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一觉醒来变成了一个老女人,但总算还是个成功的老女人!”
苏静初2016-12-08 12:0210,649

  中国,上海。

  被路人救起之后整整两个月,厉薇薇依旧在医院昏迷不醒。

  康星一脸阴沉地从窗外盯着病床上的她,见有医生、护士走来,他立刻拉低帽檐,悄悄离开,跟霍骁在走廊上擦肩而过。

  欧秘书走在霍骁身边,边走边汇报:“巴黎警方认为秀场纵火案和厉总遇袭都是意外,跟陈亦度没有关系。”

  霍骁压根不相信这是意外,然而巴黎警方已经结案了:“求人不如求己,你立刻在巴黎当地找一家可靠的侦探社。玲珑和薇薇的账,我绝不会就这么算了!”

  他想到主治医生的话,神色凄然。

  医生认为厉薇薇很可能遭受了程度不明的脑损伤,最坏的情形就是她一直无法苏醒,让霍骁做好心理准备。

  查房的护士突然发现病房里的厉薇薇不见了,立刻冲了出来,正好碰到霍骁和欧秘书:“不好了,厉小姐不见了。”

  欧秘书大惊:“会不会是陈亦度为了泄私愤,把厉总给劫持了?”

  霍骁听得满脸焦急,只想要尽快找到厉薇薇。

  陈亦度下车后看见几个护士慌慌张张从医院冲出来,并没有在意。

  厉薇薇爬上树帮一个孩子取了风筝却下不去,正苦恼着。

  不留神她的一只鞋子从树上掉了下去,陈亦度正好经过,不由得好奇地上前捡起鞋子。

  厉薇薇脚下一滑,尖叫着从树上摔了下来,结结实实地把陈亦度压在身下,两人还嘴对嘴亲在了一起。

  她立刻跳起来,扯住陈亦度的领带:“臭流氓,居然乘人之危吃我豆腐!”

  陈亦度毫不犹豫地推开她起身:“厉薇薇,你发什么疯?”

  厉薇薇一愣:“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我知道了,你这个变态跟踪狂!”

  她挥手打了一下陈亦度的脸,被他一扭就压在树干上:“你的演技可真叫炉火纯青,在巴黎诬陷我是纵火犯,现在又骂我是流氓,这种跳梁小丑一般的把戏,你还真是玩不腻啊!”

  厉薇薇一脸迷惑,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这时有护士发现了她,大叫:“8号床在这里!”

  霍骁和欧秘书听见后,也跟着跑了过来。

  厉薇薇看见一群人向她跑过来,吓得白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陈亦度原本想扶她的,但是心里窝火,索性撒手不管。厉薇薇倒在地上,被护士七手八脚抬回病房去了。

  霍骁拦下陈亦度,满脸敌意:“你来这里做什么?”

  陈亦度冷冷地说:“当然是来看厉薇薇死了没有!”

  “我警告你,离我的女人远一点。”

  听了霍骁的话,陈亦度不由得冷笑:“那你最好把她看紧点,别让她再来招惹我!”

  说完,他扬长而去。

  霍骁看着陈亦度的背影,满眼怒火。

  霍骁匆匆回到病房,床上正捂着脑袋迷迷糊糊的厉薇薇看见他眼睛一亮:“快帮我收拾东西去机场,不然来不及参加开幕式了。”

  霍骁和欧秘书面面相觑:“什么开幕式?”

  “奥运会开幕式啊。不是约好的吗?我刚刚被电瓶车撞了一下,不过没什么事,医生都看过了,咱们赶紧去机场吧!”

  医生拦下正在找衣服的厉薇薇,问她:“你知道今年是哪一年吗?”

  她回答:“2008年啊!”

