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来有一天,我一定会穿着这件婚纱嫁给你!”
苏静初2017-12-13 18:1012,492

  玲珑的设计部里,众人在为即将召开的发布会各自忙碌着。

  老万有些焦躁地来回踱步,看见珍妮走过来,他急切地迎上去,讨好地问:“珍妮大美女啊,怎么样,压轴作品的设计图有了吗?”

  珍妮无奈地答:“叫仙女也没用,厉爷还没画出来。”

  老万顿时急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没出来?”

  苏菲颇为惊讶:“话说这厉总的风格还真是变了。以前哪一次不是一早就画好设计稿,然后跟周扒皮似的盯着老万打板。这次竟然到现在都还没动静,太不正常了!”

  老万琢磨说:“说不正常嘛,其实也算正常,但凡是个人都会有才思枯竭、江郎才尽的时候。”

  珍妮不满了:“不要用你们凡人的思维方式去理解厉总。厉总是谁啊,她是我们时尚界的神话!我相信她拖稿只会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一个伟大的作品正在孕育,她肯定是在精益求精呢!等着吧,这次的压轴作品一定会亮瞎你们的眼!”

  说完,她气鼓鼓地离开了。

  玲珑的天台上,厉薇薇一番夸张的压腿、撑腰、转手腕、原地高抬腿等准备活动之后,她吸一口气,随后豪迈地从屁股兜里拿出笔准备画设计图。

  霍骁、欧秘书悄悄来到天台,发现地上已经是一堆的纸团。

  霍骁有些心疼,他上前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厉薇薇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藏起手上的“设计稿”,还是被霍骁看见了。

  “设计稿”上画着的是一幅她自己抓耳挠腮的漫画自画像,霍骁、欧秘书看见都被雷到了。

  她抱歉地朝霍骁笑笑:“我实在是画不出来嘛,我觉得自己好像是个临时抱佛脚去应付考试的学渣,本来实力就不行还特别紧张,结果就只能交白卷了。”

  厉薇薇紧张起来:“你说要是我这次真的交个白卷会有什么后果,会不会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呢?”

  欧秘书插嘴说:“我看差不多,影响品牌和销量还是小事,弄不好厉总你的设计师生涯也就此玩完了。而且,勇总那个不省油的灯也肯定会利用这件事大做文章,达到把霍总赶下台的阴险目的。”

  厉薇薇倒抽了一口冷气:“看来不是天下大乱,是宇宙爆炸,地球毁灭啊!”

  霍骁故意宽慰厉薇薇:“哪儿有那么严重啊,不过就是一张设计稿。你别烦心了,设计稿的事情,小事一桩,交给我就好!”

  厉薇薇笑着狠狠一拍霍骁的肩膀:“到底是铁哥们,患难见真情啊!你就是我的超人、蝙蝠侠,现在轮到你变形拯救我、拯救地球了!”

  霍骁在玲珑设计部外面的走廊上,看看四下无人,他对欧秘书小声吩咐:“在我事先买的那些国外新人设计师的作品里,找张像样点的作为这次的压轴设计吧。”

  欧秘书略带惊讶地说:“霍总,您可要想清楚啊,这可是一着险棋啊。”

  他压低声音,强调说:“这算是剽窃啊,弄不好……”

  霍骁打断欧秘书:“我知道,我事先跟那些设计师都签过保密协议,他们不会透露出去的。”

  欧秘书松了口气:“那我马上就去办。”

  霍骁叮嘱他:“还有,千万别让薇薇知道!”

  欧秘书连连点头。

  展示厅内,珍妮正在清点新运来的样衣。

  欧秘书把新人设计师的稿子交给珍妮,她诧异地问:“厉总的设计稿?”

  欧秘书听了,有些不自然地点头。

  珍妮赞叹:“竟然真的只用了大半天时间,就设计出了压轴作品!刚才还有人怀疑她水平下降了,这下他们该闭嘴了。”

  欧秘书掩饰地说:“那是,要不是因为是压轴作品,厉总可能更快呢!”

  珍妮信服地点点头。

  旁边一排衣服后面的小助理尹磊听到珍妮和欧秘书的对话,面露疑惑。

  众人看着薇薇的设计稿,面色各异。

  苏菲皱眉:“这不太像厉爷一贯的风格啊!”

  珍妮反驳说:“你们懂什么,玲珑开创这么多年了,厉爷的设计风格就必须一成不变吗,她就不能创新发展啊?”

