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薇薇根本没有心,她永远也不会爱上你!”
苏静初2016-12-19 16:298,317

  法国,巴黎。

  中国的高级婚纱礼服品牌“玲珑”举行新一季的发布会,会场在一栋巴黎老式建筑里。秀场外竖满了玲珑大秀的海报,灯光将秀场外照得一片透亮。

  各色名流鱼贯而入,迎接即将到来的一次时尚界的狂欢。

  此时,秀场外已经围满了各路记者,长枪短炮已经架在了秀场外。记者们正对着摄像机做现场播报,各路记者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水晶灯、炫目的灯光、鲜花,秀场布置得非常奢华和梦幻。大多数的嘉宾已经入座,对玲珑的这次大秀充满期待。

  和秀场上形成了强烈反差,后台则是一派紧张忙乱的景象:模特们有的正在试衣服,有的正在化妆收拾头发,有的拿着台本在核对一会儿的出场次序,工作人员也拿着衣服和各种配饰忙乱地穿梭其中。

  厉薇薇沉着犀利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后台,苛刻得近乎变态地强调着每一个细节。

  “把现场音量调低三个分贝,这里是秀场不是迪厅。

  “你以为你要去夜总会跳大腿舞吗?马上换掉!”

  接到厉薇薇意见的模特和工作人员都不敢怠慢,立即依令而行。

  此时乔治慌慌张张地跑来:“厉爷, 24号的头纱不见了!”

  厉薇薇不慌不忙地走到穿着24号婚纱的模特面前,一个新人设计师一脸害怕地解释:“我在秀场全都找过了,可能是落在酒店了。”

  乔治看着表数落设计师:“酒店离这儿有20多公里,根本来不及!没了头纱,这就不是件完整的作品,你知道今天的大秀有多重要……”

  “刺”的一声响打断了乔治的话,乔治、新人设计师和模特都惊讶地看着厉薇薇拿着剪刀,直接将24号的婚纱裙摆剪下一大块。

  在众人惊诧之中,厉薇薇剪刀飞舞,双手在布料间来回穿梭,很快,一件时尚有新意的短款头纱就已经戴在了模特头上。她还摘下自己胸花上的一朵白玫瑰,点缀在头纱上。

  乔治满脸惊叹:“硬纱多角度展开,个性多端的头纱与干净利落的发髻相互烘托,效果活泼自然,而且更符合模特甜美的气质,被撕掉的裙摆呈现出不对称的美感,与俏皮的头纱完美呼应,比原先的那款好多了!”

  厉薇薇脸上并无喜色,对新人设计师说:“马上离开我的秀场,我不想再看到你!”

  新人设计师求饶,厉薇薇却丝毫不理会,直接走了。

  秀场外一辆高级轿车在门口停下,身穿高级定制西服的年轻男人从车上下来。模特般的身材,英俊的脸上带着冷酷的神情。

  记者认出是DU的总裁陈亦度,急忙上前采访。

  陈亦度根本无心搭理记者提问,快步走进秀场,在第一排的黄金座位落座。

  音乐响起,玲珑大秀正式开始,模特身着一套套精美的婚纱华丽亮相。

  宾客们的脸上露出惊叹的表情,闪光灯此起彼伏。

  厉薇薇站在后台屏幕前聚精会神地看着秀场内的表现,一杯咖啡递到面前,她转头一看,原来是霍骁。

  她喝了一口,忍不住皱眉。

  霍骁解释说:“加了奶和糖,老喝黑咖啡对胃不好。”

  厉薇薇把咖啡还给他:“我可不想为了喝这么一小杯咖啡,去跑步机上浪费二十分钟。”

  霍骁还想说什么,此时大屏幕画面切到歌迪亚女士的近景。厉薇薇眼睛依旧盯着屏幕,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霍骁说:“歌迪亚女士好像对我们的作品很满意。”

  厉薇薇冷笑:“这个歌迪亚从开场以来脸上一直是这个表情,这不是因为欣赏而发自内心的笑容,而是出于应付的一种礼节,看来我们没有摸对这个法国人的脾胃。”

  霍骁试图安慰她:“你别太紧张了,只是一家百货商场的入驻权而已。”

  厉薇薇不赞同他的说法:“只是一家百货商场的入驻权,却关系着玲珑和DU究竟谁能率先进驻欧洲市场,谁能跻身国际一线品牌。关键是,我绝对不能输给陈亦度!”

