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子非子鱼
弥砂2016-12-06 19:113,303

  风千影有些莫名地看着他们,问道:“你们围着小影做什么,江湖令不是已经还给你们了吗?”

  为首的那个弟子说:“魔教偷了江湖令,而现在江湖令在你的身上,你一定与魔教的人脱不了干系!”

  风千影只觉得冤枉,万爷已经呵斥了那帮弟子,道:“不可对贵客无礼!”

  风千影正在气头上,那些弟子又来火上浇油,她就愈发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如果小影和魔教有关系,那小影拿着江湖令回来做什么?你用你的猪脑子想一想好不好?”

  “小影!不得无礼!”贺宇言训斥,然后对万爷说:“师妹无礼,还请万爷见谅。不过小影绝对不会和魔教有关系的,个中缘由,我们定会问个明白。”

  “无妨,江湖令回来了就好。小影姑娘受了委屈,赶紧回房休息吧。我们会再调查的。”

  风千影气呼呼地要回客房,贺宇言拦下她,说:“你要去哪儿?还不跟我和大师兄回去!”

  风千影还在闹脾气,一把推开贺宇言就往前走。凌听雨微微皱眉,下一瞬,风千影就被他拎在了手里。

  风千影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还情不自禁地开始犯花痴。

  现在,离师兄好近好近,都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竹叶香,好幸福哦。

  贺宇言清晰地看到了风千影表情的变化,愈发觉得“拆散”他们的计划刻不容缓。

  风千影一路被提溜了回去,然后被毫不怜惜地随手扔在了地上。风千影揉了揉被摔疼的小屁屁老实地站了起来。不得不说,不生气的风千影在凌听雨面前乖顺的就像一只小绵羊。

  “师兄……”

  “江湖令为何会在你的身上?”

  “我也不知道。它自己从我身上掉下来的。”

  “你和倾国去小树林干什么?”

  风千影避重就轻地回答:“告别。”

  “你从去到回来的路上,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没有。”

  “不可能,!”贺宇言急了,“你快仔细想想!”

  风千影仔细回想了一下,然后说:“真的没有奇怪的事情,只是在路上被人撞了一下。”

  倾国偷窃江湖令的嫌疑被洗清,唯一有嫌疑的就是那个贼人。但是想不通的是,他既然有那么好的功夫,又为什么会故意让自己处于弱势呢?

  不过这次任务算是结束了。风千影想着他们应该可以回万华门去了,可万爷通知他们,他已经和秦晋打过招呼了,再过半个月左右就是武林大会,到时候秦晋他们也会过来,就让凌听雨他们三个在这里继续住下去,也免去了奔波之苦。

  风千影是真心不想再留在万府了。因为那天带头围住她的那个弟子不管万爷是如何说的,看到风千影还是一口一个妖女的叫着。风千影威胁他会去告诉万爷,他就嘲笑风千影只会用这种不入流的方式对付他。于是,风千影打算和他斗志斗勇,用实力一决高下。

  这个弟子是万府的二弟子万子鱼,弟子中的第二把交椅。

  风千影搞明白他的名字之后,特意跑到他面前嘲笑了他一番。

  “你大师兄叫万子凤,虽然我觉得这该说女孩子的名字,但是不得不说那也是人中龙凤。你三师弟叫万子虎,是林中大王。你叫万子鱼,说白了就是一条任人宰杀的鱼!你的师父好生偏心啊,他一定不喜欢你吧?”

  万子鱼冷哼一声,嘲笑道:“你这个黄毛丫头知道些什么?鱼可跃龙门化为龙,那可不比我大师兄威风多了。师父给我起这个名字,是要我多多磨练自己。再者,子非鱼,安之鱼之乐?子非子鱼,安之子鱼之乐?”

  风千影被他辩驳地无话可说,输了就得听骂。万子鱼说:“妖女,你还是多读些书再来吧。”

  风千影是知道那些典故书籍的,只是一心想着嘲笑他,就给忘记了。现在反而被教训嘲笑了一顿,她越发觉得自己文也不行,武也不行。于是,她立刻去找凌听雨,让他教她武功。

  凌听雨道:“我不是正教着吗?”

  “小影不要再蹲马步了!小影要学招式!招式!”

  “扎马步是为了你根基稳固,这样才能学好武功。”

  “那轻功呢?轻功不用根基稳固吧,轻功是让人往上飞的啊!”

  凌听雨递了一杯茶给她,问道:“为何突然着急学武功?”

  “那个万子鱼老和小影过不去,小影要教训他!”

  “我同你说过,学武功不是恃强凌弱的。”

  “可是师兄,现在小影是弱者。”

  凌听雨在蒲团上坐下,指向他对面的蒲团,对风千影说:“过来打坐冥想。”

  “小影要学武功!”