  闻言,霍骁和欧秘书都是一脸震惊。

  医生由此诊断说:“由于缺氧性脑损伤引起记忆障碍,厉小姐目前的记忆停留在七年前。对于这类逆行性遗忘,目前医学上也没有什么特别有效的治疗手段,只能多讲讲过去发生的事情,也许能帮助她尽快恢复记忆。”

  厉薇薇的病没必要继续留在医院,欧秘书和霍骁送她回家休养。

  霍骁当着厉薇薇的面打开她家的大门,一个奢华绝伦的家展现在厉薇薇的面前。

  厉薇薇简直不敢相信,不论是对家里的摆设,还是对自己拥有的那些东西。

  她瞠目结舌地问:“这,这是我家?”

  霍骁点头:“当然!”

  厉薇薇愣愣地对霍骁说:“你打我一下!”

  霍骁愣了:“干吗?”

  厉薇薇瞪大眼说:“我觉得我是在做梦,你不打我,我就该当真了!”

  霍骁好笑,却没舍得打她。

  厉薇薇见他不动手,就动手打了霍骁一下,霍骁痛得叫了一声。

  她看着霍骁的反应喃喃说:“看来是真的。”

  厉薇薇走进客厅,这儿摸摸那儿看看,不敢相信地嘀咕:“这些东西真的都是我的?”

  趁着厉薇薇没注意,霍骁悄悄进了书房,把墙上挂着的厉薇薇父亲的遗像摘下,对着遗像说:“对不起了,叔叔。”

  厉薇薇忽然开门走了进来,他还没来得及把遗像放进抽屉里藏好,只能藏在身后。

  幸好她就对着满屋的书惊叹了一句便去了其他房间,霍骁连忙把遗像藏好。

  进了衣帽间,厉薇薇刚打开衣橱就傻眼了,因为眼前是一水的大牌衣服。

  她再打开鞋柜,也是各种款式的奢侈鞋品。

  首饰柜里,是琳琅满目的各色珠宝。

  包柜里则是一柜子各种大牌包包,按照颜色整齐摆好。

  厉薇薇站在衣帽间里幸福得差点跌倒,霍骁连忙在身后把她扶住。

  厉薇薇嚷嚷:“我发财了!”

  霍骁无奈地纠正她说:“是成功了。”

  厉薇薇感叹:“虽然一觉醒来变成了一个老女人,但总算还是个成功的老女人!”

  她高兴地搭着霍骁的肩膀:“好兄弟,为了庆祝我一觉醒来就突然从屌丝变成白富美,我请你吃大餐!”

  霍骁发现厉薇薇所谓的大餐不过是在路边撸串,愣愣地被她拉着坐下。

  烤串和啤酒摆了一桌,霍骁受不了这个,摇头说:“我不吃,不过我陪着你。”

  厉薇薇吃着烤串,好奇地问他:“我到底是怎么发财的?彩票中奖了?”

  霍骁回答说:“五年前我们合作创立了玲珑,大获成功。”

  闻言,厉薇薇恍然大悟:“我就知道你聪明又够义气,跟你合作是一百个靠谱。”

  霍骁笑了:“你也很厉害,现在是国内一流的服装设计师了。”

  看厉薇薇不信,他从包里拿出了一本杂志,封面就是她本人。

  厉薇薇抱着杂志猛亲封面:“好像没吃什么苦头,梦想就成真了。”

  霍骁并不赞同:“你吃了很多苦,今天所有的成就都是你辛辛苦苦打拼来的。”

  厉薇薇点头,对着他举起酒杯:“为了三十岁的我,干杯!”

  霍骁笑着跟她碰了碰杯,又听厉薇薇问:“对了,你今年也有三十二岁了,还单身吗?”

  “有未婚妻,她长得漂亮,性格也好。”

  厉薇薇更好奇了:“谁啊,我认识吗?”

  霍骁看着她:“就是你。”

  厉薇薇惊得一口酒全部喷了出来。

  见她不信,霍骁拿出手机,给厉薇薇看了她在秀场当众向自己求婚的视频。

  “原来我们之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厉薇薇闭上眼,脑海里是一个男人和她牵手漫步的画面,却看不清男人的脸,不由得迟疑地问,“我爱的人真的是你吗?”