  苏菲摇头:“不光是设计风格的问题,就连绘画的笔触都跟以前不太一样。”

  珍妮继续反驳:“隔了两个月没拿笔,手法难免跟以前不太一样。总之,我告诉你们,厉爷的心思你们可别猜,说不定这幅设计稿就要引领下一个五年的婚纱设计风潮呢!”

  老万拿过设计稿:“行了,我赶着去打板!”

  尹磊一边整理资料,一边留心听着众人的话,神色若有所思。

  晚上的时候,尹磊有些忐忑地坐在茶馆里。

  蒂凡尼从门口进来,坐在了他的对面。

  “这么着急见我,是不是你这边已经抓到了厉薇薇的什么把柄?”

  尹磊点头:“厉薇薇自己给自己埋了一颗重磅炸弹,玲珑下一季新装发布会上的压轴作品,是剽窃的!我已经私下核实过了,那幅作品是瑞典一个年轻设计师的,根本不是厉薇薇的!”

  蒂凡尼立刻笑逐颜开:“太好了,想不到你不光会设计衣服,还挺有做侦探的潜质。”

  尹磊有些拘束地笑了:“你过奖了,我就想安安分分地做个设计师。”

  蒂凡尼明白了:“你放心,如果这次能成功扳倒厉薇薇,我一定会立即兑现承诺,请你去DU工作,并且让你从助理直接升任设计师!”

  蒂凡尼回到公司陪着陈亦度巡视DU展示厅时,忽然说:“明天下午,我们要去参加玲珑的新品发布会。”

  陈亦度头也不回地说:“我没有给厉薇薇捧场的爱好。”

  蒂凡尼神秘地笑笑:“谁说我们是去捧场的,我们是去看玲珑的好戏的!”

  陈亦度皱眉,转头看着她。

  玲珑秀场上,欧秘书正在指挥大家忙碌着:“把那个花束再往右边来一点。”

  霍骁走到欧秘书身边,如释重负:“压轴作品的样衣刚刚送来了,我已经看过了,效果还不错。”

  欧秘书点点头,笑了:“那当然,我默默地给我们自己点一百个赞!”

  而秀场后台,珍妮正在帮厉薇薇画眉毛。

  厉薇薇坐着,表情十分不安,双手还忍不住微微颤抖。

  “厉总,您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厉薇薇回过神来:“我就是有点紧张。”

  珍妮惊了:“紧张?巴黎、米兰、纽约的台子您都站过了,区区一个新装发布会,您会紧张?”

  她语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此时,霍骁走了进来,站到厉薇薇边上,对珍妮说:“我来吧。”

  珍妮点了点头,走开了。

  霍骁从饮料堆头上拿下一瓶饮料递给她:“放心吧,我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妥当了!”

  厉薇薇接过饮料喝了一口,又深吸几口气,给自己打气。

  他拿起眉笔,温柔地把厉薇薇没画完的眉毛画好。

  “由我去负责打打杀杀,你只管负责貌美如花!”

  闻言,厉薇薇终于被逗笑了。

  秀场门口挂着玲珑新季度大秀的海报,新装发布会即将开始,众宾客陆续进入秀场。

  霍锐勇和霍锐强也入了场,前者抓住一切机会打小报告:“我听说新一季的压轴服装简直是丑毙了,厉薇薇一定是脑子坏掉了才设计出那样的婚纱!”

  霍锐强看着他说:“你是玲珑的副总经理,今天是玲珑的新装发布会,我不希望在这个场合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霍锐勇顿时尴尬了:“那咱们回去单聊?”

  陈亦度和蒂凡尼也来到秀场。

  陈亦度看看周围的记者:“看来玲珑的新装发布会,关注度还挺高的。”

  蒂凡尼冷笑说:“他们的关注度越高,对我们DU就越有利。”

  陈亦度一听,忍不住问:“我倒是好奇,你说的好戏到底是什么?”

  蒂凡尼神秘地卖关子:“提前知道就不刺激了,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秀场内,玲珑的秀已经开始,T台上的模特们正迈着猫步展示玲珑新一季的礼服和婚纱。

  台下的观众看得聚精会神,一切看似并无异常。

  随着一声振动,蒂凡尼打开手机,新闻推送上面已经出现了对厉薇薇剽窃事件的报道:时尚界爆惊天丑闻,婚纱女王厉薇薇涉嫌剽窃。

  她露出得意的笑容,将手机递给一边的陈亦度,后者看了看手机新闻,不由得皱起了眉。

  另一边的霍锐勇也看到了新闻,先是一阵惊讶,接着抱着手机一阵狂笑,将手机递给一边的霍锐强。

  霍锐强一看,顿时面色铁青。

  此时,周围的记者和嘉宾也纷纷收到了新闻消息,人群开始骚动,议论纷纷。

  秀场后台的欧秘书惊慌失措地拿着手机去找霍骁:“大事不好了,剽窃的事情不知怎么被爆到记者那里去了,新闻稿都已经被推送出来了。”

  霍骁拿过手机,新闻上赫然写着“婚纱女王厉薇薇疑似剽窃”,他不由得大惊失色。

  “怎么会出这样的新闻,这事是谁捅出去的?”

