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魔王在睡觉2017-01-18 16:546,201

  偌大的浴室里,充满了一层浓浓的水雾,花洒喷出的水在关上手柄的那一刻戛然而止,不再有“哗啦哗啦”的水声,抹掉玻璃上的水汽,镜子里出现秦皓刚洗完澡还没擦干的身体,水珠顺着肌肉的条理缓缓下淌,略有些健硕的身体被晒成小麦色,八块腹肌轮廓清晰,腰两侧的人鱼线隐隐朝着大腿内侧延伸着,不难看出这是一副常年健身的男人都梦寐以求的身材。

  “居然说我比不上江千城,那是因为你没有遇到更好的……我会让你爱上我的,不管你有多坚定……”镜子里的人看着自己轻轻说着。

  衬衫,西装,皮鞋,手表,每一个细节都做到一丝不苟,从父亲那里遗传来的除了不服输的气场,还有在什么场合该怎么穿戴的服饰礼节,衣柜里一半是日常休闲装,另一半就是各种场合需要的正装,毕竟今天可是跨年,而且还是跟白佑一第一次约会,对他来说,值得如此正式的对待。

  床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苏文迪打来的,“喂,”秦皓冷冰冰的开口,“阿皓啊,是我~今天晚上吃过年夜饭之后有时间吗?”苏文迪就是佑一之前在酒吧看到的,跟在秦皓身边的那个美女,秦皓身边的人或者说他们学校的所有人都知道,她一直喜欢着秦皓,并以秦皓女朋友自居,也是跟秦皓走的最近的一个女生了,只要有任何女生想接近秦皓她绝对第一个站出来。

  “有事吗?”不是不知道她喜欢自己,可知道她和自己的一堆朋友关系都特别好,所以对她表现出的亲密只能选择视而不见,从来没有表现的比朋友更多,“阿肯他们说,今天过年嘛,想说大家晚上一起聚一聚~大家都会来的!阿皓你也来吧~”

  “你们玩吧,我今天有事,”秦皓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有什么能比跟白佑一约会更重要呢?没有!

  “可是阿皓!”电话那头的人生怕秦皓下一秒就挂电话,赶紧叫住他,“都放假这么久了,大家都挺想你的啊……而且今天过年诶,就不要扫大家的兴了嘛好不好……”苏文迪在电话那头故作娇滴地说,话里带着哀求。

  秦皓想了想,他这些朋友的聚会一般会玩到后半夜,就算约了白佑一,到那个时候应该也有时间了,便答应了下来,“好吧,你们先玩着,我忙完就过来找你们。”

  不到七点,秦皓已经将车停在了咖啡店门口,为了今晚的约会,特意打电话在最喜欢的餐厅订了位置,大过年的街上什么都没有,虽然不知道白佑一为什么不回家,可看她买的那几包东西也知道她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打算趁今天好好请她吃一顿。

  指针滴答滴答走着,秦皓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确定都收拾好了没有半点不得体的地方,美滋滋的打开车载音乐看着街角静静地等着。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慢慢过去了……

  依旧不见白佑一的身影,秦皓的心情也由最开始的期待变的越来越低沉,愣愣看着街角的眼神似乎已经随着窗外的温度凝结了在那里,手机响起,是餐厅的经理打来的,“秦先生您好~您之前预定了我们餐厅晚上八点的靠窗双人位还有五分钟就过预留时间了,由于今晚顾客太多不能留太久,请问您还有多久到呢?”电话那头的女声有礼貌地耐心询问着。

  看看手表,果然已经到时间了,而白佑一依然没有出现,从七点开始到现在打了无数个电话,却一直没人接,“实在不好意思……”秦皓略带抱歉的说,“我这边出了点状况,那张桌子不用留了,麻烦你们了……”声音里透着失落,挂上电话又再一次拨通那个几乎已经能背下来的号码,听筒里传出“嘟——嘟——”的声音,一个机械的女声传了出来:“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

  摇下车窗,秦皓猛吸一口香烟将手搭在车窗上,吐出的烟顺着空气飘出窗外,头顶的路灯早早的就亮了,冬天的这个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虽然不想承认,可秦皓也似乎意识到白佑一今天不会来了……不接电话不回短信就是最好的证明……中午已经被放过一次鸽子,自己还傻傻的以为靠下午那一番话就能引起佑一的兴趣把她约出来,真是太天真了……说到底,自己在白佑一心里还是没有任何影响的,不管来软的还是硬的都不会引起她的注意。