  霍骁毫不犹豫地回答:“是我。”

  他深情地看着厉薇薇,两人之间越来越近,她却突然笑着推开霍骁:“哈哈,我一想起你小时候流着鼻涕穿着开裆裤坐在地上哭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笑。”

  霍骁对厉薇薇晃着手里的视频:“铁证如山,就算你失忆了也不能赖账。”

  厉薇薇懊恼地说:“连自己的好兄弟都下手,我还是人吗?就算是嫁不出去,也不能祸害霍骁啊!”

  霍骁看到她这个样子简直哭笑不得,厉薇薇又拍拍霍骁的脸当作安慰:“实在对不起了,我的好霍骁,我的好兄弟,我真的不该对你有非分之想,我替三十岁的厉薇薇向你道歉!”

  霍骁的表情无奈至极,但也只得暂时投降:“好好好,因为你这段时间失忆了,所以你说什么我都不怪你,就当是放你长假好了,我会耐心等你恢复的!不过你要向我保证,这段时间你可不能喜欢上别的男人。”

  她瞪了霍骁一眼,拿出自己的手机:“你管得真多!我得给我爸打个电话,怎么回来都没看见他?”

  霍骁顿时紧张了:“都这么晚了,别打了吧。”

  厉薇薇反驳说:“我爸是夜猫子,这个点清醒着呢!”

  看她拨通了电话,霍骁着急,无力地阻止:“你爸也许打牌正打到兴头上,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不好吗?”

  说完,他就要去抢手机。

  突然手机里传来语音留言:“老厉我托闺女的福,去欧洲豪华游了,现在正在坐豪华游轮畅游地中海,国际长途话费太贵,有事请在嘀声后发短信啊,嘀!”

  霍骁暗自松了一口气,厉薇薇幸福地笑了,感慨地说:“我发达了,可以让爸爸去欧洲豪华游了!”

  她想想又觉得不对劲:“你说我老爸连豪华游轮都坐了,还舍不得打长途电话?这也太抠门了吧?”

  闻言,霍骁尴尬地笑了。

  第二天大清早醒来,厉薇薇在床上睡成一个“大”字,名牌包包、鞋子堆了一床。

  她翻身看到手边的包包,心情大好,抱着亲了又亲:“果然‘包’治百病啊!”

  这时客厅传来说话声,厉薇薇起来将门打开一条缝偷看。

  欧秘书在客厅里对霍骁说:“公司现在是最需要厉总的时候,厉总昏迷了这么长时间,公司业绩已经让DU超过不少,再这样下去一定会输给DU的!”

  霍骁摇头:“不行,薇薇现在失忆,身体也刚刚恢复,我不想让她再为公司的事情操心。”

  欧秘书着急了:“可是现在除了厉总没人能挽回局面,到时勇总一定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您身上。”

  霍骁吩咐说:“对我来说,薇薇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记住,不许拿公司的事情去烦薇薇。”

  欧秘书无奈,只好答应下来:“我送您回公司?”

  霍骁摆手:“不用,你留下来照顾好薇薇。”

  说完,他匆匆离开了。

  厉薇薇开门出来,假装刚睡醒的样子。

  欧秘书毕恭毕敬地打招呼:“厉总。”

  她看到一桌子早餐,惊讶地问:“这都是你做的?”

  欧秘书摇头:“是霍总做的, 担心你早上没的吃。”

  厉薇薇一听,想到之前霍骁的话,顿时一脸感动。

  欧秘书看着厉薇薇吃饭,一脸的愁容。

  厉薇薇瞄了一眼欧秘书,问他:“你是霍骁的秘书?”

  欧秘书点头:“是,我姓欧,单名一个叶字。”

  厉薇薇又问:“欧秘书,公司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欧秘书立刻摇头撒谎说:“没有,公司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厉总,你别操心,好好养病。”

  她听了眼珠一转,放下勺子,按住脑袋:“啊呀,头好痛!”