  此时,欧秘书慌慌张张地跑来:“不好了,主秀模特刚刚把脚崴了。五分钟之后就该她上场了,现在临时也没人能替她,怎么办?”

  霍骁一脸焦急,厉薇薇却异常沉着,一言不发地看着大屏幕上的歌迪亚,心里暗暗做了决定。

  走秀接近尾声,音乐声中,主秀模特登场,谁知上台的竟然是身穿主秀婚纱的厉薇薇。台上的她一点不怯场,走起秀来颇具专业水准。

  陈亦度看见厉薇薇竟然是主秀模特,先是惊讶,接着嘴角轻轻上挑,露出不屑的神情。

  整场秀结束,所有的出场模特从舞台两侧走出来,站在厉薇薇两边。她带领全体模特上前,向观众鞠躬致意。

  全场爆发出热烈掌声,气氛达到最高潮。

  这期间,有中文记者问陈亦度:“陈先生觉得厉薇薇小姐的设计怎么样?”

  陈亦度风度翩翩地回答:“厉小姐的设计技巧娴熟,配色艳丽,装饰奢华,的确美得让人目炫。”

  记者有些惊讶:“这么说,您很欣赏厉小姐的作品?”

  陈亦度语气一转,露出轻蔑的神色:“您误会了,我从来不提倡华而不实又缺乏情感的设计。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坚持。毕竟一位设计师的风格往往与其性情、人品相关,无法勉强。”

  台上,厉薇薇瞪着陈亦度,压下怒火,努力向众记者宾客挤出微笑。

  “各位,我想大家一定很好奇,为什么今天会由我亲自演绎这件主秀婚纱。Tomber l'amour,陷入热恋——是这件婚纱的名字,也是我此刻的心境。今天的大秀对我来说,不仅是一次作品的展示,更是见证我的爱情开花结果的重要时刻。”

  此时霍骁上场,走到厉薇薇身边。

  厉薇薇转身,深情地看着他:“霍骁,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你给予我每个女人都渴望的爱情,更让我的每一件设计都有了情感寄托,有了灵魂。”

  歌迪亚盯着厉薇薇,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

  厉薇薇拿出订婚戒指,向他求婚:“霍骁,我想嫁给你,一辈子做你的女人。”

  霍骁面带喜悦,接过厉薇薇手里的订婚戒指,为她戴在中指上。接着,两人甜美拥吻。

  全场宾客再次爆发出掌声和欢呼声,歌迪亚感动得悄悄抹眼泪。

  厉薇薇悄悄观察到歌迪亚的反应后露出胜利的笑容,她又与台下的陈亦度对视,眼中有刀光剑影,也有泛着醋味的怨恨。

  霍骁注意到厉薇薇与陈亦度的互动,脸上带着微笑,在台上示威般地把她搂得更紧。

  有法国记者问:“歌迪亚女士,你认为玲珑和DU的表现,谁更优秀,谁能得到进驻枫丹的资格?”

  歌迪亚谨慎地回答:“我承认我今天也很激动,能够见证一对恋人的幸福时刻,实在荣幸之至。不过在激动的时刻不适合做重要决定,更何况他们双方的表现都十分优秀,实在难分胜负。所以,我决定在三天之后加赛一轮,届时会有巴黎最顶尖的时尚界人士跟我一起担当评判,决定最终的结果。”

  台上的厉薇薇听了后,眼里流露一丝小失落。

  在回酒店的车上,霍骁真诚地看着厉薇薇:“结婚的事你是认真的吗?”

  厉薇薇看着手上的设计图头也不抬,轻描淡写地说:“当然是认真的。”

  霍骁迟疑:“结婚毕竟不是一件小事……”

  厉薇薇打断他:“人总是要结婚的,我已经快三十岁了,不嫁给你也得嫁给别人,还不如嫁给你省事。既节约了彼此猜测的时间,又稳固了我们合作伙伴的关系。怎么,你不愿意?”

