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狼突之死
食堂包子2016-12-09 13:373,600

  失败数十次,耗费材料、时间无数,筑基丹终于炼出来了!尽管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秦宇炼丹方面的天赋,真的很一般。

  手握苍莽子这位丹道大家的炼丹笔记,等同获得他倾囊相授,还有炼丹利器离火鼎相助,但他的炼丹之路依旧走的无比坎坷。

  若非东岳派不知为何,拥有远超想象数量的废丹,源源不断为他提供材料,秦宇根本没有挥霍的资格,更遑论炼出筑基丹这种极品灵丹!但不管怎样,他成功了,这就足够。

  筑基丹,丹如其名可助炼气十层修士,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踏入筑基境。尽管借助丹药之力突破,对未来修行极其不利,甚至可以说自毁根基,但秦宇毫不在意。他这一身修为,都是丹药堆积出来的,要说根基……这玩意他从没有过!

  还有一个时辰黑天,秦宇闭眼开始调息,当一尺蓝海再次照亮黑暗,他睁开眼将七颗筑基丹放入其中。

  幽蓝映照下,是秦宇越发棱角分明的面庞,英气勃勃。或许因为终年不见日光,他皮肤白皙无比倒映出象牙般光泽。一年时间,孤独的修行,沉默中让他气质更多了一丝内敛与坚韧……少年于黑暗地底,悄然蜕变!

  一夜过去,蓝海收敛。

  秦宇收起小蓝灯,却没有动已明显蜕变过的筑基丹,因为他早已发现,随着丹药品阶提升,吸收幽蓝光晕的时间会相应变长。

  第二夜。

  第三夜。

  当小蓝灯再次敛去光芒,秦宇眼眸蓦地睁开精芒爆闪,精气神在这三日调整中,已达至巅峰!

  七颗筑基丹吸收三夜幽蓝光华,由青色变成蔚蓝似无尽苍穹,通透让人迷醉,就像是一颗颗珍宝,自然而然散发着莹莹宝光!

  不做犹豫,秦宇取来一颗筑基丹,张口吞下。

  今日,他要破境而上,成就筑基!

  筑基丹吞入腹中,好似滚油锅中,落入一颗火星,瞬间燃起熊熊大火。炼气十层法力彻底沸腾,如脱缰猛兽在体内横冲直撞,带来一阵阵撕裂痛苦。

  秦宇抱守元一,所有念头空明,只留一丝心神观察体内状态,没有施加半点干涉。

  炼气期法力如雾缥缈无形,藏于血肉骨髓间散漫流淌,只有令所有法力沸腾,使之自然而然碰撞到一起,才能在震荡中凝聚大道基台,便是筑基境。

  轰——

  轰——

  暴走的法力,沿四肢百骸奔腾,达至最快时恰好沉入丹田海,悍然对碰。秦宇周身突起狂风,吹动身上长袍翻滚不休,突破已进入紧急关头!

  常理说,炼气十层修士吞服筑基丹后,至少有七成突破可能。况且秦宇所服用筑基丹,经过小蓝灯提纯升级,药力暴涨数倍,足能一颗抵三颗。

  突破本应顺理成章,可很快秦宇发现,丹田海对轰灵力势头开始疲软,根本没能凝聚出大道基台。若这样发展下去,此番突破,就算是失败了。

  秦宇蓦地睁开眼,抓起一颗筑基丹,放入口中。

  轰——

  略略沉寂的法力,似烈火浇油,顿时以更加狂暴的速度,疯狂碰撞。

  身体传来刺痛,但这种程度的对碰,还不够!

  秦宇咬牙,抓起第三颗筑基丹,一口吞下。

  一而盛再而竭三而衰!

  连吞三颗筑基丹,若还不能突破,怕是今后,秦宇都没有再突破的机会。

  轰——

  爆发药力,让法力对轰瞬间超出极限,秦宇闷哼一声七窍溢出鲜血。

  可他嘴角,却在这一刻露出笑容。

  丹田海狂暴法力大潮间,一座基台虚影出现,旋即像是一个黑洞,疯狂吞噬外界法力。

  短短数个呼吸,所有法力尽数消失,基台由虚影变得凝实,通体青色古朴沉稳,自然而然散发出一份大道奥妙气息。

  严格来说,这才是大道修行第一步,秦宇这一刻起,真正建立根基踏入修行殿门。

  唰——

  周身狂风消散不见,秦宇端坐原地,七窍间血迹未干,脸上带着一丝苍白。虽只是三颗筑基丹,严格算来却能抵得上寻常十颗以上,不知秦宇之前,是否出现过如此疯狂的炼气修士。

  若非一年间,秦宇有意增强了对肉身的淬炼,吞服炼化不少固体丹,肉身承受能力大涨,现在就不是受点伤这么简单。

  感受着体内天翻地覆的法力变化,欣喜之余秦宇内心对自己的资质苦笑连连,需要十颗以上的筑基丹药力才能顺利筑基,不仅疯狂也实在渣到极点!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即日起他已成为筑基境修士。一丝笑容绽开,快速蔓延,最终变成仰天大笑。

  谁能想到,我秦宇有朝一日,亦能成就筑基!

