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有比一起创作更亲密的时候,怎么,你要重新尝尝这滋味吗?”
苏静初2017-12-13 18:1013,915

  陈亦度把车开到家门口停下。

  想到莫凡说的,明天记者招待会后,厉薇薇很有可能会声名扫地,再也当不了设计师,他趴在方向盘前再次陷入了痛苦。

  此时一个人站在了陈亦度的车灯前,车灯把她的脸照得好像女鬼一般。

  陈亦度吓了一大跳,仔细一看,竟然是气喘吁吁的厉薇薇。

  “对不起,手稿的事,是我的错,希望你能原谅我。”

  他盯着厉薇薇冷笑:“得知铁证如山,立刻就换上另一副嘴脸。厉薇薇,你的演技还真是收放自如!”

  她焦急地辩解:“不是这样的,手稿的事,我一时没想起来。”

  陈亦度冷笑:“一时没想起来,怎么不说你失忆了。”

  厉薇薇差点就要把自己失忆的事说漏嘴,话到嘴边还是忍住,她可怜巴巴地看着陈亦度:“我是真的没想起来,陈总裁,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

  陈亦度靠近她,似乎就要吻下去,厉薇薇一脸惊恐地闭起眼睛不敢看。

  他抬起厉薇薇的下巴:“想打感情牌,使美人计?你也太瞧得起你自己了!”

  陈亦度狠狠甩开厉薇薇,她还想追上去:“你能不能听我解释?”

  “我一个字都不想听!”

  陈亦度回到家里,松开衬衣领子,喘了一大口气。

  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快递。”

  陈亦度看一眼时钟,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他露出怀疑的神情,但依旧打开了门。

  站在门口的快递员伸手指指身后:“是她叫我这么干的!”

  陈亦度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厉薇薇“嗖”地一下从快递员背后钻了出来,试图闯进门。

  陈亦度眼明手快地把厉薇薇拦住,想要关门,她却挤在狭小的门缝中跟陈亦度杠上了。

  “厉薇薇,我就没见过脸皮像你这么厚的人!”

  她说:“我就是想跟你道个歉嘛,你要不要这么没风度啊!”

  厉薇薇的力气始终没陈亦度大,陈亦度把她挤出去,狠狠把门关上,却听到门外传来哎哟一声惨叫。

  门内的陈亦度冰冷的脸上闪过一丝紧张,下意识地想要开门,手已经按在门把手上,想想,却又停住了。

  门外,厉薇薇的手被门夹出了血泡,她看着自己的手,抬头委屈地看看关得死死的大门。

  “对不起,如果你想让我付出代价我也愿意,但请你一定收下我的道歉。”

  陈亦度隔着门听见厉薇薇说的话,流露出心痛与难过。

  是夜,陈亦度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第二天清早陈亦度出门去上班,却意外发现厉薇薇缩成一团靠在自己的车外。

  陈亦度纳闷地踢了她一脚,她迷迷糊糊地动了一下。他蹲下来又推了她一把,却意外地发现厉薇薇浑身滚烫,顿时露出紧张的神色。

  厉薇薇已经烧得晕晕乎乎的了,嘴里却喃喃地一直向陈亦度道歉:“虽然我的确挺讨厌你的,但这次的事的确是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陈亦度盯着她:“苦肉计?”

  此时,厉薇薇的脑袋一下子歪到了陈亦度肩膀上,嘴唇正好对着他的脸颊。

  陈亦度冷若冰霜的脸上,露出一丝动容。

  他拿出手机拨通霍骁的电话:“立刻来我家门口接厉薇薇,晚了,她就死了!”

  接到电话的霍骁很快赶来,急忙把厉薇薇抱上车,风风火火地走了。

  街角的陈亦度坐在车里,目睹厉薇薇被霍骁接走,暗自松了一口气。

  汽车后座,霍骁心痛地抱着厉薇薇,焦急地说:“快,去最近的第三医院。”

  厉薇薇虽然虚弱,但依然坚持:“不,先去DU,我要亲自在记者面前公开事情的真相。”

  欧秘书大惊:“公开真相?厉总啊,你烧糊涂了吧。虽然这件事是我们的错,但你也不能自暴自弃,直接拿刀自杀啊!”

  她恳求地看着霍骁:“既然是我的错,就应该承担责任。我主动承认,总比被陈亦度揭发好。”

  霍骁犹豫了片刻,对欧秘书说:“去DU,不管什么样的后果,都有我担着!”

  DU会议室内,记者招待会开始,蒂凡尼忐忑不安地站上台。

  “各位媒体朋友,今天我在这里召开记者招待会,是想澄清之前发生的栽赃玲珑的丑闻。整件事情都是我一人所为,是我一个人策划并独立操作的,DU公司以及陈亦度先生本人事先并不知情,也没有参与任何的环节,他们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与本事件完全无关。”

  此时,虚弱的厉薇薇进入会场,打断蒂凡尼的话:“蒂凡尼说的不是事实!”