  霍骁竭力掩饰失落:“薇薇,我对你的感情你一直都清楚。但我始终觉得,婚姻不应该用利益来衡量,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的。”

  厉薇薇语气犀利:“不用了,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考虑工作以外的事情。婚姻的本质就是互相利用,我们俩从事业上的合作伙伴上升为生活中的伴侣很顺理成章。”

  霍骁问:“这样你真的会开心吗?”

  她毫不犹豫地答:“当然,祝我们俩在新阶段的合作愉快。”

  霍骁对她笑了:“薇薇,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厉薇薇只顾着工作的事,仿佛根本没听见霍骁说的话。

  酒店大堂,厉薇薇、霍骁进门的时候与准备出门的陈亦度、蒂凡尼正好碰上。

  蒂凡尼是DU的首席设计师,此时她正跟在陈亦度的身后,穿着低胸的紧身晚礼服,一身的珠光宝气。

  看见厉薇薇,蒂凡尼不由得挺胸抬头,誓要在气势上不输给她。

  蒂凡尼挖苦说:“我今天真是开眼了,我们DU为了一场比赛只是付出了一个月的努力,而厉总可以为了一场比赛付出一辈子的努力,实在是太拼了!”

  陈亦度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恭喜二位,厉设计师不愧是时尚界的楷模,在秀场上光展示作品不够过瘾,索性连婚姻大事都一并展示了。祝你们夫唱妇随,期待二位将来在秀场上给我们带来更精彩的表演。”

  霍骁不满地说:“陈亦度,你这话什么意思?”

  厉薇薇拉住霍骁,优雅地反击:“谢谢,作为玲珑的总经理夫人,我接受你们的祝福以及你们祝福里掩饰不住的嫉妒。对了,蒂凡尼也让我大开眼界,一个总把自己打扮得那么扎眼的人,即使从未获得过老板的关注,却几年如一日地努力博人眼球,真是非常拼命。巴黎天冷,穿那么少,别感冒了。”

  说完,她挽着霍骁走了。

  蒂凡尼气得浑身发抖,陈亦度盯着厉薇薇的背影,冰冷的目光里带着一丝嫉恨。

  玲珑的大秀结束后,歌迪亚被莫凡约在巴黎塞纳河边的露天酒吧见面。

  歌迪亚一边看着莫凡刚刚交给她的一份文件,一边听他说:“您应该知道我提出的回报对枫丹集团是多么有价值,而要得到这些,您所要做的只不过是在DU和玲珑的比赛当中放弃 DU。换句话说,就是请您选择玲珑作为最后的胜利者。”

  歌迪亚放下文件,问:“你是想让我在比赛中帮你作弊?”

  莫凡笑了:“这对您来说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尤其是在这样巨大的诱惑之下。”

  歌迪亚皱眉,没有正面回答:“我能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莫凡含糊地说:“歌迪亚女士,有些事情你还是不必了解得那么清楚。这和你,和枫丹集团都没有任何关系。”

  莫凡、歌迪亚和康星身后的墙角边,一个戴鸭舌帽的男子在鬼鬼祟祟地偷听。

  莫凡送歌迪亚离开,康星落在最后,被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叫住了,康星问:“你找我?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戴鸭舌帽的男子说:“你不认识我很正常,我只是枫丹集团的一个小助理。准确地说,是前助理。”

  康星皱眉问:“你找我干什么?”

  戴鸭舌帽的男子笑了:“今晚我无意中录到了一段小视频,我相信你一定会对它感兴趣的。”

  他打开手机开始播放,偷录的视频内容恰好是莫凡叫歌迪亚不要让DU赢得比赛。

  康星顿时紧张了:“你想干吗?”

  戴鸭舌帽的男子阴笑:“很简单,就是找你要点钱花花,我刚丢了工作,手头有些紧。”

  康星打断他:“你要多少?”