  地上落了一堆烟头,最后看了一次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了,秦皓苦笑一声,关上窗户发动车子离开了咖啡店,白佑一,算你狠。

  下午从便利店回到公寓的佑一简单的吃了点东西,脑子里一直回想着秦皓说的那番话,她不确定这是不是秦皓为了达到目的而使的手段,说不定根本就没有他说的那些事,这样讲只是为了挑拨她和千城的关系,可是,看他的表情好像并没有开玩笑,反倒是很了解千城的样子,可千城之前说过,在那场比赛之前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叫秦皓的人,他们俩之间到底有什么事呢?难道千城真的曾经做过什么事情而瞒着自己吗?在高中的时候秦皓就已经认识千城了?他怎么会那么清楚千城的事情?一个接一个的问题从脑子里冒出来,佑一毫无头绪不知道从何理起,反倒自己越来越头疼,脱了衣服上床沉沉地睡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床头的闹钟已经指向快七点了,想起晚上还有和秦皓的约定,吃力地翻身下床准备穿衣服出门,站起身的那一刻却忽然感觉眼前一黑,随后便直直地倒在了冰冷的地板上,无力感遍布全身,浑身没有一丝力气,像是脑袋也跟着停转了,任由床头的手机一遍又一遍急促的响着,只觉得头越来越沉最后完全失去了知觉……

  同一天被放两次鸽子的秦皓闷闷不乐地坐在酒吧的沙发上,选择到酒吧聚会跨年的人不少,珊珊的酒吧生意依然很好,平时关系好的兄弟全都聚在一起高高兴兴的等待午夜十二点,他却一个人坐在中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阿皓,你怎么啦?好像不太高兴啊?”苏丹迪放下酒杯靠了过来,酒吧里开足了暖气,她也脱掉了外套,曼妙身材一览无余,为了今晚的聚会苏丹迪也是精心打扮了一番,从妆容到香水都充满了诱惑,暗暗打算着一定要在今晚拿下秦皓。

  秦皓低头想着自己的事情,完全没注意到苏丹地已经凑到了自己怀里,低胸的裹身裙里一对美胸呼之欲出,他却旁若无人的想着白佑一。

  “阿皓,喝酒嘛~”苏丹迪的手臂揽上了秦皓的肩膀,看他一杯接一杯地不停喝酒心里暗自高兴着,要是把阿皓灌醉了,今天晚上他就是我的了……苏丹迪想着。

  “阿皓今天兴致不高嘛!”一个叫博远的男生坐了过来,“大过年的高兴点!兄弟们都来了迪迪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有什么事大不了的还臭着一张脸呢!”

  “就是啊,马上就过年了,今年的烦心事就不要带到明年了,现在喝高兴才是正事啊,有什么大不了的呢!”旁边喝酒的人也跟着起哄起来。

  “这你还看不出来啊?能让阿皓愁成这样的当然也只有女人咯~”

  “去去去,我们阿皓还缺女人吗?怎么会为了一个女人愁成这样,不会的不会的,更何况,迪迪现在还陪在旁边呢,就算是女人那也肯定忘的干干净净了哈哈哈!”

  “就是啊阿皓,你看大家都这么高兴,你也开心一点嘛~我陪你喝酒啊~今天不醉不归好不好~”说着给秦皓的杯子里续满了酒,看着他仰头一口喝了个干净。

  “今天晚上,还真是高兴不起来呢……”把见底的酒杯放回玻璃桌面上,秦皓低头闷闷的说,最后还是站起身拿起了身旁的外套,“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继续,今晚的所有费用算我的,玩的开心点,”边说边拿开迪迪放在自己大腿上的手,向阿肯眼神示意了一下,阿肯跟在秦皓身边很久了,早就明白了他的心思,没有开口挽留只是点点头表示自己会安排好的。

  “诶阿皓!你去哪啊!”苏丹迪想追出去却被阿肯抓住,“阿皓肯定是有事要办,我们玩别烦他了。”苏丹迪才不听,一把甩开阿肯的手顾不上批上外套就追了出去,刚追到酒吧门口就看到秦皓的黑色特斯拉已经一脚油门开出去老远。

  “阿皓!”