  欧秘书吓坏了:“厉总,你怎么了?”

  厉薇薇趴在桌上号啕,欧秘书急忙凑近她看。

  她突然抬头,把欧秘书吓了一跳。

  厉薇薇正色看着欧秘书。

  “厉总,你——”

  厉薇薇打断他说:“我恢复记忆了!”

  欧秘书一脸惊喜:“啊?真的吗?”

  说完,他又不信了:“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厉薇薇瞪着欧秘书看,欧秘书被看得心里发毛,忍不住伸手摸自己的脸。

  “几天不见,你脸上的褶子怎么这么多了?”

  欧秘书紧张了:“天哪!真的吗?我上个月才打过玻尿酸啊!”

  厉薇薇想笑,又拼命忍住:“这两个月我不在公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欧秘书欲言又止。

  厉薇薇翻个白眼,有些不耐烦地开口:“不肯说是吧?那我打电话问别人!”

  厉薇薇拿出手机,作势要打电话,欧秘书吓坏了,急忙摁住她:“厉总,我说我说!您恢复记忆实在是太好了,公司出大事了,非您出马不行啊!”

  知道她昏迷这段时间,玲珑的设计师陆陆续续被DU挖走了,厉薇薇就冷笑着拍案而起:“陈亦度挺有种啊,居然敢趁我病着来抢我的人,我倒是要见识一下你是个什么狠角色!”

  说着,她就要往外走。

  欧秘书一脸迷茫:“厉总,我们要去哪儿?”

  厉薇薇不耐烦地答:“当然是去找陈亦度啊!”

  欧秘书拉住厉薇薇,指指她的睡衣,问她:“厉总,您要这么出门吗?”

  厉薇薇顿时尴尬了:“你等着,我先去换套衣服!”

  等她穿着不合时宜的鲜艳衣服出来,欧秘书傻眼了,很快又怀疑地问:“厉总,您是真的恢复记忆了吗?”

  厉薇薇觉得自己也没必要装了,对着欧秘书做了一个鬼脸,把他吓一跳:“你骗我!”

  “骗你又怎么样,反正我就是要去公司,你爱去不去!”

  欧秘书急了:“等等!厉总,这样去,不穿帮才怪呢!等我出马,帮你改造改造。”

  玲珑公司门口,一副传统女魔头打扮的厉薇薇下车了。

  欧秘书跟在她身边,小心翼翼地提醒:“记住,千万别穿帮了!”

  厉薇薇不以为意:“不就是面无表情,只管吓唬人嘛!”

  说完,她直接往前走。

  欧秘书立刻纠正:“那边是厕所,公司往这边走。”

  厉薇薇这才昂首挺胸地进门,职员们立刻就感受到她扑面而来的杀气。

  珍妮看见她突然来上班,语无伦次地上前汇报工作:“厉总,您来了。这两个月的工作室日志已经做好了,请您过目。”

  厉薇薇没听清:“什么?”

  珍妮吓得手上的资料全都掉在地上:“厉总,对不起!”

  厉薇薇还想帮珍妮捡,欧秘书在一旁猛咳嗽,她只好一脚踩在地上的资料上。

  珍妮吓坏了:“对不起,厉总,两个月的日志是有点少,是我不够仔细,我会写好检讨书,半个小时后,您会在办公桌上看到它!”

  厉薇薇愣愣地收起脚,扬长而去。

  她身后的欧秘书安慰地拍拍珍妮的背:“别害怕,没事的。”

  珍妮感激地点头。

  厉薇薇路过展示厅时,男模正在试衣服。她脚下突然一停,一直端着的杀气突然全部卸光,因为看见了一屋子半裸的帅气男模。

  男模们一看见她立刻围上去讨好:“厉总,好久不见,我们都想你了!”

  厉薇薇笑得春心荡漾,差点幸福得昏过去,伸手就要摸一摸男模的人鱼线。

  看到欧秘书猛对她使眼色,厉薇薇只好收住手,板起脸,指着男模,没事找事地开训:“你是不是熬夜打游戏了,眼圈这么黑?还有你,鼻毛都露出来了,太恶心了!”