  戴鸭舌帽的男子伸出五个手指:“五万欧元,你们都是谈大生意的有钱人,不会在乎这个小数目的。明天早上八点我会在你住的酒店门口把拷有视频的U盘交给你,但在那之前,我希望我的银行户头已经收到你的汇款。”

  说完,他转身就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陈亦度站在DU秀场门口,望着远处出神,他拿出了兜里的一枚小小的方形钻戒看了起来,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蒂凡尼和几个工作人员从秀场出来,一边走一边交代加赛秀的事宜。

  陈亦度看见蒂凡尼走过来,下意识地收起戒指。

  蒂凡尼察觉戒指的事,但她暂时没有表露:“明天上午你去敲定加赛秀服装的事已经安排好了。”

  陈亦度答:“明天上午我有别的安排。”

  蒂凡尼忍不住问:“你不会是想去厉薇薇的婚礼吧?你是DU的董事长,要是去闹人家的婚礼会显得我们DU非常low,你是不是对厉薇薇还旧情未了……”

  陈亦度冷冷地看着蒂凡尼,打断她:“你今天的话有点多!”

  与此同时,玲珑的秀场后台,厉薇薇工作狂一般指挥大家为加赛秀做准备。

  霍骁走到厉薇薇身边:“明天的婚礼你要选哪一件礼服?”

  厉薇薇边忙边说:“你选就好了,婚礼随便怎么样都行,不要出差错就好。”

  霍骁在原地愣了片刻,失落地转身回到了酒店。

  走在酒店健身房门外的走廊上,霍骁想到厉薇薇对婚礼冷淡的态度有些心寒。但很快他深吸一口气,重新摆出信心满满的样子。

  他路过敞开的健身房门外,正好遇到里面正恶狠狠地打沙包的陈亦度。

  陈亦度也看见了他,投以挑衅般的眼神:“敢不敢比一场?”

  霍骁不甘示弱,一边进门一边直接拉掉领带,接着扒掉西装衬衣,赤裸上身,直接上前迎战。

  两人戴着拳击手套肉搏,两个男人把心中酝酿已久的醋意在拳场上都释放出来,拳拳都透着狠劲。

  霍骁上来一拳把陈亦度撂倒:“陈亦度,你给我听好了,明天之后厉薇薇就是我霍骁的妻子!”

  陈亦度反身撂倒霍骁,冷笑说:“她心里怎么想的你最清楚!”

  霍骁将陈亦度推开:“没错,就因为我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所以明天的婚礼一定会如期举行。”

  陈亦度对着霍骁挥出一拳:“被人利用还心甘情愿,霍骁,你可真伟大!只可惜你这份真心到头来还是白费,厉薇薇根本没有心,她永远也不会爱上你!”

  霍骁一脸愤怒,也对着陈亦度狠狠挥出一拳:“我可不是你,你得不到,我未必不行!”

  两人打了一场,最后不欢而散。

  第二天的清晨,霍骁送一脸疲态的厉薇薇回到酒店套间。

  “婚礼十点准时开始,现在还有些时间,赶紧休息一下。”

  厉薇薇点头:“你先下去,等会儿在酒店门口见。”

  她穿着婚纱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美丽却疲惫的自己。此时此刻没有丝毫喜悦的心情,在无人的房间里,她终于流露出对即将到来的婚礼的茫然和不确定。

  突然想起什么,厉薇薇翻出手机里厉爸爸的照片,喃喃说:“爸爸,今天我要结婚了。可惜你喝不到我的喜酒了,你在天堂一定要保佑女儿幸福,不,我一定会幸福的!”

  她穿着婚纱下楼,电梯门正要合上的时候,陈亦度挤了进来:“我听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原来歌迪亚女士年轻时也曾经主动向丈夫求婚。厉小姐,你说是不是很巧?”

  厉薇薇虚应:“是挺巧的。”

  陈亦度冷冷地说:“你分明事先知道,所以才投其所好,故意在秀场上演了一出当众求婚的大戏。”

  他慢慢逼近,一手撑在厉薇薇身后的墙上威胁说:“如果歌迪亚知道了真相,你的手段还会奏效吗?”

