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公子铭夕
弥砂2016-12-06 19:113,280

  凌听雨和贺宇言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凌听雨不言不语,贺宇言却又忆起自己第一眼看到倾国时一闪而过的想法,越发觉得不错。

  “大师兄,如果这个倾国身份清白,其实把小影许给他也不错。”

  凌听雨只是“嗯”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贺宇言追上他,问:“大师兄,我们不保护小影了?”

  “他的目标不是小影。”

  倾国帮小影包扎好伤口后立刻退开了一点距离。风千影的脸颊红扑扑的,再看倾国神情自若,便又觉得是自己太矫情了。索性收拾客房的丫鬟们出来了,在凉亭外站成了一排。风千影率先走出了凉亭,送倾国到客房门口,又客套了几句,然后回房休息。

  那一晚,除了之前的贼人还寻不到踪迹以外,并没有其他异样。

  贼人一日找不到,万爷也就一日不放心,风千影也就一日一日地在万府里蹲马步。倾国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硬是以“保护风千影的安全”为借口,日复一日地留了下来。而他,也在观摩了风千影蹲了几天马步之后再一次多管闲事。

  “小影,怎么只见你每天蹲马步,也不练练其他的功夫?”

  风千影尴尬地笑了笑,说:“小影刚入师门,自然是得从头学起。”

  “可是你连个防身的招数都没有,未免也太危险了。如果你会个一招半式,那夜也不至于被贼人劫持。”

  风千影继续尴尬:“学武功……要循序渐进。”

  “话虽如此,可现在不是在你的师门,自然要做一些改变。”

  风千影站直了身体,抖了抖发麻僵硬的双腿,对倾国说:“谢谢倾国,小影这就去找师兄学个一招半式的。”

  倾国伸手拉住风千影的衣领,把她提溜回来,道:“我看你那两个师兄的性子都古板的很。这样吧,我教你如何?”

  风千影摇摇头,回答地一本正经:“小影不是倾国的同门师妹,哪里能学倾国的功夫,这样不好。”

  倾国笑:“你这丫头怎么也这么古板。哥哥我没有什么师门,都是些杂七杂八的功夫,只要我愿意就成,你可学不学?”

  “那小影要学。倾国要教你什么?”

  倾国思索了片刻,对风千影道:“逃命最好的就是轻功,而你又叫风千影,教你轻功自然不错。你随我出去,咱们找个空旷的地方学才好。”

  风千影不疑有他,跟着倾国就走。

  贺宇言原想找风千影提点她不要和倾国太过亲近,到了她平日蹲马步的地方却已寻不到她的踪影。问了服侍的丫鬟才知道,这个丫头竟然随倾国单独出去了,不仅胆大妄为,还缺了个心眼。回去禀报了凌听雨,想着两人一起去寻她。凌听雨却道:“不急,不妨趁此试探一下倾国,也给小影一个教训。”

  贺宇言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是因为凌听雨这么决定了,他也不会有异议。

  学轻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学会的。不过倾国答应了,自然不会食言。教学第一步,倾国打通了风千影的任督二脉。风千影当即觉得身子轻了很多。然后再由倾国手把手地教授要领,虽然不能立刻飞檐走壁,却也进步到了身形敏捷的地步。

  倾国道:“你是学武功的料子,只要按我所说勤加练习,必定能将轻功练得出神入话。”

  风千影进步那么大,人也在兴头上。她对倾国说:“不如你来抓我,看看我能不能逃走。”

  倾国笑了笑,下一刻,风千影就晕倒在了他的怀里。

  “你未免太性急了。”

  然后,他又按着风千影的人中让她苏醒过来。

  风千影醒来的时候还被倾国揽在怀里。她面色尴尬地说:“那个……倾国,小影已经醒了……”

  “哦,好的。”倾国手一松,风千影就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倾国还一脸无辜地看着她,说:“是你要我放手的。”

  风千影揉着自己的屁股从地上爬起来,咬牙切齿地说:“对,是我要你放手的,和你没有关系。”

  倾国伸手捏着风千影的脸,说:“你真的是太可爱,太好玩了。但是可惜,我今天要走了。”

  风千影一愣,傻呆呆地问他:“你为什么要走啊?”

  “时间差不多了当然要走了。不过走之前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风千影最喜欢听秘密了,立刻竖起了耳朵,眼巴巴地看着他:“什么秘密?快说快说!”

  倾国还是沉默了一下,然后才问她:“不论你听到什么,你能保证还像现在一样对我吗?”

