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从天下四海到古往今来
纳楼兰2020-01-01 09:472,322

  “可先生说没开始修行不代表不会修行啊?况且先生说我慧根极具,日后会有很高的修为。”

  “……”

  二人就像是冤家,呆书生遇到灵丫头,斗起嘴来真可谓不眠不休。直到雪儿和洛长风二人躲到一边听不下去这种没有任何营养的话题后,也不见有收官的趋势……

  “对了,还不知道,兄长的名讳呢。”雪儿脸颊带着一丝红晕。虽然书上说女子主动询问男子姓名是唐突的行为,可她还是忍不住唐突了一下。慢慢地低下头来,雪儿心中想着他没有看过那本书就好了,这样就不会觉得自己是个唐突的人了。

  “长风,叫我长风就好了。”洛长风沉默了片刻说道。

  “长风,长风大哥……我叫燕雪儿,你可以叫我雪儿。”介于天下人对大燕虎视眈眈,雪儿没有报出燕凝雪的名字,而是改了一个字。她的眼睛很明很亮,就像是天上的星光。

  洛长风点了点头,突然又意识到什么,不由得脱口问到:“你姓燕?”

  看着洛长风突然间凌厉的眼神,似乎带着杀意恨意,雪儿心中有一点害怕:“长风……大哥,你,你吓到雪儿了。”

  洛长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气息和语气。心想着整个天下燕姓人士多如洪流,不见得都和燕白楼有关吧。

  “抱歉,我刚才语气有些重了。”洛长风露出一抹显得有些尴尬的笑容。很青涩,很耐看。

  雪儿摇了摇头,露出一抹天真的微笑。

  “长风大哥去过很多地方吗?”雪儿的观察很入微,洛长风的眼神中似乎一直带着一种忧郁和深邃的感觉。这种眼神,他只在爹爹和宇文大将军他们脸上见过,后来才知道,那是一种饱经江湖的沧桑,不由得问到。

  洛长风微怔,心想着三年没有下过山,没有看过繁华热闹的街道坊市,自己算是去过很多地方吗。

  也许算吧,三年前,爹爹还活着的时候,有时执行任务都会暗中带着他,虽不算游历大江南北,却也对天下之势略知一二。

  “算是吧。”他回答道。

  “那你一定见过冰川里的灵狐了?热带雨林的紫雨好不好看呀?听说八百宗的神像都是修为高深的大能者,可他们为什么是神像呀?还有……还有天南的妖,他们容貌都很奇怪吗?真的像书里说的人首妖身?”雪儿顿时燃起了兴趣,似乎一口气将她从书里看到的东西,与这些年心中的疑问,问了个遍。

  洛长风心中略有惊奇,想着她怎么知道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如果不是随着爹爹征南闯北,怕是真答不出来这么多有趣的问题。

  “冰川的灵狐很厉,而且含有寒冰之毒性,稍不注意的话,夺人性命是顷刻间的事。”洛长风曾亲眼见识过寒毒之烈,堪称恐怖。

  “紫雨很美,却是雨林中毒瘴之气所化,性属木,滴水腐土。美丽之中,也是时刻伴随着危险。”

  “八百宗的神像,修为太强,传闻均已化劫,或许他们早已勘透红尘,不拘于形,才化身神像守护天东的吧。”

  雪儿听的很认真,也很失落,原来书里记载的那些美好的东西,现实中竟有如此大的区别。灵狐厉,紫雨毒,难道真是越美丽好看的东西,就越要人命吗?

  “那天南的妖族呢?”

  “妖族和人族一样,都是一般样貌,无甚区别。当他们觉醒体内的血脉后,才会有着化形,你从书里看到的人首妖身的妖族,应该是化形后的。”洛长风三年都没有尝试过说过这么多话,可能是积郁的久了,也很想与同龄人天真无邪的谈天说地,所以一点儿也没有不耐烦的样子,很认真很细心的讲解着。

  雪儿在他眼中单纯善良,天真无邪,像是未经红尘渲染的莲,就此踏入纷乱的江湖,一定会吃很多亏的。所以他觉得有必要灌输一些江湖中的纷乱与危险……

  夜色,渐渐的挥手告别。少年少女似乎都忘记了经历的那一场刺杀,从天下四海,谈论到古往今来。

  木桑花的花叶,被秋风吹落了一地,落在山林中两对少年少女的肩上,发间,此夜不愿眠。

  ……

  天下之东,七州八百宗。

  八百宗自守护者神像之下,有经天十二星,十二位名传天下的大能者。

  他们隐居在十二星川里,即使八百宗宗主级的人物也是难求一面,寻常人等,更妄提。

  然而此时十二星川中,天机星峦上的一处流光殿宇里,却是有一名丰神如玉,貌若兰陵的少年,与那传说中君子谋无双的九星天机,黑白对弈着。

  殿内中央大地上,铭刻着纵横十九道的棋盘战场,这战场之大,占据了整个殿宇厅堂。

  这一长一少以天下苍生为子,博一场中州谁主的胜负之局。

  “三年前,洛翎命丧于你几位师叔伯之手,却没有找到那一份天图。事情虽然搁置了三年,看似平静的江湖,实则早已暗潮汹涌。如今燕白楼将自己的掌上明珠交托给菩提书院的那个老家伙,更是引起了天下群雄的蠢蠢欲动。对这件事,玉儿觉得,我天东该如何走下一步棋?”天机星隔空一点,提起一颗断气的黑子,那像是被三星斩杀的洛翎,化作一团黑雾。

  他气息绵长而悠远,举止优雅而洒脱,不负天东人如玉,君子谋无双之名。

  对面的少年,与他颇有几份神似。

  慧光闪烁的眼睛盯着铺展大殿的十九道棋盘,似在推演盘算着什么。

  片刻后,少年露出一抹笑容。

  “师尊安心便是,待此盘收官,泽玉子时便下山……”

  “哦?你倒是说说看……”

  “其实这一切,不过是燕白楼釜底抽薪的帝王权术而已。试想一下,如果天图不在洛翎手中,那么最有可能落在谁的手里?”

  “当然是他的主子,燕白楼。”

  “自古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洛翎成全忠义,却妄送了洛河一门,愚忠也。”颇为可惜的看着逐渐散开的黑雾,少年发出一声轻叹。

  “这么说来,你觉得一切都是燕白楼的诡计了?假传谣言,误导世人以为天图还在洛翎的手中,其实早已成他囊中之物。而为了让此局完美,白楼神将主动做了一回走狗,屠杀了洛家满门,让世人以为尊皇大怒,降下责罚逼迫洛翎现身?”

  “这只是弟子的推测,真相如何,待弟子拜入菩提书院后,从小公主的身上,自能查个水落石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钧天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钧天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