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国际排名第三,亚洲排名第一的超级男模里奥。不过里奥一直在纽约发展,怎么突然回国了?”
苏静初2017-12-13 18:107,902

  厉薇薇赶去了电视台,在大厅被一群粉丝挤得站立不稳。

  男模安德鲁在经纪人的陪同下从电视台里出来,在粉丝们的尖叫中,安德鲁给她们签名,与她们合影。

  她努力挤到安德鲁身边,艰难地把企划书递到他的面前。

  “安德鲁先生,这次DU婚纱真的很有诚意想要和您合作,请您看一下企划书。”

  经纪人没接企划书,把厉薇薇推开,不耐烦地说:“让开,别挡路。”

  这时一辆轿车在电视台门口停下,一个冷面帅哥从车里下来,一下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是里奥!”粉丝们认出他来,丢下安德鲁冲了过去。

  安德鲁满脸懊恼:“这是谁啊?”

  经纪人告诉他:“他就是国际排名第三,亚洲排名第一的超级男模里奥。不过里奥一直在纽约发展,怎么突然回国了?”

  厉薇薇还不死心,见缝插针地上前:“安德鲁先生,这次DU的硬照我们邀请了国内顶尖的摄影团队,效果绝对可以保证,请您看一下我们的企划书。”

  “你怎么还在?我不是早说过了,我们安德鲁这么大牌,怎么可能给婚纱当陪衬?别做梦了!”

  经纪人把企划书扔到地上,带着安德鲁离开了。

  厉薇薇表情失落,弯腰想捡企划书,另一只手却先她一步捡起。她一看,居然是里奥。他面无表情地将企划书递了过来,厉薇薇愣愣地接过。

  里奥从她身边走过,没多久又停下脚步,摘下墨镜,隔着人群朝厉薇薇的方向飞吻。

  厉薇薇左看右看,见周围并没有别人,顿时一脸莫名其妙。

  厉薇薇一身狼狈地往公司走,突然脚下一拐,高跟鞋的鞋跟断了一只。

  她坐在花坛上想把另一只鞋的鞋跟也掰断,结果使出吃奶的劲也掰不断,顿时恼火地拿着高跟鞋砸花坛发泄。

  陈亦度走出大楼,从保安手里接过车钥匙,看见这一幕想要上前。

  霍骁却先来到厉薇薇跟前,好笑地看着她:“别敲了,把鞋给我。”

  他接过高跟鞋,动作利落地掰断鞋跟,又蹲下帮厉薇薇穿上。

  “谁惹你了,火气这么大?”

  厉薇薇起身踩了踩鞋子,沮丧地说:“别提了,今天真是太倒霉了。”

  霍骁想了想:“不如我请你吃好吃的,安慰一下你受伤的心灵?”

  远处的陈亦度看着二人,面无表情地开车离开了。

  坐在烧烤摊前,厉薇薇边啃烤串边向霍骁抱怨。

  “你说陈亦度为什么非和我过不去?开会的时候那么多人开小差,他干吗偏偏点我的名啊?他要不点我,我能一时冲动接下这么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吗?这人真是太讨厌了!”

  她放下烤串,一脸严肃地问:“我有个问题要问你,我和陈亦度到底是怎么闹掰的,我们俩是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霍骁愣了愣,含糊地说:“陈亦度和我们是生意场上的对手,关系当然不会好。”

  厉薇薇半信半疑:“真的?”

  “千真万确,”霍骁晃了晃空酒瓶,起身离开,“我去要两瓶啤酒。”

  烧烤摊的电视正在播放对里奥的采访,引起了厉薇薇的注意。

  主持人问:“您在纽约的发展十分顺利,为什么突然决定回国?”

  里奥答:“为了一个最重要的人。”

  “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一定也想知道,这个最重要的人是谁,是女朋友吗?”