  欧秘书立刻赌咒发誓:“绝对不是我,霍总,我跟您这么多年了,您是懂我的!”

  霍骁露出急躁的表情。

  服装秀已经接近尾声。

  此时网络上已经因为厉薇薇剽窃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在场的记者和其他设计师如同嗅到血的鲨鱼,准备下一瞬就把她生吞活剥了。

  T台上,最后一位模特穿着压轴的婚纱隆重出场。

  闪光灯以空前的热情响起,记者们和在场的其他设计师几乎沸腾了。

  蒂凡尼也激动地拿起手机,决定记录下这个时尚界的传奇女魔头倒下的瞬间。

  陈亦度本来纹丝不动地坐着,当看清楚压轴婚纱时,他也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这件婚纱和他记忆中的某个设计图相似度极高。

  T台上所有参与发布会的模特全部登场,一起鼓掌欢迎主设计师厉薇薇。

  在模特的掌声中,厉薇薇登场,一时间,她成了全场的焦点。

  “各位来宾,感谢大家今天能来参加玲珑的新装发布会。这一季玲珑的设计主题是‘过去的时光’,我的压轴作品名字就叫作‘初心’。我希望这一季的作品能勾起我们每一个人最美最纯真的回忆,能让我们的心回到最初的地方。不忘初心,心怀美好,凭心而为,方得始终。”

  陈亦度听了,脸上露出鄙夷和愤怒的神色。

  厉薇薇说完,台下并没有响起掌声,而是死一般寂静。

  台下的记者迫不及待地站起来发难:“厉薇薇小姐,如果说你的初心不是剽窃来的,我相信会更有说服力。”

  会场里沉默了一瞬,闪光灯响,喧哗声炸裂。

  “网上有爆料,说你的压轴作品是剽窃一个瑞典年轻设计师的,请问你怎么解释?”

  厉薇薇满脸震惊:“我没有剽窃,‘初心’是我自己设计的,我有手稿为证!”

  蒂凡尼忍不住站出来发难:“有手稿有什么用,谁能证明那张手稿是出自你手?”

  厉薇薇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蒂凡尼露出得胜的笑容,看着女魔头惊恐地看着台下这群就要把她生吞活剥的人。

  记者们不甘示弱,继续追击,抛出更犀利的问题。

  “这是不是已经不是玲珑第一次剽窃了?”

  “厉小姐,出了这样的丑闻,你会不会宣布退出时尚界?”

  一片混乱之中,霍锐勇以英雄的姿态跳出来大骂:“厉薇薇,作为一个知名设计师,你怎么能干这么龌龊的事呢,你把我们大家的脸都丢尽了!身为玲珑的副总经理,我实在感到万分痛心,不过我必须向大家澄清,这次剽窃跟玲珑,尤其是跟我本人,还有我大哥,那绝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霍锐强坐在台下,脸色越来越难看。

  此时霍骁上台,他紧紧握住了厉薇薇微微发抖的手,并给予她一个肯定的眼神。

  “各位,我是玲珑的总经理霍骁,我在此声明,我全力支持厉薇薇小姐。她的所有设计全部是原创,绝对没有抄袭,网上的新闻是恶意诽谤造谣,玲珑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霍锐勇顿时不满了,悄悄对霍锐强说:“哥,你看,霍骁还护着她!”

  蒂凡尼对霍骁说:“好,既然你说这是诽谤,那我们就等着看最后的真相揭晓。爆料人说他马上就会在网络上同步发送厉薇薇剽窃作品的原稿,我们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撒谎,谁在犯罪!”

