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命运改变
食堂包子2016-12-09 13:353,768

  秦宇神色微僵,但转眼消散,缩手缩脚一脸怯懦恐惧,“徐建,你们做什么?别乱来,我可不怕你们!”

  许是太激动,说完就是一阵剧烈咳嗽,脸色惨白痛苦不堪。

  中年男子迈步进来,身着青衫气度不凡,眼神一扫,眉头顿时微皱。外门弟子住处本就狭小无比,挤进来几人更显逼仄。不过眼前这名弟子身负伤势,却是极为可疑。

  徐建察言观色,厉声道:“韩栋、魏尉两位师兄昨日夜间遇害,现今山门大锁搜查凶手,李师叔问话你如实回答,若有半句谎言,定要你生死两难!”

  转过身,一脸凶恶就变成了谄媚,尽是讨好之意。

  李牧对这些外门弟子的讨好,自不看在眼里,直接道:“我问你,昨日夜间你在何处?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秦宇一脸惊恐,完全是震惊不知所措模样,颤声道:“弟子昨夜一直在房中,因旧疾发作,误了今日的工作,还请师叔宽容!”

  李牧皱眉,这弟子惊恐之下答非所问,他倒没有怀疑,“此人身怀旧疾?”

  徐建巴不得秦宇倒霉,但这种时候却不敢乱说,恭谨道:“回禀师叔,秦宇半年前因药园事故受罚,的确不曾痊愈。”

  李牧看了一眼秦宇恐惧表情,暗暗摇头,炼气一层又是个命不久矣的病鬼,看心性也是胆小怕事的,怎么可能与凶手有关?但既然来了,总要查一查!

  他挥手,“搜!”

  徐建等人顿时动手,几乎将整个房间翻过来,一片狼藉。

  当然,没有一点收获。

  李牧干脆转身,“走。”

  徐建恭谨应是,临走时冷眼看来,似有不甘。

  秦宇低着头,将所有表情掩在视线外,心脏却在轻轻颤栗,韩栋、魏尉之死,居然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好在谨慎起见他将宫灯等物藏了起来,否则被发现了,不知要怎么死!

  “芋头!芋头!我看到徐建了,他们又来欺负你?我找他们算账去!”少年体格高大身体结实,像是一座人形铁塔,跑动过来时地面都在颤抖。尽管一脸怒容,可他却长了一副娃娃脸,稚嫩圆润实在没有太多凶恶。

  正因为如此,本名狼突的他,才被秦宇戏称为土豆。

  秦宇摆手,“别管他们,快扶我一下。”

  狼突大惊,急忙搀住他,“你怎么了?”

  秦宇暗暗苦笑,从看到徐建等人进门,他就一直在演戏,虽然成功蒙混过关,心里却还在打颤。现在手脚都有些木了,扶着土豆坐到床上,抬手抹了抹额头冒出的虚汗。

  “芋头,到底怎么回事?”狼突焦急无比。

  秦宇三言两句,简单说了说,狼突满脸后怕,显然没想到刚才,居然如此险恶。不过很快,他就长出口气,说出的话差点把秦宇气死。

  “幸好你身亏体弱,杀只鸡都难,绝不会是凶手,不然还真是麻烦!”

  秦宇瞪了他一眼,“不会说话就别说,你才肾亏!赶紧弄点吃的,我快饿死了!”

  狼突憨笑,“你有口福了,我昨晚炖了只野鸡,还剩下半锅肉,这就给你端去。”走到门口,他摸了摸脑勺,“对了,今天的差事我帮你做完了,不用担心被罚。”

  看他快步离开,秦宇心头微暖,他对土豆的胃口可是了解颇深,别说一只野鸡,就是十只他也能一顿吃个干净,说剩下半锅肉,其实就是专门给他留的。

  喝完最后一口汤汁,放下碗筷,一股暖洋洋的感觉自腹中升起,整个人都精神许多。

  狼突已经走了,这小子修行资质不好,肉身却天生强横,准备走肉身成圣的路子,弄了一些石墩每日操练,勤奋程度令人汗颜。当然,走前他已经,帮小院换了两扇新门。

  稍事收拾,秦宇起身活动了一会,随后躺倒床上闭目假寐。天色渐暗,房间一点点陷入黑暗,秦宇一动不动,呼吸轻缓绵长,似乎已进入沉睡。

  月上中天,夜露深重,很快到了下半夜。

  唰——

  秦宇眼眸睁开,一片清明哪有半分困意,他假装起夜凝神倾听周边,回到床上又躺了一会,没有异常才翻身起来,小心翼翼打开墙上暗格。

  一抹深邃的蓝光从中流淌而出,秦宇心头一惊,发现它只笼罩方圆一尺,这才松了口气。

  尽管不知,这盏拇指宫灯是何物,但只看它白日如常,夜晚洒落蓝光就知不凡!

  坐回床上,秦宇想了想取出一把小刀,在手指开了一条小口,鲜血流出。好歹算是修仙门派一员,基本常识他还是懂的,比如现在做的,就是最粗糙的滴血认主。

  眼睁睁看着血珠落到宫灯上,然后又滑落,秦宇有些失望但又释然。终归是拼命得来的宝贝,怎可能轻易的就会认主。又把玩一会,甚至动用了体内,微弱到极点的炼气一层法力,却根本找不到宫灯的使用方法。

  秦宇想了想,将它放到一旁,将分别包好的丹药打开。他可没忘记,自己现在还是个重病病号,不赶紧将自己治好,万一又跟昨晚一样,秦宇不认为自己还有那么好的运气。

  魏尉身上丹药满满装了四个玉瓶,数量多的吓人,秦宇费了好大心力,才辨认出其中一种,是门派下发给资质出众弟子,加快修行速度的点灵丹。

  这还是因为,秦宇曾见一位同门炫耀过,至于剩下的三种,只能先放起来,没确定功效前他不敢乱用。

  捏着一枚散发清香的点灵丹,秦宇暗暗感慨,魏尉不愧是最受掌门器重的弟子,单是这一批丹药,遍寻东岳派弟子怕是也没一人,可以与他相提并论。

  不过现在,都是他的了!