  里奥直直地望向镜头:“秘密,在得到她的允许前,暂时保密。”

  厉薇薇有种错觉,仿佛电视里的里奥正盯着自己看,顿时不自然地别开目光。

  搏击馆里,陈亦度和莫凡在比试。

  陈亦度神情严肃,动作越来越激烈。

  莫凡用有疤痕的那只手格挡陈亦度的进攻,突然一声闷哼,握住受伤的手腕。

  陈亦度回过神,焦急地走到他身边,担忧地问:“手怎么样?要不要紧?”

  莫凡忍着痛回答:“没事。”

  两人去了一侧的休息区并排坐下,莫凡从冰柜里拿出两瓶饮料,递给陈亦度一瓶,问:“怎么,今天心情不好?”

  陈亦度接过饮料,没有回答。

  莫凡继续试探地问:“是不是因为厉薇薇?”

  陈亦度面无表情地说:“我没有心情不好,也不关厉薇薇的事。”

  莫凡挑眉:“我还不了解你?脸上越是平静,心里就越是波涛汹涌。看你现在这副死德行,恐怕心里已经大海啸了吧。”

  闻言,陈亦度瞪了他一眼。

  莫凡神色严肃地说:“看什么看,难道我说错了?说真的,我劝你还是赶紧把厉薇薇打发回玲珑吧,这种人留在身边就和放了颗炸弹没两样。她当年是怎么对你的?我真的不想看到你再被她伤害!”

  陈亦度感激地说:“放心吧,同一个坑我不会掉两次。别光顾着说我,你呢?你这手上的疤到底是怎么来的,这么多年了还是不肯说?”

  莫凡愣了愣:“还没到时候,以后会告诉你。你这臭小子,别给我岔开话题!”

  陈亦度开车送莫凡到公司门口停下,他认真地说:“大哥,不如你来公司帮我吧。”

  莫凡开玩笑地说:“我来DU?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把董事长的位置让给我。”

  陈亦度毫不犹豫地答:“好啊。”

  莫凡一听,不由得惊讶了。

  陈亦度语气轻松地开口:“我早说过,我的就是你的。如果你来DU当董事长,我正好可以干回老本行,重做设计师。”

  莫凡感动地说:“好了,不开玩笑。你的心意我领了,可是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暂时还不打算跳槽。”

  他说着就下了车,和陈亦度挥手告别。

  陈亦度叮嘱说:“对了,有空去看看咱妈。”

  莫凡笑了:“知道啦,还用你说!”

  夜里,厉薇薇架着醉醺醺的霍骁进门,抱怨地说:“也没喝几杯啊,怎么就醉了?”

  “我没醉。”霍骁靠着厉薇薇,嘴唇碰到她的脸颊。

  厉薇薇一个激灵把霍骁扔到沙发上,用手擦脸:“看在你喝醉的分上,不和你计较。”

  她为霍骁倒水,装醉的他偷偷睁眼,看到厉薇薇为自己忙碌忍不住偷笑。

  厉薇薇察觉到不对劲,顿时起疑,一手捏住霍骁的鼻子,一手端着杯子猛灌水。

  霍骁装不下去了,推开杯子猛咳。

  她冷笑着问:“为什么装醉?赖在我家里想干吗?”

  霍骁整理好仪态,一本正经地说:“是这样的,新闻说这附近有变态色狼出没。我之所以装醉留下,是想保护你的安全。”

  厉薇薇突然揪住他的耳朵,在霍骁的惨叫声中恶狠狠地说:“说实话!”

  霍骁豁出去了:“因为薇薇你最近都不在公司,我想你了,想多和你待一会儿。而且身为未婚夫,我有随时探视未婚妻的权利。”

  厉薇薇倒吸一口冷气:“停!不要再说了。”

  “我现在一闭上眼,还能看到你小时候光着屁股被我揍的样子。既然大家这么熟了,能不能拜托你以后别再说什么未婚妻未婚夫的了?”

  她一手夹住霍骁的脖子,把人推出门外:“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你要是再敢骗我,我一定要你好看!”