  台下顿时一片哗然,蒂凡尼也震惊地看着她。

  厉薇薇拖着病体站上台说:“各位,其实事情的真相和你们听到看到的完全不同。真相就是,我的确剽窃了不属于我的作品。准确地说,是侵犯了联合作者的权利。”

  众记者震惊,闪光灯对着她不停闪烁。

  厉薇薇从怀里拿出“初心”手稿,手稿已经用胶带仔细地一片片粘好:“这幅作品其实是几年前我和陈亦度先生联合创作的。但是我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擅自将它作为这一季的压轴婚纱作品发表了,我在此向陈先生郑重道歉,并接受公众的谴责。”

  台下的记者们已经炸了锅,厉薇薇被团团围住,各种尖酸刻薄的问题向她抛来。

  “厉小姐,你现在讲出实情是什么用意,你是在愚弄公众吗?”

  “厉小姐,请问你和陈先生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的剽窃行为违背了行业的基本道德,你打算怎么向公众致歉,就靠一句对不起吗?”

  霍骁上前站在厉薇薇身边,想保护她退出去:“对不起,厉小姐暂时只能说这么多。”

  然而记者已经疯狂,他护着厉薇薇寸步难行。

  人群中,莫凡皱眉,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时陈亦度却突然出现在会场门口,他从人群中挤了过来,从厉薇薇手上一把抢过话筒,调侃说:“厉小姐,你还不打算说实话吗?”

  闻言,厉薇薇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陈亦度故作轻松地说:“这次的剽窃事件,其实是DU和玲珑的一次联手炒作。”

  众记者诧异,会场上顿时安静下来。

  陈亦度继续说:“玲珑新发布的作品‘初心’,的确是我在五年前和厉薇薇小姐一同创作的。我们是想以此为契机,开启DU和玲珑的二次合作,下一季的新品将由玲珑和DU共同推出。”

  全场静默片刻,随后大家一起鼓掌。

  蒂凡尼、霍骁、厉薇薇全部是一副震惊的表情,而莫凡则是皱眉,随即轻轻叹气。

  在DU集团的办公室里,霍骁和陈亦度面对面,互相都很不友好的样子。

  霍骁咬着牙,忍着怒火问:“你说的合作是什么意思?”

  陈亦度丢了一份计划书过去,他急忙拿起来,看完竖起眉毛:“你果然没安好心,这份计划书我不同意!”

  陈亦度笑笑:“与DU合作是你们唯一的救命稻草,难道你要眼看着厉薇薇身败名裂?”

  霍骁咬牙隐忍:“合作可以,但是薇薇不能到DU工作。”

  陈亦度冷笑:“霍总好像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现在有求于人的可是你们。”

  霍骁只能放低姿态:“只要你放过薇薇,不管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陈亦度想了想,试探地问:“如果我要玲珑放弃争夺枫丹百货的入驻权呢?”

  霍骁挣扎后点头:“可以。”

  话音刚落,一道声音在霍骁身后响起:“等等。”

  霍骁和陈亦度看到带着一脸病容推门而入的厉薇薇故作轻松地说:“不就是到DU上两天班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霍骁急了:“薇薇,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厉薇薇根本不理会他,径直来到陈亦度面前:“谢谢你。”

  陈亦度故意板着脸说:“不用谢我,我救你是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

  她点头:“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很感激你。接下来该承担什么责任,我不会逃避。”

  陈亦度冷冷地点头:“很好,合作从明天开始。上午九点开会,希望你不要迟到。”

  说完,他起身离去。

  霍骁担心地看着厉薇薇,她却对霍骁视若无睹。

  霍骁急忙跟着厉薇薇,亦步亦趋:“薇薇,你听我说!”

  厉薇薇不理他,打车离去。

  霍骁沮丧地转身,却听见身后的汽车喇叭声。

  他回头看见陈亦度的车开到自己身后,他明显是看到了刚刚的那一幕,脸上露出讥讽的笑。

  “啧,看来霍总的一片真心,人家并不领情?”

  霍骁气坏了,只能怒视陈亦度驱车离去。

  陈亦度和莫凡在酒吧见面,后者郁闷地说:“只差临门一脚,你居然就这么放过厉薇薇了?你不恨她了?”

  陈亦度喝着酒,脸色平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不都是你教我的?”

  莫凡没好气地说:“我好像还教过你以牙还牙,斩草除根,你怎么没听进去?”

  他一边喝酒一边把脸别过去,小声说了一句:“妇人之仁。”

  陈亦度急了:“说谁呢!”

  莫凡冷哼:“就说你呢,怎么着吧!真是气死我了,今天你埋单!”

  正说着,手机响了,他接起电话,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我知道了。”

  陈亦度担心地问:“怎么了?”

  莫凡挂断电话:“没什么,就是想找的人没有找到。”

  陈亦度不由得好奇:“什么人?是不是你那个神秘资助人?”

  莫凡点头:“当初要不是因为他我连大学也读不了,可惜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恩人是谁!”

  陈亦度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别郁闷了,来,喝酒!”

