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清冷婚宴 寂寞吃瓜
梓然翩翩2021-01-28 09:153,094

  空气中弥漫着果实的清甜,秋天来了。

  久泽的碧波里倒映着五彩斑斓,尽染层林,仿佛神仙打翻了颜料罐。圣水派的几名弟子正围着桌子吃哈密瓜和葡萄。昆仑山晚熟的哈密瓜特别甜,有一股子不俗不腻的清爽芳香,跟圣水派既脱俗又入世的格调很搭。

  “今年的哈蜜瓜才像蜜一样甜,好吃的要得道飞升了!”

  “飞升?此乃吃货的最高境界!不过这瓜是真过瘾!”

  “我满嘴蜜汁,舌头都要醉了。”

  几名弟子一边吃一边兴高采烈的讨论着。

  梓桐拿起一块瓜仔细端详着,这瓜的颜色极为鲜艳,饱满的瓜肉汁水四溢,金黄中透着橙红,就像山头的枫叶一样热烈。

  “往年从来没有结过这样好的瓜。“梓桐自言自语。

  “水尊赐福!托他的福!皆因他甜蜜的新婚生活才让这瓜也沾了光。”一名弟子双手合十,正儿八经的冲着天空做祈祷状,随后,周围几个弟子不约而同的发出一阵邪性的笑声。

     “各位师弟,好好修行,你们将来也有机会娶到媳妇。”梓桐说。

     “可是圣水派的女弟子太少了,除了修河道,就是造船,进阶高一些的就钻研各种法术,再过些年,圣水派怕是成了和尚庙了。”刚才作揖的弟子说到,他叫程浪。

     “毕竟,女子们更喜欢风花雪月,女红器乐,稍长点就为人妻母了。”梓桐说。

     “头些天我还看到几个新来的女弟子,漂亮有灵气,可惜啊…。。”程浪说。

      “可惜什么?”一名弟子问。

      “可惜她们视男子为空气,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几个人亲亲热热,有说有笑,还互相搂着腰。”程浪说着说着笑出声了。

      “唉,我圣水派女弟子风气一向如此,她们自视甚高,个个觉得自己是女神仙,视一般男子为污浊俗物,非神仙不能动心,非妖魔不可征服,如果跟她们谈情说爱,恐怕跟神仙打架差不多,可是哪有那么多男神仙等着她们赐教呢,所以,她们只有自己人跟自己人切磋了。”一名胖胖的弟子笑着说。

      “也有平易近人且貌美的,比如流影那般人物,但轮不上我们。”一名弟子说。

      “流影,她一百多年前就被选定照顾水尊了,即使她跟梓鸿水尊成婚前,也是这里默认的女主人。”程浪说。

            “一百年前?那她来这里多久了?”一名小弟子惊讶的说。

            “不知道,我才来这里十二年,我也是听说。”程浪回答。

            “梓桐兄你知道么?小弟子问道。

            “我也不知道。“梓桐微笑回答,“我来的时候她已经在这里了。”

            “别说了,别说了,我们还是继续吃瓜吧,何以解忧?唯有吃瓜。将来跟随水尊去各地修河道,不愁遇不到颜如玉的佳人。”胖胖的弟子说。

            “颜如玉?修河道不是去乡村,就是去荒野,能骗到几个村姑就不错了。想我圣水派的弟子,即使成亲也不能常年住家,大多数时间都要随着水尊四处开工,能保住命就不错了,”澄浪接过话,“其实我有点后悔来到这里,当初也是因为好奇。”

             “大家还是好好吃瓜吧,这些哈密瓜是流影和身边的女弟子亲自采摘回来的,就是希望众弟子能跟水尊同喜同乐,众心协力,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一样。”梓桐拿起一块瓜,说完认真的咬了一口。

   哈密瓜是婚礼当天水果宴的主角,水镜殿也不例外。

         “梓鸿,吃瓜吧。”流影轻轻的把一盘哈密瓜推到梓鸿的跟前,期待的望着他。

          “哦,知道了,你也吃点。“梓鸿坐在书案前,翻阅着一卷卷的船体图纸,心不在焉的说道。

     今天是流影和梓鸿成亲的日子,可是他依然如往常一样平静,埋头工作到深夜,流影的内心有一点恼火,那是自尊被扔到炉子里任其燃烧,她好歹也算正式成为久泽的女主人了。但这一切也是意料之中的,她跟他已经相处一百多年了,还未成婚时就跟老夫老妻一般,朝夕相处,相互扶持。在旁人眼里,流影是一位道行高深的女弟子,尤其她的针灸神功,在江湖久负盛名,她还会炼制丹药,驻颜有术。然而,这一切在梓鸿的眼中却早已失去了吸引力,或者,也许从一开始就没有吸引力,他脑子里仿佛永远只有修河道,造船,钻研各种法术。然而这一百多年来,她早已视他为生命中不可分割的另一半。