  霍骁看着大门在眼前关上,神情有些失落。

  翌日,厉薇薇在模特经纪公司的大堂转悠。等安德鲁和经纪人出来,她连忙装作低头打电话的样子,一头撞在安德鲁身上。

  安德鲁看清是厉薇薇,一脸嫌弃:“怎么又是你?”

  经纪人说:“不是跟你说了,你们那个项目我们安德鲁是不会接的!”

  厉薇薇装模作样地挂掉电话:“你们误会了,我是来找里奥的。”

  安德鲁疑惑了:“里奥?”

  她点头说:“对啊,里奥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我们的企划案,主动找到我们,说他很有兴趣。”

  安德鲁和经纪人互相看看,面露惊讶。

  厉薇薇凑近两人,小声惋惜道:“说实话,我觉得里奥根本比不上安德鲁你,而且吧……”

  安德鲁急了:“而且什么?”

  她继续说:“而且这个里奥好像是因为我们公司选中你,所以故意过来抢的。”

  安德鲁听了,气得咬牙切齿。

  “我还约了里奥,不多说了,改天再聊。”

  厉薇薇向大楼里走,背影十分镇定,脸上却十分焦急。

  安德鲁急忙给经纪人使眼色,后者开口叫住她:“等等!”

  厉薇薇假装镇定地转身:“还有什么事吗?”

  经纪人干咳一下说:“是这样的,经过慎重的考虑,我们安德鲁同意接受DU的邀请,为你们拍摄新一季的硬照。”

  她听了,一脸为难:“可是里奥那边……”

  安德鲁沉不住气了:“没什么可是,你们先邀请我的,现在我答应了,根据行规DU不能再接洽别的模特,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

  厉薇薇等安德鲁和经纪人走远,高兴地蹦了起来。

  不远处,里奥正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

  厉薇薇准备打出租车回去,里奥却骑着摩托车忽然在她身边停下,将一个头盔递了过去。

  “上车,我送你。”

  闻言,她迟疑了。

  里奥笑了:“你要是不上来,我只好去找安德鲁谈谈了。”

  “别!有话好说。”厉薇薇赶紧接过头盔,动作迅速地戴好上车。

  里奥拉过她的手环住自己的腰,她顿时面色尴尬。

  路上,里奥故意加速,让厉薇薇紧张地抱紧自己,他得意地笑了。

  摩托车一个甩尾,停在DU大楼门口。

  厉薇薇从车上下来,脸色发白,腿还有点打战。

  里奥下车,温柔地替她摘下头盔。

  厉薇薇讨好地说:“谢谢你捎我回来,求你别去找安德鲁好不好?拜托了!”

  里奥却突然一把抱住她,亲热地说:“薇薇,我好想你,有好多话想要对你说,今晚来酒店找我吧。”

  她推开里奥,摆出龙爪手:“做梦吧你!我警告你,我可是练过的。你要是再动手动脚,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厉薇薇慌慌张张地跑进DU大楼,里奥好笑地看着她落荒而逃。

  不远处,刚从车上下来的陈亦度和蒂凡尼看到这一幕。

  蒂凡尼不屑地说:“那不是里奥吗?厉薇薇可真会勾搭。”

  陈亦度脸色冰冷地走进公司大堂,叫住了厉薇薇:“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办公室内,厉薇薇大大咧咧地往沙发上一歪,得意地说:“安德鲁已经接下企划案了,我的任务完成了。”

  陈亦度面无表情地说:“硬照拍摄还没完成,别高兴得太早了。”

  厉薇薇不耐烦地问:“你找我到底干吗?”

  他有些尴尬,环视了一圈办公室,最后从碎纸机边的废纸篓里拿出一团绞碎的废纸,塞到厉薇薇手里,冷着脸说:“有一份重要文件被绞碎了,你把它拼回来。”

  厉薇薇无语了:“绞碎了就不能再打印一份吗?”