  第二天一早,蒂凡尼拿着早餐在办公室等着,看到陈亦度走过来,急忙过去把准备好的早餐递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早餐多买了一份,知道你肯定没吃。”

  陈亦度接过:“谢谢。”

  蒂凡尼又问:“对了,厉薇薇要是来了,阿度你打算让她做什么?”

  陈亦度正打算开口,被欧秘书一行的动静打断,只见他带着几个人搬了一堆东西过来。

  欧秘书看到曹钟,立刻朝曹钟挥手,趾高气扬地说:“你带着他们把这些东西搬到厉总的办公室。小心一点,这是饮水机、咖啡机和小冰箱,要放在专门的架子上,这个指甲油烘干机是放桌子上的,靠垫放在椅子上,鲜花摆在窗前,衣帽架放在门的左首,记住了没?衣橱已经定做了,明天送到。”

  陈亦度过来,毫不客气地说:“这里没有厉薇薇的办公室,把这些都给我搬走!”

  欧秘书疑惑:“不是你们要求厉总来DU工作的吗,怎么连个办公室都没有?”

  陈亦度鄙夷地笑:“DU有DU的规矩,不管厉薇薇以前在玲珑是什么身份,到了这里就是新人,一切配置自然是按照新人的标准。”

  这时厉薇薇过来,正好听到陈亦度的话。

  陈亦度看到她,转身吩咐蒂凡尼和曹钟:“开会!”

  欧秘书心疼地看着厉薇薇:“厉总,他们摆明了欺负人,您还是跟我回去吧!”

  厉薇薇摆手:“你们走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欧秘书叹气:“万一您在这里受了委屈,我怎么跟霍总交代啊?”

  “放心好了,还不知道谁欺负谁呢!”

  说完,她看着陈亦度冷笑了一下。

  陈亦度也对厉薇薇冷笑,两人眼中电光交锋。

  见状,欧秘书只得无奈离开。

  会议室内大家都已经落座,蒂凡尼拿着文件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突然厉薇薇斜插过来,占了蒂凡尼的位子。

  她利落地在桌子上摆好笔、本子和iPad,正襟危坐,一副准备要开会的样子。

  蒂凡尼翻了翻白眼,嫌弃地冲厉薇薇甩手,叫她离开:“喂,这里没你的位置。”

  厉薇薇不解:“不是叫我来开会吗?”

  陈亦度讥笑:“你不会真以为自己来DU,是以设计师的身份和我们合作的吧?”

  大家一听,顿时大声哄笑。

  厉薇薇感觉到气氛的不友好,强忍怒气:“那你要我来做什么?”

  陈亦度漫不经心地说:“我还没想好。”

  正在这时曹钟进来了:“不好意思迟了点,刚刚有个清洁工请假,耽误了几分钟。”

  陈亦度坏笑着看向厉薇薇:“清洁工请假?那倒真是时候。”

  厉薇薇刚把展示厅打扫完,蒂凡尼就故意踢倒垃圾桶,让她不得不重新打扫。

  好不容易打扫完,蒂凡尼又拿出一大堆样衣塞给厉薇薇,让她必须手洗干净。

  折腾了大半天终于把样衣洗完了,厉薇薇筋疲力尽,蓬头垢面地想找个角落休息一下。

  这时候蒂凡尼走过去说:“饮水机的水没了,去换一下。”

  厉薇薇气坏了,但也只得起身往饮水机的方向走去。

  但厉薇薇从来不是软柿子随便让人捏,她拿着快递在公司一通乱窜,故意大声叫喊:“田金凤,快递!”

  蒂凡尼急匆匆地跑过来,气得脸都红了:“别叫了,在办公区域大喊大叫,你不觉得自己很没素质吗?”

  厉薇薇装作无辜地说:“我是好心帮你拿快递,但是快递好重,你买了什么东西啊,金凤?”

  围观的员工们一个个忍住笑,蒂凡尼忍住怒火,劈手拿过快递就走。

  厉薇薇觉得报了仇,在蒂凡尼背后做鬼脸,然后笑了。

  另一边经过的陈亦度看到厉薇薇的样子,忍不住皱眉。

  曹钟感慨地说:“陈总,我感觉这个厉薇薇和以前不大一样。”

  陈亦度冷哼一声:“有什么不一样,还不是那睚眦必报的德行?”

  傍晚路过更衣室,陈亦度听到厉薇薇在里面唱歌,唱的却是七年前流行的歌曲。

  陈亦度有些恍惚。

  这时厉薇薇换好了衣服出来,刚好撞见他,顿时吓了一跳,一脸的防备和警惕:“你是不是偷看我换衣服?”

  “你有什么可看的!”陈亦度冷笑着,转身离开。

  霍骁亲自接厉薇薇下班,看见她疲倦得在车后座睡着的样子,十分心疼。

  厉薇薇回去后就累得睡着了,却被手机铃声惊醒,是陈亦度打来的电话。

  “设计部的计划表不见了,你过来找一下,我只给你十五分钟时间。”

  闻言,厉薇薇彻底醒了,只能顶着冷冷的夜风打车去了DU公司。

  等她十分困顿地来到办公室,陈亦度却正在认真地看文件,他看了一眼厉薇薇,表情波澜不惊:“不好意思,文件我刚刚找到了,你回去吧。”

  厉薇薇终于忍不住发飙:“陈亦度,你够了,这样折腾人有意思吗?”