          “我先走了。”流影怀疑他忘了今天是成亲的日子。

          “你早点睡,你也多吃点瓜,这瓜可真甜啊!”梓鸿一手拿着瓜,一手翻着图纸。

  流影背过身。几只雀鸟的黑影划过天空,想想夜晚中自己的寂寞,可能还没有它们快乐呢。一股寒冷袭遍她的全身,难道她真的嫁给了一个傻瓜?新婚的日子,别人吃瓜,他也跟着吃瓜,虽然他在外人眼里是法术高强的水尊。只有一个原因,他不喜欢自己,他并不爱自己,只是习惯了有人照顾陪伴。流影回头望了一眼梓鸿,只见他拖着腮在发呆,显然有什么不解的心事。要么他在男女情感上是个天生的傻瓜,要么他心里喜欢上了别的女弟子,娶自己只是怜悯和情义在作怪。真相到底是什么?这一切,在流影心中是个谜。

  “好冷!”一阵阵冰凉刺骨的感觉袭来,一缕缕白色水雾从她身体由内而外,弥散到四周的空气中,烟云缭绕一般,“老毛病又犯了,得赶紧回去煎汤药喝。” 流影快步走回自己的泽尘殿。自从她唤醒梓鸿后,就落下了这个毛病,想必当时她吸收了很多梓鸿身上的寒气,每当情绪低落时就会复发,而梓鸿也会时不时犯相似的毛病。她会时不时把汤药端给犯寒症的梓鸿,却向他隐瞒自己也有寒症的真相,她害怕他知道自己犯了禁忌。在圣水派,除非成婚,男女不能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她当时的行为已经犯了大忌,从此两个人的命运就纠葛在了一起。

   流影回忆起当年用银针扎到他的太溪穴的时候,他立刻通体发冷,心脏处仿佛有一块极寒的物质,迅速吸收着体内的温度,那一次他险些丧了命。“难道他体内的那块极寒物质注定他不能成婚?那究竟是块什么东西呢?”想到这里,流影稍微宽了宽心,“或许他这个病是可以治好的。”

  阿古泰正在大殿内跟他的两个兄弟品尝烤肉,精致的烤炉透出红通通的火光,烫的人脸发红,跟发高烧一般。久泽水尊新婚的消息想必也传到他的耳中,只是圣水派没有向外发送任何请帖。

  阿古泰端起一只琉璃杯,旁边的侍女条件反射般的立刻斟满了白葡萄酒,他随即一饮而尽。

  “味儿太淡!”阿古泰嚷嚷着,“还是上次去久泽喝的那杯酒让人回味无穷啊,同样都是葡萄,酿出来的味道怎么就不一样呢?”

  “久泽靠近西域,那里日照长,昼夜温差大,葡萄品种好,这里的酒是中原的葡萄酿造的。”一个黄胡子的男人说。

  “来到中原这么久,真的很怀念西域的葡萄酒啊!”阿古泰麻木的又端起了杯子让侍女继续倒。“天天就是传教,传教,传的那些我自己都不信,偏偏信众跟着了魔似的,连皇太后都中了邪。”

  “你就肯定她真信?每次你念念有词的时候,她听都听不懂。”黄胡子男人质疑。

  “那她这是为什么?拿我解闷?拉拢我?对啊,她以前也信佛,请道士,哪个门派都欢迎她,”阿古泰盯着透明的酒杯,欣赏着杯子里的烛光,恍惚的说:“游历中原这么久,我还是觉得圣水派的众弟子最亲切,实诚,哪怕梓鸿兄跟流影成亲,我也不怪罪他。中原人比较狡猾,中原的女子心机也多,可是,流影给人的感觉不一样,她有点像我们西域人,但又比任何女子有中原气质,嗯…对!是一种仙气。”

  “阿古泰,你是不是被施了法术了?你的二夫人和三夫人不都是西域人么?她们对你不够好?”黄胡子说。

  “她们,都是我买来的舞女,有一个跟我之前还成过亲,整天神不守舍惦记她的前夫和孩子们。另一个虽然对我很感恩,是我让她脱离了颠沛流离的卖艺生活,可是渐渐的也跟她没话说了,一天到晚她都跟孩子玩。”

  “可是,我听闻圣水派有些人修的是长生之道,说不定梓鸿他们已经几百岁了,你在他们眼里连孙子都不如,得排到重孙子的重孙子的重孙子,他们一根小拇指就能把你弹回西域老家,不屑算计你,哈哈哈!”黄胡子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阿古泰也跟着失禁的笑了起来,顺便撒撒酒疯,把杯子朝老远的地方摔了过去。哐当!清脆响亮的玻璃碎!

  “谁?!”趴在案子上喝醉了睡着的男人被惊醒了,一个激灵站了起来。他是阿古泰的贴身传教武士,叫巴赛尔,武艺高强,能吃能喝,膜拜太阳神。

  “是我!太阳神!我喝醉了!”阿古泰彻底喝迷糊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珠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珠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