  被训斥的男模连忙照镜子审视自己。

  其中一个最帅气的男模冲厉薇薇抛出媚眼:“厉爷,那你看我怎么样?”

  厉薇薇开始鸡蛋里面挑骨头:“你眼角有细纹,应该去打点那个什么玻尿酸!”

  说完她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忍不住回头看。

  欧秘书小声提醒她:“别看了,厉总!”

  厉薇薇叹气:“唉,他们是知道我来,特地穿那么低的腰给我看?”

  欧秘书听了,哭笑不得:“这是最近几年流行的,露人鱼线。”

  厉薇薇赞叹说:“这流行我喜欢!”

  公司会议室内,霍锐勇拿着一支亮闪闪的笔,笔的一端还带着羽毛,他嘲讽地说:“从此君王不早朝,整整两个月的时间,你们都见识到了我们的小霍总是怎么管理公司的吧?”

  在座的人都不说话。

  霍骁表情平静,不以为意。

  霍锐勇一边说话,一边很难受地拉了一下自己系得过紧的领口:“我们玲珑之所以能走到今天,靠的是厉薇薇一个人吗?当然不是!现在倒好,设计总监昏迷,总经理什么都不管,公司里优秀的人才一个一个都被DU挖走了,再这么下去可怎么办?”

  众高管附和他说:“是啊,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啊!”

  霍锐强表情沉静,责备地看了一眼霍骁。

  霍骁的脸色依旧平静。

  霍锐勇继续说:“我觉得,在这样危急的形势下想要力挽狂澜,必须得有一个真正走在时尚前沿的人出来主持大局。”

  说着,他悄悄对朱秘书使眼色。

  朱秘书立刻会意,开口提议说:“我觉得霍总不如一心一意照顾厉总,公司的事情干脆交给勇总来管。”

  众高管听了,一个个点头附和。

  霍锐勇很高兴,一边拉领子一边对着霍锐强说:“大哥,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接下来就看您的决定了。”

  霍锐强点点头,问:“霍骁,你还有什么话说?”

  霍骁没说话,看着勇总被一颗扣子憋得面色通红,走过去帮他把扣子解开。

  霍锐勇立刻紧张了,问他:“你要干吗?”

  闻言,霍骁故作惊奇:“二叔难道不知道?如果不打领带,衬衣领口的第一颗纽扣是不能扣上的。”

  霍锐勇愣了愣,神情尴尬。

  霍骁继续和颜悦色地说:“连最基本的穿衣规则都不懂,恐怕二叔并不是这个公司里品位最好、最懂时尚的人。”

  霍锐勇反驳说:“品位好就能打理好公司了吗?你品位好,也不看看公司的业绩怎么样了,这样下去能打败DU,进驻枫丹吗?”

  霍骁解释:“上次枫丹百货的PK被临时取消了,这两个月来我一直在和枫丹的高层沟通,终于又争取到了一次机会。歌迪亚女士表示将以未来一年在中国国内的销售业绩作为考核标准,业绩更优秀的品牌将会获得入驻枫丹的机会,从而一举打开国际市场。”

  霍锐勇冷笑:“这有什么用,我们现在业绩这么差,一年后只会死得更难看而已!”

  霍骁皱眉:“如果薇薇康复,重新回归玲珑,就一定可以战胜DU。”

  霍锐勇继续冷笑:“厉总都在床上躺两个月了,她回得来吗?”

  这时厉薇薇推门而入,听到霍锐勇的话,不服气地说:“我说你这油头大叔,凭什么咒我?”

  会议室的众人看见她突然出现,神色很是意外。

  霍骁想要拦,却来不及了。

  霍锐勇转头,眼睛都直了:“什么,你叫我油头大叔?”