  他眼神落到小蓝灯上,冥冥中生出一份感觉,似乎这一刻小蓝灯也在看着他。不过下一瞬,这感觉消失不见,再看去小蓝灯与之前毫无二致。

  秦宇敛去笑容,略略思索,将小蓝灯收入怀中。

  抬手,取出丹药吞下。

  闭目调息。

  两个时辰后在药力帮助下,法力震荡所致伤势痊愈,秦宇长身而起,拭净脸上血迹,推门而出沿石阶向上。

  这一年,他修为每突破一层都会尝试一次,开启处置司大门。尽管全部失败,可在炼气十层时他却感受到了一丝微弱的阵法颤动。正是这丝颤抖,给了秦宇无限希望……或许今日,他就能成功!

  调息伤势时已将法力补充至圆满,一路拾级而来,精气、意志也是蓄势待发。所以,秦宇没有半点犹豫,在入口前站定,筑基境法力咆哮着涌入门禁令。

  熟悉的可怕抽取,只是瞬间秦宇所有法力,尽数消失不见。这一次,磐石般毫无动静的阵法终于出现波动,就像是一颗石子落入湖面,泛起层层微波。

  秦宇强忍脑海刺痛,死死看着眼前,耳边突然响起两声轻响,如松子开口。一点黑光自雾中飞来,全然没有反应时间,便落在他胸口。

  恐怖力量如洪流撞来,秦宇倒飞出去,重重落在石阶又向下翻滚几十层,接连几口鲜血喷出,染红衣襟。

  他剧烈咳嗽,艰难抬手入怀取出小蓝灯,旁边还有一颗指节大的黑色圆钉。这圆钉正中小蓝灯上,若非如此秦宇心脏已被洞穿,就此死去。

  紧张检查一番,小蓝灯完好无损,秦宇心神一松,抬头看向出入口,露出畅快笑容。尽管阵法禁制依旧存在,但通过门禁令,秦宇知道那恐怖禁锢已经消失。也就是说,他以后就可以,凭借门禁令自由出入!

  时间才是这世上最恐怖的力量,它不仅可以让苍莽子含恨而死,更能让这座狠毒阵法,变得无比脆弱。当然,这与东岳派的衰落必然存在关联,年久失修再强的阵法也会破败。

  手指碾动着黑色圆钉,些许奇异信息便出现在脑海:封尸钉,魔道,可用法力催动。

  如此神异只有法宝才可做到,当然前提是不曾被人炼化,否则祛除原主人烙印前,都不能使用。

  这颗封尸钉的力量,随着时间流逝也衰退到极点,否则法宝之威即便被小蓝灯挡住,传递出的可怕力量,也足以将他五脏六腑震碎成浆糊。

  当年布置此处之人当真心思缜密,哪怕有人强行破开阵法,虚弱状态下面对封尸钉,也十死无生!

  秦宇咳嗽两声,抬手在嘴角抹了抹,再涂到封尸钉上,看着鲜血被吸收面露满意之色。魔道之物大都以血祭炼,今日一见果然如此,这些血倒也没算白流。

  封尸钉收进储物袋,随着时间过去,它会自动吸收灵力恢复,又把小蓝灯揣入怀中,秦宇取出几颗丹药一股脑吞下去。

  手有丹药就是阔气,而且效果嗷嗷叫,等秦宇睁开眼时,也才过去三个时辰,不仅伤势痊愈体内法力也再度充盈。

  还有一会天就黑了,等等再出去。

  夜色深沉万籁俱静时,淡淡薄雾从中分开,秦宇悄然走出,仰头看了看天空圆月,皎洁月光照亮少年脸上灿烂笑容。

  小心看了几眼确定周遭没人,深吸一口混合着月华的泥土芬芳,秦宇脚下一踏身体化为一道影子,消失在黑暗中。

  一路顺利,片刻后狼突住的小院,出现在眼前。

  好兄弟,福共享难同当,若说世上还有可信之人,狼突就是其中之一。尽管不能将小蓝灯一事告诉他,但秦宇还是决定,给他送一些丹药。

  脚下几次轻点,身体如鸿雁悄然落入院中,尽管没学习过真正仙家法术,但筑基境法力足以做到身如鸿毛,强大肉身力量下,做到这点轻而易举,土豆这小子绝对会吓一大跳!

  想着狼突等下惊喜大叫的样子,秦宇嘴角微翘,可下一瞬,他笑容僵住。整个小院一片破败似荒废许久,狼突整日苦练不休的石墩,横倒竖歪掩在杂草中,房前石台上大滩枯暗血迹,在月光下无比刺眼!

  出事了。

  秦宇脸色发白,逼自己不去多想,仔细看了一圈,转身飘出院子。身影掩在黑暗中贴地面疾驰,眼前很快出现,令一个小院外。

  “不想死就别动。”

  黑袍下的声音阴冷低沉,惊醒过来的外门弟子,瞬间一头冷汗。

  “此处东南三里,院中之人现在何处?”

  外门弟子略一回想,脸上惊恐更甚,“前……前辈……”

  脖子上手掌一紧,“说!”

  “我说我说,那院中人已经死了,就在三月前!”

  黑袍微僵,“那院中人,叫什么?”

  感受着身后刺骨阴冷,外门弟子心神几乎崩溃,哭腔道:“狼突,他叫狼突!”

  秦宇粗重喘息,每次胸膛起伏,都如同被撕裂。

  死了……狼突死了……

  许久,他回过神,嘶声道:“谁杀了他?”

  外门弟子摇头,“小人不知,小人真的不知道!”

  神色惊恐间透出慌乱。

  秦宇贴近他,“告诉我,今夜之事就只是一个噩梦,否则我会杀死你,相信我。”声音平静,可每一个音节,都冒着冰冷寒气,直透骨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祭炼山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祭炼山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