  陈亦度点头:“有意思,挺有意思的。”

  她愤怒地说:“好,就算我用了那张设计图,可它毕竟也有我的心血!不管你怎么恨我讨厌我,可是我们毕竟还有一起创作一起合作的时候。”

  厉薇薇话还没说完,就被陈亦度逼到墙角,她吓坏了:“你要干什么?”

  他似乎要吻下去,吓得厉薇薇闭上眼睛。

  陈亦度冷笑:“我们还有比一起创作更亲密的时候,怎么,你要重新尝尝这滋味吗?”

  厉薇薇紧张极了,觉得陈亦度不怀好意,打了他一个耳光:“无耻!”

  然后她使劲推开陈亦度,踉踉跄跄地跑到楼外。

  厉薇薇喃喃自语:“我的脸怎么这么烫,心脏怎么跳得这么快?该死的,肯定是被那个浑蛋吓的。”

  翌日,DU婚纱门店的店长带着员工们迎接陈亦度一行人的到来,发现厉薇薇跟在陈亦度和蒂凡尼的身后,不由得有些意外。

  厉薇薇看到DU门店的婚纱,顿时有眼花缭乱的感觉。

  陈亦度满意地点头:“展示婚纱的数量不要太多,要让客户一眼望去觉得每一件都是精品。另外,一年之内没有销售出去的婚纱,全部处理掉。”

  “是!”店长似乎想起了什么,指着店里展示的一款婚纱说,“陈总,这里有一款婚纱,挂在店里已经三年了,到现在也没有卖掉,是不是也要处理掉?”

  蒂凡尼看了一眼那款婚纱,脸色大变,很不高兴。

  这款婚纱分明是她设计的!

  厉薇薇没听见,自顾自地绕着这件婚纱转了个圈,毫不犹豫地开口了:“腰部线条的设计不够简洁,新娘穿上去容易显得臃肿,裙摆这么厚,内衬却用了不透气的涤纶布料。冬天穿了上面冷,夏天穿了下面热。”

  蒂凡尼听了,觉得每句都像在针对自己,气得冷着脸说:“再怎么着也比某些人自己设计不出来,剽窃别人的东西强。”

  厉薇薇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一款婚纱是你设计的,别难过,你这婚纱搁在大学毕业设计里算优秀的了。”

  蒂凡尼气得瞪着她:“你厉薇薇设计的婚纱,难道每件都能卖掉?”

  厉薇薇得意地说:“不好意思,供不应求。”

  蒂凡尼冷笑:“你那么有本事,还不是来我们这儿做清洁工。”

  “那是因为你们不敢让我做回本行,怕我把你们都比下去!”

  两人目光交锋,一时间剑拔弩张。

  陈亦度见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开口了:“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

  陈亦度看着厉薇薇说:“给你三天的时间,把这款婚纱卖掉。”

  她满脸诧异:“你这是强人所难,这么难看的婚纱,三天怎么可能卖得掉?”

  陈亦度板着脸说:“你现在没有资格和我说不行。”

  DU婚纱店门口,人来人往,顾客进进出出。

  厉薇薇赔着笑脸给几个客人推荐那款婚纱:“欢迎欢迎,我们店里的婚纱都是国内顶尖设计师设计的,尤其是这一款……”

  可是客人们看都不看,直接绕开。

  厉薇薇脸上的笑变得僵硬,难不成她要穿着这件婚纱来推销?

  此时,霍骁进来,愤愤不平地说:“他们竟然让你在这里替他们卖婚纱?”

  她不耐烦地说:“是我自己愿意的,跟你没关系。”

  “把这里所有的婚纱都买下来,”霍骁直接吩咐欧秘书,又拉住厉薇薇的手,“我们走,不用在这里受气。”

  厉薇薇赌气地甩开他的手:“这个店里的婚纱这么丑,你买给谁穿?这么多婚纱,你打算结多少次婚用掉?”

  她把霍骁推出了门店:“有很多事情,单用钱是解决不了的,我的事情也不用你管!”

  霍骁舍不得离开,干脆在门店外找了个地方坐着,一心一意地看着门店里的厉薇薇忙碌。

  直到厉薇薇拖着疲惫的步子走出门店,霍骁才突然起身拦住厉薇薇的去路,一把抓住她的手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厉薇薇下了车,眼前的娃娃店外霓虹灯闪烁,一切好像是在梦里。

  她满脸诧异,忍不住开口问:“这是怎么回事?”