  “你学武的目的不对。”

  风千影吐了吐舌头,想:师父和秦情姐姐说小影入门的目的也不对。

  “还不快坐下。”

  风千影在凌听雨面前都是乖乖的,所以他这样说她,她也不会像和师父还有秦情姐姐一样同他争辩,她只会老老实实地坐下来,打坐冥想。这和让孙悟空打坐念经是一个道理,没多久,她就睁开了眼睛,偷偷地看着凌听雨。就在对面,伸手就可以碰到的距离……想着想着,风千影就慢慢地探出了手,然后又立刻拍掉,发出了“啪”的一声。

  “专心。”

  风千影一吓,立刻恢复姿势,闭上眼睛。不出一会儿,她又睁开了眼睛。这次她可学乖了,不敢发出一丁点儿的声响,只是盯着凌听雨的脸看,如痴如醉。

  “大师兄。”贺宇言走了进来,看到此情此景,惟有一阵叹息。而风千影,因为贺宇言破坏了那么美好静谧地让她忽视了时间流逝的时光而愤恨不已。凌听雨一睁眼,就看到了她懊恼的小表情。

  “师弟,何事。”

  “万爷说府里没有丢其他贵重的东西,魔教可能只是想给我们一个警告。”

  “知道了。”

  风千影心里喊着让贺宇言快走,可贺宇言却对她说:“不要再在这里吵扰了大师兄,快去外头蹲马步去!”

  风千影看向凌听雨,他问:“可明白自己错在了哪里?”

  “没有!”这样就可以继续留下来了吧?“那明日再想吧。”

  风千影晕倒,然后就被贺宇言扛了出去。

  “好了好了贺宇言,我可以自己走!”

  贺宇言这才把风千影放了下来,苦口婆心地劝说:“小影,你还是断了这个念想吧,以大师兄的性子,又怎么会和你在一起呢?”

  风千影眨了眨眼睛,说:“不会啊,小影现在不就和师兄在一起吗?”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贺宇言终于明白了秦情当时的感受。他们已经看到了风千影的未来,可是风千影没有,她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可以跟着凌听雨就好。但是事实上,越简单的幸福是越难实现的,而人往往是“得寸进尺”尝到了甜头,想要的就会更多,所以一定要让他们分开才行。

  和风千影说不通,贺宇言就不与她多费唇舌,让她自己去蹲马步,心里盘算着等秦晋来了和他商量一下这件事情。

  风千影假模假样地蹲着马步,看着贺宇言走了,就又不安分了。她站起来,仔细回忆了洛铭夕教的心法和步数,像模像样地练了起来,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她就能翻个墙什么的了。

  她刚站到墙上,万子鱼突然走进她的视线,大叫道:“来贼了!来贼了!有贼啊!”

  风千影受了惊吓,一失足跌下了墙,疼得眼泪都飙出来了。

  万子鱼哈哈大笑:“妖女,原来你就只有这点本事,我还真是高估了你。”

  风千影忿忿不平地替自己辩解:“小影才入门没有十天,刚刚开始学武功,这样不是很正常吗?”

  “哦?”万子鱼挑眉,眼神里充满了怀疑,“你入门还没有十天就会翻墙,还说自己不是妖女?依照万华门的规矩,蹲马步没有一个月,是不准学任何武功的。”

  风千影这下是真的慌了,还有一些心虚。轻功是洛铭夕教她的,而洛铭夕是魔教洛河宫的少主,其实自己的确和魔教是有些联系的……不对不对不对,洛铭夕又不是坏人!

  “怎么?你说不出话来了吧。”

  风千影继续争辩:“你哪只眼睛看到小影是靠武功上去的,小影明明是自己爬上去的!”

  “哎哟哟哟!”万子鱼连连鼓掌,“你是我们万府的贵客,居然在万府爬墙,这让凌公子还有贺公子知道了,只道是我们万府招待不周呢!”

  风千影知道他在吓唬她,但是她也不会轻易服输,只说:“小影只是觉得太无聊了,与你们无关。你放心,小影不会告诉两位师兄的,你放心地走吧。”

  万子鱼不屑地冷笑:“妖女就是妖女,说个我都不会,老是小影小影的。你可看见过其他人这样说话?”

  风千影语塞,心情突然沉入谷地,也不像平时一样继续和万子鱼争吵,而是傲娇地扬长而去,反而让万子鱼觉得很没有意思。

  “师兄,小影一直小影小影的,是不是不对啊?”

  “没有不对。”

  “那万子鱼为什么还要说我?”

  “你理旁人做什么。”

继续阅读:第五章 我是小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思成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