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武林大会(上)
弥砂2016-12-06 19:113,257

  凌听雨立刻轻点足尖,追上风千影,拽着她的手臂落回了院子里。

  风千影瞧见了贺宇言,连忙说:“贺宇言!万子鱼喜欢的是洛倾城,你可别再瞎说了!”

  万子鱼一脸懊恼,无语望苍天:还是没拦住啊!

  凌听雨不听这些男女私情的事情,只是问她:“你的轻功从何处学来的。”

  风千影转了转眼珠,慢腾腾地说:“一日我坠下悬崖……”

  “落进了一处山洞。”万子鱼自觉地帮她说出了下半句话,语气嘲讽。

  “胡说!”风千影转过去对他说,“明明是湖底!”

  凌听雨只是轻飘飘地问了一句:“你何时坠崖的?”

  “呵呵……”风千影尴尬地笑着,“梦里。”

  凌听雨微微蹙眉,道:“休得胡言,还不如实道来!”

  见凌听雨动怒,风千影有再多的花样和小心眼也都耍不起来了。她思考了良久,才对凌听雨说:“小影说了,师兄可不要气恼。”

  “你且说来,我且听着。”

  这么说,便是还会生气了……风千影思量着,一字一句斟酌着开口:“其实……洛……倾国公子……也是为了小影的安全考虑,所以才会教小影轻功的,他说学会轻功,逃命会比较快!”

  凌听雨道:“我怎不知,在万府,你还需要逃命了!”

  “那段时间不是有魔教的人来闹事吗?倾国公子也是为了小影的安全着想。那日和倾国公子去小树林,便是教小影轻功。他要走了,就不能保护小影了。”

  凌听雨一刹那没有了声音,而后对风千影说:“今日我便教你轻功,你这样学其他门派的武功,是不好的。”

  风千影整个人一个激灵,有些委屈。因为当时是洛铭夕诓他,说自己没有门派她才学的,可惜她又不能说,只能委屈地承担下这个罪名。

  “是,小影知道了。”

  “如此便随我来。”

  “是。”风千影乖乖地跟着凌听雨离开。万子鱼一见他们离开,立刻凑到贺宇言面前,说道:“你不要听那丫头乱说!知道吗?”

  贺宇言与万子鱼不熟悉,自然也不会同他开什么玩笑,只是点点头,然后说:“我不记得小影说了什么。”

  万子鱼这才放心地离开。而贺宇言也终于相信万子鱼对自家小师妹没什么意思。

  “你既然已经学了一些轻功,也该知道一些法门了。不过你是如何这么快就可以飞檐走壁的?”

  “平时练得多,而且倾国公子打通了小影的任督二脉……”

  凌听雨皱了皱眉,说:“如此捷径,倒是便宜了你。你且将他教你的忘掉,现在学我们万华门自己的轻功。”

  “是,小影知道了。”

  “你先看我。”凌听雨说罢,便轻点脚尖,掠出去好远。一袭白衣翻飞,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风千影看得入迷。当他在金色的阳光中缓缓落下的时候,风千影只觉得神祗降临,整个人呆愣在那里。

  凌听雨踱步到她面前,她还是微张着嘴,一副呆傻的模样。

  “小影。”

  “到!”风千影完全兴奋,“师兄现在不会忘记小影的名字了吧?”

  “你日日小影小影的,自然不会忘记。”

  风千影偷着乐,这果然是一个好方法,管他万子鱼说什么,师兄记住了自己的名字就好。

  “你刚才看清楚了吗?”

  “……看清楚了。”不能给师兄留下不好的映像,也不能让师兄发现自己刚才只顾着看他,压根就没有看步形走法什么的了。

  “那你来一遍。”

  “是……”风千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踏出脚尖的一刹那,风千影下意识地就走出了落桑宫,不,应该是洛河宫的步形。凌听雨有些不悦,对她说:“我再走一遍,你且认真看着。”

  “是。”风千影这回老实了,稍稍记住了一些。

  教学中的两人就这样忽略了正如火如荼举行的武林大会。

  擂台上打斗激烈,相思门中参加的是天问和花影。她二人连连闯关,已经打败了万华门还有其他门派的众多弟子。当天问和峨眉派弟子离清打擂台时,天问便说:“这江湖中的男人都没有了吗?现在竟然是咱们两个姑娘家对打擂台。妹妹不若输给姐姐,姐姐替你担下这天下男人的不甘便是。”

  离清态度冷硬地说:“不劳姑娘费心,开始吧!”可惜,纵使离清武功高强,也赢不了以杀人为职业的杀手天问。

  后来,花影也接连打败几人,对上了那个崆峒派掌门燕云子。

  燕云子对花影道:“你们两个丫头着实是厉害,不过也只是在小辈之中,遇到我,可就是倒霉了!”