  “你小时候最喜欢的娃娃店,现在它属于你了。”

  霍骁拉着厉薇薇进去,娃娃店内除了一排排的娃娃,还有一个工作台。

  他指着娃娃一一介绍:“这是你八岁的时候做的,那时你刚学会织毛衣;这个是你九岁生日的时候做的婚纱娃娃;这个是你十岁的时候做的,你那时会刺绣了,所以做了绣花的裙子。”

  厉薇薇一脸感动:“没想到这么多年,我的这些玩具你都留着。”

  霍骁珍惜地拿起娃娃,一脸怀念:“前几年你搬家的时候叫我拿去丢掉,结果我发现是这些宝贝,就都悄悄留下来了。你还记得吗?我小时候总是把我妈给我补课的钱拿去给你买各种娃娃,然后看你给它们做衣服。你跟我说你的梦想就是成为世界顶尖的服装设计师,让人们以穿上你设计的衣服为荣。”

  说完,他假装遗憾地叹气:“以我的资质,本来多补补课就可以成为哈佛大学的高才生,结果就这样耽误了。”

  厉薇薇忍不住笑了:“别装了,你留了两次级才勉强考上大学,那种成绩怎么补都不行吧?”

  霍骁嘟囔:“不留两次级怎么和你同班?”

  她没听清:“你说什么?”

  “我说还好,我算是用这笔钱一手栽培了一个世界顶尖的设计师,也不算亏。”

  厉薇薇白了他一眼:“每次考试都偷看我的答案,你也算是我培养出来的。”

  霍骁说:“那我就拿这个娃娃店当作你培养我的答谢礼好了,你以后可以经常到这里来给娃娃们做衣服,你是不是特别感动?”

  厉薇薇感动得眼睛慢慢红了。

  霍骁看到她认真的眼神,上前轻轻抱了抱她:“我的小姑奶奶,你别生气就好,千万别感动得哭出来。”

  厉薇薇哭笑不得地推开他:“走开!”

  霍骁见她终于不生自己的气了,原地满血复活,抓起一个娃娃对着厉薇薇,学娃娃的声音:“薇薇公主,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你原谅我,我们和好吧!”

  厉薇薇也拿起一个娃娃:“好啊,我们是一辈子的好闺密。你一定要答应我,以后不许再骗我,否则的话——”

  霍骁连忙用娃娃的声音回答:“不会的,我保证以后永远不会欺骗你!”

  她这才笑了:“这还差不多!”

  回去的车上,厉薇薇忽然尴尬地问:“对了,我和陈亦度除了曾经一起设计婚纱之外,还有没有比合作更亲密的事情?”

  霍骁一愣,当机立断地摇头:“没有。”

  厉薇薇松了一口气:“那个浑蛋果然是骗我的!”

  霍骁有些不安:“他是不是又欺负你了?”

  她摇头:“没事,虽然那个大变态变着法地刁难我,可是我厉薇薇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再说了,我爸爸从小就教育我,遇到事情不要逃避,要勇敢面对。所以你放心好了,不管他怎么折腾我,我总有法子对付他。”

  霍骁听了,一边开车一边笑。

  第二天早上,国内知名时尚杂志的何主编约陈亦度到茶馆见面。

  陈亦度坐下后疑惑地问:“何主编忙里偷闲请我喝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吧?”

  何主编坏笑:“不是不得了,是了不得,听说你们DU现在在和厉薇薇合作?真合作假合作?”

  陈亦度听得一愣:“合作哪里会有假的?”

  闻言,何主编慢悠悠地把小记者拍到的陈亦度和厉薇薇吵架的相片摆在陈亦度面前:“瞧你们这脸红脖子粗的样子,我看不像是真合作啊!”

  陈亦度半开玩笑地说:“您这分明是先入为主,工作过程中有些分歧是正常的,事实上我和厉薇薇合作得相当愉快!”

  何主编半信半疑:“厉薇薇可是出了名的女魔头,她能乖乖听你的?”

  陈亦度点头:“当然。现在我们两家公司的合作,是以DU为主导。”

  何主编想了想说:“这样吧,我马上就过生日了。你让厉薇薇给我送份礼物,她可是从来没给我送过礼物,看你的了!”

  陈亦度有些尴尬,但还是应下了:“没问题!”

  此时的厉薇薇正对着那件卖不掉的婚纱死死地看,她突然走到办公桌前拿了剪刀,径直走向那件婚纱开始修改。

  蒂凡尼知道自己设计的婚纱被厉薇薇擅自修改后,气呼呼地来到门店打算找她兴师问罪,结果却发现两个客人争着加价要买那件婚纱。

  蒂凡尼简直气爆了,抓过婚纱说:“这件婚纱不卖了!”

  厉薇薇和两个客人都急了:“凭什么不卖?”

  蒂凡尼怒了:“你懂不懂什么叫尊重别人的劳动果实?你知不知道对设计师来说作品就像他的孩子一样?如果我对你的孩子动刀子,你怎么想?”

  厉薇薇不甘示弱:“那你知不知道你的这件作品已经过时了,而且穿上去毫无美感,更没有舒适感。你的作品既然是你的孩子,那你宁愿它无人问津才高兴吗?”

  蒂凡尼气得哇哇叫:“我不管,你是怎么改成这个样子的,就给我怎么改回去!”

  厉薇薇拒绝:“不可能,现在这件婚纱也有了我的心血,更有了欣赏它的人,我不会因为你的无理取闹就屈服的。”

  两个人正吵得面红耳赤,恰好这时候陈亦度带着何主编进来,看到这个情形不由得暗自咬牙。

  何主编假装意外:“陈总,你确定你们合作得很愉快?”

