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星空誓(中)
纳楼兰2018-03-19 15:312,305

  江满楼这一句话,透露了很大的信息。

  或许对于营帐周围其余学子们来说不算什么,因为凭江满楼的实力,想要查到些关于他们的情报,还是绝对毋庸置疑的。

  否则,这江家的财力物力以及在这大陆之上的影响力,就要重新估量了。

  不过同样的信息,对于不同的人,却会带来不一样的反应。

  比如月三人和月相期,比如怀抱长剑却气息如常的离落,比如身负血海深仇而隐瞒身份的洛长风。

  有所隐瞒的人,他们的警觉与心思,比起正常人来说,要谨慎细腻些。

  洛长风负着双手,没有人看到他的掌缓缓的紧握了起来。

  只有营地之中间隔有序而枝叶繁茂的秋桑,示意着一阵轻不可察的风,悄悄地起,悄悄地留下拂过而人未知的痕迹。

  那是杀意!

  ……

  中军帐前沉默了一阵,江满楼知道自己所透露的信息,有些令人震撼。

  毕竟被人看透,尤其是被敌我不明的人看透,是件很危险的事。这就相当于一把刀架在了脖子上,随时都可抹出一道血痕。

  但其实,江满楼这句话也同样透露了另一个讯息。

  他可以在百位学子互不相识,彼此一无所知的前提下,根据所搜集而来的情报,取长补短,张扬优势,从而组成一批最具潜力与实力的十子同袍人。

  比起月相期所说进入书院之后,更具有效力。而且他们还可以有一段时间缓冲,借着同袍宴培养默契度。

  这也就是今日同袍宴真正的用意所在!

  ……

  不远处一连十名红袍人两两一组抬架着一堆堆案卷落在了中军帐前江满楼的脚下,那每一卷竹简上都用特殊的布料贴着一个人的名字。

  洛长风不知道江满楼接下来要做什么,但有一点,只要他的身份暴露或者被揭露,他就会陷入绝地。

  因为世人还在寻找那随着父亲亡逝后下落不明的天图!

  而他自己,是将头颅挂在腰间苟且地活着!

  命很贱,也很珍贵,珍贵到他需以百分之一百二的真诚对待!

  他要用一世时间,了结两辈恩怨!

  “现在如何?是依江某之意建十子同袍,还是散了这宴会日后陌路,诸位,给个说法吧。”江满楼摊了摊手。

  不管是苦口婆心还是挖坑算计,能说的他都已经说了。

  尽人事,只能听天命。

  江家大少撂摊子的行为很容易传递出错误的讯息,会让众人以为,这是一种威胁。如果不予以答应,恐怕会开罪这恶少。

  这是任何人都不愿意做的事情。

  江家乃天下第一世家,财力与底蕴,不可想象。如果有人不知好歹要探一探它的深浅,那么这个人一定会没有好下场。

  在场的学子虽然年少,许多却出身不凡,自然深谙其中之意。

  不过有一难处,即使他们被说服,欲尝试组一组十子同袍,可谁来做这首当其冲的人呢?

  这个时候,不站出来是对江家的挑衅,站出来,无疑又太过招摇,让人误以为屈服于江满楼的淫威,而丢失了那一份少年骄傲。

  如何是好?

  中军帐前,不少学子开始动摇,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

  “其实江家大少所言并无道理,我等若录取了书院,将来难免会与明镜台的师兄师姐摩擦,组建同袍十子,也算未雨绸缪。”

  “没错!看江满楼势在必得的神色,似乎为此事准备谋划了许久,说不定我等这一届新生,真的会书写一篇流传千古的光辉篇章呢。”

  “我倒是对书不书写光辉篇章不感兴趣,只是觉得,还未入学就被铺好道路,有种被当做棋子利用的感觉。”

  “我也是!总觉得,事情似乎没有这么简单。”

  “……”

  冷场的时间确实有些长。

  学子们讨论的时间,也有些长。

  江满楼骨子里是个急性子,漫长的等待,真是让他有些急了。

  却在这时,君泽玉走了出来。

  不管是缓解冷场的尴尬,还是来砸场子,江满楼此时此刻都有一种久旱逢甘霖的冲动。

  “十子同袍,我君泽玉无异议!”

  喧哗的议论如雷霆骤雨,陡然声息了下来。

  一道道目光落在君泽玉身上,显然是没想到,身为天东经天星传人,下一届天阙地玄榜有力竞选人的君泽玉,首先表了态。

  “这算是捧场吗?”李星云问道。

  “没必要吧。”洛长风说道。

  “君大哥乃年轻俊杰,声名早已享誉大陆,无论身份地位都不输于恶少,不会顾虑什么,自然也不会做那些违背本心的事。”雪儿虽足不出户,却也在几年前听闻过天东十二星弟子之名,在她眼里,这君泽玉是可以与自家兄长比肩的同辈人物。

  “可我怎么觉得,这是一唱一和呢?”李星云又问道。

  “可能,是你内心太黑暗了!”雪儿眨巴着眼睛,很真诚的说道。

  翎儿果断喷了满嘴的雪花糕。

  ……

  有人打头阵自然是好的现象,江满楼冲着君泽玉挤了个眼,抛了个令人恶心的媚意。

  旋即那怀抱长剑的离落也从人群中站了出来,看了看江满楼说道:“希望你能证明,今天的决定是对的。”

  然后月三人、月相期两人走了出来:“我们就好好见证一下,楼少是如何在书院书写这一篇历史的。”

  周围百余位学子,终于找到了松口的理由,于是纷纷表示认同。

  这十子同袍宴,也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开始了。

  ……

  得到所有人的认可,江满楼大少此刻的成就感,比起从怡红院折腾一夜身心轻松的迎着朝阳走出还要舒爽满足。

  或许是除了成立三千红袍兄弟之外,他还没有亲手促成过一件事的原因吧。

  三千红袍兄弟开始忙着对照情报卷宗,归纳罗列出每一位学子擅长与不擅长的地方,然后由花费重金请来的天机阁某位楼主,分析这些数据,推演出最合理的十子同袍队。

  这一举动,着实令洛长风等人大跌眼睛。

  “江家大少果然还是江家大少,原本还以为他胸有成竹,胜券在握,没想到这一堆堆卷宗,他连看,都不曾看过。还真是只做了自己力所能及该做的事啊……”君泽玉摇头叹息道。

  “他力所能及的,是什么?”李星云没有听懂。

  “花钱啊……”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星空誓(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钧天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