  “小女子一定会争取与天问对阵,不劳掌门担心。”

  “黄口小儿,口气倒不小!看你是个姑娘家,让你先出招。”

  花影微微一笑,对玄静大师道:“大师,这可是他自愿让我的!”

  玄静大师行了合十礼,道:“女施主尽管出招便是。”

  花影的目光扫过空羽,那意味不明的神情让空羽胆寒,只觉得这场打斗没有那么容易了解。

  花影是杀手,杀手最擅长的就是一招杀敌,没有功夫和你瞎耗。所以,花影一出手,就是狠厉、夺人性命的杀招。

  燕云子看了她几场擂台,普通至极,未料到她竟然会对自己下如此狠手,匆忙后退,却发现后路也早已被封死。

  “师父!”崆峒派弟子惊呼,纷纷想要上去救人却被少林弟子拦住。

  空羽大喊:“花……施主!点到为止!”

  花影冷笑,杀气愈盛:“点到为止,可我还没有点到呢!”

  “花施主!”空羽大喊一声,飞跃到台上,徒手接住花影的剑,顿时鲜血喷涌,可见森森白骨。

  “花施主这是何必!”

  花影的目光停留在那鲜血横流的手臂上,语调婉转哀伤,听得旁人都心伤流泪。

  “你这又是何必呢……”

  空羽心上一疼,花影的剑也已经收了回去,他便松了手。下一刻,花影便掠过了空羽,再次朝燕云子下了杀招。

  天问只觉得气氛不对,同时也联想到了之前,她们刚收到请帖的时候。

  最开始,相思门门主殷素心只是想派慎刑堂的姐妹来走一个过场的,对盟主之位没有任何企图。后来,花影去见了门主,然后,就变成了她们索魂堂的差事,并且下令,要夺下武林盟主之位。

  千均一发的时刻,利剑还是刺穿了肉体,血溅了花影一脸,她僵在了那里,想抽回剑,却又下不了手。她张了张嘴,对眼前的男子说:“是你自己要替他挡的,与我无关。”

  男子笑了笑,道:“花儿,与你无关。”

  武林大会第一日便出了那么大的问题。万爷立刻让弟子送空羽去治伤。燕云子颜面大失,大叫着:“这不算!我要重新比!”

  花影回过神,杀气愈盛,悠悠地说道:“好啊……”

  玄静大师立刻飞跃到场上,挡在燕云子面前,大声宣布:“相思门花影姑娘获胜,不得异议!”

  明眼人都知道玄静是为了不让燕云子受伤,遂纷纷称是。花影这才带着未散尽的杀气下场。天问待她走到跟前,就立刻将她带去别处。

  花影跟着天问到了一处回廊,天问查看了附近,确定没有旁人,这才对花影说:“你很奇怪。”

  “哪里奇怪?”花影反问。

  天问笑了笑,说:“你莫要同我装傻,我想要知道的事情,是没有人可以瞒过我的。这一点,我相信你很清楚。”

  花影的脸色变了变,眼神闪烁,最终还是对天问说了一句话:“我入相思门的原因就是他。”

  天问吃惊:“他是少林寺的五弟子,自小便入了少林,可你是几年前才入的相思门啊!他是个和尚啊!”

  “是啊,他是个和尚。但是当时,他却是以白羽的身份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天问追问。

  花影再次环顾四周,然后凑到天问耳边一一诉说。

  大约是五年前吧,那个时候的花影还是风千影现在的年纪。那个时候的花影名叫花儿,是一家镖局里的小师妹。那天她和师兄们从外面看花灯回来,因为肚子饿去厨房找吃的,然后,就发现了受伤昏迷的白羽。

  花儿救了白羽,白羽醒后,对花儿说他是被魔教追杀,要进口离开这里。花儿说:“你现在重伤在身,还是留在这里吧。我的师父还有师兄们都会一起保护你的。你放安心养伤吧。”

  于是,白羽留下了。

  经过十几天的照顾,白羽的伤也渐渐好了起来。

  白羽要走了,花儿终于还是向白羽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可是这时候,白羽告诉她:“对不起,花儿姑娘,我是少林寺的和尚。”

  花儿看着他的头发,指着他问:“你不喜欢便是不喜欢,这样的借口有趣吗?”

  “贫僧法号空羽,受师门之命潜入魔教,被发现后逃至此地,多谢花儿姑娘与各位施主的照顾。贫僧这就告辞。”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武林大会(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思成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