  厉薇薇推开他:“不会有人相信我会用婚姻大事来炒作,而且我真的想嫁给霍骁,这只不过恰好是最适当的时机。”

  陈亦度狠狠地捏住厉薇薇推自己的手腕,盯着她的眼睛说:“你的心跳加快,分明在说谎,我不会让你这种人赢的!”

  厉薇薇冷冷回敬:“那就麻烦你拿出真本事来跟我较量,而不是在这里跟我耍嘴皮子。”

  她甩开陈亦度,走出了电梯。

  酒店门口,康星焦急地等着昨天那个戴鸭舌帽的男子。

  等戴鸭舌帽的男子守约把U盘交给他的时候,康星忍不住问:“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复制?”

  戴鸭舌帽的男子故作为难地说:“我没法证明,你只能选择相信我。而且要祈祷我的钱不要那么快花完,希望我们不会很快又见面。”

  康星看着他的背影,眼里露出一丝杀气。

  厉薇薇赶到大堂,霍骁迎了上来:“走吧,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这时,电话响了,厉薇薇翻着包接电话,不留神撞到了迎面进来的康星。

  两人的U盘都掉落在地上,康星匆匆捡起其中一个U盘就回到房间,用电脑打开后发现里面全是婚纱设计稿,这才发现自己的U盘跟厉薇薇的调了包,不由得气急败坏。

  康星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我遇上了麻烦,你马上帮我找几个人。”

  不久后,一个工人在偏僻处的小巷内收垃圾。

  工人把垃圾箱倾倒过来,一个浑身是血已经死去的人——那个勒索康星的戴鸭舌帽的男子从垃圾箱里滚了出来。

  工人吓得尖叫,然后报了警。

  另一边的厉薇薇和霍骁上车赶往教堂,霍骁握住她的手说:“这次婚礼仓促,来不及通知双方的亲戚朋友,等回国了,咱们一定再隆重地补办一次。”

  厉薇薇想要躲开,霍骁却把她的手握得更紧。

  圣心教堂门口,厉薇薇和霍骁在鲜花和欢呼声中被迎下花车,两人挽着手在一片花雨之中步入教堂。

  另一边,隐藏在路人之中的陈亦度看着厉薇薇穿着婚纱和霍骁走进教堂,露出落寞的表情。

  他失魂落魄地走到教堂门口的广场,一个街头艺人正表演着王尔德的《小王子》,路人纷纷把钱投进艺人的罐子。

  陈亦度也从自己兜里掏出什么东西,仔细看了看,最后扔在了罐子里。

  街头艺人发现扔进铁罐里的是一枚小小的方形钻石戒指,就叫住他:“先生,你的戒指。”

  “这枚戒指对我已经没有意义了。”陈亦度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掏出手机打电话:“准备好加赛秀预备的全部服装,我马上赶来敲定。”

  婚礼进行的同时,一辆车停在秀场的门口。

  几个打手模样的人从车上下来,领头的吩咐说:“目标是一个U盘,把里面所有的U盘都找出来。”

  他们迅速装扮成运送设备的工作人员来到秀场后台,到处翻箱倒柜找U盘。

  几个U盘集中起来,他们的首领看了看摇头,根本就不是他要找的,他气愤地把手中还没熄灭的烟蒂往地上一扔:“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

  教堂内,厉薇薇干巴巴地宣读誓词。

  “我厉薇薇愿意嫁给霍骁,让他做我的丈夫。我用最真诚的喜乐与你共赴新的生命,正如同你承诺将你的生命及全部的爱给我,我也同样欢喜将我的生命给你,我也将信赖你。五年来,我们一起走过风风雨雨,玲珑的每一件设计作品,都见证了我们的爱情,今天的婚礼,明天的大秀,都是我们爱情的结晶。”

  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牧师说:“现在,请霍骁先生为厉薇薇小姐戴上结婚戒指。”

  霍骁笑着拿出戒指朝厉薇薇走来,她看着戒指,脑海中却闪现出另一幕相似的场景,不由得皱起了眉。

  戒指还没戴上,欧秘书气喘吁吁地跑进来:“不好了,秀场着火了,后台的衣服快烧光了!”