  厉薇薇看到油头大叔竟然是霍锐勇,顿觉不好意思,又看到主位上还坐着霍锐强,于是咧嘴挥手:“霍伯伯好!”

  霍骁和众人一听,又是一愣。

  霍锐强看到厉薇薇这个样子和自己打招呼不由得一愣,先是微笑,然后又继续板起脸,见霍骁想拦住厉薇薇,就伸手拉住霍骁。

  厉薇薇叉着腰对勇总说:“大不了我的烂摊子我来收拾,公司交给你,我还不放心呢!”

  看见有高管低头偷笑,霍锐勇气坏了。

  “大哥,你看见没,厉薇薇一直就是这么嚣张,对我这个长辈也是,实在是太不尊重人了!”

  这时霍锐强起身发话:“既然薇薇身体恢复了,还这么有干劲,那就立刻去把DU挖走的那些人都找回来!如果你五天内把人找回来,刚才他的提议我们就不予采纳。”

  霍锐勇觉得哥哥是在帮自己,格外高兴:“大哥的决定我举双手赞成。”

  霍骁皱眉,想要阻止:“可是,薇薇她刚刚出院……”

  厉薇薇打断他的话,一脸无所谓:“找回来就找回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大家达成共识,会议就此结束,霍骁和厉薇薇送霍锐强下楼。

  霍锐强回头,看着厉薇薇,目光变得亲切:“薇薇,你的身体恢复得怎样,真的能回公司了吗?”

  霍骁想要接话:“爸爸……”

  霍锐强打断他:“我在和薇薇说话,你不要插嘴。”

  厉薇薇连忙说:“霍伯伯,谢谢您的关心,我现在已经好了!”

  霍锐强点点头:“希望你能体谅我的一片苦心,你昏迷了两个月,公司内部人事动荡,风言风语不少。之所以让你亲自把那些人找回来,就是要让那些说闲话的人闭嘴,我相信这样的小事对你来说不算什么!”

  听完,厉薇薇点头表示赞同。

  等霍锐强离开,厉薇薇看着他的背影,悄悄问霍骁:“你爸爸是不是也打了玻尿酸,怎么一点都不显老?”

  霍骁听了,顿时哭笑不得。

  回到别墅,厉薇薇坐在霍骁对面漫不经心地吃着坚果,霍骁坐在沙发上正犯愁地拿着iPad编辑着备忘录。

  “DU是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也是仇家!如果你在要人的过程中一不小心暴露了自己失忆的状况,被他们拿来当作把柄,到时就算你把我们的人都要回来,玲珑也完蛋了!”

  霍骁严肃的表情让厉薇薇觉得事情很严重,她有些郁闷地说:“我是有点冲动,可是你说过玲珑是我们俩一起创立的,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它被你叔叔夺走啊!”

  霍骁叹气:“我再想想办法吧。”

  厉薇薇毫不犹豫地说:“还有什么好想的,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我假装没失忆,冒充以前的厉薇薇去拯救玲珑!”

  霍骁听着哭笑不得:“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就算你要假装没失忆,也要做些功课才好吧。”

  他把手里的iPad递了过去:“我帮你整理了一个备忘录,里面有你这七年里所有认识的人,还有经历过的事情。”

  厉薇薇感激地接过:“不愧是好兄弟,真是体贴!”

  霍骁叮嘱她:“好好学习,在你记下这个备忘录里所有的东西之前,公司的事情你不许插手,凡事有我,明白吗?”

  厉薇薇笑了:“瞧你那德行,小时候可都是我罩着你的,现在你倒扬眉吐气啦!”

  “好好记,回头考你!”

  霍骁离开后,厉薇薇打开iPad上的备忘录看,发现里面记的第一个人就是陈亦度。

  只见他的头像边上赫然写着两个血红的大字“仇人”,友好指数负五,画了五个地雷。

  厉薇薇大惊失色:“什么,原来那个大色狼就是陈亦度!”