  陈亦度恼羞成怒:“少废话,让你拼你就拼。”

  她翻了个白眼,抱着纸团就要出去。

  “站住,”陈亦度指了指茶几,“就给我在这儿拼。”

  厉薇薇坐在茶几旁的地上,一脸不爽地拼碎纸。

  陈亦度冷着脸假装批阅文件,看也不看她。

  这时手机响了一下,厉薇薇一看,是里奥发来一张自拍,下面还有一条文字信息:帅吗?

  她把手机按掉刚放在一边,就又响了,这次是一条文字信息。

  万豪酒店 1503房间。

  厉薇薇还不理他,过了一会儿手机又响了。

  陈亦度忍不住烦躁:“你能不能让它别响了?”

  她不理陈亦度,手机里显示的是一张里奥搂着安德鲁的自拍。里奥嚣张地笑,安德鲁却一副要哭的表情。

  厉薇薇咬着牙回复:等着。

  里奥立刻回了一张心心眼的笑脸和一条语音。她手快地点开,里奥的声音直接被放了出来。

  “我在酒店等你哦!”

  陈亦度瞪向厉薇薇,她面色尴尬,赶忙咳嗽掩饰:“那什么,外面天都黑了,我要求下班。”

  陈亦度头也不抬:“不行,不把文件拼完不许走。”

  厉薇薇想了想,直接起身往门口走。

  陈亦度把文件一放:“说了不准下班。”

  她无赖地说:“陈总,人有三急,要是这也不准的话,我就只能就地解决了。”

  陈亦度无语了:“去吧。”

  厉薇薇冲他挑挑眉,得意地走了。

  陈亦度察觉不对,立刻跟上。

  厉薇薇急匆匆地从DU大楼内走出,这时霍骁打来电话。

  “薇薇,下班了吗?我去接你。”

  “我还没下班,陈亦度那个大变态逼我加班,你别管我了。”

  她心虚地挂了电话,在街边招了一辆出租车走了。

  不久,陈亦度也出来坐上了一辆出租车,紧跟其后。

  楼前街对面的车里,霍骁有些疑惑地看着两人离去,立刻掉转车头跟上。

  厉薇薇来到里奥的酒店房间外,按了门铃。

  里奥穿着运动服开门,他一头大汗,高兴地说:“薇薇,你来了,快进来!”

  厉薇薇犹豫了一下才进屋,刚进门里奥立马给了她一个拥抱。

  “有话好好说,你别这样。”

  里奥松开厉薇薇,一改之前酷酷的样子,整个人像个大小孩:“你有没有看到我的电视采访?”

  她迟疑地点头,就听里奥邀功似的说:“我为了你回来,你开不开心?”

  厉薇薇大惊:“你说的那个最重要的人,是我?”

  里奥表情严肃地贴近她:“我是认真的!从你五年前第一次牵起我的手,我就认定你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了。”

  厉薇薇条件反射性地一把推开他,里奥低头闻了闻自己的衣服:“我刚运动回来,有汗味吗?我先去洗澡,你等我。”

  他当着厉薇薇的面脱掉上衣,她吓得赶紧后退,跌坐在床上。

  里奥走进浴室,很快传来哗哗的水声。

  厉薇薇环视周围,床上摊着里奥的证件、钱包。她打开里奥的护照,看了看里奥的出生年月。

  “今年二十二岁,那五年前——十七岁?我这是在犯罪啊!”

  她又看到床头放着酒店预备的安全套,更是觉得刺眼。

  浴室门忽然被拉开,里奥闭着眼睛探出半个身子:“薇薇,把剃须刀递给我!”

  厉薇薇吓得尖叫一声,落荒而逃。

  她刚上了电梯,另一边的电梯门打开,陈亦度走了出来,两人正好错过。

  陈亦度敲开了门,见里奥赤裸上身,只围着一块浴巾出来,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里奥饶有兴趣地靠在门边,看着陈亦度在房间里搜了一圈:“我认得你,你是DU的总裁,老和薇薇作对。”

  陈亦度语气冰冷地问:“厉薇薇人呢?”