  蒂凡尼看到陈亦度和何主编进来,立刻闭了嘴。

  陈亦度尴尬地笑了:“我一向认为艺术创作有碰撞才有火花,就拿这件婚纱来说,由蒂凡尼原创,再经过厉薇薇加工。虽然过程比较激烈,但您也看到了,成果显然是令人满意的。”

  蒂凡尼立刻会意,换上一副友好的面孔:“陈总说得对。”

  厉薇薇依旧瞪着蒂凡尼,陈亦度只好猛给她递眼色,蒂凡尼也悄悄伸手在她背后掐了一下。

  厉薇薇只好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没错。”

  见状,何主编将信将疑。

  蒂凡尼领着何主编参观门店的时候,陈亦度把厉薇薇叫到一边。

  厉薇薇不悦地说:“陈总,我只有三天的时间来卖你们店里的破婚纱,你可别耽误我宝贵的时间!”

  陈亦度说:“现在有一件更着急的事要你去办,何主编快过生日了,你以自己的名义给他订一份生日礼物。”

  厉薇薇脱口而出:“哪个何主编?”

  他觉得不对,厉薇薇立刻反应过来,假装自己知道:“何主编,我知道!”

  她掏出手机说:“这还不简单,订个大蛋糕给她,我知道哪家的最好吃。”

  陈亦度冷冷地看着厉薇薇:“何主编有乳糖不耐症,从来不吃蛋糕,你不知道?”

  她一愣,一边掩饰地笑,一边悄悄地打开和霍骁对话的微信:“我开玩笑的,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何主编过生日,当然要买她最喜欢的东西。”

  厉薇薇摁住微信录音键,把自己说的话传给霍骁,等待他的回复。

  陈亦度再度逼问:“那她最喜欢什么?”

  他看着厉薇薇的眼神十分犀利,步步紧逼:“厉薇薇,连何主编最喜欢的东西你都不知道,这不像你的风格,你……”

  这时,厉薇薇的手机轻轻振动一下,她摸索着点开,假借伸手撩头发的工夫,看了眼手机屏幕,淡定地说:“何主编的最爱就是波尔多朗文酒庄的红酒。”

  陈亦度冷笑:“勉强及格。”

  闻言,她暗自松了一口气。

  陈亦度等人送何主编出门,他刚要松口气,谁知何主编忽然回头说:“对了,明天有一个我们杂志主办的业内酒会,我想邀请你和厉薇薇一起参加。这算是给你们一个辟谣的机会,也好澄清业界对DU和玲珑合作的误会,这对你们公司的形象有好处。”

  陈亦度一愣,很快礼貌地微笑:“那是我们的荣幸,我和薇薇一定参加。”

  何主编说:“希望你们俩合作的事是真的,别让我抓到你的把柄,否则的话,我可是一定会爆这个大新闻的。”

  闻言,陈亦度沉着一笑:“你唯一要爆的大新闻就是我们两家公司不但是真的合作,而且合作得还很愉快。”

  第二天一早,陈亦度把厉薇薇叫到DU公司。办公室内,一件美得无与伦比的礼服展示在厉薇薇面前,她眼睛都直了:“好漂亮,送给我的?”

  见陈亦度点头,她顿时神色戒备:“我不要,我才不信你会这么好心。”

  陈亦度口气冷硬:“少废话,今晚有一个酒会,你穿上它陪我出席。”

  厉薇薇翻了翻白眼:“酒会?不去。”

  “你必须去,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她依旧拒绝:“我跟你只是业务上的合作,可不负责陪你喝酒聊天。而且我最讨厌这种场合,这次我恐怕恕难从命了。”

  陈亦度压下火气:“那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去?”

  厉薇薇坏笑:“要不你低声下气地求求我?”

  他神色隐忍,语气冷淡:“我求你。”

  厉薇薇觉得好爽:“嘴上说太没诚意了,得来点实际行动。”

  “你要什么实际行动?”

  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你这几天让我做了很多事嘛,我实在是太累了,浑身疼,先捏捏肩膀吧。”

  陈亦度只好忍着,给她捏肩,厉薇薇被捏得痛了:“你这是要谋杀啊,这么重,轻点!”

  他只好轻轻捏,随便捏了几下:“你够了吧?”

  厉薇薇被捏得格外享受:“没够,你折磨我那么久,继续继续,到本姑娘高兴了为止!”

  陈亦度只好死死盯着她,手上继续捏。

  她忽然说:“我肚子突然有点饿,你去给我买份蛋包饭。青木街28号李家店的蛋包饭,注意少辣、不要葱、多放番茄酱。”

  陈亦度怒了:“想吃自己买。”

  厉薇薇急忙说:“我没力气,看样子酒会去不了了!”

  陈亦度气得揪住她,慢慢凑近:“不肯去?很好,那你就等着被记者扒出剽窃设计图的事情吧!”

  她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的表情:“吃了蛋包饭,不去是小狗!”