  此时,台下响起此起彼伏的手机提示音。

  蒂凡尼点开推送新闻一看,神色巨变,原来爆料人爆出的设计图和厉薇薇的压轴作品完全不一样。

  霍锐勇也是大惊失色,反复对比压轴作品和手机上的图片,似乎不敢相信。

  霍锐强看了,神色逐渐平静。

  台下众人交头接耳,却不再有大声质问的声音。

  霍骁也看了看手机,冷静地对众人说:“相信大家看到事情的真相了,事实上在这次新品发布会前,玲珑的确从国外秘密购买了一批优秀新人设计师的设计作品,意在为开拓海外市场做资料储备。”

  伴随着霍骁的话语,T台上的投影屏幕出现了一幅幅设计图。

  他继续说:“但是,没有想到我们一个非常合理的商业举动被某些人利用,他们策划了这次用心险恶的栽赃事件,还勾结一些不明真相的媒体来扩大影响,结果上演了这一出荒唐的闹剧。为了澄清真相,今天我们被迫把商业机密提前公开。”

  话音刚落,投影屏幕上又出现了多个国外设计师的联系方式。

  “所有国外设计师的设计图和联络电话都在这里,这其中就有爆料中提到的所谓枪手设计师,诸位可以立即打电话向他求证。”

  记者问:“霍总,既然事实已经澄清,那你觉得谁才是这件事的幕后黑手,是谁栽赃陷害了玲珑呢?”

  “抱歉,在获得确凿证据之前我不便猜测,但玲珑将会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我们决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别有用心的恶人!”

  说着,霍骁死死盯着台下的蒂凡尼和陈亦度。

  台下的陈亦度对厉薇薇投以愤恨的眼神,她也瞪了回去。

  敏锐的记者们立刻嗅到了其中的火药味,纷纷向DU提问。

  “陈总,作为玲珑最大的竞争对手,你怎么看今天的事情?”

  “陈总,你觉得霍总刚才的话,是不是在影射你呢?”

  “陈总,我们《东北时尚》想给你整个专访。”

  陈亦度阴沉着脸起身离开,蒂凡尼也有些懊恼地跟在他身后匆忙走了。

  秀场外,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

  厉薇薇和霍骁、欧秘书从秀场里走出来。

  厉薇薇感慨:“幸好我厉薇薇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设计师细胞,做了个梦都能直接梦到灵感,三下五除二就设计出了这一季的压轴婚纱。否则的话,说不定真就着了陈亦度的道了!”

  欧秘书尴尬地咳嗽:“是啊,就差那么一点点!”

  霍骁笑了:“也幸好我英明神武,关键时刻力挽狂澜,让他们个个哑口无言。”

  厉薇薇咬牙切齿:“陈亦度,有种别让我看见,否则我见他一次扁一次,骂他骂得我嗓子都冒烟了!”

  “我去给你买水!”

  霍骁刚离开,厉薇薇就看见陈亦度的车从稍远处开了过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她直接追上去,挡在陈亦度车前。

  陈亦度的车子直接朝厉薇薇开来,并不刹车,厉薇薇吓得闭上眼。

  车子在几乎就要碰到她的时候刹车停下,陈亦度冷冷地从车窗里甩出一句话:“如果不是要承担法律责任,我还真想撞过去!”

  厉薇薇睁开眼,大骂:“陈亦度,你还要脸吗,竟然这样害我!”

  陈亦度冷笑:“你的演技越来越高了,满嘴谎话居然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她没听懂陈亦度的话,更生气了:“你的脸肯定是不要你了,做了坏事不承认,还贼喊捉贼!告诉你,我厉薇薇是不会屈服于你这样的恶势力的!有本事你给我下车,咱们当面把账算清楚!”

  蒂凡尼坐在副驾驶,一直不敢说话,脸上带着尴尬和恐惧。

  陈亦度根本不理厉薇薇,直接倒车,随即开走,临走还溅了她一身泥。

  厉薇薇气得把两只鞋先后砸在了他后窗玻璃上,鞋子落在车上,陈亦度并不停车,直接把车开走了。

  看着陈亦度的车扬长而去,她光着脚欲哭无泪。

  霍骁拿着水小跑过来,在厉薇薇面前蹲下:“上来吧,没有鞋的小姐。”

  他把厉薇薇背在身上,一边往回走,一边打开水给她递上,安慰说:“别生气了,我们已经在查网络上的爆料人了,一旦找到确凿证据,一定不放过陈亦度!”

  厉薇薇咬牙切齿:“往死里整!”

  霍骁点头附和:“绝对不留活口!”

  欧秘书看着霍骁背着厉薇薇,不由得感慨:“世界上,怎么有陈亦度和霍总这两个差别如此大的物种?”

  车上,蒂凡尼坐在副驾驶,忐忑不安。

  陈亦度并不看她,直接问:“这次的爆料人是你安排的吧?”