  一想到在医院她从树上摔下来的时候跟陈亦度嘴对嘴,厉薇薇就咬牙切齿,一怒之下捏碎了手里的纸皮核桃:“变态,果然是个大浑蛋!”

  对着备忘录研究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厉薇薇换了一身鲜艳的衣服,一副年轻女孩子的打扮离开别墅,气冲冲地说:“陈亦度,大色狼!大浑蛋!敢抢我的人,你今天死定了!”

  她抱着iPad下出租车,来到大楼下,手指划过iPad屏幕上乔治、老万、苏菲的照片。

  接着厉薇薇抬头看着DU集团的标志,给自己鼓气:“乔治、老万、苏菲,兄弟们,我来救你们啦!”

  陈亦度此时正在DU的展示厅忙着指导布置展台:“最重要的是灯光,你让他们严格按照效果图来。”

  “是,陈总。”

  这时曹钟过来说:“陈总,玲珑的那几个设计师已经在会议室了。”

  陈亦度冷冷地说:“让他们等着。”

  曹钟犹豫了:“这样会不会不太尊重人?”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他们能在玲珑最困难的时候背叛,这样的人不配得到尊重。”

  曹钟疑惑了:“既然您都不信任他们,为什么还要出重金把人挖过来呢?”

  陈亦度冷笑:“优秀的设计师DU从来都不缺,但如果能让玲珑从此无人可用,我不介意多花点钱。”

  苏菲、老万和乔治忐忑不安地等待着,过了许久,陈亦度才在蒂凡尼的陪同下不慌不忙地进来,看了看眼前的三个人,又看了看桌子上的资料。

  蒂凡尼介绍说:“这三位就是玲珑设计部的核心成员,设计师苏菲和乔治,还有打板高手老万。”

  陈亦度面无表情地冲三人点了点头:“既然你们选择了DU,就应该明白自己今后的立场,我不希望看到你们和玲珑再有任何交集。”

  蒂凡尼把三份合同放在三人面前:“这是合同,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给你们的年薪是玲珑的两倍。”

  苏菲、乔治和老万拿起合同,有些犹豫,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

  蒂凡尼看着几人:“你们不会是还舍不得厉薇薇吧?别忘了她平时是怎么刁难你们、剥削你们、侮辱你们的!”

  陈亦度冷笑一声,神情不悦:“看来各位还没想明白,那就不要耽误彼此的时间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各位一句,时尚圈很小,风言风语却很多,你们今天踏进了DU的大门,就算不签这个合同,恐怕也回不了玲珑了。”

  说完,他给蒂凡尼使了个眼色便离开了。后者会意,眼神犀利地看着三人:“识时务者为俊杰,厉薇薇就算身体康复,玲珑恐怕也没实力再和DU竞争了。更何况你们现在也回不了玲珑了,还是多为自己的前途着想,赶紧签了吧!”

  三人面面相觑,抖着手签了合同。

  就在此时,楼下传来厉薇薇的尖叫声:“你们放开我!”

  蒂凡尼和三人都是一惊,趴在窗口往下看。厉薇薇被两个门卫一左一右地拎着扔出去,她披头散发勾着脚去捡鞋,样子十分狼狈。

  蒂凡尼得意了:“看见了吗,连厉薇薇现在都是这副狼狈样,玲珑还能有什么未来?”

  老万战战兢兢地问蒂凡尼:“我们几个既然签了合同,那在DU会担任什么样的职务?”

  蒂凡尼挑眉:“那要看你们的能力了。”

  苏菲急忙拿出自己的设计稿给蒂凡尼看:“这是我去年参加时尚设计大赛的获奖作品,我相信它可以说明我的实力。”

  蒂凡尼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这种乡土印花布的创意,早就过时了,垃圾!”

  苏菲吃惊地看着蒂凡尼毫不犹豫地将设计稿撕碎扔到了垃圾堆里,还鄙夷地说:“这种水平在我们DU,还得再练练。”

  闻言,苏菲十分受挫。

  乔治不高兴了:“你这不是瞧不起人吗?”