  陈亦度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到底还是把蛋包饭买回来了。

  她吃了一口饭,大赞:“不错,还是从前的味道,太美味了!”

  陈亦度故意没好气地说:“里面加了烟灰,味道当然不错。”

  厉薇薇“噗”的一口吐出来,陈亦度僵硬的脸上被喷了几粒米饭。

  晚上的时候,酒会开始后没看见厉薇薇,何主编问:“听说厉薇薇从来不出席这种场合,你说她真的会来吗?”

  陈亦度也有些不安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表。

  这时,入口处传来议论声,穿着礼服的厉薇薇带着微笑朝陈亦度走过来。

  何主编对陈亦度笑说:“陈总果然面子大!”

  陈亦度终于松了口气,看着艳光四射的厉薇薇脸上灿烂的笑容,恍如隔世,有些晕眩。

  她离自己越来越近,陈亦度以为厉薇薇要扑向自己的怀抱,顿时有点恍惚。

  谁知她看到的是陈亦度身后的一个过气男模,热情地上前搭讪:“你不是黄安迪吗?我上大学的时候特别崇拜你,你本人比相片帅多了。”

  厉薇薇拉着男模各种自拍,眼里根本就没有陈亦度。

  陈亦度黑着脸看着她,何主编笑了:“你说厉薇薇这样做是不是对你表示一种无声的蔑视?这么多人都看着,她怎么都不搭理你?”

  陈亦度急忙强装笑脸,假装亲热地去拉厉薇薇。

  厉薇薇还在和黄安迪合影,被他打断,依依不舍地看着黄安迪:“我一会儿再去找你。”

  陈亦度气坏了:“你这辈子没见过男人吗?”

  “没见过这么帅的!”厉薇薇转头发现陈亦度的脸近在咫尺,急忙闭上眼睛,“你的脸不要凑这么近,简直不忍直视!”

  一群人围着陈亦度和厉薇薇问问题,两人的脸上带着虚伪的假笑。

  “厉设计师,您不是一向和陈总水火不容吗,这次为什么要和DU合作?该不会是有什么把柄在陈总手上吧?”

  厉薇薇答:“陈亦度这个人,其实就是个浑蛋。”

  陈亦度用犀利的眼神瞪着她,她故意干咳几声,用眼神示意他给自己递饮料。

  他只好拿过饮料给厉薇薇倒上,她喝了几口继续说:“我是说表面上,实际上大家也看到了,他很有绅士风度,对人也特别体贴照顾,所以我们合作得很好。”

  闻言,大家都笑了。

  “请问二位这次合作,是以什么方式呢?”

  陈亦度回答:“优势互补,薇薇在DU一定会发挥她的强项。”

  这时厉薇薇看到穿着性感晚礼服的蒂凡尼站在不远处,满脸敌意地看着她。

  “没错,我的强项正好弥补了DU最弱的短板。相信有我在,DU的设计水平会显著提高。是不是啊,田金凤总监?”

  陈亦度在厉薇薇的胳膊上狠狠捏了一下,她也不甘示弱,用高跟鞋鞋跟悄悄踩回去一脚。

  两个人都各自忍痛装出笑脸。

  蒂凡尼听到厉薇薇的话十分愤怒,拿着白酒敬她:“我们公司的团队风格和玲珑的不太一样,我们一贯保持着陈总倡导的谦谦君子的风范,和你的霸道犀利可能有些格格不入。总之在合作的这段时间相互磨合吧,这杯酒就算是我代表DU的设计部敬你的。”

  大家对蒂凡尼的大度也投以赞赏的表情。

  厉薇薇看着蒂凡尼手里的酒和她脸上不怀好意的微笑,心里打鼓,急忙按着脑袋:“头好晕,一定是最近工作太拼命了。陈总,我要是喝了这杯酒,明天就没法干活了,您看?”

  陈亦度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接过蒂凡尼递来的酒:“厉设计师不胜酒力,这杯我替她喝了,在这里也感谢她为两家合作做出的贡献。”

  在众人的鼓掌声中,陈亦度把酒杯还给蒂凡尼,还瞪了她一眼。

  人群散去,陈亦度把厉薇薇拉到无人的角落。

  “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场合?你能不能别乱说话?”

  厉薇薇按摩着自己的脸颊:“我这人说话一向直爽,不满意你别叫我来啊!一直在配合你,你知不知道我笑得脸都僵了。”

  陈亦度依旧不悦地说:“那你又知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一旦假合作的事被拆穿,DU和玲珑都会颜面扫地。”

  她冷哼着翻白眼:“你要是怕穿帮就对我态度好点,别这么凶,好好伺候着。”

  陈亦度气得壁咚她:“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对你怎么样?”

  厉薇薇反过来壁咚他:“我怕你啊?有本事你来啊!”