  蒂凡尼低头纠结片刻,还是说出实话,神色愧疚:“对不起,阿度,这件事是我被厉薇薇设计了,都是我的错。”

  陈亦度脸上表情波澜不惊,似乎无心质问蒂凡尼的过错,幽幽地说:“先别急着认错,孰是孰非还未定呢。”

  蒂凡尼有点没听明白陈亦度的意思,却也没再问。

  回家后,陈亦度神情凝重地从书架上抽出一个信封,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份已经泛黄的设计手稿。

  手稿上面画的婚纱款式,同厉薇薇在新品发布会上展示的几乎一模一样。

  手稿的一角,写着作品的名字“初心”,边上分别签着陈亦度和厉薇薇的名字。

  陈亦度看着手稿,陷入回忆之中——

  五年前在老工作室内,陈亦度把自己修改过的婚纱设计稿拿给厉薇薇看。

  她一脸惊喜:“哇,经你这么一修改之后,这件婚纱瞬间就可以跟世界级大师的作品相媲美了!”

  陈亦度笑了:“正好有杂志社找我约稿,不如就把这件作品以我们俩的名义发表出去?”

  厉薇薇想了想,把稿子抱在怀里,撒娇说:“不嘛,我不想把这件作品作为商业设计。因为这是我们俩第一次合作的设计作品,应该永远只属于我们俩。”

  她看着陈亦度,又说:“将来有一天,我一定会穿着这件婚纱嫁给你!”

  陈亦度笑着看着厉薇薇,从后面将她轻轻搂住:“我答应你,这件作品永远只属于我们两人,这是属于我们的初心。”

  陈亦度捏着稿子的手忍不住颤抖,表情痛苦。

  “初心?连这点东西都不肯留下!厉薇薇,你这个冷血的魔鬼!”

  第二天一早,玲珑公司里,霍锐勇正在等电梯。

  厉薇薇走到他身边,狠狠瞪着他看。

  霍锐勇被她看得心里发毛,神色尴尬,开始不打自招地解释:“那个昨天我在秀场是有那么点激动,正义感爆棚,忍不住站出来说了几句。不过我也是被那些小道消息骗了嘛,都怪我这个人too young too simple(太年轻,太单纯)……”

  厉薇薇打断他,幽幽来了一句:“你裤子拉链没拉!”

  霍锐勇瞬间石化,低头一看,恨不得钻到地洞里去。

  他双手捂住要害部位,螃蟹一般横移挪动到了一旁的柱子后面,猥琐地拉好拉链,总算松了一口气。

  霍锐勇正想走出去,看见前面的玻璃上映出了自己身后还站着乔治和苏菲。

  乔治和苏菲大笑,他顿时崩溃。

  玲珑设计部里,霍骁正向大家宣布:“经过公司内部的反复核查,发现泄漏公司机密给竞争对手公司的人是设计部的助理尹磊。人事部正在找尹磊谈话,随后将公布对他的处理意见。”

  欧秘书怒了:“原来是这家伙!不过他到底是怎么从我这里知道新人设计稿的事情的?”

  霍骁安慰他说:“算了,这次的事都过去了,以后我们对于公司的商业机密要更加妥善保管才好。不过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剽窃事件反而成了我们打击竞争对手DU的一个重磅炸弹。”

  珍妮略带激动:“这样看来,欧秘书还算稀里糊涂地立功了!”

  欧秘书同样激动地看着珍妮:“是啊!”

  珍妮脸上飞起两朵红云,忙害羞地低下头。

  此时,厉薇薇赶来说:“好消息,尹磊刚刚招了,承认自己就是网络上那个神秘的爆料人。而幕后黑手,就是DU的蒂凡尼!”

  众人一惊,随后都露出一副大快人心的表情。

  苏菲笑了:“这个蒂凡尼,别看长得挺精明的,没想到智商那么让人着急!”

  乔治啧了两声:“这就叫no zuo no die(不作死就不会死)!”

  老万点头:“这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厉薇薇接着说:“各位,为了庆祝DU阴沟里翻船,我决定晚上请大家吃饭,集体high一下!”

  周围瞬间安静了。

  苏菲摇头:“今晚我爸生日,我得陪他吃饭。”

  珍妮慌忙说:“我减肥!”

  乔治表态:“我晚上约了暧昧对象看电影。”

  厉薇薇把目光投向老万。

  老万尴尬地说:“这个,我晚上在家里修电扇。”

  乔治故意问:“现在这个天,你家还用电扇?”

  他急忙辩解:“这叫未雨绸缪啊,你懂什么啊!”