  “她刚走了。”

  陈亦度冷着脸:“你和厉薇薇是什么关系?”

  里奥跩跩地笑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看陈亦度咬牙,他又补充说:“总之是很好很好的关系。”

  厉薇薇回去后在电脑上查到她的绯闻报道,看到自己和里奥亲密地共进晚餐的照片。

  难道她不仅对自己的好哥们下手,连未成年人都不放过?

  满心纠结的厉薇薇第二天忍不住试探着问霍骁:“我以前是不是很风流,惹了一屁股桃花债?昨天随便搜了下新闻,结果找到好多报道,连照片都有。”

  霍骁故作轻松:“别瞎想,以前你那些绯闻都是记者们捕风捉影乱写的。你绝对没有到处风流,只是对我一个人风流。”

  厉薇薇苦着脸,欲哭无泪。

  来到摄影棚,厉薇薇发现安德鲁拖了两个小时的打扮才慢吞吞地出来。

  安德鲁跟女模刚摆好造型,又推开女模说要吃麻酱面。

  见状,厉薇薇暗道不好,刚要偷偷溜走,却被蒂凡尼叫住:“你立刻去给我买麻酱面,快去快回。”

  厉薇薇只得冲出去买了麻酱面,回来喘着气进电梯的时候发现陈亦度也在。

  他皱眉:“谁准许你上班时间溜出去买吃的?”

  “别误会,这不是我吃的,是拿来孝敬小祖宗安德鲁的,反正等今天的硬照一拍完我就解放了。”电梯一开,她急忙赶回摄影棚。

  陈亦度跟着过去,见安德鲁吃了一口面又吐了出来。

  “好难吃,你们再给我去买一碗。”

  厉薇薇怒上心头,上前揪住安德鲁的领口:“你有完没完啊!”

  “放开!”安德鲁一把将厉薇薇推开,她绊到灯架摔倒,灯架晃了晃砸了下来。

  厉薇薇吓得闭上眼,再睁眼时看见陈亦度挡在自己面前。灯架砸在他的背上,他的脖子被玻璃碎片划伤。

  蒂凡尼反应过来,惊叫着跑到陈亦度身边查看伤势。

  厉薇薇看到陈亦度身上的血迹怒火攻心,边冷笑边撸袖子,一步步逼近安德鲁。

  安德鲁支支吾吾地说:“这不关我的事,都怪你自己没站稳。”

  经纪人想要上前,被DU的工作人员挡住。

  厉薇薇在他面前站定,笑容危险。

  安德鲁慌了:“你要干吗?”

  “揍你!”厉薇薇一拳又一拳,揍得他惨叫,毫无还手之力。

  陈亦度看着安德鲁被揍,一脸同情,一旁的蒂凡尼惊得嘴都合不拢。

  最后厉薇薇满意地起身整理衣服。安德鲁鼻青脸肿地倒在地上,哭哭啼啼:“我要报警。”

  厉薇薇揉了揉手腕:“去啊,正好我也要告你蓄意伤人。”

  安德鲁小声抽泣,不敢再说话。

  陈亦度望着厉薇薇出神,而DU的员工们第一次领略厉薇薇霸气的一面,全部惊呆了。

  坐在公司天台长椅上,厉薇薇动作轻柔地给陈亦度清理伤口。

  她别扭地道谢:“你这个人虽然平时很讨人厌,没想到在关键时刻还挺仗义的,刚才多谢你了。”

  陈亦度口是心非地说:“不用谢我,反正我也不是有意要救你。我本来是要躲开的,脚下一滑才挡到你前面。”

  他捏着厉薇薇的下巴,打量了一下,又松手。

  “你需要人救吗?这张脸就算被玻璃划两下,和现在也没什么区别。”

  厉薇薇气得把酒精棉狠狠摁在陈亦度的伤口上,他小声痛呼。

  “活该!疼死你!”