  ……

  “白佑一!开门!”佑一公寓的门前,秦皓大力拍着门板,声音大的似乎整层楼都在抖,“给老子出来!躲什么躲!”上楼之前已经看到有一间卧室的灯亮着,代表佑一是在家的,可拍了这么久却迟迟没人开门。

  “白佑一!”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秦皓气坏了,自己在咖啡店等了那么久,白佑一却在家舒舒服服待着连电话都不接!“你给老子开门!我知道你在家里!你他妈耍我啊!”手拍的生疼房里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好样的,你不出声是吧!行!我还不信了我搞不定你?”说着转身就敲响了隔壁邻居的门。

  开门的是一个男子,看到秦皓一脸愤怒站在门口,气的表情都扭曲了的样子,“你找谁?”邻居上下打量了秦皓一番,问道。

  “不好意思,我女朋友太蠢了把自己反锁在家里了,打电话也没人接我怕会有什么意外,能不能借一下你们家的阳台?”邻居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向佑一家,有些疑惑,“你是她男朋友?”“是的,”秦皓撒起谎来眼睛都不眨一下,邻居挠了挠脑袋又说道,“我见过他男朋友,不是你啊,”说着从兜里掏出了手机,看样子不太相信秦皓说的话。

  秦皓现在一心只想赶紧抓到白佑一,哪知道邻居还这么难搞,“哦你说的那个我知道,跟我差不多高的,但是没我帅,那是她前任了,我知道的。”大概形容了一下江千城的长相和特征,邻居一听好像也是那么回事,便半信半疑地让秦皓进了门。

  邻居家的阳台和佑一家的阳台挨着的,但是隔着不近的距离,在老早之前秦皓就已经注意到了,如今白佑一死活不开门,于是萌生了从阳台过去的念头,想进去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这……你是打算从这儿,跳到那边的阳台上?”邻居见秦皓把脱下的大衣外套一把丢到了佑一家的阳台上,表情马上就惊愕了,“这、这太危险了!”朝楼下看了看,“哥们儿,你冷静点……这可是八楼啊,要是摔下去你可就全完啦!”

  秦皓活动活动筋骨,爬上阳台护栏,“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两个阳台之间相距将近三米的距离,只有一个空调外机在中间作为临时踏板,想去到对面阳台就必须先到达空调的外机,不过,这机器也不知道装了多少年了,金属支架多少都有些腐蚀老化,能不能承受一个这么高个子成年人的重量还真不确定,“不是……小伙子你听我说……”邻居脸色复杂地拉住秦皓,“这个距离按常理来说是过不去的吧?就算有个外机你也到不了那边的阳台啊?再说了,万一这空调外机不能站人怎么办,站上去就‘嘎嘣’断了怎么办?”

  “放心吧我过得去,如果掉下去也不会给你添麻烦的~”秦皓一点不耽误,冲邻居眨眨眼就一撒手往前一跃就跳到了空调外机上,突然而来的重压让外机发出“吱呀”的不祥响声,秦皓不敢乱动,身边就是八层楼的高度,没有一点保护,小心地挪动着双腿,抬起头看准对面阳台的栏杆位置,双腿猛的发力发力高高跃起,一把抓住了栏杆,双手用力灵活的翻身跃了进去,看来小时候没少翻墙逃课。

  邻居在自家阳台上看的目瞪口呆,不禁朝他颤颤巍巍地竖起大拇指,“佩服……”

  “谢啦!”秦皓对邻居道过谢就转身进了屋,客厅里没开灯黑漆漆的,整个家里只有一扇紧闭的房门下透出橘黄色的灯光,那是佑一的房间。

  秦皓敲了敲房门,“白佑一,现在你该给我开门了吧!还想躲我躲到什么时候?”

  房间里依旧一点声音都没有,“白佑一?”秦皓又敲了敲,还是没人说话,“你不开门我直接进来啦,要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你别怪我!”

  奇了怪了,如果佑一在房里,就算不开门听到秦皓已经进屋也应该会有说话的声音啊,可是里面却出奇的安静,本想直接推门进去,可一想到毕竟是女生的房间,秦皓还是收回手再次拨通了佑一的号码。

  几乎是同一瞬间,房间里就响起佑一的手机铃声,一直到通话结束也没人接,秦皓盯着眼前这扇紧闭的门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你他妈不会睡着了吧?声音这么大也吵不醒?”一边想着一边慢慢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的情况随着房门的打开逐渐展现在秦皓面前,正对着房门的是一扇小小的窗户,左侧是床,右侧是一张写字桌,房间里有淡淡的香水味,手机正静静躺在放满化妆品的床头柜上,床上的被子乱糟糟的像是刚刚还有人睡过,佑一倒在床边的地板上一动不动……

