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场关于雪花糕的相识
纳楼兰2019-11-27 11:552,460

  粉鼻很是敏感的朝着前方嗅了起来。

  “翎儿你快闻,是雪花糕的味道。”

  “我也闻到了,好香啊……是我们饿出幻觉来了吗?”

  ……

  车队在山道上行驶,偶有马鸣声传出,混在这狼啸猿啼中。

  这是一行卫队,护卫着两辆马车,深夜里穿行着。

  “警戒……有人截路。”

  车队紧急停下,防卫队形的武师们快速的变换阵型,是攻击与冲杀的阵型。这一行武师,虽然只有一位武道大师的修为,但看起来,也像是极为熟练,久经江湖的老手。

  “李寨主,发生什么事了?”

  马车车帘被掀起,一少年探出头来。当看到拦截在车队前方的两名少女时,不由得怔了怔。

  想起村子里私塾先生千叮咛万嘱咐的礼节,少年下了马车。

  先生一直教诲,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少年一直以来觉得自己揽阅过无数的颜如玉,村子里所有的私藏典学和先生从不外传的子集,都被他浏览了个遍,可以说倒背如流也不为过……可当他第一眼见到雪儿和翎儿时,他第一次觉得,好像先生说的,也不全对。

  最起码书里的颜如玉,就没有眼前的好看。

  他想起有位先贤对女子的描写:普天壤其无俪,旷千载而特生。

  赏心悦目,百看不厌。

  少年不由得心慌了起来,脸红了起来,气闷了起来。

  一时间,竟忘了脑袋里装载的所有的礼貌……

  “你可是来自星云州?”自幼在宫里长大的丫头,翎儿并不太知道如何与这种陌生人打招呼。所以用起了一贯的口吻。

  带头的李寨主极富江湖经验,见对方如此直白的点名道姓,想来是怕找错了仇家而又底气十足,看来不是好惹的茬子。可对方明明只是两个看起来离家出走,在这荒山野岭迷了路而又饿昏了头的丫头而已?

  满腹的疑问,李寨主微微皱了皱眉。

  少年却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好吧,其实他还沉陷在那一眼的颜如玉轮回之中无法自拔,此刻就算是让他背诵三岁时就曾学过的千字文,都是有些困难。甚至于,都有可能忘记了自己姓甚名谁。

  “喂,我在问你话呢?”翎儿觉得这少年真的很奇怪,他看着自己的眼神,仿佛要将自己吞了似的。虽然衣着有些朴素,但很干净,能够雇得起这么一行武师做护卫,应该不是没有见过美少女的呆子吧?

  一旁的雪儿看着这两个人,不禁掩面笑了起来。

  少年终是回过了神来,是李寨主的干咳唤醒了他。

  连忙意识到失礼之处,少年红着脸,悬着心,整了整衣袍:“在下李星云,不知道两位姑娘……”

  “李星云?”

  “是。”

  “你那马车里可是有雪花糕?”

  “嗯?”不知道为什么,李星云的脸这么被盯着看,感觉更烫了。

  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以有些不确定的嗯了一声。

  然后鼓足勇气,迎上了翎儿的皎洁目光,那一刻,四目相对,他的心仿佛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书里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从那双眼睛里,他清晰的看到了自己!

  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同样的,翎儿似乎也从他的眼神中感到了微烫。

  干净的脸颊儿红了,她微微低首,有些羞赧轻轻的说道:“我们,我们饿了……”

  ……

  从小到大,在雪儿看过的许多书里,记载着许多有趣的故事。

  从人文地理,山海经集,到天九列传,古老传说……可从来没有一部书,教人怎样讨吃的。

  她不会,相信没有认真看过一部全书的翎儿也不会。

  她们不是流浪荒野无家可归的乞儿,她们自幼养尊处优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更不知道挨饿的滋味。

  重归自由的第一天夜里,她们尝到了这种滋味。

  “好在翎儿牙尖嘴利,不然真的挨饿了。”雪儿一双小手捧着香气弥漫的正宗雪花糕,还没有品尝,就已经感到甜滋滋的腻味了。

  此时若是少年李星云知道她的想法以及对翎儿牙尖嘴利的赞美之词,恐怕喝的这口水都会呛出来吧。

  “牙尖嘴利?明明是姑奶奶一样的口吻好吧?”

  山林里堆起几团篝火,解除了误会弄清了真相之后,李寨主带着他的那些兄弟守夜的守夜,烤火的烤火,休息的休息。

  少年李星云在得知两位颜如玉也要去往菩提书院拜师求学之后,便热情的邀了雪儿和翎儿同路。

  渐渐熟络起来,他的脸也没那么红了,心跳也没那么急促了,呼吸也顺畅了许多。大概是这水,有疏通血液脉络,通气润肺的功效吧。

  李星云这般想着。

  “喂,李星云,你去菩提书院拜师求学,可有推荐信么?”干净地犹如一汪清潭的翎儿,总觉得李星云那小子的一双眼睛贼咪咪的,所以即使在吃着人家赠送的雪花糕也毫不会嘴软,直呼其名讳说道。

  “咳……”

  这突兀的一句,着实让李星云呛到了。

  “推,推荐信?”李星云袖角拭了拭脸颊水迹,有些诧异的说道。

  “对啊!菩提书院虽然大开方便之门,可招生收徒很严格的,如果是一些没有真材实料,只知道一双眼睛来回在好看的姑娘脸上目不转睛看个不停的淫贼,是绝不可能被招入书院那种神圣的地方的。”

  这话虽然有些针锋相对的味道,但说的却是在理。雪儿是这么认为的,虽然她是带着推荐信出来的……

  “可是先生跟我说,菩提书院雄踞天东已有千年矣,素来教学育人,以德才为重。流、法、易、术、行、川,六字门中道,更是广为发扬,才有今日天下盛况之景,如何还要推荐信了?”

  李星云激动了,来回踱步,侃侃而谈,神色言语间流露出尽是愤世的模样。

  雪儿在偷笑。

  翎儿在偷笑:“你先生是谁?”

  “先生是村子里最有学问的人。”李星云骄傲的说道。

  翎儿特意拉长了尾音:“哦~你先生骗你的。”

  “不可能,先生从不骗人。”

  “你怎么知道他从不骗人?”

  “先生亲口和我说的。”

  “所以他骗你你也不知道了?”

  “我……”李星云语结。

  “他说的,也一定有错的。”

  李星云突然沉默了,看着篝火旁那一张干净之极的脸蛋儿,清澈的眼睛,洁白的贝齿,粉嫩的小手,不由得有些动摇心中的信念:“好像,先生说的也不一定全对。那书中的颜如玉就没有眼前的好看……”

  PS:要够两万字才能冲新书榜,所以今天争取更到两万字,后续更新,为了保证写出楼兰想写的质量,我会放稳一些,嗯,就这样,求收藏,求推荐,各种求啊……

继续阅读:第五章 又见寒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钧天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