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41至50
田天2016-12-17 07:002,582

  第41场

  时:日

  地:周盈盈老家屋外

  人:周盈盈,钟剑

  周盈盈坐在院子里闭着眼睛打盹。

  钟剑走近,看到周盈盈,钟剑笑了。

  周盈盈脑袋渐渐下沉,晃了一下,又坐好,继续打盹。

  钟剑微笑着饶有兴趣的静静观察周盈盈。

  第42场

  时:日

  地:周盈盈老家屋里

  人:周妈妈,周爸爸

  周爸爸喝茶。

  周妈妈收拾,看看外头,无意中看到钟剑,惊讶的睁大眼睛:“老头子!你快看!

  周爸爸,站起来看,奇怪:“那是谁呀?”

  周妈妈:“没见过,像是城里人。”

  第43场

  时:日

  地:周盈盈老家屋外

  人:周盈盈,钟剑,周爸爸,周妈妈

  周盈盈打盹儿,钟剑望着周盈盈,周爸爸走出屋来,周妈妈望着钟剑。

  钟剑看到周爸爸,周妈妈。

  周爸爸伸手:“你好。”

  钟剑微笑欠身握握周爸爸的手:“您好!”

  周妈妈走近,钟剑向周妈妈欠身:“您好!”

  周爸爸:“你是?”

  钟剑:“我叫钟剑,我来找周盈盈。”

  周盈盈睁开眼。

  周爸爸,周妈妈惊讶的相互对视一眼。

  钟剑看周盈盈。

  周盈盈尖叫:“啊……”惊慌站起

  周爸爸,周妈妈同时吓一跳。

  钟剑惊讶。

  周妈妈急忙走到周盈盈身旁,周盈盈恐惧的搂住周妈妈:“鬼……鬼……。

  钟剑焦急:“周盈盈,是我,钟剑。”

  第44场

  时:日

  地:周盈盈老家屋里周盈盈卧室。

  人:周盈盈,周爸爸,周妈妈

  周盈盈睡着了。

  周妈妈向周爸爸使眼色,周妈妈和周爸爸蹑手蹑脚走出周盈盈卧室。

  第45场

  时:日

  地:周盈盈老家屋内

  人:周爸爸,周妈妈

  周爸爸,周妈妈走出来。

  周爸爸坐下,周妈妈看看屋外。

  钟剑坐在院子里吃饭。

  周妈妈:“他俩到底怎么回事儿?”

  周爸爸:“我估摸着他俩在处朋友,闹矛盾了,闺女受了刺激。”

  周妈妈:“我想也是这样,这事儿该怎么办哪?”

  周爸爸:“我先去摸摸底儿。”

  周妈妈点头:“好。”

  第46场

  时:日

  地:周盈盈老家屋外

  人:钟剑,周爸爸,周妈妈

  钟剑吃饭。

  周爸爸走出来。

  钟剑站起来微笑点头。

  周爸爸:“坐。”坐在钟剑对面。

  钟剑坐下:”周盈盈没事吧?“

  周爸爸:“没事。你吃。”

  钟剑笑笑点头,端起碗吃完碗里的最后一点饭,端起晚盘站起来:“我去洗碗。”

  周妈妈走出来微笑:“我来。”过去接过碗和盘子,“你坐”。

  钟剑:“不好意思,谢谢!”

  周妈妈转身离开,回到屋里,钟剑坐下。

  周爸爸:“你和我们家盈盈相识多长时间了?”

  钟剑:“我们俩认识有一个多月了。“

  周爸爸惊奇:“一个月?”

  周妈妈从屋里望着屋外。

  钟剑:“周盈盈怎么了?她怎么连我也不认识了?”

  周爸爸:“盈盈的病你不知道?”