  “白佑一!”没想到开门看到的竟然是这种场景,把秦皓吓坏了,刚才的愤怒也全都抛之脑后,冲上去扶起佑一,大冬天的只穿着一层薄薄的睡衣,不知道在地上躺了多久,只觉得她全身冰凉没有一丝热气额头却烫的厉害,“喂!白佑一!醒醒!”然而不管秦皓怎么呼叫,怀里的人依然没有一点反应,秦皓也不敢再耽搁,抓起挂在一旁的羽绒服把她裹了个严严实实,抱起来就赶紧朝楼下跑去。

  就算加上羽绒服的重量,秦皓依然觉得手臂中的人轻飘飘的,听到声音的隔壁邻居也开门出来了,正看到秦皓找急忙慌地往楼下跑,“不会吧,真出事啦?”

  黑色特斯拉轰鸣的发动机声音划破了夜晚安静的街道,秦皓开着车疾驰在路上,重重踩着油门闯过一个又一个红灯,从后视镜里看到,佑一正躺在后座上没有一点生气,“白佑一你给我醒醒!”秦皓咆哮着,重重地拍在方向盘上,佑一并不是故意不来,而是一个人在家发烧到昏倒,“大年三十你给我闹这一出!手机拿来是摆设吗,不是说了要接电话吗!不舒服打个电话给我会死啊!”想到这些秦皓就不由得生自己的气,应该早一点来找她的,还跑去喝什么酒!

  安静整洁的独立病房里,佑一躺在病床上还没醒,眉头紧皱睡的并不安稳,医生已经来看过了,说没什么大问题退烧了就好了,秦皓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双手合十放在唇边望着地上发呆,眉头微微紧促,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的走着,已经快临近午夜了,窗外陆陆续续有人开始放起了烟花,原本安静的夜晚有了一些声音。

  没有秦皓在场的聚会对于苏丹迪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秦皓离开没多久她也提前走了,此时正拎着包百无聊赖地走在街上,头顶炸开的烟花预示着午夜即将到来,“马上就跨年了啊,今年什么都没干,又要过去了……”自言自语间,把身上的皮草裹紧了些,却在下一秒看到秦皓的车停在了医院住院部的门口,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走近一看果真是秦皓的车,“阿皓的车怎么在这?”

  朝住院部大楼看了看,没有过多考虑抬脚迈了进去,“你好护士,我想问一下,今天晚上进来的有没有一个高高大大很帅的男生啊?穿着黑色的大衣,真的挺高的,”苏丹迪把手举过自己头顶比划着,护士小姐歪着头仔细想了想,“哦对了,是有的,他带着一个高烧昏迷的女生入院的,现在好像还没离开呢。”

  “高烧昏迷的女生?”苏丹迪诧异地问,阿皓说有事提前离开了,怎么又冒出来个高烧的女生?“那个女生住在哪个病房?”

  “在27楼的5号单人间病房,出电梯左转走到底就是了。”护士说。

  打着退烧点滴的佑一脸色稍微好了一点,轻轻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秦皓坐到病床边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还好,没有之前那么烫了。

  “白佑一你真是个奇葩。”秦皓轻声说,似乎在讲悄悄话一般,“看吧,叫你不理我,遭报应了吧。”

  虽然这样说,不过有这样跟佑一独处的时间对他来说还是挺开心的,要不是佑一生病怎么会有机会让她安安静静躺在这里听自己说话。

  “怎么都没想到今年会在病房里过年啊,还说请你去吃大餐的,结果大餐没吃成还跑这儿来了,都怪你,等你病好了可要补偿我。”

  窗外的天空被烟花铺满,五颜六色的烟花如流星般划过深蓝色的夜空,原本在家看着晚会的人们这时候也纷纷走到室外或阳台上点燃烟花爆竹庆祝新年,平静的星空瞬间变的绚烂无比,无数的烟花相继炸开照亮了整个夜空,秦皓把窗帘大大地拉开,透过窗户就能看见满天的璀璨……

  “白佑一,新年快乐啊。”看着依然昏睡着的佑一,秦皓扬起嘴角微微一笑。

  病房门口,苏丹迪透过半掩的房门看到屋里的一切,“又是你……白佑一……阿皓丢下我离开就是因为你!”狠狠地咬紧了牙关的苏丹迪忍住心中的怒火,拎着小包转身离去,鞋跟在走廊留下一串清脆,“白佑一,你休想把阿皓从我身边抢走……休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臭脾气大小姐的恋爱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臭脾气大小姐的恋爱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