  气氛变得尴尬,厉薇薇觉得她有些自讨没趣。

  霍骁突然说:“我有空,晚餐、消夜、K歌,随时奉陪。”

  DU公司门口,陈亦度、蒂凡尼被大批记者包围。

  记者纷纷叫陈亦度正面回应关于栽赃陷害玲珑的事情。

  “陈总,关于栽赃等不正当竞争问题,请你谈两句吧。”

  “据说DU在玲珑安插商业间谍,确有此事吗?”

  “请问你们有没有接到法院的传票,此事对DU的销售有没有直接的影响?”

  陈亦度、蒂凡尼根本不理记者,径直走向大门方向。

  有几个愤怒的记者直接堵在DU的大门口,挡住两人的去路。

  “陈总,DU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利用不正当的经营手段获取利益,是不是严重违背了一个企业应有的基本素质?作为董事长你觉得你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你们是不是一直存在不诚信经营的问题,是不是始终不把法律和行业规范放在心上?”

  话筒和摄像机拥向陈亦度,他试图用手挡开横在自己面前的摄像机,却刚好被一支话筒打到手肘。

  蒂凡尼看着眼前失控的一切,自责情绪加重。

  正当陈亦度感到难以招架之时,一辆车停在DU门口。

  一副高端金领打扮的莫凡从车上下来,器宇轩昂地走向DU大门口。

  陈亦度看见莫凡,也是小小地诧异了下。

  有记者认出他,小声说:“是莫凡,刚从华尔街回来的著名投资人!”

  记者立刻追过去,把话筒伸向莫凡:“莫总,请问你出现在这里,是否意味着你要投资DU?”

  莫凡机灵地回答:“我出现在这里并不能直接说明什么,不过我这次回国的目的确实就是要寻找合适的合作企业,DU是我第一个来洽谈的企业,我对他们很感兴趣。”

  闻言,众记者纷纷把注意力转向莫凡。

  “莫总,你一定听说了DU刚刚爆出的丑闻吧,请问这会不会影响你对这家公司的判断呢?”

  “莫总是不是有意趁火打劫,强行入股这家公司呢?”

  “莫总也考虑收购吗?”

  陈亦度看着记者们把莫凡团团围住,稍稍松了一口气。

  DU公司天台,陈亦度正蹙眉看向远方。

  莫凡从他后面走来,上前拍了一下陈亦度的脑袋,开玩笑说:“怎么,被那帮记者逼急了,想跳楼?”

  陈亦度不屑地笑笑:“就这点小风小浪,我还嫌不够刺激呢!”

  莫凡笑了:“刚下飞机就让我看见你被那群记者围殴,还嘴硬。”

  陈亦度不满地说:“什么围殴,分明就是对打,是对打!”

  莫凡搂住他的肩膀:“行啦,多少年的兄弟了,我看你出丑还少吗?多这一次也不多嘛!”

  陈亦度也笑了,略带尴尬地说:“本来你回来我应该安排一个欢迎会的,结果却阴错阳差变成了个记者会。刚才还帮我解围,谢啦。”

  莫凡撇撇嘴:“反正都是会嘛,无所谓。”

  他又提醒陈亦度:“这次事情闹得不小,DU的品牌价值应该会大大降低,相信不久就会出现订单锐减的情况。你得赶紧拿出对策,组织一系列公关战术,尽量消除影响。”

  陈亦度苦笑:“莫大军师,你回来得正好,赶紧帮我想想对策,这几年在华尔街你总不是白混的吧?”

  莫凡挑眉:“想取经?”

  陈亦度也挑眉:“舍不得?”

  莫凡点头:“那下班后,我在老地方等你。”

  陈亦度刚回到办公室,蒂凡尼就把一份辞职信交了过来。

  “对不起,这次的事都因我一个人而起。是我派了尹磊去抓厉薇薇的把柄,是我让他偷偷爆料给媒体,是我对不起DU。”

  陈亦度看了看辞职信,面无表情。

  蒂凡尼继续说:“明天一早我会召开记者招待会,主动承认所有的事情。阿度,你放心,我会承担下所有的责任,一定不会连累你、连累DU的。”

  说完,她就出去收拾办公室里属于自己的东西。

  桌子上的奖状、照片,都代表了这几年蒂凡尼陪着陈亦度走过的岁月,看着桌子上自己和陈亦度的合影,蒂凡尼忍不住轻轻抬手擦了擦眼泪。

  门外,陈亦度本想进去,却在门口看见了蒂凡尼流泪的这一幕。

  他顿住脚步,没有进去,虽然脸上依旧冰冷,心里却有了动摇。

  晚上在桑拿房里,陈亦度闷闷不乐地坐着。

  莫凡走进来,拿起勺子在一边的木炭上洒水,炭上蒸腾起一股热气,可以看见莫凡手上有个很明显的疤痕。

  他走到陈亦度身边坐下,感慨地说:“没想到这家店还在啊。”