  风千影听的是云里雾里的,但是她用力地点了点头,对他说:“那是当然。倾国是小影的救命恩人,还教小影轻功,不论倾国对小影说什么,小影都会像现在这样对倾国。”

  倾国满意地笑,然后对她说:“第一,我真正的名字并不叫倾国。”

  风千影顿时就傻了。倾国立刻解释:“这也不算我骗你,我一开始就告诉过你了,倾国是我给我自己取的名字。你还记得吗?”

  风千影回忆了一下,的确如此。

  “那你的名字是什么?”

  “你记住,我叫洛铭夕,人称公子铭夕,是洛河宫的少主。”

  前面的都不算什么,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你……你是洛河宫的人?”

  “是少主。”洛铭夕宣示着自己的地位。风千影还是自顾自地说:“你是魔教的人?”

  洛铭夕的脸色顿时就黑了。“小影,你说过,不论你听到什么,都会像以前一样对我!”

  “我……”

  “而且,我出生在洛河宫,并不是我自己可以选择的。难道你们正派就没有坏人吗?”

  “有!”风千影立刻想到了一个人,“那个齐珠珠,她老是欺负我!”

  洛铭夕开怀:“这就是了。不过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可别告诉你那两个师兄,否则又要不得安宁了。”

  “好!铭夕放心。”

  见她利落地改了称呼,洛铭夕甚是开心。他对风千影说:“以后我就叫你千影,千影的寓意比小影好太多。”

  和洛铭夕道了别,风千影才回到万府,可里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风千影随手逮住一个奔跑着的弟子就问:“出了什么事儿?”

  “不好了不好了,江湖令丢了!”

  风千影脸色惨白,飞奔去了藏宝阁。

  万府虽然不是江湖中一等一的大家族,但是万爷为人公正,谦逊有礼更不会摆什么长辈的架子,所以在江湖中很受人敬重和爱戴。由于前任武林盟主去世,下一任武林盟主的人选将在半个月之后选拔,所以作为盟主信物的江湖令就暂时由万爷保管。前段时间,魔道来信说要取走江湖令,万爷生怕有闪失,这才请了万华门来帮忙。现在江湖令丢了,不只是打了万华门和万府的脸,更是打了整个正道的脸。

  凌听雨看到风千影的第一句话就是:“倾国呢?”

  “倾国?倾国他走了。”

  “哪里?”

  “回家了。”

  “你是从哪里回来的?”

  “城外小树林。”

  凌听雨心算了一下时间,皱了皱眉,转身去找万爷。

  按照时间来算,倾国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从城外的小树林赶回万府的。难道这么多天的怀疑,真的是他多想了吗?

  藏宝阁的门窗全都没有被撬动过的痕迹,而且负责打扫的弟子也说只有一眨眼的功夫,那块江湖令就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速度快得让他们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负责打扫的弟子有两个,是万府的小弟子,武功不高,但是为人都很老实。按照他们的说法,现在的可能性也就只有前几天的那个贼人将伤养好,重新又来偷窃了。

  “可是照他那天的伤势来看,应该没有那么好的功夫。”

  大家正讨论着,风千影突然犹豫着,徘徊着走进了大家的视线。

  凌听雨瞥了一眼,贺宇言觉得这小师妹着实丢了万华门的颜面,赶忙出去把她拉了进来。

  “你要进来就进来,在外面走来走去的像什么样子!”

  风千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还两眼汪汪地看向了凌听雨。

  凌听雨察觉到了她的视线,开口道:“师妹,有什么话就说吧。”

  师妹!他又忘记了!之前不是记得的吗?

  风千影怒火中烧,“啪”一声拿出了一块黄灿灿的牌子。立刻就有人惊呼了一声“江湖令”。贺宇言伸手要拿,风千影却躲开了他的手,对凌听雨说:“你叫出我的名字,我就把这块东西还给万爷。”

  “小影!你在胡闹什么!”

  贺宇言的一声吓斥搅了风千影的计划。她原本是在等凌听雨记起她的名字,这样,下一次就不会那么容易忘记了。可是现在,有了贺宇言的提醒,凌听雨很轻易地就吐出了两个字:“小影。”

  她要的不是这个!

  “我叫了,你可以还了。”

  风千影愤愤地瞪了贺宇言一眼,把江湖令重重地拍进他的手里,发出了响亮的拍打声,光是听就觉得肉痛。

  发着脾气的风千影转身想走出大厅,万府的弟子却上去围住了她。

继续阅读:第四章 子非子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思成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