  厉薇薇回过神来立刻跑出教堂,戒指跌落在地上也顾不上,霍骁失望地捡起戒指,跟在她身后离开。

  两人赶到秀场,到处浓烟滚滚。

  厉薇薇不顾消防员的阻拦,执意冲进了火场,后台已经一片狼藉,所有的衣物都已经烧毁,白色的薄纱残片在空中凄凉地飞舞。

  她一脸绝望,被霍骁搂在怀里带出了火场。

  他安慰厉薇薇:“我已经派人联系国内工厂车间清点库存服装,赶最近一班的飞机送一批新的婚纱过来,你别担心,我们还有机会……”

  她抬头说:“不用安慰我,我不会轻易认输的。”

  霍骁突然想起什么,从裤兜里拿出一个U盘交给了厉薇薇。

  “对了,你的U盘。之前你来秀场的时候落在车上了,我就帮你收起来了。”

  厉薇薇接过U盘,放回自己包里。

  另一边的康星坐在摩托车上目睹了厉薇薇放U盘的这一幕,顿时皱起了眉。

  有警察来询问秀场着火的事,怀疑是人为纵火:“你们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厉薇薇忽然起身,咬牙切齿地说:“是陈亦度做的,一定就是他!”

  酒店大堂,蒂凡尼和陈亦度正要出门。

  穿着婚纱的厉薇薇怒气冲冲地跑到陈亦度面前,后者以为她又是来跟自己吵架的:“新娘子,大喜的日子出言不逊,当心一辈子倒霉。”

  话还没说完,厉薇薇就伸手打了他一巴掌。

  陈亦度被打蒙了,他迅速反应过来,狠狠拉过厉薇薇的手,把她牢牢锁在怀里:“你疯了!”

  此时霍骁进来,见厉薇薇倒在陈亦度怀里,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个卑鄙小人!”

  陈亦度看见他,直接甩开了厉薇薇:“你们这一对可真有意思,一个在新婚当天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一个管不好女人,还管不好公司,连秀场都被火烧了。”

  霍骁气得一拳头挥向陈亦度,陈亦度身子一侧就躲开了:“自己无能只会找旁人撒气,霍总可真有出息!”

  说完,陈亦度不甘示弱地反击,两人扭打在一起。

  霍骁怒吼:“你这个伪君子,赢不了玲珑就用这种下作招数,你会遭报应的!”

  陈亦度冷笑:“遭报应的是你们吧,不择手段、毫无底线,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所以才一把火烧了你们的秀场。”

  “闭嘴,你根本就是嫉妒。”

  “嫉妒?嫉妒你要娶一个根本不爱你的女人?”

  两个男人越打越凶,厉薇薇却黯然离开。

  酒店保安把两人拉开,陈亦度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渍,整整衣服,吩咐蒂凡尼:“立即联系法国媒体,把厉薇薇假结婚企图骗取枫丹百货入驻权的事好好渲染渲染。”

  两名警察却过来拦下了陈亦度,问他:“今天上午玲珑秀场着火的时候你在哪里?”

  他答:“我去散步了,你们不会怀疑我纵火吧?”

  警察点头:“是的。经过初步盘问,我们接到了厉薇薇小姐的举报,发现你非常符合纵火犯的特征,有动机,还没有时间证人。陈先生,请你跟我们回警局一趟,协助调查。”

  陈亦度认为清者自清,尽管生气,还是跟着两个警察走了。

  厉薇薇一个人郁闷地在街上游荡,路人对新娘装扮却打扮邋遢、失魂落魄的她指指点点。

  在她身后,两个大汉正鬼鬼祟祟地跟着。

  走到一个偏僻处,他们忽然发难,上前拉扯厉薇薇的包。

  厉薇薇一边跟大汉拉扯自己的包,一边高喊呼救:“来人啊,这里有强盗!”

  争夺之中,她脚下一个不稳,连人带包掉进了一旁的塞纳河里。

  厉薇薇不会游泳,一边呛着水,一边大喊了几声救命,然后就慢慢沉入了水里。

继续阅读:“虽然一觉醒来变成了一个老女人,但总算还是个成功的老女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放弃我抓紧我(全二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