  陈亦度扯下脖子上挂的毛巾递给莫凡:“原先是澡堂子,几年前改成了桑拿房,也算是与时俱进了。”

  莫凡接过毛巾,心领神会地看着他笑了:“转过去!”然后在陈亦度背后帮他擦背。

  陈亦度一副很享受的表情:“澡堂子是变了,人还是咱们两个。你这‘海龟’投资家,喝了那么多年的洋墨水,独门绝技还是没生疏啊!”

  莫凡笑了:“一晃都十年了,一切都好像还在昨天。”

  “还记得我俩是怎么认识的吗?”

  闻言,莫凡陷入回忆:“那天我出门,路上被个疯子撞了,这人撞了我,连句道歉都没有,就光顾着玩命地在校园里跑圈。我那个气啊,就追了上去,想揍他!结果那小子摆了张苦瓜脸告诉我,他爸爸刚刚去世了,他很难过,不知道该怎么办……”

  陈亦度点头:“被我撞的那个学长骂我,说我不就是没了个爸爸吗,他可比我惨得多,他从小父母双亡。我好歹还有一个妈,他在世上的亲人,是一个都不剩了。我要是跑一圈,那他就得跑两圈。”

  莫凡感叹:“于是我跟那小子就一起在校园里跑啊跑,现在想想,真是傻透了!”

  说完,两人相视而笑。

  莫凡动容:“后来我们混熟了,那小子说了一句让我一辈子都感动的话:‘你就当我大哥吧,以后我妈就是你妈。’这样我在这世上,也算有亲人了!”

  两人都陷入略带伤感的温馨回忆之中,陈亦度突然嚷起来,想打破伤感气氛:“喂,怎么刚擦几下,手上就没劲了?看来老美的伙食不行啊。”

  莫凡打趣说:“那是因为你的皮比以前厚了,我擦着费劲!”

  在笑声中,莫凡转移话题:“还是说说你吧。听说明天一早蒂凡尼要自己开记者招待会,就算她一个人扛下所有的罪责,也消除不了这件事对DU的影响,这毕竟是个职务行为。”

  陈亦度叹气:“其实这件事不怪蒂凡尼,厉薇薇的作品的确不是她一个人的独立作品,而是我们俩之前的联合创作。厉薇薇自己并没有作品独立的使用权,更不能将它用于商业用途。”

  莫凡愣了一下,随即迅速反应过来:“你打算一直瞒下去?为了厉薇薇?”

  他纠结地看着莫凡:“你应该知道,如果我把这件事捅出去,厉薇薇的下场会怎么样。”

  莫凡点头:“信誉扫地,破产,职业生涯终结!但你如果不说实情,你的下场不会比她好多少。为了一个早就跟你撕破脸的女人,你觉得这样做值得吗?”

  闻言,陈亦度沉默下来。

  莫凡又说:“作为一个职业投资人,我不得不提醒你必须对你的股东负责,现金流、利润、成本、增速、客单价、平米贡献率,这些无聊的数字还是有意义的,股东可不关心你和谁情投意合。没有漂亮的财务数字,你这个董事长不可能交代得过去。明天的新闻发布会是个好机会,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厉薇薇明知道‘初心’对你的意义,还是擅自拿出来做压轴,在她看来这件婚纱不过是一件能卖钱的商品而已。这次卖的是你们两人合作的婚纱设计稿,下一次是不是拿你们交往过的事来吸引眼球?”

  陈亦度知道莫凡不是危言耸听,对厉薇薇的所作所为顿时既伤心又愤怒。

  晚上,厉薇薇在办公室加班,拿着一堆垃圾食品埋首于一堆时尚杂志中,眼下看的那本是《全球时尚十年大事记》,边看边吐槽:“Aquascutum(雅格狮丹)破产了,小马哥离开了LV,Alexander McQueen(亚历山大?麦昆)竟然自杀了!”

  说完,她自嘲一笑:“我觉得还可以加一条,婚纱女王厉薇薇失忆了!”

  霍骁站在办公室门口敲敲门,提醒她说:“薇薇,已经很晚了。”

  厉薇薇喝一口饮料,发现空了,顺手扔在一边:“我精神好着呢,你先回去吧,不用管我。我得恶补一下最近七年的设计界动向,下次可不能再像这次新装发布会一样抓瞎了。”

  她说着,拿起垃圾食品猛啃。

  霍骁看不下去了,上前夺过这些垃圾食品都扔到纸篓里。

  “加班还吃垃圾食品,你们老板还是人吗!等着,我去给你打包好吃的!”