  陈亦度看着厉薇薇离开,神情有些迷茫。

  厉薇薇回到摄影棚时,蒂凡尼正冲着工作人员发脾气。安德鲁受了伤,一时间找不到代替他的男模。

  看见厉薇薇,蒂凡尼怒了:“都是你惹的祸,要不是你把安德鲁揍得跟个猪头一样,我们的拍摄计划怎么会泡汤?”

  厉薇薇不耐烦了:“至少我把安德鲁请来了,你有本事你去请啊!”

  蒂凡尼动手要推搡她,里奥挡在厉薇薇身前,握住蒂凡尼的手腕。

  蒂凡尼看着里奥,不由得愣住了。

  厉薇薇看着里奥很是头疼:“你来做什么?”

  “来救场,”里奥看向蒂凡尼,“你看我可以吗?”

  蒂凡尼傻笑着点头:“当然可以。”

  有了里奥加入,拍摄很顺利。

  剩下最后一组照片,需要女模背对着镜头露出婚纱后背的细节。

  里奥一听,顿时有了主意,向摄影师提出要求:“我要薇薇当拍档。”

  厉薇薇无奈,不得不答应下来。

  陈亦度走到摄影棚门口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惊叹声。

  他看见厉薇薇穿着婚纱出来,不由得满目惊艳。

  里奥上前牵着她的手,走到灯光下:“薇薇,你好美!”

  “不许盯着我看,再看就把你的眼睛戳瞎。”

  厉薇薇一边说着一边背对镜头,听从摄影师的指挥调整站位。

  “靠近一点,再近一点,新娘把手搭到新郎肩上。”

  她挣扎着抬起手,却还是下不了决心。

  里奥索性拉过厉薇薇的手搭在自己肩头,又亲昵地搂住她的腰。厉薇薇不自然地挣了挣,却没挣开。

  摄影师大赞:“很好,就是这样。”

  里奥对厉薇薇耳语:“昨晚为什么自己走了?”

  厉薇薇面色一变:“我警告你,不管以前我们有过什么,都一笔勾销!总之,你别再对我抱有幻想了,我们俩是没有未来的,忘了我吧。”

  他固执地说:“忘了你?不可能!”

  厉薇薇郁闷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呢?”

  陈亦度注意到两人在拉扯,忍不住皱眉。

  这时摄影师满意地放下照相机:“搞定,收工!”

  厉薇薇听了,立刻要离开,里奥却拉住了她的手。

  这时陈亦度过来,冷着脸将里奥的手扯开。

  里奥看看陈亦度,又看看厉薇薇,露出别有深意的笑:“这么巧,陈总,又见面了。”

  厉薇薇好奇地问:“你们俩认识?”

  里奥一脸坏笑:“薇薇,你不知道吗?昨晚你刚走……”

  陈亦度打断他说:“不好意思,我有工作要吩咐厉薇薇,她恐怕没有时间和你闲聊。”

  里奥耸耸肩:“那好吧,薇薇,改天我再找你。”

  陈亦度面色更冷了,众目睽睽之下拉着厉薇薇离开了摄影棚。

  出了摄影棚,厉薇薇用力一挣,甩开他的手。

  陈亦度冷声说:“厉薇薇,我不管你以前在玲珑是什么样,但既然你现在在DU做事,代表的就是我们公司的形象。你能不能克制一点,不要在工作场合勾三搭四?”

  厉薇薇觉得莫名其妙:“我怎么勾三搭四了?我不是好好替你干活的吗?”

  陈亦度怒了:“你是在干活吗,我怎么觉得你是在败坏DU的风气!”

  厉薇薇鄙视地看着他:“陈亦度,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有病就去治!别拖着害人害己。”

  陈亦度指着她,气得说不出话。

  厉薇薇转身就走:“反正我任务完成了,我走了。”

继续阅读:“你们三个都说是薇薇的男朋友,不过我觉得只有你才是真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放弃我抓紧我(全二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