿古泰不解的问身边的梓鸿。

  “祭拜月亮神。”梓鸿微笑道,“这种大鱼叫做月亮鱼,相传是月亮神的使者,它也是你们摩尼教月神的使者啊!”话音刚落,就看到河道上的彩船上的渔民,纷纷把渔船上一条条鲜活的橙色月亮鱼投到河水里,一边放生一边口中念念有词,“现在他们正在放生月亮鱼,它们将作为月神的使者,潜游到江河中。”梓鸿继续解释。

  紧接着,只见岸边忽然飞来几百只色彩鲜艳的小鸟,这些鸟红白相间,宝蓝色的脑袋熠熠生辉,鲜亮夺目,仿佛从天而降一般。

  “这又是什么?”阿古泰不停的眨眼睛,都快看傻了。

  “这叫太阳鸟,今日为了这盛大的仪式,我们特意找来了几百只太阳神的使者太阳鸟,为河道放水而庆贺,希望它们从此栖息在河道两岸,护佑两岸生灵。”梓鸿一边说,何司州与王司空也一边冲着阿古泰微笑。

  “这些太阳鸟月亮鱼想必是感应到圣母皇太后的恩典,来替她老人家庇佑苍生的吧?神灵显像了啊!”何司州说道。

  “感谢无上的太阳神。”阿古泰低下头,默念到。梓鸿则和王司州相视一笑。

  “阿古泰兄,接下来还有更精彩的呢!”只见那些鲜艳的太阳鸟,忽然聚集到一条载满谷物的船上,每只鸟都叼起一个袋子,纷纷飞向河道两岸,袋子里的谷物则纷纷洒落到岸边,刹那间满天空下起了谷物雨。

  “这些都是麦子和高粱,正如阿古泰兄所言,太阳神希望河道两岸良田肥沃,造福苍生,几年之后,想必河道两旁就会有一片片良田了。河道是不能堵的,堵了就没有水灌溉粮田,怎么能长出来麦子呢?再者,若没有河道,月亮神的使者月亮鱼和太阳神的使者太阳鸟,又去哪里安息呢?恐怕,神会怪罪下来的。”梓鸿虔诚的对阿古泰说道。

  “感谢无上的太阳神。”阿古泰静视前方,又一次闭上了眼睛默默反复念叨,只是他的脸都憋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珠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珠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