  吸一口气怀着几分期待,秦宇服下点灵丹,急忙闭上双眼。这是他第一次吞服修行丹药,完全没有经验,自是小心翼翼,不敢有半点大意。

  点灵丹落入腹中,很快就有一股温热升起,在体内流转让人整个暖洋洋的,如同泡在温水中舒爽至极。在这过程中,温热的药力,与血肉交融,快速转变成精纯灵力流入丹田。

  秦宇一下子就爱上了这种感觉,他从不知道,修行居然还能如此惬意。只要闭眼催动药力,体内灵力就能快速增长,那种清楚感知到,自己不断强大的感觉让他迷醉。

  不知过了多久,体内流淌热流缓缓消散,秦宇睁开眼,没有任何犹豫,又取来一颗点灵丹张口吞下。

  闭目修行,睁眼吞丹。

  不知不觉,一夜时间过去,当东方浮现鱼白时,秦宇气息突然一变,房中刮起一阵微风,衣摆浮动。

  炼气二层!

  秦宇睁开眼一脸惊喜,他没想到失去的修为,竟在短短一夜间恢复如初。一跃而起,整个人丝毫没有,因一夜未睡而有所疲惫,反而精神奕奕!

  感受着体内流淌的炼气二层法力,以及胸膛间前所未有的舒畅,秦宇强忍大笑冲动,脸上喜意越来越重。不仅修为恢复,便是体内旧疾也已治愈,真是双喜临门。

  这让秦宇清楚的认识到了丹药,对一名修行者的重要性,七年时间炼气二层,与之对比这一夜修行速度,是何等惊人!如果能有用之不尽的丹药,即便他资质低劣,也能拥有让人瞠目的修行速度,将来未必不能成为一方大能仙道巨擘。

  这念头略微转动,就被秦宇压入心底,嘴角露出自嘲。丹药炼制不易,莫说材料珍贵难得,便是那惊人的失败率,就足以让任何人胆颤心寒。拿药当饭吃提升修为,别说小小的东岳派,便是传说中南国十万疆域第一宗,以炼丹闻名于世的赵仙谷,也没人能做到。

  “天刚亮就做梦了,快醒醒吧。”秦宇喃喃低语,神色已恢复平静,面露思索。

  尽管昨日已蒙混过关,但最近几天还要谨慎些,吞丹修行之事也要放缓。否则单是修为突飞猛进一点,就是最大的疑点,他可不想乐极生悲。

  拿起拇指宫灯,它散发蓝光随着天色放亮已消失不见,这绝对是件惊人宝物,三师兄的突然崛起,或许就与之有关。

  下意识将宫灯攥紧,秦宇眼露期翼,丹药虽好但在他心中,这盏宫灯才是最重要的。正要收起剩余点灵丹,与宫灯一起放回暗格,秦宇突然皱眉,面露惊疑。

  床上摊开的点灵丹中,边角处十几颗明显不同,表面好似散发着莹莹宝光,尽管微弱可秦宇自认为绝没有看错。拿出一颗,放到普通点灵丹旁对比,这种不同便越发显眼。

  所有点灵丹都是一样的,哪怕昨晚将它们倒出来时,秦宇也看的真切。拿起一颗泛宝光的点灵丹,秦宇嗅了嗅,一股药香入鼻,竟让他精神一振!

  这丹药,绝对不凡。

  可这究竟怎么回事?一夜时间,这些丹药就像是自动升级了!一股躁意在秦宇心头翻动,像是某个念头就要破土而出,却总差了一点难以把握。

  是什么?

  是什么?

  突然,秦宇的眼神落到手中宫灯上,像是一道闪电划过,撕开所有迷雾。

  拇指宫灯!

  对,就是它!

  秦宇的记忆这一刻无比清明,他想到昨晚将宫灯放到一旁,然后吞丹修炼。十几颗产生异变的丹药,都在靠近它的地方,或者更确切说,是在拇指宫灯散发的一尺蓝光内。

  心脏突然大力跳动起来,一阵口干舌燥,秦宇咬了一下舌尖,强迫自己保持冷静。

  还只是猜测,先稳住,真相如何等今晚之后就能知道。可心底里秦宇有种直觉,自己的猜想并没有错,因为三师兄魏尉的突然崛起,就是最好的证据!

  这一日秦宇浑浑噩噩,以养病的名义,哪里都没有去。狼突来过一次,粗枝大叶没发现秦宇的不妥,说了声帮你做好了工作,就匆匆离开。

  狼突的勤奋,可是日复一日,从不断绝。

  夜色如约而至。

  秦宇坐在一片黑暗中,桌上拇指宫灯散发出深邃蓝光,一尺之内却似深海。点灵丹在内,四种丹药各十颗,整齐摆放周边,各有五颗沐浴蓝光,五颗在外。

  这一夜,秦宇未睡。

  当旭日东升,他推门而出,站在小院中迎向跃出地面的骄阳,似有些失魂落魄。房内暗格中,四种丹药四十颗,沐浴蓝光之内二十颗,尽皆升级。

  许久,许久。

  秦宇长长吐出口气,他脸上恍惚一扫而光,黑色眼眸似一方山间古井,幽暗,深邃,映出两颗太阳,烈烈燃烧着的,是一份前所未有的自信。

  今日,他命运改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祭炼山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祭炼山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