  这时何主编路过,陈亦度一慌,下意识顺势把厉薇薇搂在怀里。

  何主编一脸“我懂的”的表情,默默走开。

  等何主编走后,两人立刻分开。

  陈亦度嫌弃地掸了掸衣服,厉薇薇见状翻了个白眼。

  陈亦度回到会场内,何主编过来向他打招呼:“陈总玩得开心,我有事先走了。”她随即又换上暧昧的表情:“之前我还一直纳闷为什么厉薇薇会取消跟霍骁的婚礼,不过今天一看是明白了,我觉得你和厉薇薇有戏。”

  陈亦度假装很高兴地掩饰:“何主编,您想多了,我们仅仅是合作伙伴而已。”

  何主编一脸暧昧地离开,她一走陈亦度的脸立刻冷下来,随后又露出一丝得意的坏笑。

  陈亦度来到乐队处,和其中的一个人低声说了点什么,乐手点头,然后他风度翩翩地来到厉薇薇面前,伸出手,面无表情地说:“请你跳舞。”

  他故意提高嗓门,让大家都听见:“厉小姐,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

  大家鼓掌起哄,厉薇薇顿时急了,想起霍骁劝她千万不要跳舞,小声说:“我不跳舞。”

  陈亦度反问:“为什么,你不敢?”

  厉薇薇突然假装一拐:“我脚扭了,跳不了。”

  这时音乐响起,陈亦度说:“别装了,大家都在等着我们呢。”

  她急了:“你是故意要我出洋相?”

  陈亦度冷笑:“没错,不想丢脸就好好配合我。”

  就在厉薇薇要把手放在他手上时,霍骁突然出现,把自己的手放到陈亦度手上。

  “我来陪你跳。”

  陈亦度愣了一下:“哪儿有这样的规矩?”

  霍骁冷笑:“我说有就有,难道你不敢?”

  “哼,有什么不敢的。”说完,陈亦度拉着霍骁跳了起来。

  大家都看呆了,厉薇薇也傻眼了。

  霍骁冷冷地在陈亦度耳边警告说:“尽快放手,别缠着薇薇,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陈亦度立刻反击:“尽管放马过来!”

  两个男人寸步不让,斗舞十分激烈。

  酒会一结束,霍骁立刻拉着厉薇薇上了自己的车。

  陈亦度看着两人的背影,心里泛起一股醋意。

  第二天,DU的会议室内,陈亦度合上企划书说:“新一季婚纱硬照的企划案没什么问题,可以开始执行。至于男主角的人选,必须从国内一线男模里找。”

  曹钟闻言拿起一沓资料正准备递上,却被蒂凡尼抢走。她殷勤地将资料递给陈亦度:“我已经准备了一些候选人,这是他们的资料。”

  陈亦度赞许地冲蒂凡尼点点头,翻看备选男模的照片资料。

  蒂凡尼一脸的笑意荡漾,曹钟看了一脸受不了的表情。

  厉薇薇坐在最后,看起来像是一本正经地在记笔记,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在陈亦度脸上巡视。

  陈亦度从一堆照片中挑出安德鲁的照片,放在最上面:“安德鲁的外形和咖位与我们公司最契合,就定他。”

  蒂凡尼听了一脸犯难,用胳膊捅捅曹钟。曹钟假装望天,不搭理她。

  陈亦度皱眉:“有什么问题?”

  蒂凡尼为难地说:“其实我们已经联系过安德鲁的经纪人了,对方一听是给婚纱拍硬照,连企划书也不看就拒绝了。”

  “一次不行就继续联系,硬照对下一季的销量影响重大,我决不允许退而求其次。”

  陈亦度视线一转发现厉薇薇正盯着他看,语气冰冷地问:“厉薇薇,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大家说话?”

  她强装镇定:“有啊。”

  陈亦度冷笑:“那你把我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厉薇薇支支吾吾:“你刚才说,嗯,那个……”

  蒂凡尼讥讽地说:“原来玲珑的人做事就是这种态度啊,怪不得今年销量一直落后。我看枫丹百货的比试,你们还是乖乖认输算了。”

  陈亦度看了蒂凡尼一眼,后者立刻住了嘴。他问:“邀请安德鲁的任务有谁愿意接手?”

  众人低头沉默,厉薇薇赌气地举手,见众人惊异的神色,她跩跩地问:“怎么,有问题吗?”

  陈亦度冷笑:“没有问题,那么邀请安德鲁的事就由厉薇薇全权负责。”

  说完,他率先走出会议室,厉薇薇快步追上。

  “既然安德鲁对DU这么重要,这活我总不能白干吧?”

  陈亦度停下脚步,没什么表情地看向她。

  厉薇薇小心试探:“如果我这次成功请来安德鲁,你就放我回玲珑,怎么样?”

  他毫不犹豫地答:“可以。”

  厉薇薇愣了愣,刚要欢呼,陈亦度又冷冷地补充说:“别高兴得太早,如果我是你,现在就会去安德鲁可能出现的地方蹲守。如果到时请不来安德鲁,耽误了DU的硬照,我会把这笔损失分文不差地算到玲珑头上。”

  他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厉薇薇气愤地冲陈亦度的背影挥拳头。

继续阅读:“他就是国际排名第三,亚洲排名第一的超级男模里奥。不过里奥一直在纽约发展,怎么突然回国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放弃我抓紧我(全二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