  厉薇薇激动了:“那我要吃福记的云吞面,外加凤爪两只。”

  “没问题,一刻钟后,连同极品帅哥一个一起送到。”

  霍骁前脚刚离开公司,陈亦度后脚就气冲冲地闯进玲珑,推门进了办公室。

  厉薇薇正盘腿坐在桌上看书,还以为来的是霍骁,没有任何防备,也没抬头:“怎么又回来了?我要的是云吞面和凤爪,不要单点的极品帅哥!”

  陈亦度径直上前直接揪住她的衣领,狠狠质问:“厉薇薇,说,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厉薇薇一头雾水,怒了:“说你个头啊,谁让你抢我台词的?你栽赃陷害我,还有脸大晚上跑到我公司来闹事?你等着,明天我们玲珑就会把这件事正式移交司法机关,告你诽谤。让你这样没档次、没风度、没人性的恶人,得到应有的下场!”

  陈亦度气得发抖,直接抓起厉薇薇桌上的玻璃杯,狠狠砸在地上:“厉薇薇,你怎么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厉薇薇顿时被吓住了。

  陈亦度更紧地抓住她,厉薇薇想要挣扎却反被按在了办公桌上。

  他满腔怒火地瞪着厉薇薇,好像要把她吞下去。

  厉薇薇紧张地说:“陈亦度,我知道你现在是气急败坏,但你千万要冷静,千万不要狗急跳墙,别把民事纠纷上升成刑事案件!”

  陈亦度拿出“初心”的手稿,直接扔在她的脸上:“以为我没有证据?这份手稿我一直留着。”

  厉薇薇拿起手稿,发现泛黄的手稿上写着自己和陈亦度的名字,不由得震惊了。

  陈亦度激动地说:“这手稿有什么意义,你最清楚不过!厉薇薇,这些年来你一次又一次地刷新底线,现在竟然连‘初心’都可以拿来换钱,你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此时,厉薇薇心中其实已经猜了个大概,却不好细问。

  “明天DU的记者招待会上,这就是你的下场!”

  陈亦度当着她的面撕碎手稿,碎屑像雪片一样飘落。

  他气鼓鼓地转身出门,却刚好撞见了拎着打包盒进来的霍骁。

  霍骁上前把陈亦度堵住,没好气地说:“你来做什么,又来害薇薇?”

  陈亦度冷笑:“你们玲珑的人都是疯狗吗?见人就咬!”

  霍骁怒了,正要对他发难,厉薇薇突然冲出来,一把将霍骁拉到天台上。

  厉薇薇质问霍骁:“陈亦度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霍骁别过脸去不敢看她,沉默不语。

  厉薇薇上前把他的脸转过来,强行让霍骁看着自己。

  霍骁尴尬地敷衍说:“其实你和陈亦度以前曾经合作过一段时间,但是后来闹掰了。”

  她皱眉:“那你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

  霍骁答:“你们闹掰之后,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最后你们的关系就演变成了现在这样。我怕你听完之后会吃不下睡不着,所以没告诉你。”

  厉薇薇喃喃说:“看来陈亦度说的都是实话了,亏我还以为自己是在梦中得到的灵感,现在想起来就是大脑短路,稀里糊涂想起了之前的设计。就是因为你没告诉我实情,我才闹了个大乌龙。”

  霍骁无奈地说:“我也没想到会那么巧。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在我们想好对策前,你暂时先不要对外承认压轴作品是你们共同创作的。”

  厉薇薇的反应很大:“我剽窃了陈亦度的设计,我还不承认。我还骂陈亦度卑鄙无耻,结果最卑鄙无耻的人是我,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讨厌自己!”

  霍骁自责地说:“对不起。”

  厉薇薇转身跑了,他不由得追问:“你去哪儿?”

  她有些生气地答:“别理我,我还没原谅你。你给我好好反省反省,酝酿一下忏悔书该怎么写!”

  霍骁独自一人站在天台上,看着厉薇薇上了出租车,消失在夜色中。

  “薇薇,你现在功成名就,衣食无忧,我会当那个让你可以依靠的男人。就这样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吧,千万不要再想起过去的痛苦……”

继续阅读:“我们还有比一起创作更亲密的时候,怎么,你要重新尝尝这滋味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放弃我抓紧我(全二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