  蒂凡尼笑了:“你们既然有弃暗投明的勇气,难道没有重新开始的决心吗?”

  老万看着她:“你就直说打算让我们做什么吧!”

  蒂凡尼看着几人:“眼下倒是有一份工作很适合你们。”

  等去了工作间,三人发现自己要和另外两个玲珑的老员工在婚纱上钉珠片,这才发觉他们被骗了。

  他们不由得懊恼起来,在玲珑的时候,不管厉薇薇多苛刻,好歹能学到东西,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霍骁急匆匆开车赶来,发现厉薇薇泰然自若地坐在大楼外的阶梯上。

  他来到厉薇薇面前,陪着她一起坐下:“你去DU闹事了?”

  厉薇薇叹气,看了看门口的保安:“首战告负,门都进不去。”

  霍骁劝她说:“先回去吧,我来想办法。”

  厉薇薇摇头:“我不会就这么算了,里面是他们的地盘,外面他们总管不着了吧?我今天一定要把我的人抢回来!”

  霍骁叹气:“欧秘书打听过了,他们合同都签了,恐怕你坐在这里也没有用,走吧。”

  厉薇薇不肯放弃:“我就不信了,我们既然都在一起共事好几年了,总会有感情的吧,我就算是求,也要把他们求回来!”

  霍骁一听,不由得苦笑:“他们对你可能没那么多感情。”

  她不明白了:“为什么?”

  霍骁欲言又止,厉薇薇只好把胳膊架在他的脖子上,强迫他说实话。

  “你经常强迫老万加班,骂他工作不仔细,嘲笑乔治品位低俗,扣他的薪水,还撕碎过苏菲的设计稿,恐怕他们早就对你耿耿于怀了。”

  听了霍骁的话,她不由得一怔:“我居然这么变态?”

  厉薇薇叹息,一脸歉意地看着霍骁:“都怪我,是我连累了你。”

  霍骁笑笑,安慰她:“你别这么说,其实错都在我。是我没有把你保护好,才让你溺水受伤的。”

  厉薇薇满脸沮丧:“你别安慰我了,我本来以为失忆后的自己已经很麻烦了,没想到失忆前的厉薇薇更是个惹祸精!”

  此时,一个清洁工出来往门口的垃圾桶里丢垃圾。

  几张碎纸片飘到厉薇薇脚下,她觉得不对,捡起来定睛一看:“苏菲?”

  霍骁也凑过来看:“没错,这是苏菲的设计稿,这是她的签名。”

  厉薇薇听了,急忙阻止清洁工:“等一等!”

  她走过去,把苏菲的设计稿碎片塞进自己袋子里。

  霍骁叹气:“看来,苏菲他们在DU也不是那么顺利。”

  厉薇薇气得要命:“我说什么也要救他们出来!”

  晚上,厉薇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看到手机上自己和爸爸的合影,想了想,给爸爸发了短信。

  霍骁在卧室里正看着桌上的一张合影,照片上是厉薇薇二十出头的样子。想到现在厉薇薇变身女萝莉淘气可爱的样子,他忍不住发笑。

  这时房间里响起手机的声音,他从枕头下拿出另外一部手机,上面赫然是厉薇薇的短信:老爸,怎么办,我好像闯祸了,很对不起霍骁,作为好闺密,我不但帮不了他,还给他添了更多的麻烦!

  霍骁欣慰地笑笑,回了短信。

  另一边厉薇薇收到了“爸爸”的短信:丫头,爸爸相信你的能力,你是最棒的!

  她高兴地收起手机,起来把自己换下的衣服挂好,突然摸到揣在兜里的设计稿碎片。

  厉薇薇坐在桌前把碎片拼好,喃喃自语:“设计得很好啊,为什么不要呢?”

  她盯着设计图看,想到霍骁说自己还撕过苏菲的设计图,突然眼睛一亮:有了!

继续阅读:“她好像突然变了,是她但又似乎不像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放弃我抓紧我(全二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