  钟剑摇头:”不知道。她以前好好的呀。“

  周爸爸沉思。

  钟剑站起来:“我先回去,改天再来看她。”

  周爸爸有些犹豫,站起来,不知该说什么。

  周妈妈从屋里出来:“别忙着走,我们这里交通不方便,你既然来了,就住一天,明天再走吧。”

  钟剑不知怎么办,看看周妈妈,周爸爸。

  周爸爸:“是啊,大老远来了,住一天吧。”

  钟剑:“好吧。”

  第47场

  时:夜

  地:周盈盈老家屋外

  人:周爸爸,周妈妈

  周妈妈坐在院子里。

  周爸爸走出来。

  周妈妈:“小伙子睡了?”

  周爸爸:“睡了。”

  周妈妈:“到底怎么回事?问清了么?”

  周爸爸:“小伙子也不知道盈盈的病。”

  周妈妈:“你说,要是小伙子大老远的来,看样子他挺关心咱闺女,可这丫头咋这恨他呢?”

  周爸爸:“问题是他俩才认识一个多月,有啥爱和恨的?”

  周妈妈叹息:“现在孩子们真是搞不懂。”

  周爸爸:“我觉的这孩子不错。”

  周妈妈:“当然不错,我一眼就看好这孩子,长得又好,又有礼貌,比老刘家小翠那个女婿可强得多。”

  周爸爸沉思:“盈盈现在这样了,他俩还有望吗?”

  周妈妈沉吟:“怕是没指望了。”

  周爸爸叹息。

  第48场

  时:日

  地:周盈盈老家屋里周盈盈卧室。

  人:周盈盈,周爸爸,周妈妈

  周盈盈醒了。

  周妈妈走进来:“醒了闺女?”

  周盈盈不安:“钟剑走了?”

  周妈妈:“你和他怎么回事?”

  周盈盈紧张:“他是鬼……”

  周爸爸进来:“瞎说!世上哪有鬼?迷信。”

  周妈妈嗔怪:“你以前可不信迷信,现在咋的了。”

  周盈盈:“钟剑已经死了,我去他们家验证过,是一对老夫妻亲口对我说的。”

  周爸爸对视周妈妈一眼:“闺女的病根找着了。”

  周妈妈点头。

  周爸爸:“你别胡思乱想,钟剑的手热乎乎的,和我们没有区别。”

  周盈盈将信将疑:“真的?”

  周爸爸:“傻丫头!”

  周妈妈:“钟剑要走了。”

  周盈盈眼神。

  第49场

  时:日

  地:周盈盈老家屋外

  人:周爸爸,周妈妈,周盈盈,钟剑

  钟剑站在院子思考。

  周爸爸,周妈妈,周盈盈走出来。

  钟剑看到微笑。

  周盈盈站住猜疑的对视。

  周爸爸:“钟剑,坐。”

  钟剑:“大叔大婶坐。”

  周爸爸,周妈妈,钟剑坐下。

  周盈盈站在周妈妈身后观察钟剑。

  周爸爸:“你父母说你已经……”

  钟剑:“那不是我父母。”

  周爸爸,周妈妈莫名其妙的对视一眼。

  周盈盈惊讶。

  钟剑:”我也不是钟剑。“

  周爸爸:“那你为什么自称钟剑?”

  钟剑:“是这么回事,我真实的名字不是钟剑,我是林翔文,钟剑是我大学同桌同学,我来这里是因为……”(连后第二场)

  第50场

  时:日

  地:病房

  人:真钟剑

  真钟剑半躺在床上强忍痛苦艰难写信,(真钟剑画外音):“林翔文同学,我是钟剑,我现在患了绝症只剩有几天了,不幸的是我的父母只有我一个儿子,而且为了我治病欠了亲友大笔钱。二老年事已高身体都不好,都患有不好治的病,他们还没到六十岁,可是被我的病拖累的就像八十岁的模样。我好心痛,也好无奈。我担心他们以后的生活,万般无奈只好向同窗好友求救,万望我走了以后,你能替我照顾我的父母,我在九泉之下感恩不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敲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敲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